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懷真善忍 人生就幸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我曾是一個有職、有權、有幸福家庭的白領麗人。因邪黨的迫害,我被開除公職、丈夫離婚、我淨身出戶……十八年來,我經歷了被非法關押在精神病院,誣判重刑,多次被非法抄家、拘留、關洗腦班,被迫流離失所等等迫害。

在修煉的路上,我闖過一關一難、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這其中凝聚了師父的無量慈悲的看護和苦心安排,使一個驕傲、任性、充滿邪黨文化氣味的我,蛻變成了平實和善、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正法修煉者。

回頭看這段修煉歷程,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崇敬和感激。在此我擷取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幾個修煉小故事,和大家分享。

修煉人的「捨」感動了小哥

二零零九年,我因血壓高達到270mmHG/170mmHG,被兒子從監獄保釋出來。全家人都很高興,不論是娘家人,還是過去的婆家人,都為我能走出監獄牢籠感到欣慰。但我的小哥哥卻出乎我的意料,顯得不大高興。咋回事?我一時還摸不著頭腦。

在出獄之前,姐姐來看我,問及我與前夫(在我被劫持到精神病院時強迫離婚)的財產怎麼分割?我說:算了,修煉人,如果看重這些 何必當初呢?他也迫不得已,也是個受迫害的人,都是江魔頭挾持邪黨迫害的,這個債要叫江鬼邪黨償還。至於前夫,我只有同情和憐憫,啥都不要了。姐姐問:房子呢?我說房子也不要了,我有個落腳的地方就行了。讓我落腳在哪兒呢?後聽兒子說:大姨和舅舅商量了,把外祖父(曾是某名牌大學的老領導)那套老房子按福利房購買下來給你住,說你坐牢吃了那麼多苦,住的地方要好一點,不能將就。

我聽了自然高興,心想:這大學校園的環境舒適又漂亮,生活設施一應俱全。那小哥哥怎麼不高興呢?還是兒子腦袋精靈,說:大姨為您走出牢獄東奔西走四處交涉辦手續、簽字甚麼的;大舅給您辦洗塵接風宴;小舅呢,房子鑰匙不交出來,還連洗塵宴都不露面,大概是為了那套房子。

我想:是的。自己光顧高興了,沒有為小哥哥考慮。他一家一直在父親的這套房子裏居住。而且他所從事的電子企業受市場經濟衝擊最大,很早就破產了,這麼多年他自謀生路也不容易。我是修真善忍大法的,師父要求修煉人要為他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隨後找到小哥哥,說:「哥哥,我現在有房子住了,這房子你需要,你就拿去吧!」哥哥的眼裏當即沁出了淚花。

事後,大哥大姐都覺得奇怪:「小妹,你怎麼不要房子呢?」我跟他們講:「我是修煉人,是師父把我這個只為自己想的人,變成了一個為別人想的人。」 大哥、大姐聽我這麼說,不禁誇讚說:「妹妹就是不一樣,修煉人與眾不同。」

後來,小哥哥一家對我很是刮目相看,一有甚麼事,小哥哥就過來幫忙。過年前,我要給師父做一個神龕供台,小哥知道了主動來給我打鑽安裝。還從我這裏拿去了很多真相U盤,說:「法輪大法就是好,這個我來幫你發,我的朋友多,他們都會要的。他們也會感激你的。」

原本討債的成了善鄰

好房子讓給小哥哥了,總要有個住所吧。說來也是大姐心細,為我這個小妹操心煩神,早先就作了初步安排:用媽媽給我們留下的財產,在大城市的邊緣買了一個比較便宜的老房子。我被邪黨迫害之後,家裏人把家私雜具也就移送到這兒了。

那日,兒子帶我去看房子。打開房門,兒子「哇」的一聲跑出去幾米遠。由於是老房子,又長期沒有人住,一股濃烈的霉味撲鼻而來,又布滿了灰塵和蜘蛛網,還沒有通水、通電。兒子說: 「媽!這裏怎麼能住人呢?」我說:「收拾收拾挺好的。」

我請來水電工接水通電,打掃衛生清除雜物。突然,有人猛烈的砸門,來人是個中年男子,對我瞪大眼睛毫不留情的說:「你家水流到了我家裏了,把我新裝修的房子弄的一塌糊塗,你要賠償損壞。」我納悶說:「甚麼時候?」那人說:「有年月了。敲你家的門沒有人,我報110,才打開窗戶把水總閘關了。我家損失了,你總不能不賠償吧?!」

