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湖北省咸寧市610迫害法輪功學員概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二零一七年,湖北省咸寧市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組織繼續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造成當地二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後劫持入監獄,二人被非法判刑,另有六人仍在監獄裏被非法關押著;一人被迫害離世;四人遭非法起訴;七人被綁架到洗腦班;三十六人被非法關押;被騷擾的有八十二人,被迫流離失所的有三人。同時,六一零還利用展板、宣傳冊、宣傳欄誣蔑誹謗法輪功,欺騙民眾,尤其是無辜學生。

據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七年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一百二十人,其中赤壁市三人,嘉魚縣十一人,溫泉區四十二人,咸安區三十八人,通城縣二十二人(還不包括在湖南省被誣判的至今還未回家的三名法輪功學員),通山縣四人。年齡最大的八十六歲,最小的二十三歲。

圖1:2017年湖北咸寧各地120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圖1:2017年湖北咸寧各地120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據查,咸寧市副書記吳暉是咸寧市迫害法輪功的幕後指揮者。延續二零一六年四月份在吳暉的組織下,咸寧市為了迫害法輪功,秘密開了幾天會,研究如何迫害法輪功的方案,並成立一套班子。他們是:吳暉(市委副書記)、胡甲文(副市長兼公安局長)、聶勝(市公安局副局長)、鄒譽(市國保支隊長)、姚雄(市六一零頭目)、劉寧(原市溫泉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劉穎(原市溫泉公安分局政委)、樊忠(咸安區國保大隊長)、左水生(原市溫泉公安分局副局長)、程勝利(咸安區六一零頭目)。二零一七年,在此基礎上做了調整,由李宏俊接替劉寧,劉穎退休。尤其是李宏俊、程勝利在這一年的「敲門行動」中最為賣力。二零一七年迫害惡事就是在吳暉這些人的指使下幹的。

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實例

◇通城縣法輪功學員黎鳳保在多個警察圍攻下突發腦溢血後離世

黎風保,女,六十五歲,湖北省咸寧市通城縣法輪功學員,她的女兒在廣東省珠海市做生意。二零一七年,她去幫助女兒帶外孫子。九月五日晚十點多,在自己的女兒家中,突然闖入的十幾個不明身份的人,未出示任何證件,直沖到每間房拍照搜查,翻箱倒櫃,搶走二本大法書和相關資料。見黎鳳保在床上睡覺,兩個警察進去,把她叫起來,要她拿衣服跟她們到派出所去,她不配合。

在十多個警察的圍攻下,老人突然滿身大汗淋漓,嘔吐,頭痛等不適症狀。很快衣服濕透了,警察叫她換衣,想綁架走。在換衣服時,發現她的左邊肢體不聽使喚,她的女兒急忙打電話叫120急救。經檢查發現,腦血管破裂,突發腦溢血,需要觀察,必要時住院治療。警察輪流看守著觀察了一個晚上,轉入住院部住院治療。十六日複檢結果是同樣的,出血沒停止,醫院決定做開顱手術。手術八個小時後才出來。黎鳳保一直昏迷不醒,醫院告病危。即使成這樣,警察仍然輪流看管,不准家屬靠近重症病房。家屬索要治療費,涉事派出所拒賠。

當時陪送醫院的兩個警察,一個姓夏,一個姓陳,他們交待醫院叫他們救人,藥費派出所出。十七日,警察又去了,說話一樣,後來說話一天比一天不一樣,意思這是上級安排幹的,他們派出所不能出藥費。二零一七年十一月,黎風保不幸離世。

二、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實例

二零一六年,咸寧市六一零假借法律之名以《刑法》第三百條對五名法輪功學員第一次非法庭審後,他們都依法上訴了。但是,六一零指使法院仍然冤判,他們是:陳金秀(嘉魚縣,被冤判三年,被投入武漢女子監獄)、鄭自祥(通城縣,被非法開庭冤判三年,被非法投入范家台監獄)、王邦基(通山縣,被冤判三年,范家台監獄)、陶席珍(溫泉區,被冤判四年,武漢女子監獄)、徐長虹(溫泉區,被冤判三年,武漢洪山監獄分配站)。

二零一六年還有在湖南省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通城縣的胡關霞,四年,湖南省長沙市女子監獄;通城縣的胡寶日,四年,湖南省株洲市攸縣網嶺監獄;通城縣的李豔和,四年,湖南省長沙市女子監獄)。

二零一七年,溫泉法輪功學員郭建英在浙江省緒暨市法院被誣判三年,監外執行;張為卿在咸寧市咸安區法院被冤判一年六個月,他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二年多,被釋放回家。迄今為止,咸寧市還有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裏受折磨。

◇咸安區的張為卿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二年多,被冤判一年六個月,被釋放回家

張為卿,男,三十歲,咸安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下午,法輪功學員張為卿在溫泉谷酒店上班時,七個穿便衣的警察突然闖入他的辦公室,在裏面強行翻拿私人物品,下午五點左右,這幾個人強行將張為卿綁架,並將張為卿的私人物品非法扣押,其中還有一台他辦公用的電腦。據有關人士透露,這七個人有咸寧市的警察,也有咸安的警察。張為卿被直接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遭受迫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咸安區檢察院以「利用網絡向海外宣傳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張為卿下非法逮捕證。二零一七年十月,張為卿被咸安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六個月,十九大後才被釋放回家。

◇藥劑師徐長虹控告江澤民,被冤判三年,入范家台監獄

徐長虹,男,五十一歲,是咸寧市中心醫院同濟咸寧醫院中藥房藥劑師,是單位公認的忠厚善良、工作認真負責的優秀醫務工作者。徐長虹信仰法輪功,按真、善、忍理念修煉做好人,卻遭受了江澤民集團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持續至今的十八年來從精神上到身體上的殘酷迫害,家中老人、妻子、小孩、眾親戚身心備受煎熬。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徐長虹寫了控告江澤民的訴江狀後一個多月,當地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特務組織)姚雄、國保劉寧等七、八個人再次將上班的徐長虹從醫院直接綁架到武漢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橋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徐長虹在洗腦班被迫害五十二天後,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徐長虹從洗腦班被直接轉至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九月九日,徐長虹被咸寧市中級檢察院非法批捕。家人幫助給他聘請了唐天昊律師。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至二日,徐長虹的家人依法聘請的律師唐天去咸安看守所會見了徐長虹。徐長虹同意唐律師做自己的委託代理人,並簽了字按了手印。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唐律師再次去案管中心依法查閱卷宗時,被告知說被解聘了。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法院法官林少坤電話告知徐長虹的妻子,說明天上午八點半開庭。因徐長虹的母親年紀大(約八十多歲),不能去旁聽,但未說其他人不能去旁聽。之前親屬已經將五位親人的身份證號告知了林少坤法官。

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上午八點半,咸安區法院二號法庭對法輪功學員徐長虹非法開庭。法院只允許徐長虹的姐姐去旁聽。不到四十分鐘,非法庭審就結束了。所謂「公訴人」是:咸安區檢察院張吉生;非法審理人員是:審判長林少坤、審判員劉英、陪審員楊劍、書記員李俊。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被咸安區法院到看守所對徐長虹以《刑法》第三百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註﹕中共是邪教)被秘密宣判三年,沒通知家屬。禁止家人請的律師出庭做無罪辯護。徐長虹及家人上訴,咸寧市中級法院維持原判。宣判三年,沒通知家屬。十一月十五日,徐長虹的家人主動打電話給負責該案子的法官林少坤,才知道此消息;十一月十八日,他的家人才拿到了刑事判決書副本,徐長虹已經上訴。

徐長虹的家人拿到《刑事判決書》後,律師幫助他的家人寫了份「上訴狀」,交給了咸寧市中級法院訴訟窗口小陳(電話:715-8158959)。小陳已經把上訴狀寄往咸安區法院。咸寧市中級法院違法違憲,維持原判。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徐長虹被劫持到武漢洪山監獄分配站。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徐長虹從武漢洪山監獄分配站被劫持到湖北省荊門市沙洋范家台監獄入監隊三監區被非法關押。他的家人想去看望,被告知說,只允許徐長虹的弟弟、妻子、兒子三人去探視,但是必須到當地「反邪教協會」(註﹕中共是邪教)去開「不煉法輪功的證明」,才能會見。三月七日,徐長虹的弟弟去看望,被監獄拒絕。據好心人透露,徐長虹眼睛看不見東西,是白內障,在監獄醫院住院。徐長虹的眼睛一向都是好好的,從來沒有甚麼白內障之說。

