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信念否定迫害 找回自己的養老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五十三歲,一九八三年參加工作,曾是一家大型國有企業的正式職工。一九九六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有二十一個年頭了。二零一四年底我正式辦理了退休手續,拿到了養老金。每月可以領到固定的養老金,經濟上幾乎沒啥負擔了,無需再去打工,有了更多的時間做救人的事。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邪惡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後,我多次進京護衛大法,多次被非法關押。當時,不明白否定迫害的法理,一味只知道堅修大法,不怕把牢底坐穿,不怕丟掉工作,致使邪惡鑽了空子。二零零零年,單位在六一零施壓下逼我表態不修煉未果的情況下,非法開除我的公職。我沒有及時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反迫害,而是默認了這種迫害,無可奈何地離開了工廠,自己到社會上一邊打工,一邊修煉。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裏,只知道學法、煉功、講真相,沒有從法上提高上來,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並且周圍同修中也普遍有種不正確的認識:正法不會有多長時間了,結束了,圓滿了,還要工作幹甚麼?有口飯吃就行了。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我又於二零零九年被綁架判刑。在冤獄中,我反思了自己修煉中存在的問題,也明白了大法弟子也要從經濟上反迫害(也是講真相救度相關人員)。

二零一四年元月,我出獄回到家中後,沒有急於到社會上去找工作,而是找到了原單位領導,要求給予正常辦理退休(二零一四年底我正好是五十週歲,已到退休年齡),當然,同時講真相是必須的。但事情的進展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順利。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四年,十四個年頭過去了,當時離開單位後,我既沒有與單位辦理相應的離職手續,也未去相關法律部門提出申訴,單位領導、人事部門的辦事人員已調換多次,更為蹊蹺的是,我的個人檔案竟然不知去向。起初,單位領導說檔案已移交社保局,我去社保局查詢,省、市,能去的部門都跑遍了,根本沒有。我再次找到廠裏的辦事員,回答說:找不到,沒辦法,這事(丟失檔案)很正常。

從表象上看,這是一起普通的職工檔案丟失事件,社會上也時有此類事發生,通常的結果是:打了漫長的多年官司依舊是不了了之。因為沒有詳細檔案,根本不可能辦退休。即便有檔案,退休審核程序也是相當嚴謹的,入廠、轉正、調工資,每一時期所填表格,差一個公章都無法通過。(這和普通企業合同制職工檔案是不同的)

可修煉了,發生的一切事情都要從法上去認識。我悟到:這是舊勢力從中阻擋想讓我放棄,從而可以在經濟上繼續迫害我。我加強學法,明確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法理,加強發正念,求師父加持,信師信法,相信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同時,查找自己的人心,修去急躁心、委屈心、依賴心、怕麻煩心。同時,堅定反迫害的正念,當單位辦事員講「丟了,我們也沒有辦法」時,我義正辭嚴地說:「我要投訴你們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他說:「你投訴也沒有用!」我沒有正面和他爭執,心裏想:我不管那麼多,反正我不輕易放棄!之後,具體辦事的人說最近工作比較忙,讓我等兩個月,想辦法幫我解決。因為我年底才滿五十週歲,我又想: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做事首先要考慮別人,我就說:「好吧,等你有空。」

在等待的日子裏,我一邊每次發正念都帶上這件事,清除一切干擾因素,一邊從內心裏放下人心對此事的執著。沒想到,不出一個月,突然單位來電話說檔案找到了,就在辦公室的雜物櫃裏放著。很快,我的退休手續辦下來了,只是因為後期沒有繳納養老保險,所以金額略少。真是師父說的「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2]。

在此,我還想與同修交流,提醒至今依然被迫害失去工作、沒有相應生活來源、拿不到養老金的同修,要重視這件事,不要有「修煉了,放下利益之心,能糊口度日就可以了」的念頭,對反迫害沒有信心,即便去做,之前就讓「可能找不回來」這個消極的觀念擋住了前進的路,從而變相承認了舊勢力從經濟上的迫害,或者用「講真相救人沒有時間」來搪塞自己。其實,要回養老金的過程,也是講真相的過程,也是給相關人員一個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

大法弟子的責任是證實法,除非萬不得已或者家庭確實不需要我們工作,否則,一個大法弟子連自己都養活不了,不能自食其力,如何能起到證實法的作用?又會給世人造成甚麼樣的不解從而影響救度世人的效果。端正我們思考問題的角度,不應一味的陷在個人修煉中打轉出不來。實際上,這也是同化新宇宙的理,走正正法修煉之路,從舊宇宙修煉的理中脫胎出來的一個過程。

我們都知道被關押,失去自由是迫害,那麼,失去工作,失去應得的經濟收入不也是迫害嗎?我們請律師要求無條件釋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是反迫害行為,那我們堂堂正正向有關部門反映,找回自己的工作、收入,講真相不也是反迫害壯舉嗎?當然,每個大法弟子的具體情況不同,難易程度也不同,要修去的人心不同,所以事情表現出來的現象也會是各種各樣的。但是大的方向應該是一致的,那就是堅定反迫害!

另外補充一點,不要過分注重結果。大法弟子是反迫害、證實法,放棄對世間一切利益的執著,包括安逸心的,在事情的過程中,從法上提高上來,達到法對我們圓滿的標準才是目地。世間的一切利益對修煉人來說都毫無意義,我們是利用這一切──純淨自己,同化宇宙大法,那個結果是甚麼樣,我們不執著。畢竟每個人情況不同。我發現,大部份失去工作、失去養老金的同修,是在法理上不明確,或找過兩次,好像沒有希望就放棄了。我從一開始就是阻力重重,並且頭腦中一直有一個念頭「太麻煩了,算了,那些沒有養老金的不也一樣生活嗎?餓不著……」(否定它)。

自古修煉,好像都要求修煉者放棄常人中的一切,好像一無所有最好。可是,大法修煉修得執著無漏,去的是人心。大法弟子在常人中修煉,我們的家庭,我們的工作,包括我們的肉體,都是用來證實法的,絕不允許邪惡迫害!路走正了,心性到位了,正念足了,我想很多時候真的會柳暗花明。還有,在整個事情的過程中,我們不應隨著常人的思維走,但要虛心聽取意見,畢竟很多常人社會的規定、法律常識我們掌握的有限,只是,堅定反迫害的正念不動搖。

以上是我的一點領悟與體會,由於修煉層次有限,如有認識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