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六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2013年12月1日,一場車禍奪去了我丈夫的生命,姑娘又遭遇離異,兒子沒有工作,小女兒上學,債主不斷要債,婆家人說我煉法輪功害死了丈夫,我的父母、弟妹也跟著說,親戚朋友遠離我,我的經濟、生活一度陷入絕境。在這巨大的魔難中,我實在堅持不住,說了句「不煉功了」。從此我的魔難不斷,派出所惡警以我出租房屋為由,誘騙我到派出所簽字、滾手紋、按手印。居委會、派出所惡警經常到我家四處翻查、監視。2015年11月份,因訴江,國保大隊將我「取保候審」。一日,我在店裏看神韻,A同修也來到我店看,隨後國保大隊倆惡警進來,看我倆看神韻,就綁架了A同修。惡警四處造謠誣陷我,說是我舉報了A同修,逼迫我簽字、按手印。2016年8月8日,我和B同修找人,回家途中,B同修貼了一張「天滅中共,退黨團保平安」小粘貼,於是我倆被國保大隊綁架。他們對我逼供,強行拍照、滾指紋、簽字、按手印。邪惡兩次非法抄了我家,將我構陷到看守所六個多月。他們採取了一系列流氓手段體檢、採血,強迫我簽字、按手印,瘋狂叫囂要給我判刑,我又一次違心答應「不煉」。這一次次魔難,都是我自己法理不清,沒能嚴肅對待修煉造成的,給師父、大法抹了黑,我錯了。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認真學法,做一名真修弟子。

王興惠 2017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2000年7.20時,我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被用酷刑強制「轉化」。當時在一間屋裏,關押了13個法輪功學員,某一天半夜分三次被帶走,不知去向,只剩下我和另一同修留下。我倆連續7天被戴手銬吊著,除了吃飯、上廁所,甚至睡覺雙手都被銬在床頭上。同修被迫害的瘋了,惡警把她帶到隔壁,我每天都聽到她在叫我的名字,心如刀割。接著是每天數小時的坐小板凳,身邊的同修一個個被拉走強制「轉化」,恐怖的氣氛使我的精神將近崩潰。就這樣在邪惡的高壓下,我被所謂的「轉化」了,由於怕心,順應了當地邪惡610的安排去了洗腦班。雖然我意識到這樣做更加偏離了法,可是自己當時沒有勇氣立刻返回到修煉中來,只好以身體不適為藉口,離開了邪惡的洗腦班。現在回想起自己當時的言行,我真是後悔莫及,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嚴正聲明:在中共高壓迫害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努力多學法,學好法,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尊回家。

於娜 2017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2017年5月19日,派出所的警察闖到我家問我還煉不煉功了,我說煉,他們又問我哪年煉的法輪功,甚麼文化程度,受過甚麼處分等,說登記個表,我就一邊和他們講真相一邊回答他們,沒看表格也沒簽字,過後別人告訴我那是個邪教分子信息登記表,我知道錯了。2015年9月15日訴江的時候我被綁架到派出所時,他們問我訴江狀是不是我寫的,我說是,問我還煉不煉功,我說煉,然後又問我哪年煉的功等,我都回答了,也填過這樣的表格,雖然當時我也沒有簽字配合他們,但是也回答了他們的問題。現在我嚴正聲明,所有配合邪惡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跟隨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做好師父所說的三件事。

李秀敏 2017年7月2日


嚴正聲明

我二零零七年在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當時由於學法不深,在人心驅使下被迫寫下了所謂的「四書」,之後雖然發表過幾次聲明,但一直未從根本上認清舊勢力的邪惡伎倆,致使自己在修煉的路上走了好多彎路。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一次又一次的點醒,使我清醒的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此刻我再次鄭重的發表嚴正聲明:之前所寫的「四書」全部作廢,在那種狀態下所思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解體,因為那不是我的本性所為,我全不承認。以後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圓滿隨師還。

