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加拿大法會 學員體悟修煉的奧妙(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於七月二十二日,在多倫多大學的「Convocation Hall」召開,一千二百多來自加拿大各大城市和美國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參加了此次法會。二十位中西方學員交流了他們在反迫害中如何修好自己,在不同項目或工作中體悟修煉大法的奧妙。

'圖1~3: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於七月二十二日,在多倫多大學的「Convocation Hall」召開。'
圖1~3: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於七月二十二日,在多倫多大學的「Convocation Hall」召開。

'圖4~9:學員交流修煉體會'
圖4~9:學員交流修煉體會

圓容整體 互相配合 不可能變成可能

來自多倫多的劉女士交流了自己在參與神韻找劇院和向主流社會推廣團體票的修煉體會。她交流到,在參與多倫多找新劇院的過程中,她體會到是師尊的慈悲加持和同修間圓容整體、互相配合所展現出來大法的法力,讓一件看似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變成了現實。同時她也交流了在這過程中如何修去抱怨和不滿,配合協調同修講真相, 讓進一步講真相達到好的效果的體會。

劉女士在交流中談到,第一次與劇院會面時,自己對同去的同修的講真相方式有異議曾產生不滿和抱怨的情緒,不過,很快自己馬上冷靜下來,抑制住自己的不滿和抱怨的情緒,並配合同修講真相,結果效果很好。當進一步跟劇院高層講真相時,她學會了無條件配合,也使每一次進一步講真相達到了較好的效果。

在參與神韻推廣中修去自我

來自渥太華的魯女士也交流了自己去美國一些人手少的城市參與神韻推廣,在參與神韻不同工作中修去自我的體會。她在交流中說:「我一直以為自己對神韻都有一定的理解,有時也能看到神韻另外空間的殊勝。當我在做神韻報導過程中,發現自己忙於做事或是在過心性關當中時,竟然很難有那些觀眾那樣對待大法救度的感恩心態。」

「我對此感到驚恐,不斷的反思,開始認識到自己的基點都是為私為我:『我』想參與神韻,因為『我』知道參與神韻可以在修煉上有很大提高……這一切都是為了『我』要怎麼樣,這麼多『我』在其中,還有強烈的有求之心,患得患失,怎麼能做的好呢?」

她體會到,在這十惡毒世,師尊把珍貴的大法傳給我們,為我們承受;在我迷失的時候也從未放棄,慈悲的等待著我走回來,洗淨罪業,走在修煉路上,又為我們的修煉圓滿苦心安排,一路保護。這樣開天闢地前所未有的慈悲,我無以回報,唯有盡力兌現誓約,少一點辜負,修去執著,期盼有一天能用最純淨的心來感恩師尊的救度。

成功銀行家在主流的工作中證實大法

目前居住在多倫多的張先生是一位銀行家,他在交流中回顧了自己得法修煉的過程。一九九四年,他在中國接觸到法輪功,可惜沒有走入修煉。二零零一年來到加拿大看到大紀元報紙,還看了《九評共產黨》,自己在網上作了三退。二零零六年,他太太因病想學法輪功,在幫太太找法輪功的過程中,他和兒子也走入了修煉。

張先生談到自己成為成功銀行家的修煉體會。他於二零一一年成為他供職的一家大銀行的私人銀行家。隨著新工作的開展,難和關也來了。從零做起,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很快我就被公司副總裁通知,我只可以開展沒有華人客戶的市場。我原以為公司把我從原來的地區調到現在的地區是看中我對華人市場的優勢,現在意識到,公司這樣決定是因為銀行已經有一位可以講中文的私人銀行家,同她關係很好的區域總裁為了讓她的業務發展得更好,就讓我去開發只有西人客戶的市場。我知道對自己的考驗來了。

他說:雖然公司有這個不合理的規定,但是沒有偶然的事情。可能是讓我繼續提高與主流社會高端客戶打交道的水平,並且增加主流社會的人脈吧!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就儘管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師父教我們,整個社會就是我們的修煉場。我不抱怨,心中堅守善良。我就從頭開始做起:認真準備每一次的演講內容,勤奮的跑遍每一間分配給我的每一間分行,跟律師事務所,和會計師事務聯繫,建立自己的渠道。漸漸的我贏得了銀行其他部門同事們的認可,他們覺得我善良誠實。我一步一步的建立了自己渠道,我的客戶也開始把他們的朋友介紹給我。在主流社會裏,通常是家庭的交往。我就跟妻子同修配合,跟我的客戶一起參加餐會,配合講真相,效果非常好。到第五年的時候,我的新業務增長量居然排在了全國首位。我再一次體驗了大法的神奇,再一次感受到了師尊的加持。感謝師父的看護!

突破自己拿起電話一線講真相

得法修煉了四年的姜女士,是二零一三年在中國得法開始修煉,於次年來到海外。她說:我記得在國內得法後,看《九評共產黨》,覺得邪黨太壞,太害人,中國老百姓被騙太可憐,於是就出去講真相。到了海外,一直想到平台給大陸民眾打電話講真相。她在發言中交流了如何突破自己,給大陸民眾打電話講真相的經過。

她回顧:「第一次打電話,我用的是同修給的真相稿。電話通了,對方接起,我非常緊張,開始念稿。稿子念完了,對方沒三退,我沒詞了,愣在那裏,盼對方趕緊把電話掛了,結果對方真掛了。我趕緊找同修說,快點給我一個長點的稿,能多念一會。同修說,那只是個開頭,剩下的全憑你自己講了。於是,在磕磕絆絆中,我開始了電話講真相。」

她並交流到,在打電話過程中是一個修煉的過程,會遇到被不明真相的人的謾罵。她說:對於挨罵,開始我只能做到表面容忍,但心裏不痛快,覺得委屈。有一天學《轉法輪》時,我突然對罵我的人生出慈悲心,覺得他們太可憐了,把珍貴的德給了我,自己還造下業力。在以後的打電話中,再遇到罵我的,我都能保持冷靜,理智的繼續講下去。

她說,以前我只是覺得,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我就去做了。通過打電話,我悟到,師父說的句句是法理,是指導我們修煉的圓容不破的法理。

當天的交流會從上午九點開始,到下午六點圓滿結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