在之前,徐長虹辭退律師,在法庭上不吱聲,是受到了來自咸寧市六一零的要挾,是有交換條件的。當時,徐長虹的兒子要參加高考,國保大隊長劉寧曾以他的兒子相威脅,還許諾庭審完,就回家的。但是,徐長虹並沒有如願回家,而是被劫持到監獄,他再次被騙了。他到了監獄後,才如夢初醒,發現自己被騙,就甚麼都不顧了的進行反迫害,監獄方面說,他非常「頑固」,遭到了監獄方面的殘酷迫害,導致眼睛看不見東西。

據查,徐長虹的這次被綁架迫害,是咸寧市副市長王漢橋直接指使造成的,王漢橋是迫害徐長虹的幕後真兇。

◇溫泉區陶席珍被超期羈押二十八個月後,被誣判四年,入武漢女子監獄

陶席珍,女,六十一歲,咸寧市建築公司退休職工,曾經全身是病:胃病、心臟病、低血糖、失眠、頭暈等。由於身體不好,心情也不好。一九九五年,陶席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很短時間,她的各種疾病就不翼而飛了。她心中對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大法無比感激。

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陶席珍在自己的家中被綁架,直接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橋洗腦班)迫害兩個月後,轉到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非法對陶席珍下「逮捕令」,咸安區檢察院以證據不足,將「案卷」退回到溫泉分局,溫泉分局警察還不死心,多次找法輪功學員,企圖捏造假證據,繼續迫害陶席珍。國保大隊長劉寧及六一零的姚雄,要挾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要挾法輪功學員配合做證人,都被嚴詞拒絕。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在咸安區法院被非法開庭審理,非法公訴人是:咸安區檢察院胡愛玲、李文廣;非法審理人員是:審判長劉英、審判員林少坤、陪審員朱其秋、書記員李俊。在法庭上,非法公訴人以九名法輪功學員和三個世人為證人,指控陶席珍,陶席珍當庭全部否定。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陶席珍聘請律師張科科去法院查閱卷宗,但是,被法官劉英拒絕,理由是已經開完了庭。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咸安區法院到看守所對陶席珍非法宣判四年,沒通知家屬。十一月十三日,法輪功學員陶席珍的家人才聽說此消息,就請律師張科科去看守所會見陶席珍;十一月十四日,張律師到看守所會見了陶席珍,拿到了刑事判決書,陶席珍把自己的上訴狀委託給張律師,請律師轉交咸安區法院刑一庭。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陶席珍的上訴狀已到咸寧市中級法院。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陶席珍被秘密劫持到武漢女子監獄,才知道中院維持原判四年。二零一七年三月,陶席珍的親人到武漢女子監獄去看望陶席珍,監獄不准接見,陶席珍的情況非常令人擔憂。

◇溫泉法輪功學員郭建英在浙江省緒暨市法院被誣判三年,監外執行

郭建英,女,六十多歲,咸寧市溫泉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浙江省緒暨市法院非法開庭,被誣判三年,監外執行,回到咸寧市溫泉的家中,每天被非法要求去溫泉鎮街道辦事處報到、簽字。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在浙江省緒暨市兒子家的湖北省咸寧市溫泉法輪功學員郭建英因為寫法輪功真相標語時被浙江省緒暨市城東派出所綁架,因血壓很高,看守所不收,只好將她放了,她就回到咸寧市溫泉的家中。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郭建英接到浙江省緒暨市法院的通知,定於九月二十八日非法開庭。她就於九月二十六日動身去浙江省緒暨市法院,自己辯護,不請律師。

由於郭建英身體健康狀況非常糟糕,法院非法對郭建英判刑三年,監外執行。郭建英回到湖北咸寧溫泉的家中。回家後,溫泉辦事處要求郭建英每天去辦事處報到、簽字。在中共的淫威高壓下,她的丈夫也由原來的支持脫變為反對郭建英修煉法輪功。

◇通城縣的鄭自祥仍在范家台監獄受迫害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被綁架,被當地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沙洋范家台監獄。

◇嘉魚縣的陳金秀仍在武漢女子監獄受迫害

陳金秀,女,五十九歲,嘉魚縣居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被綁架,被當地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目前仍在武漢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通山縣的王邦基仍在范家台監獄受迫害

王邦基,男,年歲不詳,通山縣物資局職工,二零一五年被抓捕,被當地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目前仍在沙洋范家台監獄非法關押。

◇通城縣的胡關霞仍在湖南省長沙市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胡關霞,女,三十八歲,咸寧市通城縣居民,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到湖南省岳陽縣月田鎮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救人時被綁架,被湖南省岳陽縣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目前被非法關押在湖南省長沙市女子監獄。

◇通城縣的胡寶日仍在湖南省株洲市攸縣網嶺監獄非法關押

胡寶日,男,五十多歲,咸寧市通城縣居民,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到湖南省岳陽縣月田鎮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救人時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被非法關押在湖南省株洲市攸縣網嶺監獄。

◇通城縣的李豔和仍在湖南省長沙市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李豔和,女,四十多歲,通城縣居民,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到鄰近的湖南省岳陽縣月田鎮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救人時被抓捕,被湖南省岳陽縣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目前被非法關押在湖南省長沙市女子監獄。

三、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實質是一個洗腦班,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六一零的黑監獄。咸寧市也辦有非法的洗腦班,二零一五年設在咸寧市戒毒勞教所內,掛牌為「咸寧市教育轉化基地」。

二零一七年咸寧市洗腦班沒有被啟用。但是,嘉魚縣洗腦班卻仍然啟用了以前的魚岳鎮「三湖大酒店」洗腦班。洗腦班做不了的,就劫持到板橋洗腦班。湖北省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很多被綁架到這裏,這裏是省六一零與各地六一零互相勾結的地方,互相利用,狼狽為奸。

二零一七年,以下就是被綁架到邪惡的洗腦班的咸寧市縣的法輪功學員:

◇咸安區的向德斌:男,五十歲,咸安區方向機廠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咸安區大法弟子向德斌在去上班的路上,被綁架後直接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說這是區六一零事先安排的。其妻子馮小英、妻妹馮小米(都是大法弟子)是從家中被綁架到官埠鎮派出所非法受審,馮小英以丈夫被綁架,小孩無人照顧,要求自己回家照顧小孩才被釋放,馮小米正念脫身,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向德斌在洗腦班拒絕「轉化」,堅持法輪功信仰不動搖,六一零已從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橋洗腦班直接把向德斌轉入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他即將面臨被非法起訴。

◇嘉魚縣的陳海水:男,四十歲,嘉魚縣高鐵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嘉魚縣高鐵鎮派出所所長劉某和副所長張洪斌、指導員姜學軍等十三人,在下午三點直接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陳海水的家,並對其拳打腳踢,非法抄家後,強行將其綁架到縣六一零主任王芙蓉那兒,後又被綁架到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八月二十三日,陳海水才從洗腦班被釋放回家。

◇赤壁市的鄧麗鳴: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晚上九點左右,鄧麗鳴在赤壁市車埠鎮發真相資料救人時,被警察綁架,並非法抄走其出租屋內的三十多本大法書籍。被直接劫持到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

◇嘉魚縣的王金燕:女,五十歲,嘉魚縣公路段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嘉魚縣公安局國保黃濱鴻、「六一零」王芙蓉和嘉魚縣公路段領導,把公路段法輪功學員王金燕綁架到魚岳鎮「三湖大酒店」洗腦班,非法關押洗腦三天。洗腦班設在三湖大酒店的一個地下室,屋外有不少警察守著,每天車送車接,這次辦洗腦班主要由王芙蓉和黃賓宏負責,還說不轉化就送武漢板橋洗腦班。

◇嘉魚縣的劉安珍:女,五十二歲,嘉魚縣公路段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嘉魚縣公安局國保黃濱鴻、「六一零」王芙蓉和嘉魚縣公路段領導,把公路段法輪功學員劉安珍綁架到魚岳鎮「三湖大酒店」洗腦班,非法關押洗腦三天。洗腦班設在三湖大酒店的一個地下室,屋外有不少警察守著,每天車送車接,這次辦洗腦班主要由王芙蓉和黃賓宏負責,還說不轉化就送武漢板橋洗腦班。