田金娥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因講真相被惡人舉報,五、六個警察闖入我家中亂翻一氣,將大法書、師父法像全搶走了,我被非法綁架、關押。第十三天醫生檢查時,我身體演化出高血壓197的假相,監獄方不敢收,最後按「取保候審」,交一萬元抵押金後放回家。前不久,國保通知取抵押金,要求簽字,我就簽名、按手印了。而後通過學法與同修交流,我悟到這也是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配合了邪惡,深感愧疚,痛悔不已。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遇事向內找,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趙玉芝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2017年5月31日,我和同修出去講真相、發真相資料,被人構陷,被綁架到派出所。警察搜我的包,當時我包中有一本「週刊」。到派出所錄口供時,警察問我哪來的「週刊」,我回答是路人給的。他也問了家裏的成員,我只說「不知道」。最後叫簽名、按手印,我簽了名,按了手印。我錯了,不應該配合邪惡,這是平時沒學好法,記不住師父講的法理,才做錯了事。嚴正聲明:我簽的名、按的手印一律作廢。今後一定做好三件事,學好法,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何素華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2015年7月,我向最高法院遞交了起訴江××的起訴書後,片警和居委會一直利用丈夫來說服我不承認起訴過江××,我沒有動心。再後來,片警和居委會的人拿著一張已經打印好的紙,內容是「起訴書不是我寫的,情況屬實」叫我簽字,並按手印。當時我因為怕心重,怕惡警抄家,怕丈夫受到牽連,怕自己遭迫害等等,配合了他們的要求。事後我非常後悔,覺的愧對師父、愧對大法。嚴正聲明:我以前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作廢。精進修煉,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圓滿回家。

陳歷翠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2017年5月27日,邪惡對我實行經濟迫害(據單位領導說是省秘密文件對信仰大法的要扣除一半養老金),老伴和兒子、大女兒承受不了。市裏還把法輪功與創建「文明單位」掛鉤,「文明單位」每年可多發一個月工資作為獎金,評不上的沒有資金,讓全單位的人對我施加壓力。兒女們為了減輕對我和全家人的迫害,按邪惡的意圖,寫了迎合邪惡的東西叫我抄。我為了減輕他們的壓力,違心配合了,之後我的內心極度痛苦。嚴正聲明:在邪惡的種種壓力下,我違心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統統作廢。我要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洗刷恥辱。

趙天佑 2017年7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是邪黨黨員,早已在大紀元發表退黨聲明。但近期,單位要求填寫邪黨黨員詳細信息的一個表,並要本人簽字,錄入電腦。我之前想好一定不簽,並去給書記講真相,但由於我真相講的不到位,不夠理智,導致書記誤以為我被控制了,結果我主意識不清,被共產邪靈干擾,以為不能讓書記誤解,就填寫了這個表,並簽了字。嚴正聲明:我填的表、簽的字、承認自己與邪黨有關係的一切言行作廢。我已退黨,跟它沒有任何關係。我要走好以後的路,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李豔傑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江氏流氓集團全面迫害法輪功,不許任何人修煉法輪功,看到法輪功的書就搶。當時我手裏有三套老師的講法帶,濟南講法帶借出去了,沒等我收回來落到了一個走向反面的人手裏給毀了。還有一套早期教功帶,讓我藏起來一直沒看,後來就忘了。這一放就是十八年,前幾天孩子回來才發現在小櫃子裏,裏面亂七八糟的甚麼東西都有,弄得挺髒的,在別處又找到一盤神韻晚會和師父教功帶。我在敬師敬法方面沒做好,我有罪。嚴正聲明:以前不敬師、不敬法的行為作廢。我以後一定要加倍彌補過錯,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張淑范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大法洪傳時,我和姐妹們走進了大法,可沒修煉幾年,邪黨就鋪天蓋地的開始鎮壓大法,使我們失去了修煉的環境,無奈中我就不煉了。從二零零二年開始,我被幾個姐妹帶著去信主了,把大法書也都交給了教會。今年我到大姐家來看望大姐,她一直在修煉大法,她勸我從新修大法,自六月十八日我又走回大法修煉中來了。嚴正聲明:以前把大法書交給教會等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都作廢。加倍努力,堅修大法到底,隨師父回家。

