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崔海女士遭冤獄五年 出獄19天含冤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遭五年冤獄折磨,從武漢女子監獄裏出來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僅十九天,於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

崔海
崔海

在中共自一九九九年開始的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中,修煉法輪功的崔海女士被迫害流離失所,二零一二年十月被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跟蹤綁架,被非法關押於洗腦班、看守所、安康醫院等多個黑窩迫害,在臭名昭著的武漢洗腦班(對外謊稱「法制教育所」)的兩個多月,遭到野蠻灌食、藥物摧殘、毒打、冬天澆涼水、不讓睡覺、香煙熏鼻子等酷刑折磨,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武漢女子監獄繼續關押迫害。

崔海自幼進入湖北省戲曲學校學習,畢業後當兵,轉業後進入武漢市化工進出口公司當幹部,因工作能力強,曾派往外地擔任總經理。多年的積勞成疾,她患上肝膽結石疑難重症,還患有嚴重的胃病、婦科病,多方求治無果;一九九六年她有緣修煉法輪功後不久,頑疾不翼而飛,從此,她以健康的身體、更旺盛的精力與熱情投入到工作中,而贏得公司領導的讚譽、同事們的敬佩。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中,崔海女士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屢遭綁架、非法關押,二次被非法判刑,被非法開除工職、剝奪了一切工資福利待遇,還經常遭到騷擾。

綁架、強制洗腦、酷刑、藥物殘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七日,崔海女士在武漢市漢口香港路淺水灣的住家,遭到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警察的故意斷電、敲門,當年六十四歲的崔海被迫離家出走。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崔海從廣州乘長途公共交通車去雲南昆明,第三天中午即將到達昆明前,在石林遭武漢市國安人員兩男一女綁架,劫持回到武漢江漢區二道棚「法教班」非法關押迫害。當時武漢公安國保大隊的蔡恆(隊長)等七名警察已在那裏等候。

當晚蔡恆等人輪流「審訊」她到深夜三點多,後由「法教班」頭目屈伸把她安置在一間十多平方的小房,睡覺的床是一張已斷裂床板,下面用幾把椅子托住,一床十斤重發臭的被子(當時二十多度)。房內靠門是兩名萬松社區主任,外面大廳是「法教班」的兩名人員,加國保大隊的兩名警察共六人看守,他們在大廳吵鬧。

第二天,國保大隊的王燕(隊長,女)來了,她說此案由她負責,讓崔海女士配合。崔海說:我不會配合你來迫害我自己的。她威脅說:我們已打開了你的信箱,掌握了你的大量證據,你這是大案,這裏(法教班)將關滿被牽扯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而對你將判重刑。經過幾天「審訊」,崔海甚麼都不回答,王燕冷笑著威脅說:「你現在不說不要緊,我們會把你弄到一個地方,在那裏會讓你開口的。」

十月二十三日,崔海開始絕水絕食反迫害。當天下午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以下簡稱洗腦班)。到了那裏量她的血壓二百二十,值班醫生不肯收,他們在那裏分別給湖北省、武漢市「610」打電話,交涉一個多小時才收下。

這是2010年前湯遜湖湖北省法制中心
這是2010年前湯遜湖湖北省法制中心

這是2010年後南湖板橋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這是2010年後南湖板橋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崔海女士訴說:「湖北省洗腦班在七十天對我殘酷的迫害中,我被折磨得皮包骨,下巴骨幾次險些掉下來,血壓高達二百多,頭髮由原來的花白變成幾乎全白,記憶力減退,全身經常發抖,右手小指頭下掌骨至今腫大,小指無法並攏,拿東西顫抖不止……

「我絕食的第七天,他們把我手腳綁在椅子上給我打針,第八天開始灌食,把我五花大綁,由鄧群(湖北省「法教班」一隊副隊長)指揮,讓一名保安把我頭按住,當時來了一屋子警察,其中有:一隊隊長江黎麗、二隊隊長何偉及龔健、鄧群、胡高偉、姓余等十幾名警察,……緊接著對我灌食,由醫生萬軍指揮,一個叫小紅的護士灌,一根很粗的橡皮管子一米多長。我說你們是在對我用刑,鄧群說:你以為是醫院,這裏就是用刑。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第二天灌食更殘忍,將橡皮管捅進喉嚨又抽出來,這樣連續幾次,直到喉嚨吐出血來才罷手,那種痛苦是不堪回首的。這幫警察在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過程中已人性全無,個個都變態了,看到我在苦苦的掙扎著,他們在一旁譏笑,甚至欣賞,從受害者身上取樂,以此來滿足他們的『獸心』。當時不僅房間中站滿了人,走廊上也站滿了人。後來聽胡高偉說,當時殯儀館的人都來了,如果把你灌死了,往殯儀館一拖,就說是心臟病死亡。

