在法理上提高 找回掉隊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同修大姐A,今年七十三歲,一九九三年得法,是位老大法弟子。近期,她系統的學了師父的各地講法,觸動很大,師父有下述講法:

「弟子問:如何才能真正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走出私,成為真正的正法弟子?

「師父:宇宙的過去是為私的,就說人吧,那真的是在關鍵時刻不管別人的。我在正法開始時候,一些神跟我說「就你管別人的事。」你們聽了也覺的不可思議,因為你們是大法造就的為他的正法正覺的生命。如果我不做,所有的生命也就隨著歷史結束了。所以作為一個生命來講,能夠在做事中考慮別人和所表現出來寬容,是因為基點就是為他的。

「大法的修煉者發現自己有私,那就漸漸的克服它。認識到了你就是在修煉中又邁出一步了,因為不修煉的人是認識不到這一點的,也不會去考慮自己自私不自私的問題,只有修煉的人才會經常的反過來看自己、向內找。」[1]

「弟子問:掉隊的老學員不知道自己掉隊,不讓人說,又不懂正法修煉,怎麼辦?

師父:不修煉怎麼辦,修煉唄,讓他想辦法修煉。讓師父給你出個甚麼絕招?(師父笑)你碰到的問題那就是你修煉要解決的問題。」[2]

圍繞著這幾段法,A同修感到作為老大法弟子責任重大,聯想到周圍有一些長期修煉提高不上來、消沉、受病業困擾、悟性差想放棄修煉的同修,覺的有責任找到他們,交流切磋,整體提高上來。

一、暴露隱藏的執著

有一位因辦事遠道而來的B同修住進我家,她六十多歲,是一位退休的教師,已經修煉二十一年了,每天忙於做資料,三件事也能堅持做,我們本以為她很精進,但卻發現她晨煉靜功時老打瞌睡,A大姐提醒她,她卻不承認,看到她的身體的表象很多年來都不好,我們感到十分的詫異。B同修本想第二天就買票回家,另外兩個同修先後幫她網上查賣票地點,到了售票處,卻不賣去她家地點的票,只好繼續住我家。

轉天的早上,無意間談到得法的經歷,問到B同修已離世十九年的丈夫是否曾經得法,出乎我們的意外,她眼淚「唰」的流下來,還連聲說:「別提!別提!不能提!一提我的淚水就止不住!」還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她的丈夫在世時,他們夫妻非常的恩愛。A大姐看她哭的那麼傷心,語重心長的善意的說:你的情好重啊。B同修馬上反擊:「你是被你丈夫磨夠了,才放的下。」

A大姐為了開導她,說起了自己曾經帶著患腦出血的丈夫,去兩千多公里以外丈夫的老家救人,匆忙中連一粒藥也沒帶上,沒想到,他一路上越走越精神,到了老家講真相,勸三退,四家人及多位朋友同意了三退。

另外,A大姐以第三者的角度講述了自己修去兒女情的魔難。原來A大姐的女兒因三角債纏身,加上生意失敗,無力償還所欠債務,被人追債,絕望之中,想跳樓來解脫了事。她女兒告訴她,以後你就同弟弟生活吧,還說:「我照顧不了你了。」

A大姐看到女兒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萬念俱灰的樣子,覺的女兒隨時都有跳樓的可能,馬上悟到:「我的考驗來了!」就平靜的勸告女兒:千萬不要有自殺的念頭,並告訴她你覺的在人世間苦,去了那個空間更苦,根本就不是你想像的那樣不吃不喝,一了百了…… A大姐內心明白人各有命,自己是個修煉人,這是個大考驗。

師父講:「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在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中,你動不動心;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3]「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4]「修煉哪,人和神之間就那一念之差。可是那一念之差呀,說起來簡單,那是經過深厚的修煉基礎才能夠做的到的。自己真能夠下功夫學法,你就能做到。」[1]在考驗面前,修煉人要悟到人神之間那一念之差。

於是排除干擾,A大姐堅持做好三件事,冷靜對待女兒的事情,大概兩個月後,女兒的事情柳暗花明又一村,得到順利的解決。A大姐明白是自己放下了情的執著,而迎來了這樣好的結局。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聽完了A大姐的故事,B同修受到觸動很大。

B同修說自己的幾個姐弟及大姐夫都是修大法的,她大姐夫病業拖了很長時間沒有去醫院治療,最終離世。因她經常陪姐夫一起煉功,她大姐的女兒因此而怨恨她,要報復殺了她的話也傳到了她耳朵裏,B同修憤憤不平的去質問這個外甥女,是否有這回事,她沒想到外甥女說沒有那回事。其實這就是假相,是對修煉人心性的考驗。

