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固的婆婆終於退黨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一天,兒子從他奶奶家回來說:「媽媽,今天我跟奶奶說,你認同大法吧!」我趕忙問:「那奶奶怎麼說的?」「她甚麼也沒說,就到爺爺的屋子裏去了!」兒子以略帶不解的語氣說道。「唉!」我嘆了一口氣,叮囑孩子:「等以後奶奶能接受的時候再說吧,現在你這麼說,她接受不了,反而效果不好。」

兒子聽了,一瞬間紅了眼眶,帶著哭腔說:「媽媽,我是怕奶奶不認同大法,以後回不了天堂!我是替她著急!」望著天真的孩子,我的心裏酸酸的,嗓子澀澀的,內疚和遺憾的心情久久不能釋懷。

我婆婆是本地第一批女公交司機,因為精明能幹、爭強好勝,文革時她加入了「鐵姑娘隊」,後來作為勞動模範被單位送到北京旅遊,婆婆非常迷信共產邪黨的洗腦灌輸,在她的心目中加入共產邪黨是人生必經之路。不僅她自己如此,對她唯一的兒子,也是這樣規劃的。在我家先生剛剛讀大學的時候,她就催促快入邪黨。

先生在外地讀碩士時,被她逼的無奈,就照別人的申請書抄了一份,背在書包裏。巧合的是,他的導師是一位民主黨派人士,和導師的接觸中,先生對黨派的選擇有了新的傾向,就沒有把申請書交上去,繼續背在書包裏,背了一年多,紙都爛了,扔掉了。婆婆知道後很生氣,又繼續勸他。再後來先生攻讀博士、參加工作,每一段人生旅途中,婆婆總是不停的催促他加入邪黨。

我多次試圖跟她講邪黨的罪惡,有點操之過急,她又極其害怕共產邪黨的手段,總是生硬的打斷我,擺出一副「油鹽不進」的姿態。

幾天前,先生把孩子送到婆婆身邊過大禮拜,早上八點多,他打來電話不由分說的數落我一番:「你怎麼回事?又對孩子說甚麼了?甚麼不是常人?去天堂的?你到底想幹甚麼?他甚麼都說,上幼兒園讓老師聽到怎麼辦?……」後邊是氣急敗壞的喊叫。我穩了穩心神,說:「是我跟孩子說的,但是孩子年齡小(不到五週歲)有的話沒說清楚,你別著急,等晚上回來我囑咐囑咐他,你別生氣,這不是甚麼大事,我能解決好,你好好上班,晚上回來說。」先生氣哼哼的掛了電話。

我知道這個關又來了,去了一個同修家,同修一句話就點到我的心裏:「你和婆婆之間的話,不能讓孩子說,得你說。」對啊!我總是心裏沒底,總怕婆婆接受不了,還不是想維護我們之間表面的和諧和平靜的生活嗎?今天我必須得面對這個問題。

當晚婆婆來我家,一副不安又充滿憂慮的神情,坐在廚房的角落裏。「媽,過來坐吧!」因孩子在客廳,我就請她到臥室。

沒想到婆婆開門見山的問:「從結婚到現在,你覺的我這個當婆婆的做的怎麼樣?」「怎麼樣」這三個字沉甸甸的敲在我心上,眼淚一下子就湧上眼眶……

曾經因為婆婆反對我學法煉功,先生跟我又吵又罵用菜刀威脅,逼的我幾近崩潰,那兩年充滿淚水的回憶霎時浮現在眼前。我哽咽著,心裏告誡自己不要有一絲一毫的怨恨,聽師父的話,只看優點,我趕緊點頭:「媽,您做的非常好!」我笑著,滿臉是淚。

很神奇,我有了只看她優點的念頭,就真的完全站在她的角度,看到的都是她的好和自己的不足。我說:「前幾天您煮了玉米,趁著熱乎勁兒,趕緊坐公交車送給我一半,您能做到的我都做不到。我有的時候臉色很冷,對人不熱情,可能也會冷落您,請您原諒。」

婆婆聽了,神態有所緩和,又說:「我知道你們結婚的時候,關於彩禮方面我處理的欠缺,婚紗也租的太草率便宜了。」然後詳細的解釋了一下她的困境和難處,補充道:「我歲數大了,手裏攢點錢以後也是你們的!」

