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對「敲門行動」的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最近,我所在片區也在搞所謂的「敲門」騷擾,由於之前給片區民警講過真相,加上家裏人對他們態度很反對,他們這次就沒敢直接上門來,而是先打電話叫我去找他們。

我和同修商量了一下,有同修說別理他們,又是想搞迫害,套咱們話呢,就不見!但是我認為這是一次好機會,給他們講真相,雖然有別的同修給他們講過,但是再給他們多講一次,就是他們多一次得救的機會啊,我的想法也得到了同修的贊同,並叮囑說去之前多發正念。

到了約定好的時間,我就去了,找到管片的民警,以前也都見過,去了就說讓填表格,我就想,我是來講真相的,不是來受你們指揮的,得你們聽我的,我就把表格放一邊,開始給他講我為甚麼要學法和大法帶給我的身心的提升。

他聽著,時不時問幾句,我就看他有甚麼疑問,都給他解釋,他可能覺的我又在「宣傳」大法,就想打斷我,問他那表格上的內容,我笑著說,我甚麼情況你還不清楚嗎?非要再問一遍多沒意思。他也笑了,就自己填去了,我就接著說。他想打斷我,我就說,反正只要你來管我這個事,你就得聽我說,不聽不行!他聽了,就笑了,屋子裏坐的另一個警察也笑了,他就說,那你就說吧。

我就繼續講,也給他講現在的形勢變化,我說99年那時迫害的多厲害,有好多人生命都失去了,你們也是知道的,但是現在江澤民不在台上了,後面的兩任領導人都沒繼續這個政策的意願,前後一對比,是個甚麼形勢你們還不想一想嗎?這個迫害很快就會搞不下去了。

在說話的中間,他非要說想去家裏拍個照,我也沒生氣,反倒笑著說我們都是好人,沒幹甚麼壞事,你為甚麼要到我家裏拍照啊,還不是又想搞迫害,上次你們騙我說來談談話,結果卻把我拘留了,這次我不會同意你們來我家裏的。那個警察也不好意思的說,這也是上邊要求的,不是我非要去啊,之後他也沒有再要求非要上門去了。

最後表格後有一個筆錄,他就問你還煉嗎?我說我當然煉了,但是你不能寫到筆錄上,你的筆錄上只能寫:這是我的個人隱私,不能告訴你。我說這是為你好,你也知道我們是好人,不會主動來迫害我,但是你如果寫了這麼句話,萬一你的領導說他自己都承認煉了,要你來抓人,你不是又難辦嗎?所以就這樣寫,他就點頭同意了。

然後他又問:國家把法輪功定成×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了,你是怎麼認識的?我就說你讓我寫,你抄吧,我寫道:國家從沒有把法輪功定成×教,中國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規定法輪功是×教,公安部明確認定的十四個邪教名單裏也根本沒有法輪功,並且法輪功要求我們按真善忍的原則做一個好人,對國家對社會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正如前人大委員長喬石在對法輪功調查後得出的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因此我認為國家對法輪功是正面的,是支持法輪功的。(我忘了再寫一段話:對法輪功的迫害只是江澤民個人的態度,是他以權代法利用自己的職權逼迫下級政府機關違法聽命於他私人的意志)

他看我寫完了,就一個字一個字的抄了上去,我看他抄著,我就發正念解體操控他的黑手爛鬼。

寫完了,他讓我簽字,我說不能簽啊,以前給你們簽字了,是對你們不好的,現在的形勢變化多快啊,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根本維持不下去了,到時要追究你們的責任呢,我沒簽字,你還可以說你沒幹,如果我簽了,你還怎麼否定啊?他聽了就說,那你摁個手印算了,我說那也不行啊!他一看就說,那好吧,那就這樣吧,說完就把那些東西收起來了。然後也到下班時間了,我和他一起出了派出所,有說有笑的,感覺像老熟人似的。

通過這件事,我感覺正法進程推進的很快,形勢變化也很快,如果自己修的再好一些,就可以把救人的事做的更好,另外就是我沒有和他說到三退的事,還是有怕心,沒做到位,將來一定要衝破障礙勸他們三退,那才能最終救了他們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