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車禍骨折 二十天後行走自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今年正月十五晚上,我推著自行車走在路上,突然一輛汽車快速開了過來,把我撞倒在地,當時我就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才醒過來,只見一個路人蹲在我的身邊,這位好心的路人問了我的姓名,家庭住址和電話號碼,我告訴他後,請他送我回家,他不同意,叫來了120。之後,我又昏了過去,等我再醒來時,已經躺在了醫院。

我醒來的第一念就是求師父加持,把我的身體歸位,我沒有傷,我要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我要出院。看見自己正在輸液,就要拔針頭,在旁看護我的女兒急忙攔住我,我焦急地對她說:「打針很難受,頭都要炸了,我要出院。」女兒生氣地說:「醫生給你拍了很多片子,你腦部積水,肩鎖骨斷了,胸骨粉碎性骨折,背上的骨頭也粉碎性骨折,坐盤骨也斷了,只差一點點就把膀胱扎破了。醫生說要我們準備三十萬元給你治傷呢。」

醫生怕我長褥瘡,叫女兒給我翻身,翻身時我疼得直冒汗,渾身鑽心的疼,疼得我直流眼淚。女兒告訴我,背上全是青紫色。我還是要出院。醫生來勸我說:「你傷勢太重,不能出院。」醫生堅持給我輸液,我就對醫生說:「給我輸液也沒用,輸進去的是水。」我不聽,還想拔針頭,醫生說我的肩鎖骨斷了,不能動。我對醫生說:「我的肩鎖骨沒斷,我身上的骨頭沒壞,都是好的。」他們不相信,我說,你們再給我拍片子。我心裏求師父:「請師父加持弟子,把我的一切歸正,我要向世人證實大法。」後來,他們又給我拍片子,一切正常。醫生和我女兒都說太稀奇了,明明前幾天拍的片子是斷的,怎麼現在卻是好的。

我堅持要女兒送我回家,女兒說回家沒有人管我。我說有師父管,有大法管。醫生問我是不是要保守治療,我對醫生說: 「我要回家學法煉功。」 醫生問我煉甚麼功,我說我煉的是法輪功。在我的強烈要求下,第九天我終於出院了。

出院那天,我躺在擔架上進電梯,看見兩個人在吵架,我就勸他們:「我師父教人真善忍,對人要慈悲善良,你們不要吵了。」醫生笑著說:「真善忍這幾個字還真有道理。」

同修得知我出車禍,就來醫院看我,問我怎麼想,我說要出院。一個同修得知我的情況,二話沒說就讓我去他家住。當時,我是坐著120的車去的,幾個人用擔架把我抬到床上,女兒在這裏照顧了兩天,後來全是同修輪流照顧我。有的幫我洗澡,有的為我做飯,更多的是陪我學法煉功。

一來到同修家,我就想我的命是師父給的,我一定要好起來。我想站起來,腳剛落地就鑽心地疼,好不容易站起來了,腳又不聽使喚,我咬著牙挪動腳,同修在旁邊鼓勵我,我一動就是一身汗。只要不睡覺,我就學法煉功,一套功煉下來,我身上全汗濕了。我就這樣天天堅持站立,行走,學法煉功。

有一天,同修對我說,你是大法弟子,你是超常的,不能依賴別人,你要自己闖,你能自己走。我聽後,信心大增。我想:我能走,再疼,我也要走路。我就在屋子裏走了起來,我走呀走,我連續走了六圈,當時在場的同修見了都感到神奇。就這樣,我在同修家住了二十天,同修天天陪我學法煉功,最後我能行動自如。

我回到家中,認識我的人看到我能走路了,都說太神奇了。有的說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康復了,一定是有高人保祐。有的說你煉法輪功,是你的師父保護了你。四月六日早上,我在外面吃早點,聽到以前的同事在說我的事。他對別人說:「我以前還不怎麼相信,這次我是真信了。人家都準備辦喪事了,醫生都說要幾十萬。你看她這麼快就好了,這是事實,(法輪功好)由不得你不信。」

我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今天把我的故事講出來,願善良的人早日明白真相,早日得到法輪大法的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