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與修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我與A同修主要是以打電話方式救人。夜色降臨了,在寒冬數九的季節裏,我與同修在空曠的野嶺地上席地而坐,撥打著一個個不同的號碼,與形形色色的世人交談著……冷風吹著臉頰,寒氣凍著手腳,這些我們都不在意,只要眾生能明白,就是我們最大的心願。

可是近階段,尤其是今天,我盡心盡力的說著,人們聽著聽著,找個藉口,拐個彎就掛了,一個也沒三退。再看看A同修,我常常認為她說的話缺少邏輯,表達的生硬,可她近階段常常與人像嘮家常一樣,是那樣隨意,那樣自然……

今天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沉重,我知道問題出在我這,是甚麼障礙的?一片茫然。晚上,我要煉功了,腦中突然出現白天去叔叔同修家與叔叔和嬸嬸一塊學法時,叔叔反覆念叨著指責嬸嬸:「你看,我教她這樣這樣,她非那樣那樣的,你看她把……我要是不學了大法,我會被她氣死……」

我親眼見到前階段叔叔出現病業假相時,嬸嬸身體雖然虛弱,仍然不聲不響的把重活自己擔起,像從井中提水之類(以前她從來沒有提過水),聽著叔叔嘮叨著,看著嬸嬸在平靜的笑著,我想叔叔怎麼不知道感恩呢?還說是學了大法如何如何。

我忽然想到我對我公爹,我與叔叔多麼類似,我常常講真相時,帶著炫耀的說:「你看我學了大法後,我把沒有收入、沒有積蓄的公爹,在他六十多歲,就從農村接到城裏,與我們一塊過……」表面上我做到了對公爹好,但心裏並不是那麼坦然。

我想到了師父的法:「有些人他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水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因為衡量的標準都發生了變化。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歸真,你要想修煉上來,你就得按照這個標準去做。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1]

我對我公爹怎麼就不知道感恩呢?公爹一把屎一把尿把我丈夫拉扯大,我作為他的兒媳婦有甚麼可炫耀的?悠悠寸草心,難報三春暉。這是連基本做人的理我都沒有做好,更別說離師父要求的「慈悲」的標準。

能瞞過人,能瞞過神嗎?缺少慈悲,有那麼多私,那麼多不善,炫耀自我,能救了人嗎?眾生明白的一面能感受的到。

同修的狀態和世人的表現讓我深切明白了救人的是法,不是因為我的口才,或者有甚麼能力,是我們達到了慈悲的標準,與法溶為一體,法的威力解體了人背後的邪惡因素,眾生才得救了。

我眼中含著淚……一種幸福和感恩、還有愧疚的淚……一切是師父給予的,師父能給一切。癲癲狂狂,張口我能怎樣,我是怎樣,出於私,脫離了法,你又能怎樣?一無所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