我開始聽的一頭霧水,漸漸的才琢磨出意思來。我平和的說:「老弟呀,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聽說過嗎?」他有些茫然。我就給他講真相,他聽得也認真,還不斷的點頭。最後我講:江澤民和它的政治流氓集團把我關進監牢近十年,剛剛才走出來。我現在家沒有了,丈夫被迫無奈與我離婚了;房子給前夫了;工作也被非法開除了,九死一生喲,能活著出來也是我師父洪恩浩蕩。現在這房子是姐姐哥哥給我買的,甚麼時候買的我都不清楚。我剛從牢獄出來,十多年沒有拿工資,目前也沒有工作,你要我賠償實在困難。不過我的家當全部都在這兒,你看甚麼能抵上損失你就搬吧。據我知道,那保險櫃最值錢,當時買的時候一萬六千元,還有電子打印機,當時買的時候六千元。聽我這麼一說,他火也下去了,默默下樓去了。我看著他的背影,心想:這人有救了。

從那以後,我只要有了新真相資料就給他送一份。他都樂意要,說:「我一定看。」有一次我被非法抓捕放回來時,他上樓來看望我說:「大姐,您回來了。」 我說:「回來了,謝謝關心。我們修真善忍的都是好人,做的都是救人的大善事、大好事,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本身就是違法違憲的,不得人心,它們關不住我。」他說:「是啊!關的住人,關不了神。大姐,還有一件事差點兒忘了跟您說,就是賠償的事,不好意思,算了,只當我沒說。」我說:「老弟,你海涵了?」他羞怯的說:「大姐,您做善事做好事,我也不能做壞事喲,是不是?」

接下來的日子裏,是凡邪黨認為的所謂敏感日,「610」人員和警察都會指派不三不四的人在我家門前樓後蹲坑監視我,我那位鄰居老弟就站出來驅趕,高聲指責那些人是強盜、特務,再不離開就要撥打110報警。搞的那些蹲坑者灰頭土臉的,「610」人員、警察有話說不出,蹲坑監視我的事就不了了之。

一場舊勢力安排下的經濟迫害,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煙消雲散,一舉多得,成了大好事!

善待看守警察

二零一四年初春,我和兩位新得法的學員被當地的國保大隊警察綁架,關押到看守處。我由於血壓高,第二天被拉到醫院。我拒絕吃藥,要求煉功,引來了很多醫生的觀望了解。我想:這正是證實大法講真相的好機會。我天天煉功、發正念、背法,有機會就講真相。很快血壓就恢復正常了。醫生們無不驚嘆:這事神了!我說:不是我神了,是我師父偉大,是法輪大法神奇!於是,醫生們主動聽我講真相,警察、保安也願意聽我說,大家相處的不錯。

那天,氣溫驟降,風刮的飛沙走石。我見樓外的保安凍的縮手縮腳的,就把窗戶拉開一條縫隙,招呼他進來暖和暖和。他說:「阿姨,您太了不起了,懂得真多,又能說會道,還心地善良,您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您嗎?」我搖搖頭說:「不知道。」他伸出三個手指頭。我說:「三個?」他說:「三十個!三十人在看您一個人。」我很驚訝!他說:「你不相信?你看樓道有十人,樓外十人,大門口還有十人,還不算當班的警察。」我說:「這不是折磨死人嘛。」他說:「我這兒還好,可以蔽風躲雨的,那大門口的就苦了,白天還好過一點,夜晚可慘了,又凍又餓又瞌睡,沒辦法,為了幾個錢。」

我聽了這話,心裏很難受,就跟保安說:「你去把你們的領導找來,我有話和他講。」一會兒,來了一警察。我說:「你也不容易,天這麼冷的,很辛苦,把看我的保安都撤下吧,二月春風似剪刀,寒風刺骨的,讓他們吃這份苦,我於心不忍。」警察說:「我說了不算,作不了主。」我說:「誰作得了主,你給我對誰說,我是煉法輪功修真善忍的,為了別人能得救,自己才遭受這份魔難的,師父教導我們要處處為他人好。現在你們的領導為了看我,竟然用三十個人看一個老太太,讓他們吃不好,睡不好,飢寒交迫的,我不好受,讓他們回家吧,你也回家,放著妻子孩子不管,陪我受這份罪幹嘛。你想想,我一個老太太沒有做半點兒壞事,為甚麼要跑?我不會跑,你放心。要不到我家裏看我,不要讓他們在外面櫛風沐雨的,何苦呢?!在這個世界上,誰做善事誰得善報;誰做惡事誰得惡報,做多少得多少。如今這句話能理解的又有多少人呢?」警察靜靜的聽我講,又默默的走了。出了門又轉過頭來,對我笑笑,說了聲:「再見!」走了。

