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中的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修煉了二十個春秋,弟子無法用語言感恩師父的佛恩浩蕩,生命的喜悅更無法言表。師父給予的是最好的,弟子每每都能體悟師父的良苦用心,用真、善、忍的法理淨化弟子的心靈,跟師父回到聖潔的家園。

一、面對苦難

一九九八年初我修煉整整一年了,大法深深扎根在我心裏。面對突如其來的家庭變故──丈夫犯法被判刑十年,有些不知所措,那年我二十八歲。那一夜一宿沒閤眼,想了很多。

一個禮拜後,拿起《轉法輪》這本書,開始學法。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有一個清晰的概念:信師信法,走自己修煉的路。我知道我的依賴心太強,自我太強,丈夫不抽煙,不喝酒,沒別的嗜好,工資全交給我,我能幹的活就是洗衣服帶孩子,其它家務活幾乎沒幹過,倒了幾次垃圾都數的過來。

從法理上知道,一切皆有因緣。就要自己生活了,沒有依靠了。那年年底我又失業了,帶著三歲的兒子靠打工維持生活。

在冬天裏,我不會壓爐子,天天要生火,需要木柴。大伯哥來給我劈柴,埋怨我太費,他劈的柴一尺多長,放不到爐子裏去,我就拿舊菜刀,劈細些,劈短些,劈了半天才一小堆。看看這些,我沒有難過,心裏想:他還幫了我一半的忙,要不真劈不動的。

有一段時間沒有找到活,我去看婆婆,見他們的被褥很髒,我說我有時間給你們洗洗。公公說沒有洗衣粉了,我說我去買。我買來洗衣粉,把四口人的被褥洗乾淨後都做好了。

丈夫出事後,小姑對我說:「你離婚吧。」我知道她的想法,現實中人是很看重利益的,她想著我也不會等她哥那麼多年,她提出來,也是對我好的一種方式。我很平靜的當著公公婆婆的面說:「我不離婚,你們能幫我呢,我們娘倆少遭些罪,等你兒子回來了,我們還是一家人,孩子還是親爹親媽。」大家都靜靜的聽著誰也沒說話。

我為甚麼做這個決定呢?我是修煉的人,師父告訴我們要善,要寬容。誰都會犯錯,錯誤有大有小,以慈悲的胸懷都可以原諒。我理解的大法的法理:大法弟子是在常人中修行的人,是要脫離凡塵的,不陷在情中,在魔難中提高自己的境界,所以我很自然的面對這一切。我也知道他們不完全相信我,我想我是修「真、善、忍」的,就認真的兌現自己的承諾。

孩子要去托兒所,我打工的錢也不多,所以只能一年去監獄看丈夫兩次。每一次去我都要準備好些天,吃的用的帶很多,再加上車費,差不多就得兩個月的工資,東西帶的越多,丈夫心裏越不踏實,總以為是最後一次。我看出他的心思,就坦誠的告訴他:「我師父告訴我們要善待一切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夫妻之間不只是情,還有恩呢。我們是一家人,這一點永遠也不會改變。」

丈夫心裏很矛盾,他在監獄聽到的都是家裏矛盾、妻子跑了、同公婆打架的。從他心裏不想失去我,但從現實中他也很清楚,人生中有幾個十年哪,這十年可以說是人生中最好的時候,這樣度過對我十分愧疚。那天他想了一個辦法,我去看他時,他吞吞吐吐的說:「你找個人陪你過日子吧,我啥也不說,只要我回家你回到我身邊就行。」

我很嚴肅的看著他說:「你這不是對我好,你讓我做敗壞人倫的事,這是糟蹋我,我也不會糟蹋我自己的。我是有信仰的人,是修煉大法的人,是脫離世俗的人,還會執著人世間的東西嗎?我面對的一切是用來修行的。等你好幾年了,你認為我還沒有想明白一些事嗎?我選擇了一條最苦的路,但對我以外的人卻是最好的。在出事時,我也可以把孩子給你媽,把房子賣了,拿著錢自己去找幸福生活。但我知道孩子有我照顧,爺爺奶奶放心,我守著家的一切,那是你的希望,我樂觀生活,我的父母心理壓力也小一些。魔難過後,我們依舊是我們。但是我想你會珍惜經過風雨後的一切。」丈夫像做錯了事的孩子低頭不語。