聽她說完,我誠懇的說:「媽,那些事早就翻篇了,過去了!您的錢自己留著,我們不要,也不用給您孫子攢著,兒孫自有兒孫福,現在我甚麼都不求,只希望您能健健康康的多活些年……您知道您孫子看您不認同大法,回來都哭了,他那是為甚麼?真的是為您擔心。大法講真、善、忍,做好事說真話做好人,對人對家庭都是有利的,您反對大法,以後怎麼辦?媽,如果我沒做好,您就說我好了,千萬不要因為我的表現對大法有偏見。」

說著我又哭了:「今天我必須得跟您解釋明白,讓您退黨不是參與政治。是因為當初入黨的時候咱們都發過誓,把生命獻給它,為它奮鬥終生,這個誓言不好。命是自己的,為甚麼要獻給它?您這一輩子不容易,命還得留給自己過好日子呢!」

婆婆有所觸動,但仍辯解自己沒發過誓,就隨著大流入了邪黨,並埋怨我先生:「當初他沒告訴我你修煉法輪功,否則我不會……」話說一半她停住了。

我輕輕的笑了。先生是化學博士,曾經從分子合成的角度討論過「神」存在的可能性,我修大法從來不是我們的困擾。當初如果不是婆婆「以死相逼」,我們是讓人羨慕的融洽夫妻。然後婆婆炫耀的說著當年有多少人給他兒子介紹對像之類的事。我只想救她,別的事都動不了我的心,我笑著看她。

這時婆婆忽然停住了,話鋒一轉,說:「當然你也不乏追求者。在你和我兒子的事情上,只要不是關於煉法輪功,其它的事我都是支持你的,站在你這邊。」我說:「媽,跟您說退黨的事,可不是讓您學大法,我也沒有這個資格強迫誰,我真的是受益者,否則不會跟您說,跟孩子說。您看我身體好,有目共睹吧?」婆婆點點頭:「當然。」

「媽,您知道嗎,學大法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看問題的角度變了。跟您說實話,如果不學大法,很多事我都會放在心上,包括和您兒子。但是大法教會我看人好處,只看優點、忍讓。不說別的,就說一點,結婚這五年,上班、帶孩子、所有家務都是我一個人幹,我兒子都知道:『爸爸打死個蚊子,是他幹的唯一的家務活。』如果不學大法,就這一點我都忍不了。對您也是,我每天都想著在這附近給您換個新樓,只要有廣告我就拍下來,就想您這輩子不容易,到老了離我們近一點,有個病有個災的我們好能照顧到。我跟您兒子說──爸媽歲數一天天大了,咱倆誰都不能留遺憾,如果他留了遺憾,我也會愧疚。」說到這我又哭了。

婆婆感動了:「我也想跟你們近點,你們孩子上下學我也可以接送,你們下班也可以過來吃口飯,互相有個照應!」我說:「媽,讓您住的近不是想求得您的照顧,我們倆為人父母照顧自己的孩子是應該的,我就是想您歲數大了,我們可以照顧您。」婆婆笑了。

我又勸她:「媽您知道我最大心願是甚麼嗎?就是您能長壽,用長壽這個化名您退出(邪)黨吧,希望您能長壽啊!不用去組織上退,心裏退就行,多好啊!」

婆婆終於同意了,點頭笑著說:「嗯,你以為我還多看重這個黨啊?我早就不把它當一回事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話能從她的嘴裏說出來?說:「媽,您一定能有福報。」這時我忽然想起來她前些天花了一百六十塊錢買了一件衣服,回來以後公公特別不滿意,說了幾句難聽的話,婆婆氣得一次也沒穿。我就從兜裏掏出兩百塊錢給她:「媽,您那件衣服不喜歡的話,就再去買,我就希望您打扮的年輕漂亮,活的開心、長壽。」

婆婆特別高興,忙說:「不用不用,我不缺錢。」我說:「媽,我知道您不缺錢,但是我知道您不捨得多花,這是我的心意,您再去買一件。」婆婆不停的感謝我,歡天喜地的離開了我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