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車禍 十天上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於一九九六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遭到迫害,之後一直沒好好修煉,但我心裏一直裝著大法,知道大法好。在單位裏和其它任何環境下,我都始終能和同事、和我所見到的人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二零零五年,我從新走回修煉,磕磕絆絆的走到了今天。

下面就我一次出車禍後師父救了我這件事情說說我的經歷。

一、從車禍入院到三天出院

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下午四點多,我騎電瓶車去駕校學開車,學完後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車禍,我被一輛長城轎貨撞出六米多遠,當時就昏了過去。肇事司機後來和我說,起初我是閉著眼睛的,後來他看我睜開了眼就問了我愛人電話號,我告訴他了,但實際上當時我啥也不知道。

我被送到醫院時滿身、滿臉、頭髮上、手套上全是血,被推到電梯裏時,電梯裏的人都嚇壞了。昏迷中直到聽到我姑娘喊媽,我才醒過來。我一看自己滿身是血,親屬們都圍在我身邊,我才明白是出了車禍。當時我的第一念就是感謝師父救了我,讓我還了一條命。我和家人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沒事,不訛司機」。

我被推進手術室,我和大夫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雖然司機撞了我,但我不訛司機,和大夫講了師父在《轉法輪》中的那段法:「給你多少錢,你住在醫院裏後半輩子起不來,你能舒服嗎?看熱鬧的人都覺的奇怪,這老太太怎麼不訛他點錢呢,管他要錢。現在的人道德水準都發生扭曲了。司機是開快車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嗎?他不是無意的嗎?可我們現在的人就是這樣的,要不訛他點錢,這看熱鬧的人心裏都不平。現在我說好壞都分不清了,有的人告訴他你是在做壞事呢,他不相信。因為人的道德水準都發生了變化,有的人唯利是圖,只要能弄到錢,甚麼事都幹。」大夫非常認可。

當天晚上醫院給我做了全身檢查:我腦袋上被撞了一個大口子,四處骨折,但內臟全都沒有問題。這次檢查還發現我右腳是撕脫性骨折,醫院說是以前骨頭掉的碴造成的,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啥時候骨折過。後來我回想可能是二零零八年晚上騎電瓶車摔過一次,當時沒感覺怎樣也就沒在意,就這樣過去了,沒想到這次車禍檢查出來了。

第二天大夫給我檢查腦袋時,讓我躺在一個像滑梯一樣的槽裏,裏面啥也沒有,可我往下一躺,腦袋像過了電一樣。我就喊起來了,過電了,過電了!邊喊邊往起起,同時在想這裏啥也沒有啊,怎麼過電了呢?我就想是不是腦袋撞壞了?但隨即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救我,我沒事,結果大夫啥也沒查出來,真的就沒事兒。

我躺在床上需要三個人幫我才能起來,當時只能在床上拉撒,我想翻身,三個人剛把我立起來,我就全身疼的不行,趕緊就平躺下。在醫院裏,我求師父找機會讓我回家,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在醫院裏呆著,結果才三天我就出院了。

二、出院第七天正常上班

在醫院我給單位站長打電話告訴她我出車禍了,不過啥事沒有。出院後,我正念很強,我相信自己很快就能上班,我就打電話告訴站長我十九號去上夜班,站長不相信我能上班,以為我在逞能,說要上班還不得抬著來啊?

十九號也就是我出院後的第七天,我上班了!我把醫院給我出的病歷拿給大家看,還特意叫他們看看四處骨折都在甚麼地方。大家都覺的不可思議,認為像我這樣的骨折都得住至少二個月醫院,因為常人講傷筋動骨還得一百天呢,可見到我出院七天就真的去上班了,他們都無話可說,都說大法太神奇了。

三、師父派車接我講真相

從單位走到我家,正常人得走半個小時,可我這樣走回家估計得用四十五分鐘。二十號下夜班,剛出單位門往家走,這時一個司機開車到我身邊瞅著我笑,他把車停到了我的身邊,當時我想一定是師父派車來接我,讓有緣人能聞聽真相得救。我上了車,並把我前幾天出車禍的事告訴了他,還把上夜班時給單位人看的病歷拿給他看,告訴他我沒訛司機,我就用手特意指骨折兩字和日期叫他看,他看我一眼,看一眼病歷,邊聽著大法的真相,他被感動了,最後做了三退,並把我送回家。

讓我感動的是接連六次我都在上下班的路上有人給我停車,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三退了。

第六次的經歷也上夜班。我剛從家裏出來,過了一個十字路口,有一輛車就從側面飛馳而過。當時我就覺的師父就在我身邊,我就和師父說,如果這輛車能給我停下多好,我要把他救了,轉念一想可別有歡喜心和顯示心。但車已經開出去很遠了,我剛想完,就見那車一下就停下了。當時我的眼淚就下來了,謝謝師父。我就急著快步的往前走,可是走到他跟前也不好意思上車呀,我就假裝蹲下,回頭瞅他,可那司機問我說是不是剛才摔了,我說沒有。我前幾天出車禍了,我坐上了車,他也不開,我就給他講了真相,他三退了。從那以後再也沒有車接我了,我完全康復了,同修們都說好的太快了。

四、利益面前的考驗

出院大約一個月,開始談賠償的事。我的利益心上來了,我丈夫先和司機談了,算算約七、八萬元,給司機嚇壞了。我問丈夫要那麼多幹啥呀,他才28歲,家裏兩個孩子,一個人打工才掙3000多,上哪整七、八萬元錢。人都有善心,丈夫一聽也不要錢了。我想給我撞那麼嚴重,電瓶車也壞了,電瓶車還2000多元呢,要1萬就行了。丈夫不樂意了,但也同意了。司機和我去到保險公司辦手續,結果保險公司就西拼八湊的給賠了3000元。因我才住了3天院,一天給50元,這樣才湊了3000多元。就這樣回家了。

第二次司機和我去辦手續時就不幹了,說不能給一萬元,只能給4000元,我想也行,但丈夫肯定不能同意。於是,我就猶豫了,師父借辦案人員的口點化我說這是我的事,和別人沒有關係。我明白是師父點化,我就同意了司機的意見,可司機怕我事後訛他,他竟然找了個律師,給我定了很多條條框框叫我簽字,我想反正我也不訛你,簽字就簽字吧。

可是大法弟子要按高標準要求自己,我沒有做到。接受了賠償的4000元後還把丈夫氣夠嗆,覺的少了。同修說我心性和其他同修比差得太遠,人家自行車撞壞了都自己修,都不讓人家修,你還要人家4000元。我本來左胳膊能背到後邊繫腦罩袋,但自從要完那4000元後就開始疼,我想是不是要錢造成的呢,但也沒想還給人家。

同修說完我之後,我就給司機打電話,他不接,發信息也不回。後來等到丈夫開支,我就去取錢,用銀行電話給司機打,他接了,說送老婆孩子回老家了,在外地,我想他是怕我訛他。我就心平氣和的告訴他說,我是真心的想把錢給他,我給他講了真相,然後他說他給我錢也合情合理的,我要是再還給他,他於心不忍,還說等他回來請我吃飯,就這樣掛了電話。我左胳膊當天就不疼了。

大法弟子就是修心,弟子的一思一念太重要了。謝謝師父為我的承受,弟子感念師父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