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 眼睛十天復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一日】我七十五歲那年,也就是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中旬,眼睛裏突然出現了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黑點,即常人所說的飛蚊現象──白內障症狀,視物模糊,走路深一腳、淺一腳的。我知道這是過關,我不想告訴同修,想自己闖關,就加強學法、煉功、發正念,可是一個星期過去了,病業假相不但沒好,而且視物越來越不清,學法都看不清字了,心裏不穩,煉功、發正念、講真相都受到了影響。這怎麼辦呢?為甚麼會這樣呢?那幾天我精神壓力很大,情緒低落到了極點,常人心全起來了。眼睛要是看不見了,這可是大事。兒子上班,老伴也去世了,自己一個人可怎麼生活呀?心想實在不行就上醫院吧(心裏明知道不對)。

我把這事告訴了妹妹(以前學過大法,打壓後就不煉了)和同修A,妹妹就讓我到醫院做手術,並讓她在醫院當護士的女兒去聯繫。那天我正要給妹妹的女兒打電話,聯繫去醫院的事,突然接到同修B的電話,說要來看我,原來是同修A不放心,特意叫B來幫我。第二天B來我家看到我這種情況後,馬上說這是假相,是過關,要向內找自己。她看我一個人在家,又正念不足,就叫我去她家住幾天。

晚上我到B家,和她一塊學法、煉功、發正念,這時眼睛已經看不清了,能認識人,但看不清字。B正念很足,鼓勵、啟發我要信師信法,堅定正念,甚麼事也不會有。

第三天學法小組同修一起來B家看我,原來是A在集體學法時向大家講了我的情況。大家幫我發正念,一起切磋交流,給我鼓勁。在發正念時,八十一歲的同修大姐C看到師父用手在我眼睛上一層一層的揭像膜一樣的東西。C高興的說:「好了,師父管你了,你眼睛好了!」

B每天要接送孫子上學,做飯,家務活重,不能全身心陪我學法、煉功、發正念。看到這種情況,C就叫我去她家,她老伴去世了,自己一個人住比較方便。這樣徵求B同意後,C當晚就把我帶到她家。

我在C家住了下來,學法點同修D考慮到C年齡大,還要照顧我,做飯等,就在家裏包了一些包子送來,解決了我倆的一部份吃飯問題。這樣每天除了三個小時睡覺,及必要的生活活動,其它時間我倆就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邪惡越不讓我看,我越要看,越多多的看,就不承認它。一開始,我自己讀不了法,看不清字,C就帶著我讀,她先讀我跟著,每天最多能讀三、四講《轉法輪》,然後再看師父講法光盤。每天早晚煉兩遍五套功法,同時加大發正念的力度,延長發正念時間,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每次發半個小時。在C家,看到C同修那麼精進,每天學法、抄法、煉功、發正念時間抓得很緊,對我觸動很大。

這樣強化學法,第四天,C同修家的學法小組集體學法時我就能自己讀法了,但有些模糊。C同修有點著急,就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她看書還有點模糊。」師父點化說:「有她修的。」這樣不斷的讀法,慢慢的我的眼睛就好多了,能看清字了。剛開始讀,我有點不習慣,讀起來磕磕巴巴的,連續讀了幾頁後,熟悉了就好了。

第七天,C同修帶我上小組學法和同修切磋、交流,更增添了我的信心。回來後,C同修在廚房幹活,師父又點化說:「自己能學法了就回家,誰家也別去。」

第八天,學法小組同修來C同修家看我,我覺得自己讀法沒問題了,就徵求C同修同意,我就回家了。

這樣經過同修們的整體配合,十天,我的眼睛就復明了,能自己學法了。

回家後,我自己一個人,每天靜心學法四、五講,早晚煉兩遍五套功法,每天四個整點及晚上七、八、九三個整點發正念,天天出去講真相、勸三退,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到學法小組學法,有時還會出現個別字看不清,這樣經過一個月的調整,我的眼睛就完全好了。

那段時間,通過學法、交流和不斷向內找,我找出了許多執著心:

首先是怕心。我地區大法弟子訴江後,受到當地警察和社區人員的不斷騷擾。警察也上我家了,當時我去學法了,不在家,就兒子在家。為這事,兒子還專門去問他當警察的朋友,回來告訴我,他朋友說:「凡是訴江的,以前有所謂『前科'的,這次都要判刑」,兒子讓我哪兒也不要去,誰敲門也不要給開。聽了兒子的這些話,我動心了。我想自己以前曾經被非法勞教過,怕心就起來了,結果眼睛就看不見了。我悟到這是我的怕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造成了這種病業假相。

另外,我平時沒有按照大法嚴格要求自己,平時在家經常看電視,看連續劇都看上癮了,也知道不對,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經常上動態網,熱衷於看中共上層人物的新聞,看誰落馬了,誰被抓了。認為自己三件事也沒耽誤,都做了,這些都是小事無大礙。

師父說:「我們有些學員在病業關上走不過來。你不要往大處想。你說我沒甚麼大錯誤啊,對法很堅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是無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長期都沒修過,雖然小,你長期都沒重視過,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為這個走的。」[2]

師父的這段話使我猛然間驚醒:這哪是小事?是我沒把自己當作煉功人,而是站在常人這個角度去認識問題,去要求自己。常人吃、喝、玩、樂、打撲克、看電視、上網看新聞,可以;可是作為一個大法的修煉人,那就不行。如果長期不改,那就會成為一個大大的執著,我這修煉的漏還小嗎?修煉本身就是要轉變人的觀念,走出人,電視、緋聞,這都是人的東西,是情、是色、是業力。看就是要,就在往腦子裏裝,眼睛就被污染。修煉人的身體都是淨化的,你不得再多吃苦才能把它排出去嗎?通過這次病業假相的出現,我認真找出這些執著以後,才真正認識到修煉無小事。

究其原因,主要是學法不深,不入心,常常把學法當成一項任務來完成,不能悟到更深的法理,所以層次也就提高不上來,長期誤在一個層次中突破不了。比如:我對師父的關於病業方面的法就沒有很好的理解透。這次眼睛出現病業假相以後,我沒有好好的找一找自己,挖一挖深層次的原因,而是想到了去醫院。我看到其他同修去醫院做了手術,覺得他們現在也挺好的。這就是只看表面,不看實質,只學人不學法。

師父講:「有的人以為給人治病,祛病健身是做好事。依我看,都沒有真正的把病治好,都是把病推移了,或者轉化了,並沒有給它拿下去。」[3]有的同修病業關沒過去,去醫院做了手術,暫時那個病好像是沒有了,可是那個業還在,並沒有給他消去,只是往後推移了,過一段時間它還要返出來。

更重要的是真修的大法弟子,整個修煉的路都是由師父安排的,你只要堅定不移的朝前走,甚麼都不會落下。我原來還想到醫院去,這明顯的就是不想走師父安排的路嗎?這不就是不信師不信法嗎?但是慈悲的師父並沒有放棄我,派B同修來幫我,又點化C同修幫我突破難關,知道此事的同修們都默默的配合,幫我發正念。沒有師父的慈悲點化和呵護,沒有B、C同修及學法小組同修的無私幫助、整體配合,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啊!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今天把這段經歷寫出來,希望有和我類似經歷的同修,一定要好好學法,遇到魔難首先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自己正念不足時不要硬挺,一定要找同修幫助,加強正念,加強信心,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燄山。

再一次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