◇咸安區的周靚婧:女,二十多歲,咸安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上午,周靚婧從家中外出吃早餐時被綁架。參與綁架的人員有:咸寧市國保大隊長鄒譽和咸寧市咸安區永安派出所一夥警察。

這次綁架是精心安排的。早在今年四月下旬。當地社區人員到周靚婧居住小區了解其家庭情況,並從其奶奶那要去了周靚婧的電話號碼。

四月三十日,周靚婧在給其私家車做保養時,發現車後橋鐵樑上被綁上了定位器。這說明周靚婧早就被非法跟蹤、監控了。周靚婧被綁架當天就被鄒譽等人劫持到武漢板橋鎮「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腦班,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對其非法關押迫害。

◇通城縣的吳志敏:男,四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是通城縣大法弟子王細美從湖南省女子監獄二年期滿出監的日子。她兒子開車前往湖南女子監獄去接,大法弟子吳志敏就順便坐車想去看望被誣判四年的妻子胡關霞,沒見著,就回了家,也沒有見到王細美,後來知道是通城縣六一零將王細美接走了,後來王細美回家了。

湖南女子監獄負責人馬上打電話給湖北省六一零,說,為甚麼來了個法輪功接人,要作處理。於是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上午,通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胡龍兵,李英燦等一行三人,先是找到吳志敏村組組長,將吳志敏的父親騙到村委會;又以同意出證明去湖南看其兒媳為藉口,又欺騙說:要去看兒媳,帶我們到你兒子租住的地方去看看,找他談談話。他信以為真,馬上帶他們去了,結果去了之後,二話沒說,也沒持任何法律手續,就翻箱倒櫃,非法抄家,立即又闖進二個便衣,搶走了部份私有合法財產,並強行將吳志敏綁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橋洗腦班迫害。

◇溫泉區的夏紫雲:女,四十多歲,沃爾瑪商場「植物醫生」,專賣護膚品。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夏紫雲在自己營業的門店裏被綁架,直接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橋洗腦班迫害。她是和向德斌差不多同時被綁架的,也是被周靚婧出賣被綁架的,由於夏紫雲不是經常出來和同修在一起,所以很少同修知道她的情況,她被綁架後相當長時間才被知道她被綁架了。

四、遭非法起訴的實例

◇通城縣的王會元:女,五十多歲,通城縣法院退休職工。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王會元被單位人員以「開會」的名義騙出門後,被綁架到崇陽縣看守所異地非法關押,王會元絕食抗議。面臨被檢察院非法起訴。

◇通城縣的王國清:男,五十多歲。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早晨六、七點鐘,通城縣六一零,國保大隊,治安大隊,沙堆鎮派出所警察非法闖入沙堆鎮四莊大法弟子王國清的家,搶走真相語音手機等物,當時王國清不在家裏,在田裏幹活。

九月一日,王國清在田裏幹活,被通城縣國保大隊胡龍兵等人綁架,被非法關押縣看守所迫害。面臨被非法起訴。

◇通城縣的汪雲霞: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早晨六、七點鐘,塘湖大法弟子汪雲霞被通城縣六一零、國保大隊、治安大隊警察綁架,搶走語音手機,被非法關押到縣看守所迫害。面臨被非法起訴。

◇通城縣的吳志敏:男,四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是通城縣大法弟子王細美從湖南省女子監獄二年期滿出監的日子。她兒子開車前往湖南女子監獄去接,大法弟子吳志敏就順便坐車想去看望被誣判四年的妻子胡關霞,沒見著,就回了家,也沒有見到王細美,後來知道是通城縣六一零將王細美接走了,後來王細美回家了。

湖南女子監獄負責人馬上打電話給湖北省六一零,說,為甚麼來了個法輪功接人,要作處理。於是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上午,通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胡龍兵,李英燦等一行三人,先是找到吳志敏村組組長,將吳志敏的父親騙到村委會;又以同意出證明去湖南看其兒媳為藉口,又欺騙說:要去看兒媳,帶我們到你兒子租住的地方去看看,找他談談話。他信以為真,馬上帶他們去了,結果去了之後,二話沒說,也沒持任何法律手續,就翻箱倒櫃,非法抄家,立即又闖進二個便衣,搶走了部份私有合法財產,並強行將吳志敏綁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橋洗腦班迫害。

吳志敏和妻子胡關霞都被非法關押著,他家的孩子一人在家,沒人照顧,也沒生活來源,直接傷害了幼小的兒童心靈,破壞了家庭的穩定。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通城縣公安局送給吳志敏的家屬一張由通城縣檢察院的逮捕通知書。吳志敏目前被非法關押在通城縣看守所。面臨被非法起訴。

◇咸安區的王良浩、張紅夫婦: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王良浩、張紅夫婦帶著三歲多的兒子開車到江西省瑞昌市郵寄真相信,被抓走,瑞昌市的警察到湖北省咸寧市咸安區王良浩的家中非法抄家,他們被非法關押在江西省瑞昌市看守所。面臨被非法起訴。

五、遭綁架、非法關押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溫泉的陳爽:男,二十多歲。在廣東省深圳特區龍崗區坂田鎮打工,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在工作車間被龍崗區六一零、國安、國保、以及坂田當地派出所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在深圳市龍崗區看守所。

◇通城縣的金豪華: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早晨六、七點鐘,通城縣六一零,國保大隊,治安大隊,沙堆鎮派出所警察非法闖入沙堆鎮四莊大法弟子金豪華的家,搶走真相語音手機等物,被非法關押縣看守所迫害。

◇通山縣的郭慶校: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一日,通山縣法輪功學員郭慶校到通山縣洪港鎮派出所取先前被非法扣押的摩托車(摩托車是上半年在外講真相時被洪港惡警扣押的,多次討要,都推托說是縣裏立案的,要縣國保發話才能放,後郭慶校打電話給國保隊長華紅衛,華紅衛說叫去派出所拿車)。郭慶校去了派出所,結果被事先埋伏好的警察綁架。目前不知關押在何處。

◇咸安區的馮小英和馮小米: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咸寧市咸安區法輪功學員向德斌早上出門上班後與家人失聯。上午十點多鐘,兩台特警車開到向德斌家,特警不知從哪拿到的鑰匙打開他家的門,將向德斌的妻子馮小英和馮小米(周靚婧的媽媽)綁架,非法關押到咸安區官埠派出所,兩姐妹在官埠派出所遭非法提審。馮小米走脫不知去向。迫於淫威,馮小英遭逼迫交出東西後才放回家。

◇咸安區的汪信全:男,六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點左右,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人員他們一群人來到汪信全家,看見汪家的門鎖著,就找開鎖的人來開鎖,結果開鎖的人開不了鎖,他們就爬到汪家的院牆上,再爬上二樓的樓梯窗口,非法侵入居民住宅,首先到他兒子(未修煉法輪功)房間的搶走筆記本電腦。然後下樓。當時法輪功學員汪信全獨自一人在家,忽然闖入一夥不速之客,逼汪信全寫「不煉功保證書」,因汪信全不肯寫,這夥人非法抄家,並綁架了汪信全非法關押在咸安區拘留所。咸安區公安分局拘留證上竟然說是「我所警察治安巡邏發現汪姓全家中有法輪功書籍,並予以扣押。」

汪信全家人下午旅遊回來,發現家裏一片狼藉,到處是煙頭,並且發現汪信全兒子、兒媳的房間也是亂七八糟,兒子房間的兩台電腦也被搶劫。兒子兒媳和汪信全各住一樓。家中私人電腦和大法書籍被搶走。

◇赤壁市的李冬梅:女,六十多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四日上午九時左右,李冬梅在赤壁市中伙鎮向世人發放真相台曆救人時,被一個不明真相的世人一手抓著李冬梅,一手打電話到公安局誣告,導致李冬梅當時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到崇陽鎮公安局迫害。

◇咸安區的程衛平:女,五十多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八日早上八點多鐘,程衛平在雙溪鎮的路旁講真相救人,遭不明真相的人惡告,咸安區雙溪派出所開著一輛黑色警車,將程衛平綁架到咸安區浮山派出所,開了一張非法拘留十五天的單子,程衛平被非法關押在咸安區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咸安區的佘慶華、丁曉蘭:女,四十多歲。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上午,咸寧市咸安區佘慶華、丁曉蘭在溫泉岔路口向世人講真相救人時,被人誣告後,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綁架,劫持到咸安區拘留所非法關押。十月十六日,佘慶華、丁曉蘭從拘留所回家。

