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成長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六日】我是大陸南方某省城一家大醫院的醫師,一九九八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功,至今已有十九個年頭了。我的女兒如今已十六歲(註﹕本文成文於二零一七年),成長的健康美麗,活潑聰穎,現就讀於本地名牌重點高中的重點班級。回想發生在女兒身上的種種神奇之事,深感沒有法輪功師父的慈悲看護,就沒有我和孩子的今天。

記得我修煉法輪功不到一年,中共魁首江澤民就出於妒嫉開始了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滅絕人性的迫害。當時我抱著一顆相信國家相信政府的善心,去北京上訪,反映自己在修煉中種種受益的親身體會和事例,希望當局能糾正迫害法輪功的錯誤決策。

二零零零年四月的一天,我乘車去北京上訪,在北京信訪辦被公安警察綁架關押到當地駐北京辦事處的地下室。我絕食抗議對我的非法關押,半夜時突感噁心想嘔吐,十幾分鐘後,我吐了小半盆紅色黏稠污穢物,吐完後感覺身體輕盈舒服。我當時根本沒想到這是早期的妊娠反應。

第二天,我被當地派出所警察和單位人員接回後,被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當時正值五月份,天氣忽冷忽熱,我幾天絕食沒吃沒喝,整個人很虛弱、鬧心。我靜心盤腿打坐煉功,立即就覺的整個人被能量團包圍著,身上暖融融的,身體輕飄飄的似在空中漂浮,真是舒服極了,一點也沒有了飢餓和乾渴的感覺。同牢房被羈押的人員看我長時間不吃不喝精神還那麼好,都讚歎法輪功的神奇,有的還要我教她們煉功。絕食十五天後,我被「取保候審」釋放回家。

回家的當天,家人只准許我進食稀飯、牛奶等流質食物,而我卻和大家一樣進餐,有甚麼吃甚麼。第二天家人看我臉色紅潤、精神飽滿無任何異常才鬆了口氣,嘆服法輪功確實很神奇,因為一般人早就進醫院搶救了。家人還告訴我,他們一宿沒睡好,提心吊膽,生怕我出事,因為我所在單位的醫院領導反覆提醒家人,只能給我吃稀飯、米湯、牛奶等流食,不然會胃穿孔,很危險的,還反覆叮囑發生意外就趕快叫單位的救護車搶救。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再次進京上訪,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在看守所因為堅持煉功,被劉姓女警推搡辱罵並罰銬四十八公斤重的腳鐐。當時喝的是生水,睡的是潮濕的水泥地,吃的是變質霉變的焦米飯和劣質挑剩的爛菜。記得吃炒黃豆芽時,豆芽瓣都是糜爛的且半生不熟;空心菜裏則夾雜著腐爛的黃菜葉和骯髒的衛生紙。當時天氣炎熱,我們法輪功學員還要被強制完成「穿燈頭」的奴工勞動任務。

在看守所被關押的苦難日子一天天過去,我身上陸續出現了一些早期的懷孕反應,才想起自己已停經三個多月,心想自己可能是懷孕了。我仔細推算才發現,我在四月份第一次被關押絕食的時候就已經懷孕了,只是這次懷孕沒有以前懷孕的妊娠反應強烈而被我忽略了。

我要求看守所解除對我的腳鐐刑罰,無條件釋放我。迫於壓力,看守所三天後才卸下了腳鐐,但仍然非法關押著我。從看守所陸續出去的一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告知了家人我已懷孕的情況。當時非法勞教我兩年的「勞教通知書」已批准下發,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派出所的經辦警察才帶我去做尿檢化驗,證實懷孕後,不得不以「所外執行」的方式釋放我回家。

第二天單位領導怕擔責任,敦促我再做個B超以確定懷孕的事實。當時B超顯示胎兒發育不好(胎兒偏小),家人擔心我當時已三十六歲的高齡懷孕,之前又有懷孕三個月後的流產史;而在懷孕早期的胚胎發育期間,我又恰好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環境惡劣、缺少營養、精神壓力大且又遭受肉體摧殘,擔心孩子生下後會先天不良或患有隱疾,顧慮很大。我告訴家人:法輪功是超常的,孩子一定沒問題。

懷孕四十一週後,女兒足月正常出生,小臉蛋粉嫩可愛,體重七斤,各項體檢指標均正常。

二零零五年夏季,我外出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遭綁架並被勞教兩年,被關押在當地勞教所遭受奴工勞動等殘酷迫害。當時幼小的女兒只好寄養在親戚家,小小年紀的她雖然承受了母親被關押的沉重苦難,但卻乖巧懂事,在親戚家安然度過了那段艱難歲月。

女兒在成長的過程中,兩歲會背師父著作《洪吟》中的大部份詩詞,六歲多就能通讀《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在書法、體育方面有突出的悟性,常在家中被家人稱呼為 「神童」。

如今女兒已成長的漂亮、結實、聰穎,多次獲得過書法比賽獎項,在同齡孩子中各方面都顯得很優秀。家人親見女兒成長的過程,個個都直嘆法輪功的神奇與超常,感佩法輪功是福益家庭與社會的高德功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