我們發現B同修對外甥女缺乏寬容大度之心。她還講了好幾個過心性關的話題,發現她對別人埋怨的心特別的強,長期存在。我們問她是否發現她姐夫的執著了,她想了想說沒有發現。同時通過交流,她意識到她家族多人的修煉狀況長期不在法上,主動邀請A大姐到她家住,幫助大家共同提高。

A大姐叮囑她每天讀完《轉法輪》後,一定要抽出時間多學師父的各地講法,特別是近幾年的講法,就會找到答案,那裏面有你要解決的問題。在大法中,甚麼問題都能解決,不在法中,任何人心的執著都解不開,只有在法上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才能走出舊勢力的安排,才能救了眾生,其它都不重要,跟師父回家最為重要。

一方面,幾位同修通過交流在法上提高了,另一方面,我丈夫同修第三天晚上回家,很快在網上查到了另一個不遠的地點有票賣,順利的買到了B同修回家的票。 在這過程中,令我們感到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慈悲的師父在安排呀!

二、找到受病業困擾並消沉的結

我們去到了一百多公里以外的某鎮,三年前曾經去過。這是個繁華的大鎮,C同修家住在鎮子的中心,在附近菜場經營一家乾貨店,丈夫及兩個兒子及住附近的妹妹,還有住的稍遠點的姐姐及姐夫都是一九九七年時得大法的。

三年前,附近的同修都來她家學法,每週一次,小組學法通常有七、八個人,每月一次,大組學法也在她家,有十幾個人,這次去了解到,小組學法只剩下她和兒子及她妹妹三人了,大組學法還堅持著。二零零七年她丈夫因與外村人爭墓地,同修妹妹勸解卻不聽,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導致病業不久離世,在鎮上造成不好的影響。

三年前,C同修結實健壯,現在人很消瘦,五十歲的人走起路來提不起步,弓著背,沒精神,長期失眠,熟人看到,為她擔心,提醒她早去醫院看病。C同修的兒子看到媽媽的狀況,多次督促媽媽抄法,由於力不從心,她很快放棄了。隨後C同修又背法,但總是打瞌睡,干擾很大。雖然她很重視煉功,天天不間斷的煉功,但是本體的改變卻走了下坡路。

C同修看到A大姐年齡七十三歲了,面容紅潤,白裏透紅,行動敏捷,走起路來像年輕小伙子一樣,看上去才五十多歲,身體健康,精神飽滿,人也開朗,根本想不到得法前是個多病、愁眉苦臉、打不起精神的人。A大姐的良好狀態,就像鏡子一樣,讓C同修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C同修的兒子常常玩手機,喜歡和常人朋友一起玩,學法不入心。妹妹同修很精進,三件事堅持做的好,看到姐姐及外甥的狀況,心裏很著急,常常提醒他們,但收效不大。

經過兩天交流後,將我們看到的情況,提醒C同修加以注意和改正,尤其提醒將大法書擺放在整潔乾淨的地方。還看到她家電腦壞了,一年多沒上明慧網了。「其實有法在,那些大法弟子,無論他和大家聯繫和不聯繫,只要他能知道大法的形勢、能夠上網、突破網絡封鎖,他都能夠跟上形勢,因為有神在管。」[5]不看明慧網,跟不上大法的進程。

回來後,我們冷靜的回想整件事情,意識到C同修家有七個人修大法,他們的一言一行,就影響著鎮子上的人對大法弟子的看法,從而影響眾生的得救。他們自己也意識到這個問題,都說鎮子上的人都在用眼睛盯著他們一家人的表現,因為丈夫四十歲時去爭墓地,造成病業去世,已經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了,她自己身體也受到舊勢力的嚴重迫害,常人為她擔心,提醒她去醫院。我們意識到責任還沒盡到,有必要再一次去她家進一步切磋。

第二次到C同修家,同修兒子反映,媽媽在店鋪經常與客人為一些小事發生爭執,但她卻不知道修煉人應該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與人為善,總是怨別人。「有時在自己心裏把家裏的事看的比法重要,想的是賺錢,對親情的執著,都比這法重要啊,自己的業力不想消,不想吃苦,這是真修弟子嗎?這樣修十年,也甚麼都改變不了啊。」[6]

我們告訴她,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就是舊勢力已經對你下手了,讓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最後她承認自己一直以來都與公公爭吵,認識到長期沒有改掉根本的執著,長期積壓的心性問題,沒有重視,因守不住心性,形成很多的障礙,給修煉造成很大的困擾。

