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回昔日同修中提高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在七二零以後沒重視實修,現在明白了以後,總覺得時間不夠用,自己起步太晚了。所以不但在自己修煉方面著急,同時也為那些當年得法以後不修了的昔日同修著急。這兩年我在找回昔日同修方面下了很大工夫。下面把我這兩年在找回昔日同修中的體悟,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找回昔日同修

二零一四年七月,我在市場上偶然碰到了一個老同修。交談中他說想找個伴,下鄉去找回昔日同修,始終沒找到合適的人,他說:我看你最合適,我當時就說,可真巧了,我最近正在縣裏做這件事呢,下鄉也行。他說,就是交通工具不太好辦,他不會騎自行車。我說,那好辦,我買輛電動車,帶你不就行了嗎?!

第二天,我就買了一輛,一次充電可走一百公里的大電動車。從八月二日開始,我就用電動車帶著他,對已經掌握的「七二零」以後不修的、或只看書不出來的和不精進的同修開始走訪。根據每個同修的具體狀態,用師父講的法理啟悟他們。多數同修都能從新走進大法或精進起來。

到了十月中旬以後,天氣漸漸涼了。因那個同修年齡大,就不適合再下去跑了,我就自己一個人下去。那個同修當年七十八歲,我七十五歲。

我下鄉還有個便利條件,因為在七二零以前我曾經是當時的輔導站站長,各個鄉鎮的協調人我都熟悉。很多七二零以前的老學員都認識我,那時弘法時騎著摩托車,也跑遍了我縣農村各個角落,這樣我也便於接觸,好說話。從那時開始到現在,除了下雨天外,從未間斷。離縣城最遠的村子都要走五十多公里,一個往返就一百多公里。餓了就隨便買點乾糧,渴了就順便找點水喝。冬天下雪時路滑摔過跟頭,但都有驚無險走過來了。

二、走遍一百零七個村子

在這個過程中,當地的協調人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下鄉時多數我都找當地的協調人一起下去,因為他們對當地的情況更熟悉,講起來比較方便順利,而且把不精進的協調人,也能帶動起來。

一年後,電動車電就不足了,輪胎也不行了,我就又新買了一輛電動車。在全縣範圍內十四個鄉鎮一百零七個村莊,凡是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全都走遍了。幾乎一兩個月就走一遍,有條件成立學法小組而沒成立的,就成立了學法小組,不能堅持學法的也堅持下來了。部份不修的同修也回來了,不太精進的也開始精進了。也有精進一段時間,時間長了就又鬆懈的。這就需要經常去帶動他們。對一些需要大法書的,及其他材料的,都能及時給同修解決。

在幫助同修的同時,我自己也抓緊學法煉功,我每天都是三點四十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每天學法兩個小時以上,在對法的理解和認識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對不精進的同修更加著急,從而增強了找回昔日同修的責任心。

三、衝破阻力 找回昔日同修

在這個過程中有過無奈、有過委屈、更有各種各樣的干擾和壓力,我都衝破了。開始時,由於我長時間不和同修接觸,十多個鄉鎮一百多個村屯,同修叫甚麼名,我都記不住了。打聽女同修本人的名字,還沒有多少人知道,我就得記住他家不修煉的丈夫叫甚麼名,才能打聽到她家。

一來二去名字就多了,就記不住了,就得寫在本上。這樣就有同修不理解了,在背後說甚麼的都有。有怕心的說有安全隱患問題,協調人和我說了此事,我就耐心的解釋,我想把這個項目做好,就得經常去一百多個村子,剛開始我記不住,就得寫在本上啊。面對同修的不理解,我也感到委屈,也想過不做了,做別的吧。但是過後想想修煉哪能那麼容易,找自己吧,不但得做,還必須做好,這個項目是師父要的,也是修自己的過程。

四、在找回昔日同修中提高心性

有一戶夫妻倆原來都修,後來女的去世了,男的又找了一個後老伴,這個後老伴極力反對他修煉。一天我去了他家,和這個同修剛提學法的事。她忽然猛撲過來,一手抓住我的手,一手扳住我的肩膀就往外拖,用力把我推出門外。嘴裏說著難聽的話,隨即關上房門,不讓男同修出來。

還有一個村的夫妻倆,是「七二零」前的輔導員,由於兒媳堅決反對,結果都不修了。我去找他們時,他兒媳一聽談修煉的事,立即就攆我走,看我不走,就操起電話要報警。

還有一次去找因受家庭阻力不精進、走不出來的同修時,也是剛一談學法和講真相的事,她那個正在外燒火的老伴,馬上拿著燒火棍進來,用棍子指著我說,「你給我出去,剛消停兩天,又來扯這個,痛快給我走!」就硬把我趕出來。

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我都笑著對他們說,不要這樣,你罵我打我,我都無所謂不在乎,可阻止別人修煉對你不好,那是在犯罪,應該支持他,他修煉對你和你家都有好處。

還有一個同修對我說,他們親家母原來挺精進的,現在迷上了麻將,勸也不聽,讓我去幫助一下。我先後去了四次,前兩次她都在外面打麻將,她丈夫明知道她在哪也不去找。第三次她下地幹活也沒遇到,到第四次才碰上她,我跟她講師父的講法,講得大法的不易,以及修煉的美好,反之完不成使命不兌現誓約的可怕後果,她醒悟了。表示立即放下麻將,馬上參加鄰村學法小組學法,並帶動了其他同修。

還有一個女同修,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家中養了好幾頭牛、豬、雞、還有很大的園子,整天累得夠嗆。根本沒有學法、煉功、講真相的時間。附近的同修都為她擔心,讓我想法幫幫她。跟她一談,她就訴了一番苦,說沒辦法。我就跟她說,我們得法不易,你能不能改變一下狀態,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每天寧可少睡覺也得擠時間學法,早晨起來先煉功,然後再做其它的。過了二十多天我又去她家,一見面她特別高興,她說以前咋沒想起來這麼做呢,這麼安排法也學了,功也煉了,還啥活也沒耽誤。原來身體不好,現在身體可好了,精神狀態也好了。

還有一個昔日同修邪悟了,學了所謂的「第十講」。我就在法理上和他切磋交流,後來他又走進了大法修煉。這樣的事太多了,就不多說了。

這兩年雖然找回了一些昔日同修,同時也使許多不精進的同修精進了,有的學法小組成立起來了,有的從此走出來了,但我回想一下,以前也有同修找我,讓我能精進起來,可我自己一直都被執著擋著,走不出來。現在深感自己走出來的太晚了,耽誤了很多時間,很多事,也很愧疚。總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我早已暗下決心,以後一定按師父要求去做,把最後的這段路走好走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