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改變了我丈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丈夫因為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關押六年多,期間我遭了無數的罪,眼睛哭的視物不清,六年中沒買過一次肉,沒吃過一頓餃子,別人過年歡歡喜喜,我把自己關在家中落淚。有人誇我善良,具有中國女性的傳統美德從一而終;有人對我這樣苦守著不理解。今天我就和大家說說我的心裏話。

丈夫二十一歲那年,也就是我們剛結婚不久,他在工廠上班出了事故,人被捲進機器,胳膊折了好幾節,手都碎了,周圍的人都料定不死也得殘廢,去市裏骨科醫院搶救,專家會診,決定鋸去胳膊,以免潰爛和全身細菌感染,當時婆家人都嚇壞了,認為我那麼年輕肯定不跟他過了,我哭著說:「他就是殘了,我也伺候他一輩子。」我跪下苦苦哀求大夫:「千萬要留下他這隻胳膊,哪怕只做個樣子!他太年輕!」我的舉動感動了大夫,大夫向我們家屬說清了留下胳膊可能出現的後患,但我還是堅持讓做保守治療,留下這隻胳膊,做了六個多小時手術。蒼天有眼,丈夫奇蹟般的好了。

可是經歷了這場磨難後,丈夫的脾氣卻越來越壞,罵人成了他的家常飯,張口就罵,有時罵了人自己還意識不到,毛病越來越多。抽煙上癮,煙捲一天得幾盒,有時嫌不過癮,就抽旱煙。他一大碗酒一口氣就喝下去,經常喝醉,然後就鬧事。一次酒後,他在班上罵人,從樓下到樓上挨屋點著名罵,從科長到廠長罵遍了。

還有一次,他在單位用手掌連著拍碎四十二塊玻璃,紮的滿手是血。保安的被子和枕頭也被他扔了,三個工人都按不住他。他的廠子坐落在河邊的橋頭上,辦公室的電話他也搶去扔到河裏。單位裏沒人敢惹他,都不跟他一般見識。在廠裏上班甚麼東西都往家拿,家裏有用的就用,沒用的就賣錢。

丈夫還變的好賭錢,撲克牌、麻將都玩,大場、小場都敢上,而且總是輸錢,玩起來不計後果,上癮到了極點。我騎著三輪車賣菜,掙的錢都給丈夫還賬。一次我到牌場找他,他回到家就撕錢,嫌我沒給他面子。我不讓他撕,他就把窗戶關上,拿菜刀把門別上,打我,把我從炕上扔到地上,從地上拽到炕上,嬸婆婆聽到他的打罵聲,趕來勸架,怎麼叫門他也不給開。那次把我身上都打黑了。一次,丈夫打檯球入迷,打到深夜,放在旁邊的自行車被人偷走他竟不知道。當時家裏那麼窮,我心裏啥滋味可想而知。我整天跟他過著提心吊膽、擔驚受怕的日子。

一九九八年秋季的一個傍晚,丈夫回家的路上聽說誰家放錄像,他也不知道放甚麼,就跟著去看,到那兒他才知道是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看完一講就回家了,吃完晚飯就上他家煉功去了。

神奇的是,丈夫第二天整個人都變了,根本就不是從前的他。原本文化低、不愛看書的他,從此天天捧讀《轉法輪》,遇到不認識的字就查字典,他激動的說:「我終於找到了師父,不管李洪志是人還是神,我都要修下去!」

丈夫學了法輪功,明白了失與得的關係,知道自己造了大業,決定洗心革面,從新做人,了解他的一位同事卻斷言:「他要能改好了,哪都能好了!」

丈夫真的變了,不再抽煙、喝酒、賭博,壞毛病都改了,村裏誰家有事,他就主動幫忙,我們夫妻關係也好了,家務活他也搶著幹,日子越過越好。我萬分感激大法,是大法和大法師父救了我丈夫,否則真不知道丈夫會墮落成甚麼樣子。因此我就支持他在我家成立學法煉功點。

丈夫剛學法時間不長,在單位就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有一天,他夜間值班,寧科長查崗,他在崗還打了招呼,第二天早晨,另一個科長接班時,卻說他晚上查崗不在,要罰款,還不給記工。丈夫問是誰說的,這位科長說是寧科長說的,丈夫去找寧科長,當著十二位員工的面質問:「你是人嗎?」 寧科長當時感到很沒面子,立起來就給丈夫兩個嘴巴,一邊一個,打得丈夫眼睛冒金花,當時工友們心想這回事可要鬧大了。就在這一瞬間,丈夫清醒了,想起大法師父的講法:「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馬上調整自己的心態,把自己穩下來,很平和的站起來與科長道歉:「老寧,對不起,我不應該跟你這樣說話,真的對不起,我錯了。」

丈夫的話語令在場的工友們驚呆了,因為他們都了解丈夫的脾氣,要是過去哪能受這種羞辱,何況真的是冤枉!就這樣一場即將發生的風波一下子過去了。事後工友和丈夫說:「真沒想到那天你能忍住,還當面道歉,是大法改變了你!」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廠長讓丈夫在不煉功的保證書上簽字,他不簽就不讓回家,在廠子吃住,二十四小時有人輪流看著,過了幾天,廠領導把我找去,我嚇壞了,就給他下跪勸他,二十多天後才回家。

二零零零年九月,丈夫因貼「法輪大法好」粘貼被綁架,國保警察用幾根電棍輪流電擊他,沒電了就不停地搧嘴巴,連續折磨八個小時,最後丈夫暈倒在條椅上,這次被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期間國保警察隔三差五的到我家,問我還有東西不,勸我別跟他過了,我嚇得直哆嗦,不敢在家住了,就搬到親戚家去住。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夕,丈夫再次被綁架,誣判七年。期間我靠打工掙來的工資維持生活,還要奔波監獄去看他。我孤身一人在家,經常以淚洗面,哭的眼睛看東西都模糊,飽受精神折磨。

丈夫被判刑初期,村裏很多人都議論這回我準要改嫁,而我心裏清楚,法輪大法好,是大法改變了我丈夫,讓丈夫從新做個好人,是江澤民的打壓政策錯了,造成丈夫的冤案,我咋能在他落難之時棄他而去、讓他雪上加霜?我的堅守和善良漸漸的感動了村裏人,鄉民由開始的看笑話到理解,由同情到幫助我。村裏平改時對我家補償款不公,村民主動簽名為我作證,譴責對我家不公正的對待。

丈夫出獄回家後,洗衣、做飯、收拾房間樣樣搶著幹,我是苦盡甘來。村民也誇讚:「看人家某某(丈夫的名字),哪像蹲過六年多大獄的人,身體真好!」丈夫現在紅光滿面,腰板挺直,別人還穿很厚的衣服時,他就穿短袖衫,快二十年了沒有吃過一粒藥,這是用多少錢買不來的健康。

在此我感謝大法師父,是大法將滿身惡習的丈夫改變成彬彬有禮、寬厚善良、人見人誇的好人。也感謝所有在難中曾經幫助過我的正義人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