原學法小組的一位六十多歲的D同修,有大半年沒來小組學法了,這次五天與我們交流中談到,經歷了三次心性關,沒過好,第一件是因土地佔用而補償不公平,氣憤的多次找村長說理;第二件是因丈夫被騙而生氣;第三件事是親戚借錢,長時間不還,而有怨氣。不久得了腎結石,影響修煉,法理不清,對病業沒有正確的認識,不能吃苦,學法犯睏,對舊勢力的迫害和干擾還不自知,覺的修煉很難,順從舊勢力的安排,覺的去天國當眾生就滿足了。

師父說:「你覺的簡簡單單的事,你覺的你的一舉一動、想法都很自然,都很簡單,這沒甚麼呀?這有甚麼呀?甚麼叫沒甚麼?!你的責任重大!怎麼是沒甚麼?!你就在常人中做一個好人、你不修煉,你都是犯極大的罪!因為你不救你該救的眾生!!你對史前你簽的約你不兌現!!不是這樣的問題嗎?!我以前講法從來沒有用這個口氣跟你們講過。師父心裏著急,快到最後了。有些人不著急。怎麼辦?!」[2]對照師父的講法,D同修意識到之前的想法錯了。

另一位不識字的六十多歲的E同修,將近一年沒來小組學法了,一年前,能堅持做三件事,但近一年來,不學法不煉功,長時間在地裏幹活,每天疲憊不堪,常常腿痛腰疼。E同修承認自己有一大堆的執著,她很困惑不知為啥一見丈夫就想罵他。因為她不識字,常人丈夫常常給她讀《轉法輪》,丈夫也說她不像個修煉人。有一次,她常人女兒喝酒醉了,躺在床上迷糊之間說出:媽媽是從很高層天體一層一層走下來的,還和師父簽過約。E同修還在夢中經常看到一層一層的天體中許多穿著漂亮古裝服飾的天女,對於師父慈悲明顯的點化,她還是不清醒。對舊勢力及爛鬼的迫害分不清,在爛鬼控制指使下,竟說出:不修了,下地獄,就下地獄吧,這樣糊塗的話。根本分不清是誰在說,也分不清說這話的背後的含義和利害關係。

大家一起學習《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在講法中說:「過去的修煉人,大家知道,是以個人圓滿為主要目地的。大法開傳歷史上這麼大一件事情的出現能是小事嗎?宇宙的法拿出來傳給人,那能是一般的人修煉嗎?釋迦牟尼在世傳的是羅漢法,大乘佛教是釋迦牟尼不在世以後搞出來的、嚴格的說是變異的,也就是說,那只能修成羅漢。可是大法弟子都是天上下來助師正法的王,是宇宙要正法才有了根基這麼大的大法弟子的根本原因。要被救度的世上眾生也不簡單,一般的生命也不配宇宙的大法與大法弟子救度。」[7]

師父的法啟悟了她們,清除她們的舊觀念,讓她們不要認為自己沒文化悟性差,要明白今生的難是前世的業所造成的,要時時牢記自己是天上下來助師正法的王,不要小看了自己。「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誰能放過你呢?那些舊勢力放過你嗎?多重大的事情啊?!」[2]

三、掉隊同修明白法理

五天的學法期間,在當地充份利用時間做好三件事。我們著重反覆學了《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對師父加重語氣的講法部份進行著重深入細緻的交流,對她們觸動很大,改變了剛見面時她們那種消極的,不清醒的狀態。C同修睡眠好了很多。

D同修說我今後一定要好好學法煉功,發正念,第二天一早,雙手捧著一張紙條念給A大姐聽:「為了這個迷在名利情中不能自拔的我,你們遠道而來,你們無私的奉獻感化著我,我唯有好好學法,好好修煉,去掉那些不好的,不正的心,來報答師父。合十」。這場面非常感人,看的出來這是她發自內心的表白。

臨別之前,我們再三叮囑C同修的兒子一定要組織好學法點,帶動大家堅持學法、堅持煉功,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把在鎮上造成的不良影響彌補回來。

通過這次找回掉隊的同修整個的修煉過程,體悟到不精進的同修非常渴望有精進的同修來幫助他們,叫醒他們。在交流過程中,對不精進的同修需要極大的耐心,不責怪,不抱怨,克服不如意的生活條件,體悟到在這個過程就是修自己的過程。

偏遠的同修純樸善良,不隱瞞自己的執著,很高興與同修交流,其實他們的修煉基礎並不差,用師父的法來徹底的清除困擾他們的物質,他們真正明白的本性會顯露出來的。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