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貼真相不乾膠中實修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七日】我的主要講真相的方向就是貼真相不乾膠。我是本著維護大法、修正自己、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的心做的。

針對自己的上班工作特點,我個人悟到:貼不乾膠是對同修們面對面講真相的有力補充。我主要在車站(汽車、火車站)、公交車上,眾生容易看到的位置粘貼。我們貼的不乾膠有幾種類型:有講大法基本真相的;有相信大法得福報,迫害大法得惡報的;有講大法洪傳形勢的;有針對迫害謊言的;有推薦眾生看《九評共產黨》的;有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隨著正法的推進,有針對訴江的;有針對公檢法的;有講三退人數的。針對眾生的疑惑,我們也專門製作了「為甚麼大法弟子要講真相」與「共產黨的邪教本質等」。為了保持嚴肅性,我們很多是從明慧網下的版本。如果是我自己製作的,我也會讓多個同修提意見進行修改,避免出偏。

在貼不乾膠之前,我一定會發正念,並且背誦師父的經文《濟世》,敬請師父加持眾生得救。我經常都會看到我剛剛貼上不久,就有有緣人看我們的不乾膠,看的很仔細,我真心希望他們能夠得救。與此同時,我也會相應的散發一些真相資料給有緣人,基本真相資料和最新的明慧網講真相期刊各一部份。

當然也有些不明真相的人會撕毀不乾膠。怎樣讓眾生不對大法犯罪,並且讓我們做的正事向更有力眾生得救的方向推進呢?

從我自身來講,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有時心態不穩定,有時怕心、疑心出來沒有及時去掉。一開始時還有嚴重的怨恨心,有幾次我剛剛貼的不乾膠就被人撕毀了,當時我心裏真的很氣,恨不得他立刻遭惡報。這時既沒有主動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和邪惡因素,也沒有及時向內找。是不是自己心裏有怕心(包括怕被抓的心和怕真相資料被撕毀的心),讓邪惡鑽了空子呢?除了注意安全之外,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為甚麼要怕呢?怕真相資料被撕毀的心這不是有求嗎?自己有怨恨心,不是自己的善心不足、寬容不夠、大忍之心不足嗎?這個時候,我真的為眾生著想了嗎?為甚麼不去制止他,慈悲的跟他講清真相呢?我要有慈悲之心,大忍之心。

再往深挖一下,自己為甚麼會動心、動念呢?自己生氣這不是利益之心的變相的反應嗎?這不是說明自己有私心嗎,有情在嗎?這說明自己還在執著於自己,並沒有完全為了眾生?看來我離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標準還差很遠。這也說明自己的學法不夠靜心,修心不足,特別有些長期存在的執著心修的力度不夠。

我個人認識:真正的實修自己首先是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真正靜下心來學法,學到法、通過學法,放棄自己的執著心和不好的觀念,然後在工作中、家庭中、講真相中,一切環境中學會用法來指導自己的思想和行為,特別碰到麻煩時清除邪惡,向內找,找到執著心和不足的地方,真正的去掉它,不要掩蓋,然後再去學法,因為在實修中真正提高了,達到標準了,大法又會點化你,你會再提高,再在實踐中修煉,反覆歸正,直至圓滿功成。

從考慮眾生這一點看,我們真的應該設身處地的為眾生著想。師父講:「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講,他們敢於來,不就是在證實正法和把希望寄託於這次正法嗎?所以我說,我們不能落下他們,我們就是要救度他們,想辦法去救他們!儘管他們一時糊塗,或者是長期被這種中共邪黨文化造成的觀念的變異不能認識真理、不能夠認識真相,我們也要想辦法救他們。」[1]

現在在三界內的很多生命曾經是高層的生命,都為法而來,而且為正法做出了貢獻、原來他們已經證實了正法(這一點我以前都沒有悟到),只不過被迷住了,被舊勢力所害,我們必須救度他們。而且他們就是我們的親人。他們做了他們該做的,我們又有甚麼理由不慈悲、不寬容,不提高自己、不想盡辦法去救他們呢?

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和內修,我的心態平和了、平靜了。非我的怨恨心減少了不少,報復的心也逐步放下了,我會真正慈悲於他。現在我的心態平靜、平和了許多。因為他們是受騙的最可憐的生命,我會正念加持他們,希望他們能夠真正的了解真相,挽回自己犯下的迫害大法的罪,得到救度。我相信隨著我們大法弟子的不斷提高,這種迫害大法的事會越來越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