◇赤壁市的鐘小明:男,四十一歲。十月十二日晚深夜十一點半後,鐘小明及五歲的小女兒被赤壁市公安局蒲紡派出所警察強行闖入家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赤壁市拘留所。原因是他在明慧網上發表了一篇自己與妻子十七年被迫害的經過。家中沒人照顧小女兒,小女兒被親戚接走。

鐘小明從小體弱多病,多愁善感,總覺的人活在世上就是太苦,活著就是一場夢,人死了夢也就醒了。時常對人生充滿了困惑。自一九九六年元月份喜得法輪大法,開始修煉大法以後,他一下子就像明白了人生的真諦,解開了自己苦苦思索而不得的謎團。自此,他嚴格按照大法書中的要求,按照師父的話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在這期間,他的身心得到了極大的昇華,以前身體的那些毛病也全都不治而癒。一九九六年正在讀大二的鐘小明,在校期間,一直嚴守心性,並努力學習,年年都是「三好學生」,每年都能獲得學校的高額獎學金。

大學畢業後,他認真做好三件事,處處為他人著想,是單位公認的好人,就是這樣的善良人,卻遭到殘酷迫害。十八年來,他遭到四次非法關押,一次被非法勞教,被歧視,受盡凌辱。

二零一七年九月,鐘小明帶著孩子進京看望那裏上班的妻子,被咸寧市駐京辦,赤壁市公安局數人在北京西站高鐵站門口攔截,之後被強行遣送回赤壁。他們的藉口是北京要開「十九大」,外地人口不能到北京。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他把自己遭受迫害的親身經歷寫出來,在明慧網上曝光,卻遭到綁架迫害。

◇通山縣的程德永: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程德永到一戶人家去,結果三個跟蹤的警察跟進去,把他綁架了。

◇通山縣的魏姓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通山縣魏姓法輪功學員在街上講真相救人時,正好是縣六一零頭目華衛紅,她不認識華紅衛,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華衛紅專門幹此壞事,通山縣多名法輪功學員因他惡告遭迫害。

◇通城縣的何國熬:從二零一七年三月中旬起到三月底,通城縣政府防範辦(六一零)熊林清、國保大隊胡龍兵、張定二等、法院畢勇、街道居委會,還有上級派來的人,一共十多人非法闖入通城縣城法輪功學員何國熬的家中進行騷擾,非法抄家,並綁架了老年法輪功學員何國熬,強行收監。

在檢查身體時,醫師說,血壓太高,不宜關押,畢勇又把何國熬劫持到法院,宣布誣判何國熬二年有期徒刑。隨後,又進行共四次反複檢查身體,欲行非法關押,結果血壓還是一樣高。醫師說,不能關,隨時會出現生命危險。這樣,畢勇又威脅其兒子簽字擔保,才將何國熬放回家。

◇通城縣的李豔紅、吳美娥、黎雄武兄弟倆四人: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早晨五、六點鐘,通城縣法輪功學員李豔紅、吳美娥、黎雄武兄弟倆被六一零人員綁架。第二天,李豔紅、吳明娥和黎雄武的哥哥被放回,黎正武被以「襲警、妨礙公務」的罪名非法關押十五天。

李豔紅與吳美娥是姑嫂關係,開了個副食店,李豔紅請黎正武兄弟倆幫忙。警察到李豔紅的副食店綁架李豔紅時,把她的店裏幫忙的吳美娥和黎雄武兄弟倆一起綁架,並非法抄家,非法錄像,搶走了大法書、語音手機等私人合法物品,把他們四人劫持到崇陽縣看守所異地非法關押。

◇咸安區的羅桃英、程細慶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女,都是六七十歲。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上午,羅桃英、程細慶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到甘棠講真相救人,被人誣告,被綁架到向陽湖派出所,講真相後被放回。三十日下午,永安派出所二人到羅桃英家中騷擾,講真相後,他們就走了。

◇通城縣的雷佛來:八月三十日早晨六、七點鐘,通城縣六一零,國保大隊,治安大隊,沙堆鎮派出所非法闖入沙堆鎮四莊大法弟子雷佛來的家,綁架了他,他當日回家。

◇咸安區的張為卿: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下午,法輪功學員張為卿在溫泉谷酒店上班時,七個穿便衣的警察突然闖入他的辦公室,在裏面強行翻拿私人物品,下午五點左右,這幾個人強行將張為卿綁架,並將張為卿的私人物品非法扣押,其中還有一台他辦公用的電腦。據有關人士透露,這七個人有咸寧市的警察,也有咸安的警察。張為卿被直接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遭受迫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咸安區檢察院以「利用網絡向海外宣傳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張為卿下非法逮捕證。張為卿被非法關押在咸安區看守所裏。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張為卿回到家中。

六、被迫流離失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通城縣的楊平:女,通城縣雋水鎮法輪功學員。楊平住在李豔紅店鋪的街對面,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親眼看到十多個警察去把李豔紅等四人綁架,她看到後,怕來綁架自己,就被迫流離失所。很快,六一零等人非法闖入楊平的家,看到楊平不在,就非法抄家,非法錄像,搶走一萬多元現金(不是真相幣,屬於私人合法財產),沒有收據清單。

◇通城縣的姜四華:男,通城縣高鋒鄉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十多個警察非法闖入姜四華的家中,姜四華急忙翻牆走脫,被迫流離失所。

◇嘉魚縣的向蘭姣:女,五十多歲,嘉魚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嘉魚縣公安局國保黃濱鴻、「六一零」王芙蓉和向蘭姣的單位段領導,把向蘭姣綁架到魚岳鎮「三湖大酒店」洗腦班非法關押。洗腦班設在三湖大酒店的一個地下室,屋外有不少警察守著,每天車送車接,這次辦洗腦班主要由王芙蓉和黃賓宏負責,還說不轉化就送武漢板橋洗腦班。當晚向蘭姣舊病復發,黃濱鴻、王芙蓉把她送到醫院去打針、抽血,打電話叫她丈夫到醫院結賬。她丈夫說:原來在家都很好,你們把她抓走,病就發了,這次在家好好的,你們把她綁架來,病又發了,你還想我來付醫藥費?折騰了半天讓她丈夫領回家了。回來後,為了不再被迫害,向蘭姣不得不離家出走了。

◇嘉魚縣的湯金秀:女,四十多歲,嘉魚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嘉魚縣公安局國保黃濱鴻、「六一零」王芙蓉和湯金秀的單位段領導,準備把湯金秀綁架到魚岳鎮「三湖大酒店」洗腦班非法關押。洗腦班設在三湖大酒店的一個地下室,屋外有不少警察守著,每天車送車接,這次辦洗腦班主要由王芙蓉和黃賓宏負責,還說不轉化就送武漢板橋洗腦班。湯金秀不得不離家出走了。六一零來到她的家中找,湯金秀的弟弟對六一零和國保的人說,他姐有病,到廣州治療去了。

七、在「敲門行動」中被騷擾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通城縣的魏月秀:女,六十九歲,通城縣郵電局職工家屬。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上午,今年六十九歲的魏月秀帶著《關於不予辦理身份證的不公正對待的一封公開信》到縣政府大樓,被五個門衛攔著不讓進,魏月秀只好站在門口,見上班人就發,有的人接,有的人不接。其中有一個人走進後又回來,把信還給魏月秀,嘴裏還說一些胡話。魏月秀就當面給他講自己的情況,他就叫去信訪辦。

魏月秀只好到信訪辦。這次,信訪辦的人接待了魏月秀,並叫魏月秀坐,等會公安局來人見你。魏月秀前幾天把一份《關於不予辦理身份證的不公正對待的一封公開信》給了信訪辦的人。

一會兒,公安局來了三個人,都穿著便裝,一個叫張定二,一個叫胡龍兵,另一個不認識,圓臉,中等個子,他們是縣國保大隊的。魏月秀就給他們講真相,張定二裝著在聽,偷著給魏月秀照相,照相機很小,像手錶,魏月秀知道後就制止。張定二就把照相機放在桌上,圓臉中等個子看了看照相機,說是壞的,意思說像沒照好。胡龍兵就繼續暗中照相,用手機照。魏月秀發現後就急忙制止。張定二就叫胡龍兵出去了。