陳清芳 2017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今年三月二十二日早上,我和同修去北郊近距離發正念,被兩名便衣綁架,下午被送到市洗腦班。洗腦班環境很壞,我壓力很大,親情、好面子、畏難心、名利等各種私心一下子全暴露出來了,最後使我做出不敬師、不敬法的事。我心裏很慚愧,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我在洗腦班裏所說、所寫一律作廢。在今後有限的時間裏,好好學法,用法來對照自己,向內找,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魏媛萍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今年放暑假前,學校讓學生和家長簽「安全責任書」,孩子連看都沒看就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回家又讓我簽字。我想我要好好看看,結果有一條誣蔑大法的內容,孩子怕老師批評不敢不交,我也沒有正念,就把其中自己認為重要的字如「×教」、「法輪功」等字用筆劃去了,然後簽上丈夫的名字。現在我認識到這樣做是不對的,嚴正聲明:我所簽的字作廢。今後維護大法,講清真相。

李繼華 2017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迫害初期,為了躲避迫害,我到異地他鄉。有一個同修給我十幾二十張真相資料,我反覆看後覺的無處放,老帶著怕有安全問題,就把資料燒毀了。後來我心裏老覺的此事做得太不對了,真相資料是救度眾生的,也是同修冒生命危險製作、傳遞的,我燒毀真相資料是對大法、對眾生犯罪。嚴正聲明:以上不符合法的行為作廢。今後要抓緊多救人,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

陳景孟 2017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六年一月,單位書記找我,讓我對二零一四年邪惡對我的非法拘留五天的事補簽個字予以確認,並對我從工資晉級方面進行所謂的處分。我當時認真看了內容,讓她去掉了幾處說到大法的敏感字句,就簽了。現在想來是自己法理不清,也摻雜著一絲顧慮和怕心,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實修,跟師父走到底。

閆輝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長期不實修,並固守著根本執著不放,我被邪惡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在這個過程中,我又因法理不明,在怕心的作用下,配合了邪惡,沒有做到零口供、零手印、零簽字。我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愧對眾生。嚴正聲明:在被非法綁架關押期間,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學好法,修好自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堅修大法到底。

趙桂香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2017年6月26日,兩警察到我家,要求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他們先給我的孩子們說些威脅的話,孩子們怕了,代我寫了「保證書」,然後他們讓我簽字、按手印。由於人心太重,我沒守好心性,違心的在「保證書」上簽了字,並按了手印。嚴正聲明:我簽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

韓素英 2017年7月2日


嚴正聲明

6月16日,一警察來我家,問我家裏都甚麼人,我說就我一個人,我丈夫年前去世了。他轉轉,沒看到有關大法的東西,就問:「你以前是不煉過法輪功?」我說:「是,但我現在不煉了,也不和他們來往。」我因膽小怕事,沒敢說真話。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林桂鳳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6月12日,社區專管法輪功的三個人來我家,要一個承認自己是多年的煉功人,曾經被關押過幾次,及新遷地址和身份證號等事來簽字、蓋章的。當時我沒認識到這也是他們搞的「敲門行動」,他們走了,我才悟到做錯了,很後悔。嚴正聲明:我給他們簽的字、按的手印作廢。我要做好三件事,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金玉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平時學法少,信師信法不足,有怕心,在被帶到公安局非法審問訴江的事時,我沒問讓簽的是甚麼就簽了字。他們又問是不是不煉了,我就順嘴說「不煉了」。我很後悔,那不是我真心所想的。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損失。