「由鄧群、胡高偉、姓余的等四名警察輪流值班不讓我睡覺,讓我交待武漢市國保大隊列出我的所謂問題,我一直不配合,胡高偉威脅我說:我們整你的辦法多的很,一定讓你開口,直到把你整瘋,你信不信。我說:你妄想。胡高偉開始說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話,我說你簡直是個流氓。胡無恥的說:我是流氓你能把我怎麼樣呢?

「幾天後,他們把一間房掛滿誣蔑法輪功的漫畫,企圖對我精神進行折磨,我撕下一張誣蔑畫,劉喊來了警察,先是胡高偉,還有兩名年輕的警察在場,胡把我從凳子上拽起來,讓我罰站,並拿走凳子,我往地上坐,胡拽起我連推帶搡把我推在桌子上趴著,我頭垂在桌子下,胡把香煙往我鼻子裏熏,我又坐在地上,胡又過來用煙頭熏,最後把地上澆上水。第二天鄧群的班,一來對著我就破口大罵,然後逼我站著,我往地上坐,鄧群穿著皮靴朝我踢過來,然後他和姓余警察在地上拖我,鄧連踢帶拖,他倆把我拖到牆角,想讓我頂著牆角站,我不站,他繼續踢,扭了一陣用他穿的棉襖裹住了我的頭。我一時氣上不來,憋得臉都變色了……

拳打腳踢
拳打腳踢

「後來我感到頭整天昏昏沉沉,兩腿發軟無力,記憶力明顯減退,我發現他們在我飯菜中下藥,我吃飯是不許出門的,由兩個猶大陪著我吃,每次吃飯都是一個姓姚的女猶大拿上樓,開始可以隨意拿,後來都由姓姚的指定我吃哪一份,一次我跟姓姚的把菜換了一下,她馬上把菜端出去倒了。還有一次我把肉倒給另一個猶大(她不知道藥的事),她剛要吃被姓姚的一把搶過去倒掉,我後來就經常不吃,把菜或飯倒掉。」

在遭受一年多的殘酷折磨後,崔海被迫害成皮包骨,體重不到四十公斤,身體出現嚴重病症狀態,血壓高達二百多,頭髮由原來的花白變成幾乎全白,記憶力減退,全身經常發抖,右手小指頭下掌骨至今腫大,小指無法並攏,拿東西顫抖不止。崔海生前曾說她吃了就吐的症狀是這次在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被灌食落下的後遺症。

再次被非法判刑,在武漢女子監獄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武漢市江漢區法院在武漢市「610」的操控下開庭,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指控崔海等四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並進行非法庭審。在庭上崔海陳述,自己是無罪的,在中國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場庭審就是非法的,是在犯罪。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武漢市江漢區法院無視律師強有力的無罪辯護,更無視法輪功學員無辜被迫害的事實,以「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莫須有的罪名,非法枉判崔海五年、沈學武四年、趙虎四年、陳崗三年。

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下午,崔海在武漢市安康醫院接到所謂「判決書」,當時,崔海口頭表達要上訴。

一月九日,崔海的律師在武漢市安康醫院見到了垂危中的崔海。虛脫的她發出微弱的聲音告訴律師:十二月二十日非法庭審前一段,突然出現胃痛,吃不下飯,吐;非法庭審後,逐漸不能吃飯、麵條,只能吃流汁。安康醫院怕承擔責任,強行要求她到地方醫院去檢查。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帶到武漢市第十一醫院做胃鏡檢查。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警察說:必須有協和醫院證明。十二月三十日被帶到武漢協和醫院做檢查,武漢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吳姓警察跟隨,診斷結果不告訴本人。

律師從安康醫院王院長述說中了解到檢查結果是:十二指腸窄小有病變阻塞,病變部位不排除癌症的可能性;另還患有膽囊結石、高血壓。醫生認為崔海全喝流質且量很小,不能維持生命的基本需要,……等死亡。

