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淨化了我的身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我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我十九歲。在那個單純、簡單的年齡有幸成為師尊的弟子,不斷被大法的真、善、忍法理淨化著我的身心,那段時光真的非常美好。

修煉後,困擾我多年的痛經、扁桃體發炎都不藥而癒了。尤其痛經真是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每次來例假的時候,手腳冰涼,小腹處像有刀子在剜一樣,渾身出虛汗,臉色蠟黃。真是來一次,半死一次。記的有一年,我與爸媽在地裏種花生,當時肚子痛的受不了,我和爸媽說了一聲就回家,在路上走走歇歇,好不容易到家了,拉過來一個編織袋就躺在了院子裏,連屋也進不去了,踡縮在那一動不動,疼的我汗水浸透了整個衣衫。過了一會我媽回來看我這樣,心疼的不得了,拉著我去找大夫,大夫給我打了一針,然後對我媽說:「這種病,說真的沒有甚麼好辦法,針也不能常打,對孩子大腦有刺激」。我媽聽了也無能為力了,因為問過其他大夫,他們也這麼說。這病對當時的我來說,甚麼時候是個頭啊。

這樣的疼痛一直持續到我修煉法輪功,從我煉功那天開始,師父給我下法輪調整身體,法輪就在我全身轉動,特別小腹處調整次數最多,身體整天熱乎乎的處於非常舒服的狀態。啊,師父在管我了,師父說的都是真的。從此這種疼痛徹底消失了。我也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在大法真、善、忍的感召下,我不僅身體健康了,脾氣也變了,從原來的霸道,到能為別人著想了,整天樂呵呵的,心裏特別踏實愉悅。總感覺自己是最幸福、最幸運的人,因為我有師父了,師父真給我淨化了身體,改變了思想,有師父看護的人真是太好了。

我的家人也見證了大法祛病健身及淨化心靈的神奇,尤其我媽媽,從對我的擔心到對我的放心,看到了我身心的巨大變化,知道是師父給我做了這一切,非常支持我修煉。媽媽因此也得了福報,媽媽多年的老胃病和心臟瓣膜脫落也不翼而飛了,我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例子數不勝數。真是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因為我是親身受益者,後來江魔頭動用整個國家機器誣陷、栽贓、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弟子,邪惡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也不曾絲毫動搖我的信念。因為師父讓我按真善忍做好人,給我無償淨化身心,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所以反對真善忍的一定是邪的。後來包括遇到中共人員的騷擾、監視,我依然平穩的走在修煉路上。

我還經歷了一次有驚無險的事,那是二零一二年我送孩子去上學,在返回家的路上,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把戴著頭盔的我撞昏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醒了過來,看到我的電動車距我有十幾米遠,鞋子也飛出去了,司機的車離我也有十幾米遠,並且司機還在車裏坐著,看到我醒了才過來,對我說:「咱上醫院吧。」但面對司機,我想到師父要求我們遇事先想別人。司機是開快車了,但他不是有意撞我的,我便對他說:「不用上醫院,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師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沒事,你走吧。」司機一聽要給我五十元錢修電車,因為我新買的電動車,車筐掉下來了,腳蹬也凹進去了,車把也向後了,車子嚴重變形。我沒有要他的錢,讓他把我的車把轉過來,就讓他走了。當時我雙腿腫痛,雙肩雙臂劇烈疼痛,我慢慢的扶著車子,背著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一手抓著車筐,一手扶著車把回到家。

回家後一看雙腿已經青腫了,胳膊幾乎不能動了,渾身關節沒有不疼的地方。來到師父法像前,我流淚了,那是感激的淚水。我知道這場車禍就是來取命的,當時若沒有師父的保護,後果不堪設想,是師父保護了我,我只是承受一點點而已。我忍著疼痛堅持學法煉功,煉功時骨頭「喀喀」的響,我該幹甚麼就幹甚麼,甚麼事也沒耽誤,恢復的很神奇,十幾天的時間幾乎全好了。因為我丈夫在外地工作,一個多月以後丈夫回來,我兒子對他說了我被車撞的事,我丈夫非常感激師父,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我們全家沐浴在師恩浩蕩中,按照大法真善忍做好人,在大法中幸福成長。

回首二十年的修煉路,師父淨化了我的身心,改變了我的命運,我感恩師父,感恩大法,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我只有好好修煉,堅定的按照大法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回報恩師的慈悲救度。

弟子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