張定二和胡龍兵問這信是誰幫助寫的,魏月秀不予回答,繼續講真相,他們問魏月秀還煉不煉法輪功,魏月秀說,這麼好的法,怎麼不學呢?他們見問不出甚麼,胡龍兵拿著一份《關於不予辦理身份證的不公正對待的一封公開信》走了。一會兒,圓臉中等個子轉回來,走到魏月秀面前問話,魏月秀就問他姓甚麼,他不回答,趕忙走了。魏月秀發現,這個圓臉警察前胸掛著一個像手錶樣的東西,是微型錄像機,也是照相的。魏月秀就回家了。

幾天前,魏月秀把一份《關於不予辦理身份證的不公正對待的一封公開信》給了縣檢察院和縣民政局,他們收了。魏月秀曾經把這封信用郵局寄信的方式郵寄給縣長、副縣長、公安局局長及副局長等,但都沒有音信。

今年六十九歲的魏月秀,二個兒子意外離世,沒有退休金,沒有養老金,沒有低保,無依無靠。連補辦個身份證都這麼難,國家有法,執法人員卻故意有法不依,故意執法犯法,這是「依法治國」嗎?這是依憲執政「嗎?這是人權最好時期嗎?完全不是!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上午八點多,通城縣郵政局法輪功學員魏月秀聽到有人敲門,一開門,就看到通城縣郵政局女職工吳豔明帶著一男子(穿便衣),進屋,男子向魏月秀要「糧食本」,魏月秀不配合;男子把手機交給吳豔明,要她給魏月秀照像,魏月秀及時制止,立即上廁所避開。等魏月秀出來,這二人走了。

第二天,在麻將室看到吳豔明,魏月秀就問她,「昨天你帶來的那個人是哪裏的?」她說不知道。「不知道你怎麼把人帶到我家裏來?」她說,「是局長謝先立叫帶去的。」過幾天,魏月秀遇到局長謝先立,就問他前幾天來的那個人是哪裏的?他說是縣公安局的。

◇溫泉的蘇曉蓮:女,五十歲,咸寧市農科院職工。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九日,咸寧溫泉一號橋派出所一人(穿便裝)來到咸寧市農科院余書記辦公室,隨後叫來法輪功學員蘇曉蓮,蘇問他姓甚麼?他說姓陳(音),一號橋派出所的,說是上面要求,還要求蘇學員將戶口轉到岔路口分區。該警官問蘇曉蓮每天幹甚麼?蘇說下班後回家休息。陳說了幾句,就讓蘇曉蓮離開了。(這裏提醒學員,不管誰找你,首先必須出示工作證、報姓名、警號等,否則是非法的。)

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咸寧溫泉岔路口派出所胡警官、畢明雲、石姣姣三人來到咸寧市農科院(穿便裝),首先找到該院瞿和平副院長,隨後將蘇曉蓮叫到單位開會的辦公室,說來看看蘇曉蓮父母家被強拆(單位說該拆)的房子情況解決沒有,再順便問問目前每天幹甚麼?石姣姣作筆錄。蘇曉蓮向來人講述這麼多年被迫害的情況,特別是其丈夫多年來受迫害情況,現在非法關押在沙洋范家台監獄,要去探視還要開甚麼證明等等。來人說有甚麼困難都提出來,他們記下等,說煉功就在家裏煉,不要出去等等,作完筆錄要蘇曉蓮簽字被拒絕。

◇溫泉的楊小華:女,五十多歲,個人商業戶。三月三十日上午,咸寧溫泉岔路口派出所兩人(便裝),其中有一個叫鴻波的警官,還拿著相機來到法輪功學員楊小華店中,因來人要拍照被發現,該學員向他們講述大法修心向善,弘傳一百多個國家等真相,來人也問了她每天幹甚麼?晚上幹甚麼?

九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點十七分鐘,溫泉副食店老闆楊小華正在自己店裏做生意時,突然來了三個男人,一個穿警服,二個便衣,見面就問:你是楊小華嗎?楊小華說幹甚麼?他拿出證件說是一號橋派出所的,他問:你還煉法輪功嗎?順手拿出一疊紙準備記錄,楊小華說:「做甚麼記錄,我也不是壞人,我做生意違犯了甚麼法律?看到他們在錄像,就急忙制止,說,你們不要錄像,沒經同意就是違法的,我做生意不欺騙,不賣假煙假酒,而且我還告訴兒子失與得的道理,不做傷害他人的事,公平交易。我兒子都牢記了我說的話,多次別人多給他幾百、幾十元等他都主動退還給別人。顧客很多次把錢包、手機、現金、銀行卡、身份證和貴重物品掉在我店裏,我都一一歸還給人家。我們真的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承傳中國傳統文化,用心法自覺約束自己,這違反了那條法律?希望你們要明辨是非。」楊小華不停的講,他們一句話都不說,走了。

這夥人在聽楊小華講真相的時候,穿警服的那人肩上有個微型錄音設備在錄音,一個給楊小華錄像,拍店裏的營業執照,拍店面。

◇溫泉的任惠芳:女,六十歲,原煙廠退休職工。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咸寧溫泉岔路口派出所一行人找在公安分局打工打掃衛生的法輪功學員任惠芳,未見到。

四月一日,咸寧市溫泉區六一零指使岔路口派出所警察小鎮騷擾原煙廠法輪功學員任惠芳,還非法照像,她就勸小鎮不要侵犯人身肖像權,小鎮就走了。

九月二十六日上午九點多,任會芳在溫泉公安分局打掃衛生時,被三個年輕的便衣騷擾,他們是岔路口派出所警察。他們問任會芳還煉法輪功嗎?家裏有幾個孩子?丈夫怎麼樣?等等,說甚麼以後有甚麼困難可以找我們幫助,完全一副偽善的樣子,並做了筆錄,要任會芳簽字。任會芳拒絕簽字,他們就走了。

◇溫泉的李敏才:男,四十歲,湖北科技學院病理學博士。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學院保衛處帶領下,咸寧市溫泉公安分局一行人來到湖北科技學院找法輪功學員李敏才,因李敏才不在教研室,其中一人就將該學員上班的辦公室門拍了照。這些人未穿制服。

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溫泉分局李宏俊、溫泉一號橋派出所王副所長、一個小警察和湖北科技學院保衛處何朝宏,到湖北科技學院病理學博士李敏才的辦公室騷擾,小警察胸前戴的微型錄像機開始非法錄像,談話,逼迫簽字。

◇溫泉的方錦蓮:女,五十歲,原製藥廠職工。九月二十七日上午八點多,溫泉三號橋原電力設備小區法輪功學員方錦蓮剛開門,就遇到迎面來的三個男子,問是不是方錦蓮?方錦蓮沒吱聲。

此三人就分三個方位,一個站在台階上,一個站到門口,一個上到門口的樓梯台階上,拿手機給方錦蓮照像,方錦蓮急忙制止,說你們這樣做是犯法的。他們要求進屋問幾個問題,方錦蓮不讓進門,說可以到樓下的石墩處談。他們不願意。

方錦蓮剛要關門,那個給方錦蓮照相的便衣就用腳把門抵住,進屋。他們拿出問訊記錄紙,問方錦蓮,一問一答,最後要方錦蓮簽字,遭到拒絕。方錦蓮就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不要繼續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溫泉的汪禮迪:男,五十歲,原湖北科技學院臨床醫學院優秀教師。三月份,湖北科技學院附屬二院黎群武院長以汪禮迪在醫院上班接觸的人太多為由,將他貶到湖北科技學院臨床實訓實驗中心當實驗員,再度歧視他。他工作兢兢業業,競崗愛業,受到同事的好評。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湖北科技學院教師汪禮迪被非法闖入辦公室的四人騷擾,一進辦公室,汪禮迪就問甚麼事?他們說是派出所的,汪禮迪就要他們出示警察證,一個便衣拿出警察證,是溫泉分局李宏俊。其他三人是溫泉一號橋派出所王副所長、一個小警察和湖北科技學院保衛處何朝宏。小警察胸前戴的微型錄像機開始錄像,汪禮迪發現後立即制止,說這種行為違背《民法通則》第一百條,侵犯肖像權。王副所長問還煉法輪功嗎?還出去發傳單嗎?還出去張貼真相不乾膠嗎?家住在哪兒?汪禮迪只是給他們講真相,主要是法律真相,告訴他們要善待法輪功。他們急忙要走,說還有事。