二零一四年四月初,武漢市中級法院,罔顧崔海上訴書提出江漢區法院不公正判決的事實,無視法輪功學員無辜被迫害的事實,公然維持誣判,將被迫害命危的崔海,劫入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入監隊迫害。

四月中旬,崔海家人到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探視,遭到獄方拒絕。監獄對她進行「嚴管」折磨──強制洗腦,不准與他人接觸、說話,家人不准探視、不准與家人通信、通電話,不准購物,甚至連睡覺、吃飯、洗漱、上廁所等都被多名犯人監控、限制。

在七監區一分監區,指導員劉建鷹安排、指使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時監視她,分白天、夜晚二班,寸步不離,對她進行精神和身體上的虐待。因崔海抵制警察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不配合邪惡,點名不答到,警察指使包夾人員強制體罰,崔海拒絕罰站,與包夾人員的拉扯中,血壓高達二百,有時一百八十,不法人員又要求她吃降壓藥。

主管迫害崔海的獄警韓傑(三十歲)參與迫害、強制轉化多名法輪功學員,在背後指使包夾人員用語言侮辱大法,故意惡毒攻擊崔海,誘使她的血壓升高,然後又強行降壓,每天監測崔海血壓,等崔海血壓正常又故伎重演,並虛偽揚言「這是對你生命負責」。獄警強迫崔海每天下四樓(住宿四樓),爬八樓(勞動地點)三、四次,故意折磨她,晚上十二點鐘以後才讓睡覺,要等二百多犯人都洗漱完畢才准她洗漱,熱洗澡水等七、八個小時都變成涼水了,冬天更是如此。不准其他人員與她接觸,否則被包夾人員告狀,其他有聯繫的人員都要扣分,影響減刑,所以人人危之。監獄強制生產勞動,每天七點半到晚上八點半連續十三個小時,中午和晚上都在工作區吃飯,沒有休息,崔海拒絕參加勞動。

崔海這次在武漢女子監獄的情況知道的不多,但在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一年五月份被送到武漢女子監獄郊外的漢西大隊迫害。當時,有個獄警叫陳英(隊長)體罰崔海,經常讓崔海罰站,一站就是二天二夜。有人看到,獄警陳英讓崔海白天在烈日下罰站暴曬,晚上還故意捲起崔海的褲腿,那不是怕崔海熱,是讓崔海被蚊蟲叮咬,長褲子可以擋住一些叮咬。武漢夏天很熱,大熱天不讓洗澡,不讓睡覺,站了二天二夜後,看崔海不妥協,獄警陳英就把攻擊謾罵大法師父和污衊大法的標語貼在牆上讓崔海站在中間,崔海不站,獄警陳英將崔海吊銬在鐵窗上,下銬後仍不讓她休息。就這樣整整連續八天八夜不讓睡覺。崔海雙腿從膝關節以下腫的很厲害,雙腳腫得穿不進鞋,上樓、上廁所都非常艱難,服刑人員都看不下去了,有個服刑人員偷偷給崔海一雙四十多碼的鞋,她才勉強穿上。

之後獄警強迫崔海下地幹繁重的農活,從早晨六點開始幹,中午也不讓休息,到中午十一、二點時,整個田間就她一個人頂著烈日幹活,在40℃高溫下,獄警特意找一些心思歹毒的犯人在樹陰下監控崔海幹活,那些犯人在樹蔭下還喊熱得受不了,在那裏罵罵咧咧。下午又接著強制她幹活。不論中午、晚上、還是半夜,別人休息的時候,獄警就強迫犯人放污衊大法的洗腦節目。那時,只要「焦點謊談」插放攻擊、誣陷大法的內容,就強迫崔海看,並組織七、八個犯人對她進行圍攻,然後一遍又一遍逼著寫所謂「認識」,每天直到深夜二、三點才讓休息,第二天早上五點多鐘又起床繼續重複,整整一個夏天長達四個多月,崔海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層皮,有人說她曬得黑得只看得見眼白了。

漢西中隊一個姓張的指導員對崔海說:你不轉化是出不了監獄大門的,現在是四個犯人包夾你,不行加到六個、八個日夜輪流整你,我們這裏有的就是犯人,我就不相信你是鐵打的。

現在崔海被迫害致死了,在臨走前還不忘把在監獄勸退的人的名字回憶著寫下來。十九個年頭的這場迫害,使更多的人認清中共的邪惡。只要人還有點正義和良知,就能認清迫害的邪惡,就能認清中共的本質,遠離邪惡。