二、我是大法中的蓮

在道德敗壞的社會裏,做人的原則都沒有了,我是大法弟子,師父的教誨記在心裏,不能隨波逐流,要潔身自好。

每一次看丈夫都要帶很多東西,坐幾個小時的長途車,還要坐幾十分鐘的出租車才能到監區。有個出租車司機給了我一張名片,上面有他的電話。要坐出租車,可以給他打電話。為了節省時間,我就給他打電話,下了長途車,直接坐他的車,不耽誤時間,因為下午坐車還要返回來。

司機心地很善良,每次坐他的車,他都幫我拿東西,還要送我到接見室。停車的地方距離接見室還挺遠的,東西多他也沒怨言。一次他跟我說你和別人不一樣,我說怎麼呢?坐我車的那些女人都是帶著相好的來,女人去見丈夫,相好的在外面等著。你呢,每次都是獨來獨往,你真不一般。當時迫害大法弟子很嚴重,我沒有告訴他我是大法弟子,只是跟他說我是有信仰的,明確我的信仰是被迫害的。講了一些傳統做人的道理,做人要有道德,有良知,講了一些善惡有報的故事,也講了善良人有神佛護佑。

丈夫要好的朋友,對我幫助很大,家裏有些活他找人幹,家裏的大事小情也比較清楚,看到我對丈夫沒有二心,也佩服的說:「衝你等我兄弟的心,我啥都能幹,有信仰的人真好。」

我為了維持生活,四處打工,自己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中處處展現大法弟子的風貌。在商店自己看店,打掃衛生,擺貨櫃,規整庫房都做的井井有條。後來老闆當著他親戚的面說:「秀禾真是不貪不佔呢,我放在抽屜裏的錢,一分沒少。」

家裏的洗衣機不甩乾了,插座不好使了,居家過日子的一些事都是我自己弄。師父給我智慧,多半修好了,很神奇。同事、朋友看到我從一個嬌小姐變成了一個在他們眼裏無所不能、樂觀向上的我,也都佩服修煉人的意志。一次,遇到一位同事,問我電話,我說也沒換號。她就從手機上找,我看到號碼的名稱叫金色陽光。我就笑了,她說你樂啥呀,在我心目中,你就是這樣,看見你就沒愁事。

我在一家公司做了十多年的保潔工作,單位領導同事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也有知道我家裏的事情。他們稱奇叫我貞節烈女。單位也有不少信佛的,信主的,他們不是真的修煉、向善。在工作環境爭名奪利,打的不可開交。我按師父教我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就顯的與眾不同。

領導分配活我都從無怨言,不怕苦不怕累做好,幹的又快又乾淨。各部門的同事都有矛盾,到領導那打小報告,調解矛盾很費心。我們保潔組從來沒讓領導操過這些心。是真的沒有衝突,沒有矛盾嗎?不是,我用「真、善、忍」的法理化解了一切。

單位對保潔的管理不嚴,只要有人幹活,衛生乾淨就行。這樣我們倒班,誰有事可以去幹私事。常人同事,家裏事多一些,這樣大家經常看到只有我一個人幹活,樓上樓下的跑。總有人問:「大姐呢?」大姐是和我一起幹活的保潔員。我總是平和的一笑說:「家裏有事。」心裏沒有怨言。總經理看在眼裏,年底我到他辦公室打掃衛生,他說:「秀禾,不要和大姐一樣,公司不會虧待你。」我也沒往心裏去,後來辦公室的人來找我,說我被評為縣級貧困職工,給我五百元錢,還有糧油等物品。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總經理開會說都像秀禾這樣工作,我就省心了。說我有正的思想,有正的能量。

我感恩師父教我做個好人,做個有益於別人的人。我是最幸福的,我有師父保護,生活的環境和外部迫害壓力,把我錘煉。我的心胸變得非常寬廣坦蕩。無私的胸懷,樂觀向上,懷著一顆感恩的心。

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