當天,他們撤走了所有監控,我回到了家中。後來,那些看我的保安人員再和我見面時,就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做問候語。

講正理 化解孩子婚姻危機

二零一五年初,兒子跟我講要與他妻子離婚。兒媳也到我這兒哭訴:要和我兒子離婚。我感到很震驚,婚姻這是神佛安排的,怎麼會發生在我修煉人的孩子身上?雖然兒媳並不是那種我特別讚賞的女孩,但她是我在邪黨大牢裏時和兒子戀愛的,兒子他爸又娶了別的女人組織了家庭,她並沒有嫌棄這個家庭,相反給了兒子一片愛心。就憑這一點,我一直感激她,要兒子好好對待他妻子。

兒子說:妻子花錢大手大腳,不知道勤儉持家安排生活。我說: 那是你縱容養成的,你為了表現你能幹,有錢,就在人家面前炫耀顯擺。如果我有這樣的丈夫,我也會花錢,丈夫的錢不給妻子花給誰花呢?

我一邊勸兒子,一邊向內找自己:事情既然發生在我這兒,一定有我要修煉的內容。現代人把婚姻不當回事,搞甚麼閃婚、借婚、換婚、同性戀等等變異的東西,這是毀滅人類的禍害。修煉人要正一切不正的,我要把正的東西告訴孩子,歸正他們的行為,嚴於操守。

於是我把他倆叫到一起,告訴他們婚姻是由因緣促成的,是由神安排的。過去男女結婚要紅線牽著,要對神佛山盟海誓的:一拜天地,二拜祖先,三是夫妻對拜,是嚴肅神聖的大事情。你們要珍惜彼此的緣份,包容對方,善待對方。我說:「今天我也把我和你爸離婚的事給你們說清楚,有的你們清楚,有的你們還不知道:我和你爸的離婚,是江鬼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造成的,是棒打鴛鴦,豈止棒打,簡直是生吞活剝撕裂開的。當時六一零人員逼我放棄修煉大法,我嚴詞拒絕!我是修煉人,心中有真善忍,有師父,怕啥?誰都不怕,金剛不動!邪惡動不了我,就迫害你爸,逼迫他和我離婚,否則就免去職務,再不服從就撤銷職務等等,一把尚方惡劍在頭上懸著。你們想,一個不修煉的人很難過此關。當時我考慮到你要上大學,你爸爸應該正常工作,你奶奶也經不住你爸爸會被免職的打擊,我同意離婚時,你爸爸默默流淚,一步一回首。後來聽說,他數夜無眠,白了黑髮。」

我告訴孩子們:「我思考了十七年,才悟明白這個道理,才知道自己當年也是自私的。原來一直以為你爸爸和我離婚對不起我。現在才明白:自己沒有真正為對方考慮,沒有想這事對別人有沒有傷害,別人承受不承受得了?只覺得自己沒有錯,直抒胸臆,理直氣壯,剛正不阿!這對江鬼邪惡集團來講沒有錯,一點都沒有錯!但對待你爸爸就應該剛柔相濟,攜手並肩,共赴難關才是。以前,夫妻雙方鬧個意見甚麼的,都是你爸爸先向我道歉賠不是,我從不向他賠禮致歉。如果時間允許倒退回去,過程中我會把事情處理的圓滿一些,修煉也會少一些關與難。」

兒媳聽我這麼一席話,兩眼濕了,拉著我的手說:「媽媽,我敬佩的媽媽,我明白自己錯在哪裏了,明白今後該怎樣做了,請媽媽相信您的兒媳婦,我會改的。謝謝媽媽!」兒子說:「媽媽,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今後我懂得怎樣對妻子了。」我牽著這一對危機化解的小夫妻的手說:「夫妻都為對方考慮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就沒有說不攏的事。」

現在,兒媳婦已得法修煉了,她的父母親也明白了大法真相,經常誠心敬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兩個人得益於大法,所患癌症都好了。 師父和大法再一次展現了慈悲與神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