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根本執著 走出近二十年的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修煉以來,我最大的苦惱就是丈夫不支持我修煉,我經常在想自己錯在哪裏?這幾天我靜下心來,把從開始修煉到現在發生的事一一分析,回想當時自己是怎麼想的,怎麼說的,出於甚麼目地,這目地的背後深層的一念是甚麼?就這樣從頭想、從頭悟,終於找到了原因。下面就寫出來跟同修們交流。

我是個要強的人,無論是家庭經濟、還是生活質量,都很努力的去實現,特別是希望家庭和睦,夫妻談得來。可恰恰相反,在外面的時候,我和丈夫經常因為爭吵不歡而散,當矛盾發生時,我出於面子心不去還嘴,他卻罵罵咧咧的更加囂張,我越怕丟人,他越是不分場合的大發脾氣。時間一長,我對他的怨恨心越來越大,為了報復他,我也總結出了一些狡猾的「經驗」:比如他在公共場合邊走邊罵時,為了不丟人現眼,我會放慢腳步離開他一段距離,裝作路人的樣子,假裝尋找他在罵誰,並且厭惡的看著他、無聲的嘲諷他,這樣不但避免了尷尬和丟人,還解了我心頭的怨恨。有時在外出前,我也會給他打預防針說:今天出去你再找茬罵人,你就別去了!這一說不要緊,他又開始罵上了,還振振有詞的說:你咋知道我這次會罵人,你這不是故意找我茬兒嗎?!

在我修煉以後,這方面的矛盾就更加突出,我也沒少向內找,並挖出了面子心、怕心、瞧不起他的心、左右他的心等等執著,但由於沒找對根源,加上這些心時時往外冒,他的改觀並不大,我只能很無奈刻意的給他說好話,結果我越是這樣,他越是來勁兒,一晃十幾年過去了,問題依舊得不到解決。

這幾天我通過靜心學法深層挖自己的根,終於看到了癥結的來源:從我幼年記事起,我爸就天天罵我媽,我媽不能還嘴,否則就會遭到一頓毒打。我們姊妹六個加上哥倆兒總共八個孩子,生活開銷全靠我媽給別人做衣服來維繫,我爸在家除了和我們一起做點兒農活外,就是結交朋友在家喝酒,經常從中午喝到晚上,沒有酒肉錢就向我媽索要,我媽稍有不悅就會遭到我爸的打罵。除了打罵外,他為了懲罰我媽,明知道我媽幹了一白天的縫紉活已經夠累的了,還在晚上趁著月光拉著我媽及孩子們一起去地裏幹活,大家稍有怨言便會招來打罵。那時候農村的娛樂生活比較貧乏,晚上如果有電影、唱戲或皮影戲表演,大家都會惦記著想去湊熱鬧,每到那時,我們兄妹幾個都會擔心一整天,生怕母親哪句話惹到父親,使我們又得在夜間裏幹活,不能去看演出。

這種情況持續了十幾年,我對父親的所作所為深惡痛絕,恨自己為何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並對鄰居家的和睦生活十分羨慕,也曾經試圖反抗來改變這樣的生活狀態,但最後都以失敗而告終,那時我就想,等我嫁人以後,我一定要讓我的家庭生活和睦,與丈夫出雙入對恩愛相處。我現在終於悟到就是當初自己的這一念,想在常人中過好日子,這個根本的執著需要去掉。

明白這個道理後,師父又點給了我去人心的法理,師父說:「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1]。我發現在這十幾年裏,由於自己法理不清,總鑽在事裏走不出來,對丈夫不符合我的觀念的一切行為,我都試圖強行改變,只要改變不了就會對丈夫生起怨恨心,長此以往,這種怨恨積累的越來越多,導致丈夫為了去我的怨恨心,開始在家唉聲嘆氣,因為一點小事就發脾氣,怨起來沒完沒了,就連觀看電視上的對調大賽,遇到不按他的意願出牌的選手,都會狠狠的罵上幾句。

當我認清這怨恨心後,觸碰人心的矛盾來了。那晚丈夫沒回來吃晚飯,也沒打電話告訴我,這在以前是從來沒有的,我等到夜裏十點半,見他還沒有回來,就打電話詢問他,得知他正在我們小區裏玩麻將,我開始在頭腦中猜忌:以前我們小區裏有個女的開了個麻將館,她性格外向,總愛跟男男女女打鬧說笑,丈夫不會是去她家的麻將館玩了吧。這麼晚了還沒回來,她的長相和身高又符合丈夫的審美,萬一因為玩麻將倆人勾搭在一起怎麼辦?想到這裏,我的內心開始煩躁不安。但我從法中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疑心所致,我要穩住,藉著這件事看看還有甚麼心,好一併去掉,就這樣經歷著思想掙扎。到十二點丈夫還沒回來,我就忍不住又給他打了電話,打完後我有點後悔,覺的還是有「疑心」的成份,就開始發十二點的正念,心不靜我就盡力排斥讓自己靜下來。發完正念後,我的思想清靜多了,這時頭腦又打出,都快凌晨一點半了他還沒回來,這不是拿你的話不當回事嗎?我馬上認清這是爭鬥心出來了,想挑起我對丈夫的怨恨,我要認清它、清除它、不上它的當,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宇宙特性真、善、忍制約一切。我的心平靜了,過了一會兒他回家了。

第二天,丈夫又照樣去玩麻將了,有了昨天的感悟,我的心沒有動,我在家寫著這次的交流稿,邊寫邊細細的往深處查找每個執著背後還藏著甚麼念,這一念的根子怎麼形成的。到吃晚飯的時候,也沒打電話給他。快到夜間十二點時,他回來了。見到他疲憊的樣子,我覺的他十分可憐!

我發自內心的生出一念,不要因為自己的執著心不去,再讓他這麼痛苦的「表演」了,這時我的內心升起一種融融的暖流,沒有怨、沒有恨、沒有任何不好的因素,那種平靜祥和的美好是無法用語言說清的!我想可能那一瞬的狀態就是師父所說的「慈悲」。隨後,我覺的人世間的一切真的都不重要,並決定以後從每件小事上做起,當發生矛盾時,要時時提醒自己不怨不恨、不指責、為他人著想。

由於我的觀念發生了轉變,丈夫的態度也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怨氣沒了,人也和藹了,這幾天跟我和同修說起話來,還用起了敬語,我們在家學法的時候,還會主動送來切好的水果,並在談話中稱讚我們是現今世界上最好的人。我從得法修煉到現在已經十九年了,這是他頭一回誇讚我和同修,我感到很慚愧!

同修看到他的變化也很高興!說我悟對了,心性也提高了,這幾天說話辦事都在法上了,所以我就借寫稿的機會將這次修煉歷程與大家分享,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