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我健康的身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我七十六歲,二零一三年四月份,和老伴到外甥女(外甥女的孫女結婚)那裏去吃喜酒,五里遠的路,我走了兩個多小時,走走歇歇,還走的氣喘吁吁的。

離外甥女家還有幾十米,他們倆口就接我們來了。看到比我只小六歲的外甥女紅光滿面、精神飽滿、神采奕奕的樣子,我心裏羨慕極了。我問她:「梅姐(隨我孩子們對她的尊稱),你吃了甚麼靈丹妙藥、返老還童了!」梅姐說,「舅娘,十多年前我就告訴了您,我在煉法輪功啊!」

當時我患有十二指潰瘍、肩周炎、胃酸、胃脹、排泄功能失調、視物不清;家務事靠老伴,農活靠兒女,趕集要走五里路,我走百步都很困難,如果我能到集鎮裏去轉一圈回來,左鄰右舍都會說是天方夜潭,不可思議;在家兒女不喜歡,老伴也經常給臉色看,一些流言蜚語還經常從左鄰右舍傳遞到耳朵裏來!聽到這些話後,我不是跟老伴吵,就是跑到外面跳著腳罵街;活的一點都不自在,也不覺的有甚麼留戀的,真的想離開這個世界!

外甥女的話,讓我猛然想起,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她就告訴我她得到了佛法,真正的宇宙大法──法輪大法!法輪大法要求每個弟子都按真、善、忍的法理去做一個好人!可我悔於聽信了小門小道掌門人的讒言,在小門小道裏走,始終沒有拔出腳來,還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一身糟,離道甚遠!

我懷著懇切的心情對外甥女說,「你告訴我煉法輪功吧」!梅姐說;「您今天來的真的是時候!我們學法小組正好今天下午學法,您到時也參加學法吧!」我高興的答應了。

那天來了八、九個大法弟子,梅姐向他們介紹了我,一個年輕的大法弟子問我認不認識字,我說認識字。他就遞給了我一本袖珍本的《轉法輪》。我說,這麼小的字我看不清楚!一個看似五十歲的大法弟子馬上給我遞上來大本的《轉法輪》,並說:「給您!」我問:「要不要我還?」他說:「您想學,您就永遠修下去,不要您還!」

我心頭一熱,煉法輪功的人怎麼都這麼好啊!我雙手捧起了《轉法輪》和他們一起學法。

我在梅姐的家裏住了三天,白天看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晚上就看師父的教功錄像。當天晚上就開始拉肚子,第二天也一樣。以前拉肚子會覺得四肢無力、渾身發軟;而現在拉肚子反覺得人輕鬆很多!我明白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

回家後,我天天堅持學法、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教功錄像;每天三點半起床晨煉。沒十天,我就覺得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原來一袋東西要和老伴兩人抬,而今,我一個人都可以移的動了;我能走路去趕集了。胃病消失了、十二指潰瘍好了、肩周炎好了、胃不冒酸水也不脹了、排泄功能正常了。直到現在,我也沒有吃一粒藥。

學法沒到一個月,一天,我找眼鏡準備學《轉法輪》第八講時,怎麼也找不到眼鏡。我就不找了,當我翻開第八講,書面上的每一個字都是金光閃閃的,射的我雙眼都睜不開,當我睜眼再看時,書上的字都凸出來了,一個個顯得很大,看大法書時,雙眼舒服極了,我悟到是師父不要我戴眼鏡了,我的視力完全恢復了。從此,我再也沒有戴眼鏡了,眼睛還能穿針引線了,連最小的字我都看的清楚了。在這裏,弟子叩謝師父!

修心性、講真相,家庭鄰里顯和睦。沒有學大法的時候,我是一個得理不饒人、很強勢的一個人,在家裏,老伴要是罵我,我會整得他幾天不安寧,左鄰右舍都會讓我三分;學大法後,我有理都饒人,老伴罵我,我不但不回罵他,還望著他笑;左鄰右舍罵我,我心裏也很坦蕩,沒有不舒服的感覺。我按真、善、忍的法理處處要求自己,時時做一個好人,在家裏,原來要老伴去幹的活,現在我自己去幹;幹活老伴他說幹累了,我讓他休息,我一個人幹;左鄰右舍幹不完的活,我主動去幫忙;農閒了也不打牌,不說別人的是非話了。

時間一長,老伴、兒孫都說我變了,鄰居們也都說我變了。每到這個時候,我就會自豪的告訴大家:「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我還把中共篡權後無休止的政治運動冤殺了我們八千萬同胞的真相講給鄉親們,同時,講清只有「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才能保平安的道理;先把家裏的人都退了,再講鄰居,再往遠處講。沒有入邪黨組織的人,就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道理,叫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得法雖然只有三年,師父給予我的太多太多,我付出的卻很少很少。在今後的日子裏,我會努力做好「三件事」,喚醒更多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