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對侯成香的冤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青島開發區法輪大法學員侯成香收到了山東省青島市中級法院二審刑事裁定書,該裁定非法維持一審法院對侯成香的冤判。

侯成香於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在青島開發區扒山集市上向世人講真相發資料,被市場兩名便衣保安許傳城、楊金寶跟蹤錄像並報警,在回家的路上被青島開發區公安分局長江路派出所警察綁架。

另外,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侯成香在薛家島示範小區附近向世人發放神韻光盤時,被不明真相的葛明強跟蹤報警。青島開發區公安分局薛家島派出所警察將侯成香綁架,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同年十月二十八日非法變更為刑事取保候審回家。

黃島區檢察院於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對侯成香非法批捕,並以上述兩件事為由向黃島區法院提起公訴。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二日,黃島區法院在青島市即墨普東看守所非法庭審侯成香。北京律師到庭作了無罪辯護,侯成香自我辯護要求無罪釋放。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黃島區法院對侯成香誣判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上午,黃島區法院在青島市即墨普東看守所非法開庭,對侯成香當庭非法宣判。侯成香的親屬有五人前往要求旁聽,審判庭卻只准許三人進入,另兩人被無理拒絕入內。本案一審主審人是審判員欒衝,審判長是黃惠芳,合議庭另一審判員是劉鵬,黃島區檢察院公訴人是肖克娟、張紅豔。侯成香不服判決,向山東省青島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侯成香被取保候審回家。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青島市中級法院主審法官在辦公室裏非法訊問了侯成香。侯成香對法官說:法輪功師父普度眾生,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與人為善。現在人類道德下滑,世風日下,是很危險的,人類會有大劫難發生。法輪功學員告訴世人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能保」,這是救人的。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沒有法律依據,逆天而行,必遭惡報。侯成香要求宣告自己無罪,賠償自己的經濟損失。當日,法官還聽取了辯護人的辯護意見。

青島市中級法院對侯成香的上訴案沒有開庭,採用了書面審。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非法做出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一審法院的誣判。二審合議庭審判長是任道亮,審判員是譚士海、賈世煒,書記員是趙雷。

侯成香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市即墨普東看守所,受到酷刑折磨。

侯成香被綁架的第二天,即二零一五年十月七日,長江路派出所就把她劫持到普東看守所。警察強制侯到看守所醫院查體,抽血、化驗、作B超、還檢查陰道等,測量血壓達到180mmHg/kpa,醫生說:「不吃降壓藥,所裏不能要!」醫生就給派出所警察一粒黃色的小藥片(降壓藥),幾個警察立即像瘋了似的衝上來,七手八腳的把侯摁住,強行掰開侯的嘴和牙齒,往口裏塞藥片。侯的一顆門牙被警察掰活動了。過了一會兒,警察擔心一片藥不起作用,又強行往侯的口裏塞藥。大約二十分鐘後,又給侯量血壓,降到了170mmHg/Ka。

所長張騰、女警王麗等立刻抓著侯的頭髮,把侯的雙手扭到身後,摁在椅子上,強行給侯照像,折騰了好長時間。侯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五、六個警察把侯抬起來,塞進警車,拉到監區,投入監號裏。十月八日開始,監區把侯抬到看守所醫院,強行打吊針,每天打四、五個吊瓶,連續打了八天。侯成香絕食抗議。從第七天(十月十四日)開始,看守所警察強行給侯灌食,一天兩次,然後再量血壓,一直持續到十月二十一日。他們一邊灌食,一邊罵著髒話。在寒冷的冬天,他們不讓侯多穿衣服,故意凍她。一次,侯被逼吃不明藥物後,頭脹、心跳的很厲害,無法睡覺。

中共迫害示意圖:強制灌藥
中共迫害示意圖:強制灌藥

十月二十日,侯成香被調到另一監號。一進監號,立即衝上來幾個女犯,不由分說,就把侯拉到廁所,剝光衣服,摁在廁所地上,大盆冷水澆到頭上。侯被澆的喘不過氣來,憋的快要昏過去。

侯成香在即墨普東看守所被迫害長達五百三十八天。他們掰掉了侯成香五顆牙齒。侯原來一百五十多斤的身體被折磨的還剩九十多斤,人都脫了相,渾身無力,雙腿不能正常行走。每次律師會見、法院開庭,都是看守所派人架著去的。在第二次庭審時,侯的親屬看到她時,完全不相信是侯成香本人。家人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厲聲質問公、檢、法人員還有沒有人性?法官們無言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