王淑琴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派出所的人來我家,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自己還在煉,因為我一身病沒吃一粒藥,煉功都煉好了。他說:「那你就在家煉吧,但你得配合我們錄像,我說啥你就說啥,我真心不煉了。」我當時沒辦法就說了,我錯了。嚴正聲明: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劉景學 2017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粘貼真相不乾膠,被非法綁架、抄家,誣判一年,於2017年1月11日送監獄迫害。由學法不夠,法理不清,修煉的基礎不紮實,還有許多的人心,我違心的寫了「四書」、「自傳」等。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修大法到底。

普達麗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20邪惡誹謗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時,邪黨利用電視誹謗大法、栽贓大法師父,我被謊言迷惑了,跟著說:「盡騙人」。現在我也記不得還說了甚麼。(當時沒有修煉的丈夫就把我罵了,因為淳樸正直的丈夫看到我受益於大法了。)我真是好糊塗啊,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其實在99年7.20前,師尊就將我240的高血壓調整至正常了,扔掉了多年的維持血壓的藥,感恩師父!我嚴正聲明我所有說的不符合大法及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從新修煉,好好修煉,多學法,彌補損失,精進再精進。

楊玉蓮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2017年7月5號下午,我在同修家學法,被街道派出所的警察綁架。在派出所裏,警察說法輪功是×教,我告訴他們不是。他拿出幾個資料叫我們簽字,我告訴他們晚上我看不見字,他就念給我聽,到後來我就在其中一張上簽了個「法輪大法好」,另一張簽了「堅修到底」。警察看我這樣寫的,就開始嚇唬我,不讓我這樣寫,然後拿著幾張紙過來說你看人家都簽了。那時有晚上12點了,我腦子昏了,其餘那些就都簽了名。現在我非常後悔,嚴正聲明7月5號在派出所簽的字全部作廢。我以後努力做好。

王福英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二零零五年四月因做大法事,被警察非法綁架到鎮政府。警察逼我看誣蔑大法的東西,我不看,就把我關了一週。家人托了人,警察同意讓我回家,但必須在他們寫的東西上簽字才行。我起了怕心,在壓力下我在他們的東西上簽了字。自己明知道那張紙上有誣蔑大法的內容還簽字,是違背大法的,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我對不起師父。我現在聲明我以前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今後我會加倍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

董元娥 2017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在九九年江澤民發起瘋狂迫害大法時,在高壓下,我的兒子、丈夫怕我遭迫害,他們逼著我把大法書和大法資料拿出來給燒毀了。我們全家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還說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現在我代表我和我的家人發表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所做的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言行一律作廢。我們今後加倍彌補過錯和損失。

申生瓊 2017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之前修煉大法的,得法後身體變的無病一身輕。1999年7月20日以後,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了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我由於怕心,違心的說了、寫了「不煉功」的保證。隨著學法煉功,我認識到了自己放棄修煉是錯誤的。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

崔振翠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之前修煉大法的,得法後身體變的無病一身輕。1999年7月20日以後,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了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我由於怕心,違心的說了、寫了「不煉功」的保證。隨著學法煉功,我認識到了自己放棄修煉是錯誤的。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

喬喜珍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2017年7月8日,我乘車過安檢時,邪惡搜包時發現有一張真相幣,由於自己怕心、對情的執著,配合了邪惡照相、按手印、簽字。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簽的字、按的手印、照的相全部作廢。從今天起,我要認真學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聽師父的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師父回家。

羅小慧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這次「敲門行動」中,由於自己正念不足,沒有保護好師父的法像。在人心和情的帶動下,我說了「修煉的家人現在不修煉了」的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現在聲明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與行為以及思想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多學法,加強正念,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和呵護。

廷洪原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2017年6月11號,警察來到我家,又拍照又合影的,還問孩子的名字,還記身份證號和手機號等,問這問那的。我說了「不煉了」,配合了警察。我現在認識到了這一切都不是真我,是假我,我堅決不承認它。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胡記芬 2017年6月13日