◇溫泉的章琪:男,五十多歲,湖北科技學院臨床醫學院中醫科醫師。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溫泉分局李宏俊、溫泉一號橋派出所王副所長、一個小警察和湖北科技學院保衛處何朝宏,到章琪的辦公室騷擾,章琪當時不在辦公室。

◇溫泉的鄭雙華:男,三十多歲,湖北科技學院臨床醫學院優秀教師。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溫泉分局李宏俊、溫泉一號橋派出所王副所長、一個小警察和湖北科技學院保衛處何朝宏,到鄭雙華辦公室騷擾,鄭雙華當時不在辦公室。

◇溫泉的李素琴:女,四十多歲,湖北科技學院基礎醫學院病理學職工。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溫泉分局李宏俊、溫泉一號橋派出所王副所長、一個小警察和湖北科技學院保衛處何朝宏,到李素琴辦公室騷擾,李素琴當時不在辦公室。

◇溫泉的李雲:女,五十二歲,湖北科技學院基礎醫學院病理學退休職工。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溫泉分局李宏俊、溫泉一號橋派出所王副所長、一個小警察和湖北科技學院保衛處何朝宏,到李雲的科室找她,騷擾,李雲當時不在辦公室。

◇溫泉的黃芬芳:女,五十多歲,原咸寧市建築公司退休職工。九月二十五日上午,溫泉建築公司退休職工黃芬芳被岔路口派出所、岔路口社區和原建築公司保衛科人員騷擾,被照像,被逼迫簽字。黃芬芳拒絕簽字。

◇溫泉的張惠蘭:女,五十多歲,原咸寧市建築公司退休職工。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張惠蘭被溫泉岔路口派出所、岔路口社區和原建築公司保衛科人員騷擾,這夥人私自闖入張惠蘭家,用手機給她照相,她嚴厲的叫他們立即刪除。他們問她哪一年學法輪功的?張惠蘭只是給他們講真相。張惠蘭告訴他們:法輪功教我做好人,祛病健身,提升我的道德水平。做好人有錯嗎?派出所警察叫她簽字,她不簽,說:不能簽,否則害你們,也害我。張惠蘭正念抵制了這夥人。

◇溫泉的楊玉娥:女,五十多歲,原咸寧市建築公司退休職工。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岔路口社區還騷擾了單位的職工楊玉娥。

◇溫泉的邱曉春:女,六十多歲,原咸寧市建築公司退休職工。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岔路口社區還騷擾了單位的職工邱曉春。

◇溫泉的劉雲霞:女,五十多歲,原鐵路療養院退休職工。九月十九日,鐵路療養院退休職工劉雲霞被溫泉一號橋派出所一夥人到家裏騷擾,被照像,被逼迫簽字,劉雲霞拒絕簽字,但是被照像。她的兒子因害怕母親遭到迫害就替母親簽字。劉雲霞就給他們講真相,勸善。這夥人中的一人說,將她的像立即上網。

◇溫泉的余勁光和陳芳夫婦:四十多歲,溫泉鎮龍潭個體生意人。九月二十七日上午,不知是派出所還是社區的幾個男性到余勁光,陳芳龍潭家中騷擾,當是他們夫婦不在家,余勁光的母親嚇的不知又發生甚麼事,來人告知沒事,要開十九大了,叫你兒子媳婦不要出去。然後給余母照了像,說證明他們來過。

◇嘉魚縣的吳姓老婆婆:七十多歲。九月份,嘉魚魚岳鎮派出所的人闖進姓吳的一位婆婆家,拿著一個東西(估計是攝像機)在家裏到處掃,還拍照,還要進房間搜查,婆婆說,進房間搜不到東西要怎樣,後來派出所的人就走了。

◇嘉魚縣的楊振莉:女,四十歲。九月份,六一零的孫宗文帶人到楊振莉的家,說只是過來看一下,然後就走了。

◇嘉魚縣的王小梅:女,四十多歲。九月份,六一零孫宗文給王小梅的丈夫的單位領導施壓,讓單位領導警告她丈夫說,現在形勢很緊張,不要讓她出門,如果有甚麼事,你就得被單位開除,停職停薪。

◇嘉魚縣的劉安珍:女,五十多歲,嘉魚縣公路段退休職工。九月份,劉安珍因為要去北京兒子的家,要買一張去北京的火車票,這件事被六一零知道了,六一零的王芙蓉和黃賓鴻就給了她一張假火車票,故意為難她,讓她去不成北京。因為這張假火車票引起了縣委書記的重視,把攝像頭安在了她家裏,一天二十四小時派人跟蹤,並且還要她說出假火車票是哪來的,劉安珍說是六一零的王芙蓉和黃賓宏給她的,但是王芙蓉和黃賓鴻不承認,說沒有給她假火車票。

◇溫泉的龍忠良:男,五十多歲,原煙廠質檢科科長。九月二十五日,龍忠良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他的妻子堅決抵制,不讓他們進屋內,他們就走了。

◇溫泉的陳臘榮:女,五十歲,原咸寧市煙廠退休職工。九月二十五日,陳臘榮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從家中搶走了師父的照片一張,她的丈夫堅決抵制,說法輪大法就是好,我堅決支持妻子修煉法輪功,他們就給陳臘榮的丈夫也照了像。這次是金葉社區李晚霞配合帶警察去的。

◇溫泉的余昌川:男,五十多歲,原化纖廠退休職工。九月二十五日,余昌川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

◇溫泉的張軍:男,六十多歲,原化纖廠退休職工。九月二十五日,張軍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張軍拒絕簽字。

◇溫泉的吳嫻意:女,六十多歲,原溫泉商場退休職工。九月十八日,吳嫻意聽到敲門聲,開門一看,是一號橋派出所的,有人把一隻腳伸進門,吳嫻意大聲說,你幹甚麼?嚇著那人趕快收回了腳,吳嫻意就立即關門,這夥人就走了。

◇溫泉的陳姓婆婆:九月十九日,溫泉防疫站附近的法輪功學員陳婆婆被一號橋派出所警察騷擾,要求被照相,被迫簽字。陳婆婆一概拒絕,還給他們講真相。

◇溫泉的章紅萍:女,四十多歲。九月十九二十五日上午,溫泉茶花社區法輪功學員章紅萍被三號橋派出所三個人私自闖入家中的人騷擾,當時章紅萍正在拖地,一問一答,逼著簽字,她就配合簽字了。這夥人還到處照相,照她本人,還照她的私人樓房。

◇溫泉的梁瀅:女,五十多歲。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社區、派出所三人以「回訪」名義,到溫泉建材家屬院法輪功學員梁瀅的家裏騷擾。他們口口聲聲說沒有甚麼,是上級安排走過場。這夥人給梁瀅非法照相,逼迫簽字。她配合簽了字。

◇溫泉的劉明娟:女,五十多歲。九月二十七日,溫泉水廠職工劉明娟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被照相,拒絕簽字。

◇溫泉的高志及妻子小董夫婦:都是四十多歲。九月二十七日,溫泉糧食學校職工高志及妻子小董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要求簽字,高志給他們講真相,拒絕簽字。

◇咸安區的魏秀蘭:女,五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咸寧市咸安區六一零到魏秀蘭的家裏去,當時魏秀蘭不在家;有的還被非法拍照,甚至被逼迫簽字,把王立新的大法書搶走了一本;準備到倪麗華家裏去,在路上被她的丈夫擋住了,就沒去。

◇咸安區的楊彩雲:女,五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咸寧市咸安區六一零到楊彩雲的家裏去,騷擾,非法拍照。

◇咸安區的王能英:女,五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咸寧市咸安區六一零到王能英的家裏去,騷擾,非法拍照。

◇咸安區的王立新:女,六十多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咸寧市咸安區六一零到王立新的家裏去,騷擾。把王立新的大法書搶走了一本。

◇咸安區的倪麗華:女,六十多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咸寧市咸安區六一零準備到倪麗華的家裏去騷擾。在路上被她的丈夫擋住了,就沒去。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十點左右,咸寧市公安局胡某帶著一群協警來到法輪功學員倪麗華家,當時倪立華不在家,倪麗華的丈夫勸走他們,下午倪麗華的丈夫正好鎖門出門。一群協警又來到倪麗華家,讓倪麗華的丈夫開門,倪麗華的丈夫訓斥了他們一頓離開了。

