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幫你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三日】前些天我到甲鎮講真相,那裏是中共幾個軍頭的老家,發現那裏還有極少數人不明真相,害怕遭邪黨迫害不敢聽真相。但許多人還是明白的,下面舉幾個例子:

一、「我幫你發」

在一個鐵路橋的涵洞兩邊,有人在往護欄上搭鐵絲網。我走過去給其中兩人講真相。我發的資料他們當場就看起來,那位四十多歲的同意退黨。我問旁邊年長的那位:先生,您是黨員嗎?他說:我退了黨。我問:是法輪功的幫你退的嗎?他說:是的。

我就到鐵路右邊去給兩個工人講。講著講著,沒想到那個年長的先生走了過來,說:「這些都是我手下的工人,一共十二個。這樣吧,你給我十二份,我幫你發。等會兒休息,我們到集體宿舍去看。」我說:我這裏還有光盤,你們看不看?他們急切的問:你有影碟機沒有?我說:沒帶。他們表示遺憾。我只有送那老闆一摞資料了。

二、「法輪功的,好!好!好!」

有兩個人在地裏幹活,我先給一個噴農藥的人資料,他看了一眼封面表示不要。我再把資料給旁邊鋤地的老人。老人問:是法輪功的嗎?我直言相告:是法輪功的,老爺爺。

沒想到老人激動的說:「法輪功的,好!好!好!」他一連說了三個「好」,很小心的把資料裝入口袋裏。

三、「你要小心呀!」

有幾個年輕人在一個商店門口坐著閒聊,我大大方方的走過去發資料給他們。他們立即就看起來了。我發現旁邊的店鋪裏有一個人,就走進去,遞一本資料給他。他說:「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大白天發這個?!」我說:「先生,您對法輪功有誤解。現在全世界都明白法輪功是好的,是被江澤民誣陷的。您看看不就明白了嗎?這裏面講的全是真的。」他說:「別跟我扯這個!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說:「警察?」他說:「不是。」我問:「是『610』?」他沒正面回答,反問了一句:「你知道『610』?你可知道『610』的厲害?」

我說:「先生,我們煉法輪功的,誰不知道『610』?您也一定知道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這時,剛才接資料的一位男青年走過來,對那人說:「法輪功以前是夜晚發的,現在怎麼敢白天發呢?」我就給他倆講大法真相:「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的肝癌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我是對師父感恩才出來講真相的,沒幹任何壞事。」

店裏的人說:這裏迫害法輪功可狠了!本地幾乎再沒有法輪功的出來,你快走吧!我說:「先生,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謝謝您的好意!」他善意的說:「你要小心呀!」我謝過他,往前面走去。

四、「領導,您還先看哪?!」

在一個工地,有兩個人不知在幹甚麼。我走過去,把一本《九評共產黨》遞給年長的那位。他看了封面,眼睛瞪的大大的,非常震驚:「你發這個?這可是要坐牢的。」他不敢接。我給他打氣:「我敢發,你還不敢看?怕甚麼?這本書現在全世界熱傳,很多人在找呢!」

他用兩根手指頭把書夾過去,手還有點顫抖。可能是為了掩飾,或等那年輕的走開,他把書放在鏟車的鐵梯子上,人鑽進鏟車的司機台裏去了。

我到前面的辦公室裏,發一份資料給裏面的一位當官模樣的人看。剛出門,看到鏟車上的那個人拿著《九評》迫不及待的過來了,聽他在門口說:「領導,您還先看哪?!」

五、「我和共產黨不對路」

有兩個人在公路邊聊天,我去跟他們講真相勸三退。那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說:「我和共產黨不對路(不一夥的意思),我入過團。好,我退!」他接了資料和光盤,並指著光盤上字問我:「這個字念甚麼?」我告訴了他。他很滿意的離開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