嚴正聲明

2017年5月19日,派出所警察到我家,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沒回答他們,後又問受過甚麼處分等等,我回答了他們,但是沒簽字。過後聽說,他們登記的是個「邪教分子信息登記表」。我知道錯了,不應該回答他們的問題。現在我嚴正聲明配合邪惡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跟隨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李濤 2017年7月2日


嚴正聲明

2017年3月22日,我去買菜路過某公司時,被惡警綁架到派出所。邪惡逼我寫出家庭住址,逼我簽名,我糊塗的簽了名字。由於我學法不深,法理不明,回家後想自己做的不對,雖然沒讓我簽反對大法,但未能否定邪惡的非法迫害。現在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秀榮 2017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精進,沒放下對名利情的執著,面對派出所邪惡的騷擾,違心的說了「我早就不煉了」及配合邪惡的話,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我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抓緊利用好師父用身體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時間,慈悲救度眾生,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王素蘭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2017年4月的某天(記不清是哪天了),社區主任找到我,要我不煉法輪功了。她說對她說不煉就行了,對別人不說,我竟然答應了,這是配合了邪惡,是自己學法不深造成的。我知道錯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特此聲明我答應「不煉」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多救人,彌補損失。

文小妹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6年9月因正念不足,被叫到看守所簽字。雖然當時我在寫有「×教」的紙上沒簽字,但家人怕我再被抓,替我簽了,我當時沒反對,也是默認的表現。家人因我正念不足,對大法犯了罪,我深感痛悔。在此我嚴正聲明簽字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胡燕文2016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前段時間,當地警察因為「訴江」到我家騷擾,問我還煉不煉,我沒正面回答,然後村長就說:「我們這兒的都不煉了」,我也沒反駁。我現在意識到我做錯了,在此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玉芝 2017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3年至2016年被邪惡非法關押期間,在恐怖壓力和折磨下,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現在我聲明所說、所寫、所做的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從新回到大法行列中,堅修大法,彌補造成的損失,堅定的信師信法,跟師父回家。

付秀芹 2017年6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在外地發資料,被邪惡鑽了空子,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綁架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出來時我簽了名。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加倍彌補過錯。

宵小萍、何樂風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修煉不紮實,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我在學校當領導時沒有保護好大法的書,把學員們交來的書都丟了。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聲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我要精進實修,彌補造成的損失。

黃明春 2017年7月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迫害開始後,由於怕心,我們曾經反對姐姐出去講真相,說過一些對大法不利的話。現在我們知道錯了,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有對大法、對師父不利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們相信法輪大法好,堅修到底。

甘宗昌、孫秀芝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看守所裏,在「保持衛生」的紙上簽了我的名字,師父我錯了,我甚麼都不應該寫。我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到底。

張豔麗 2017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本人由於人心、怕心,在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遭邪黨人員所謂「走訪」騷擾時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救度眾生和自己修煉造成的損失。

魯梅 2017年7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法理不清,在和上門警察講真相時沒把握住,隨和他一、二句。我認識到這是配合他,不在法上。在此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會在法中歸正,隨師父回家。

武奪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6月8日中午,因「訴江」我被維穩中心的工作人員叫去,還逼迫我簽了名。現在我嚴正聲明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

丘壬英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所寫、所說、所有不應該簽的字全部作廢。所有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和損失,以後我要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到底。

李梅花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的壓力下,由於怕心,家人說不讓煉,我就跟著說「不煉了」。我在此聲明以前所說、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

王秀蓮 2017年7月6日


嚴正聲明

前幾天,警察上門問我還煉不煉功,我說「不煉了」。我知道錯了,聲明我說的「不煉了」作廢。以後按照大法做,堅修大法到底。

楊愛花 2017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嚴正聲明在中共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切作廢。我堅定修煉法輪大法,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

李傳維 2017年7月1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