◇咸安區的程衛平:女,五十多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咸寧市咸安區六一零準備到程衛平的家裏去騷擾,非法拍照。

◇咸安區的倪細心:女,七十多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咸寧市咸安區六一零到倪細心的家裏去騷擾,非法拍照。

◇咸安區的羅桃英:女,七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下午,咸寧市咸安區六一零到羅桃英的家裏去騷擾,要進屋,被羅桃英制止,給他們講真相,勸善,他們就走了。

◇嘉魚縣的陳鳳玉:女,五十多歲。八月四日,嘉魚縣公安局國保和新街鎮派出所三個警察到陳風玉的家中騷擾,也未做甚麼,說來看看就走了。

◇嘉魚縣的羅雪英:女,五十多歲。八月四日,嘉魚縣公安局國保和新街鎮派出所三個警察到羅雪英的家中騷擾,也未做甚麼,說來看看就走了。

◇嘉魚縣的劉玉娥:女,六十多歲。八月四日,嘉魚縣公安局國保和新街鎮派出所三個警察到劉玉娥的家中騷擾,劉玉娥已未修煉了。他們也未做甚麼,說來看看就走了。

◇通城縣的戴玉鳳:女,六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三月上旬,通城縣六一零到縣郵電局家屬戴玉鳳家騷擾,約幾十人。戴玉鳳退休後,在縣石泉村買了房子,住在那兒。石泉村村長黎佳帶著一夥人去敲門,戴玉鳳就不開門。他們懷疑一個殺人犯藏在她家,要搜查。兒子媳婦知道後,也趕去了,戴玉鳳就給他們講真相,提出不能動她師父的照片和大法書,不能迫害她。他們同意後,戴玉鳳才開門。這一夥人進去後,到處搜查,只看了看師父的照片,沒有發現殺人犯,就走了。

◇通城縣的周爹:男,八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三月上旬,通城縣六一零到縣電大,找周爹,想上門騷擾,門衛把他們擋住,說,周爹八十多歲了,你們找他幹甚麼。門衛不告訴他們。他們找不到周老師的家,就怏怏的走了。

◇通城縣的夏世龍:男,六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三月中旬,通城縣六一零到縣供銷社法輪功學員夏世龍家騷擾,約十人,到處翻箱倒櫃,夏世龍拄著拐杖,對這夥人說,「誰動我家的東西!」看到夏世龍這陣勢,怕出人命,就灰溜溜的走了。

夏世龍煉法輪功,曾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監獄裏遭受過殘酷的迫害,妻子在他在監獄期間在巨大壓力中離世,他的身心受到過嚴重的摧殘,至今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雙腿至今還是腫大的。

◇通城縣的汪信清和華桃鳳夫婦:都是六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三月下旬,通城縣六一零看到計劃生育委員會的法輪功學員汪信清華桃鳳夫婦家門口貼有大法真相對聯,就上門騷擾,約七八人,要求撕掉,汪信清華桃鳳就給他們講真相,制止他們,他們就沒有撕。好幾次,都是如此。邪惡的六一零就威脅汪信清華桃鳳的兒子媳婦撕,大兒子及媳婦不撕,小兒子也不撕,小兒子媳婦卻經不起他們的威脅,害怕的撕了,讓小媳婦對大法犯罪。

◇通城縣的何國熬:男,七十多歲,縣石油公司退休職工。二零一七年三月底,通城縣六一零到何國熬家騷擾,看到門是開的,就進去把何國熬綁架到縣公安局和法院,說甚麼何國熬的案子沒有了結。何國熬就給他們講真相,法院給何國熬一張《刑事判決書》,非法判何國熬二年有期徒刑。由於時間滿了,法院游院長就打電話給何國熬的兒子,兒子就把何國熬接回家了。

◇咸安區的楊強先:女,六十多歲。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永安派出所、十好橋派出所夥同各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楊強先就是如此被騷擾。

◇咸安區的皮和先:女,七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十點左右,咸寧市公安局胡某(此人矮個子)和咸安區國保徐從忠帶著十幾個人協警來到法輪功學員皮和先家中騷擾,搶走三百五十元錢。當時皮和先不在家,家裏的師父法像和大法書籍遭搶劫一空,連皮和先年輕時照的像也被搶走。

此次對大法弟子的騷擾,是咸寧市六一零國保支隊和咸安區六一零、國保大隊的統一行動,騷擾者上門並未提及訴江之事,只是說來看看,有的被照相,簽字。

◇咸安區的資四蘭:女,五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永安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資四蘭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余貴英:女,五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永安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余貴英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羅瑛:女,五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永安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羅瑛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孔盛林:女,六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永安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羅瑛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商秀英:女,六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永安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商秀英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金蘭英:女,六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永安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金蘭英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施紅英:女,五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施紅英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章建:男,五十多歲,咸安區永安中學一級教師。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

◇咸安區的馮小米:女,五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馮小米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馮小英:女,五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馮小英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徐生: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徐生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艾啟元:女,六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艾啟元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劉冬芝:女,六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劉冬芝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婁振林: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婁振林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王桃榮:女,六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王桃榮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張媽:女,六十多歲。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十好橋派出所、夥同社區人員對所在轄區內的大法弟子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張媽就是被這樣騷擾的。

◇咸安區的商雲先:女,六十多歲,汀泗鎮法輪功學員。八月份,在咸寧市六一零主任姚雄和咸寧市國保支隊大隊長鄒譽的指使下,咸安區六一零主任程勝利、區國保大隊徐承忠、汀泗鎮派出所到大法弟子商雲先家上門騷擾,非法拍照。

◇溫泉的陳建平:男,四十多歲,原咸寧市煤化局職工。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星期一,一個不明真相的警員,到陳建平家敲門。門敲擊的很重、很響,周圍鄰居都聽得見。大約敲了十幾分鐘,門沒敲開就把門上的大法真相對聯和一個貼在門上的真相撕掉劫走。

◇通城縣的吳美娥:女,七十多歲。八月三十日早晨五、六點鐘,通城縣六一零,國保大隊,治安大隊,雋水派出所非法闖入吳美娥家,搶走師父法像,手機等物。並反手銬著吳美娥,頭上套個黑色袋子,她的孫女(未修煉,未婚)反手銬著帶到公安局一個多小時候回家。

◇溫泉的鄭榮珍:女,六十多歲。二零一七年五月初某天上午,湖北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岔路口派出所陳迪堅(指導員)和另一穿便服之人夥同咸寧市咸安區溫泉希望橋社區兩位女士到咸運集團小區法輪功學員鄭榮珍家去騷擾。他們先在門外拍照,撕毀了第一個大門上的對聯。鄭榮珍買菜回家碰到這夥人。陳迪堅當天穿了警服,拿出證件在鄭榮珍面前晃了晃,逼迫她打開大門,陳迪堅威脅要抄家,還打電話叫人和車快來。社區一女人也打電話說問題大,要派車來。他們搶走了幾本大法書。鄭榮珍是位快七十歲的老太太,告訴這夥人不要跟隨江魔頭走,不要步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等人的後塵。她家人也叫這夥人快走,不要騷擾別人的正常生活。這夥人灰溜溜地走了。

◇溫泉的邵春榮:女,六十多歲,馬橋法輪功學員。八月中旬,邵春榮被三個馬橋鎮派出所警察騷擾,其中一個姓陳。他們問邵春榮還煉法輪功嗎?邵春榮就給他們講真相,慈悲的對待這些可憐人。他們索要邵春榮的電話號碼、身份證,逼迫邵春榮簽字,邵春榮都不配合,只是講真相,勸善。他們就走了。過了幾天,又來了三個警察,其中一個叫雷剛,是馬橋鎮派出所的。他們還是問邵春榮還煉法輪功嗎?索要邵春榮的電話號碼、身份證,逼迫邵春榮簽字。邵春榮一概拒絕,只是勸他們善待法輪功。他們只好走了。