武漢市女子監獄位於武漢市礄口區寶豐一路八十一號,對外稱「湖北第一絲綢廠」,現在裏面還非法關押著數十名法輪功學員。

相關責任人

江黎麗、何偉及龔健是原湖北省沙洋勞教所的,其中龔健是原沙洋農場子弟學校的體育教師,因為勞改農場改為監獄管理局,因此轉為司法編製,進入勞教所,在迫害法輪功中表現狠毒被提拔,現在他不怎麼露面,都是在背後唆使。其有一個兒子。

江黎麗,三十多歲,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二中隊副中隊長,警官學校畢業,原沙洋勞教所二大隊惡警。多年來,電人、打人、拽女人頭髮,讓她的面色變的越來越醜惡。

胡高偉,男,三十多歲,身高一米七二左右,職業:打手,原三十九軍退伍軍人,離婚,被公認為變態,他自稱一遇到折磨人就興奮, 湖北省法治教育所招聘他就是看中他很變態,胡高偉有一個十一、二歲的兒子,跟他很像。

鄧群,男,三十多歲,身高一米七八,體胖,畢業於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為了進司法系統,曾在武漢女子監獄實習,但未被錄取,後又自費讀了一個研究生班,被湖北省法治教育所招去,因表現凶殘,二零一一年從臨時工轉為司法警察,其妻子是原十五軍駐孝感航空團的。

小紅,女,二十來歲,身高一米五幾,護士學校畢業,從來不敢說出自己真實名字,害怕被曝光,也就是知道自己做的都是些見不得人的壞事。被招到湖北省法治教育所,平時跟鄧群混在一起。別看年齡小,在灌食和平時打人時,她表現鎮定,故意在灌食時把灌食的管子從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鼻子插進去,拔出來,達到折磨人和損害人器官的目的。

萬軍,男,五十三歲,醫專畢業,因單位不景氣,找關係到湖北省法治教育所,指導灌食和慫恿打手打人,有一個兒子。

周學元,男,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政委,原湖北省司法廳計劃財務裝備處副處長。
周水慶,男,五十多歲,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所長,原為湖北省沙洋勞教所政委,靠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了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

陳某,男,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副所長。

鄧群,網上說鄧群「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非常賣力,不少法輪功學員被其迫害致生命垂危。」鄧群從學校畢業找不到工作,為了進司法系統,曾在武漢女子監獄實習,但未被錄取,起初在湖北省法治教育所只是個臨時工,因迫害法輪功賣力才被轉成司法警察,還在自費花錢讀一個研究生班,一個變態的小流氓在社會上還想把自己包裝成精英階層,並時不時夾個包出去談生意,知情者笑稱都是些牛生意。

張堅,二零零三年一月~二零零八年二月任湖北省司法廳廳長、黨委書記,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黨委書記;二零零八年二月~二零一三年一月任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黨組副書記(正廳級);中共湖北省第九屆、第十屆省委委員。二零一三年一月起任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汪道勝,二零零八年二月~二零一六年五月,湖北省司法廳廳長、黨委書記兼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目前被免職。

譚先振,二零一六年五月至今,湖北省司法廳廳長、黨委書記,湖北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湖北省委政法委員會委員。

王燕,女,四十歲左右,武漢市公安局國保隊隊長。

蔡恆,男,武漢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

吳志國,男,四十歲,武漢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湖北潛江人,二零零零年武漢大學化學系畢業,到當時的「政保處」。可想而知這是個甚麼樣的人。

劉華,男,四十多歲,武漢市公安局國保大隊。

劉南華,男,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支隊長 (直接負責此案)。

焦健,男,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支隊長。

趙飛,男,湖北沙洋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至二零一四年七月,湖北省武漢市委常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二零一四年七月至今,天津市政府黨組成員,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督察長(兼)。

徐克波 男,武漢市江漢區檢察院代理檢察員。

任強,男,五十歲,原為派出所長,靠迫害法輪功,武漢市610主任。

張昌爾,男,六十二歲,湖北黃石人,湖北省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省610」領導小組組長(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零一二年七月),二零一六年一月,湖北省政協主席。

姚中凱,湖北省委副秘書長、「610辦公室」主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