◇溫泉的徐全坤:男,六十多歲。十月十六日,溫泉賀勝橋鎮法輪功學員徐全坤被突然闖入家中的賀勝橋鎮派出所三人騷擾,當時沒看見徐全坤,警察就問徐全坤的老伴,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他的老伴說沒煉了。還問徐全坤的老伴跟哪些人來往?還索要徐全坤的兒子徐曉濤的電話及打工地址,逼迫簽字。徐全坤的老伴沒簽字,他的小兒子無奈的簽字。

◇溫泉的黃秋珍:女,五十多歲,原煙廠退休職工。八月份,溫泉六一零揚言要對原煙廠退休職工黃秋珍如何如何,威脅恐嚇黃秋珍。

◇溫泉的張婆婆:女,七十歲。九月十八日上午,六一零、國保、溫泉岔路口派出所到地質隊保衛科張婆婆的家裏,問張婆婆學法輪功的情況,張婆婆就給他們講真相,說自己的手摔斷後,就是煉法輪功好的。警察問龔金枝的情況,還有多少人學法輪功?張婆婆說不知道,自己是在家裏煉法輪功。

◇溫泉的龔金枝:女,七十三歲。九月二十日上午,警察就到地質隊龔金枝的家,正好在路上遇到七十多歲的龔金枝婆婆正在掃地,說要到龔婆婆家去。當時龔婆婆就阻止他們去,她的女兒也抵制,這幫人只好走了。

◇溫泉的龐新明:女,六十多歲。九月十八日上午,警察還到建築公司龐新明的家裏照相、簽字,遭到龐新明拒絕。

◇溫泉的李金橋黃婆婆夫婦:都八十多歲。警察到建築公司李金橋家敲門,家人沒開門,就走了。

◇溫泉的易丹、朱望生、王昌菊、曾愛雲:女,五十多歲。九月二十一日下午三點,溫泉岔路口派出所胡所長、警察畢明雲及六一零鎮姓三人到咸寧市農科院找單位的法輪功學員易丹、朱望生、王昌菊、曾愛雲(由丈夫陳大炎帶去的,陳大炎沒學法輪功),談話,照相,問家庭住址。胡所長說,現在國保換了人,很多人不認識,來認識一下。九九年迫害法輪功前,溫泉大約二千人學法輪功,現在統計一下,看還有多少人煉法輪功?單位的黃海紅補充說,你要想除名,就到社區開證明,寫「保證書」、「悔過書」。劉安民副院長說,現在要開十九大了,要維穩。「維穩辦」主任盧小燕積極配合六一零多次參與迫害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咸寧市農科院現在沒有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屬於綜合治理達標單位。為此,當局給單位掛牌,給職工多發二個月的工資,企圖用金錢收買人心,挑起職工對法輪功的仇恨。

八、利用展板、宣傳冊、宣傳欄污衊法輪功欺騙民眾的實例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咸寧市溫泉區郭林路小學、實驗小學及咸安區咸寧高中舉辦誹謗法輪功的活動,毒害學生。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上午,咸安區六一零程勝利等一夥人在咸安區中百超市門口,擺桌子,擺放展板,公開派發誹謗法輪功的傳單、小冊子,在世人中造成嚴重的負面作用。

◇二零一七年,咸安區多個社區的宣傳欄裏有直接污衊法輪功的內容。

九、曝光咸寧市六一零、國保人員和警察的惡行、惡報實例

●吳暉:男,一九七一年二月出生,湖北黃岡人,武漢大學馬哲碩士。二零一三年,他到咸寧市任副市長。二零一六年三月任市委副書記,負責迫害法輪功。

二零一六年四五月份,咸寧市迫害法輪功的人員秘密開了幾天會,研究如何迫害法輪功的方案,並成立一套班子。他們是:吳暉(市委副書記)、胡甲文(副市長兼公安局長)、聶勝(市公安局副局長)、鄒譽(市國保支隊長)、姚雄(市六一零頭目)、劉寧(原市溫泉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劉穎(原市溫泉公安分局政委)、樊忠(咸安區國保大隊長)、左水生(原市溫泉公安分局副局長)、程勝利(咸安區六一零頭目)。這些人商量如何迫害法輪功。於是騙人害人的宣傳出場了:社區宣傳欄、《宣傳手冊》、咸寧市有線電視台、《咸寧日報》、展板、在村子和社區安裝無數的有線高音喇叭,誣陷詆毀法輪大法,綁架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誣判,等等,都是在他直接指揮和部署下幹的。

●田紅強:男,新任通城縣公安局長。今年,通城縣王會元、王國清、汪雲霞等一批法輪功學員的被非法關押,非法逮捕,都跟田紅強密切相關。

●聶勝:男,湖南常德人,一九六九年四月出生。大學學歷。一九八七年四月參加工作,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加入中國共產邪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任正科職級,二零零九年任湖北省咸寧市公安局禁毒工作支隊支隊長,現任市公安局副局長。分管國安這塊。

其妻周紅波,在咸寧師專(現為湖北科技學院)中文系任教。其父聶德林,原咸寧市交通局副局長。

據悉,咸寧法輪功學員陶席珍、徐長虹、張為卿、何桂紅被綁架都是聶勝經辦。陶席珍被非法羈押二十八個月後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在武漢女子監獄受迫害;徐長虹被非法判刑三年,目前被迫害得幾乎雙目失明,看不清東西;張為卿於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下午被綁架,有咸寧市的警察,也有咸安的警察。其背後有聶勝的幕後指使。何桂紅被綁架到洗腦班,受盡凌辱和酷刑折磨,九死一生,聶勝不能沒有責任。

●程勝利:男,五十多歲,在迫害法輪功最早期就在咸安區六一零辦公室裏幹事,一直幹到現在。本地很多法輪功學員被他迫害。他在六一零裏任職,時間最長,危害最大,害人最多。綁架法輪功學員,有他參與;把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洗腦班,有他參與;街頭出現誣蔑法輪功的展板,有他指揮;多次在咸安區城內及中百超市前擺放展板、宣傳冊子、傳單,公開散發給世人,誣陷詆毀法輪大法,毒害世人,他很是賣力。

●李宏俊,男,四十多歲,溫泉公安分局新上任的國保隊長,接任前任劉寧,他原來在刑偵隊任職。在今年出現的「敲門行動」中,溫泉出現大面積的法輪功學員被騷擾,李宏俊親自出馬,騷擾法輪功學員。這次騷擾,是預謀已久的,派出所所長拿著一個記事板,上面有好幾張打印好的表格,都是法輪功學員的姓名和單位或住址,按名單騷擾。

●黃賓鴻:男,四十多歲,嘉魚縣國保人員,長期參與迫害法輪功,陳金秀被綁架、非法關押、誣判,都有黃賓鴻的參與。黃賓鴻迫害過很多法輪功學員,嘉魚辦洗腦班,他是負責人,他長期不思悔改。

●熊林清:男,通城縣六一零頭目。從迫害法輪功成立六一零開始到今,他一直呆在六一零位置,死心塌地的追隨江澤民大魔頭迫害法輪功,今年通城縣出現的大面積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如戴玉鳳、吳志敏、王會元、王國清、王雲霞等等,都是他與田紅強互相勾結幹的。他聽真相的機會很多,但是長期不思悔改。

●華紅衛:男,通山縣六一零頭目。他長期在死亡六一零崗位,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阻礙世人聽真相得救,罪大惡極,不思悔改,想陪江澤民大魔頭走到底。通山縣明白真相得救的人少,他負有很大的責任。

●吳華金:男,中共湖北咸寧赤壁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吳華金在其主編的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年《赤壁年鑑》中詆毀、污衊法輪功。文中提到,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赤壁團市委召集全市青年代表舉行批法輪功座談會。二月十一日,赤壁團市委與市教育局在影劇院廣場舉行污衊法輪功的萬人簽名活動,用謊言矇騙上萬名青少年及市民。據消息,赤壁市副市長吳華金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鄭玉玲、廖保清等。五十七歲的赤壁市商業局法輪功學員鄭玉玲被迫害致死。二零一六年二月被調查,隨後被免去中共赤壁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職務,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被提起公訴。

●張會龍:男,四十五歲,湖北省咸寧市溫泉岔路口派出所副所長。二零一四年,參與迫害法輪功,把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二零一五年,張會龍出現腦梗塞,住院治療。如今,他腿一拐一拐的,行走不太方便,長期在家休息,不能上班,這是遭了報應。

附錄.二零一七年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有關人員和單位信息

下載(21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