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女子監獄五監區迫害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女子監獄五監區區長徐中華乃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曾任一監區、老殘監區區長,平素驕橫跋扈,只認錢,前幾年每天必拿電棍等打人,現在不允許後改為天天破口大罵。她在二零零七年調入五監區,曾於二零零九年~二零一二年專門組織迫害法輪功小組,指使西柳黑社會頭子、販毒吸毒犯劉紅新、劉敏、吳小娟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先後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遭其毒手,法輪功學員賈貴芹、王紅賓、李乃豔被連續三十天脫光衣服,光腳站在地磚上、開窗潑涼水、毒打,甚至被強行按倒在地,用拖布木把插入陰道直至出血,抓住頭髮向牆上撞,一把把的頭髮被撕下,手指尖裏插竹籤直到人昏迷。手段之殘忍卑劣令人髮指。

酷刑演示:竹籤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籤扎手指

法輪功學員賈貴芹在被迫害中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監區長徐中華和隊長高小航見狀,令人將四雙襪子塞入其口中,高小航還想塞入一條沒洗的內褲。然後纏上膠帶,把賈貴芹綁在椅子上,還綁上一塊侮辱師父的牌子,讓犯人一輪一輪的更換毆打。拿下襪子後見她還喊,又關到小號禁閉毆打了半年,依然喊。又送到醫院灌食半年,還是依然喊。沒辦法接回監區,由湯立英帶著,可以學法、煉功,賈貴芹才平靜下來,不再喊了。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賈貴芹不配合邪惡,不要減刑,不要分,不戴牌,不接受犯人的一切。她今年六十八歲,家在遼寧省朝陽市,二零一三年被綁架,在雙塔區法院被非法判刑。她不配合邪惡不戴牌,所以獄警不允許家人探視。

獄警慫恿犯人劉紅新、劉敏、吳小娟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允許她們可以不幹活,隨時買吃的,拿滿分、省勞、獄勞、獲得減刑,因此她們就變本加厲的迫害。

(一)

一小隊隊長薛豔妮與殺人犯趙生波合謀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五年~二零一六年近兩年間對法輪功學員王紅賓、王桂蘭、孫寶英、姜鳳麗、毛秀芹等數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

調動數名窮凶極惡之人,包括曲瑩、畢秀君、韓丹丹、楊亞男、呂陽、屈小瑩等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折磨,安排全小隊犯人輪流站班,兩人一組,每一個半小時換一次崗,採用推、拉、拽、往床上倒水等各種手段,不許法輪功學員睡覺。

只要法輪功學員不所謂的轉化,就採用連坐株連的伎倆,讓全小隊停電視、禁止去超市、禁止探視接見,挑動犯人心裏的惡念,讓她們仇視大法,仇視法輪功學員。小隊內每天打罵聲連成一片。

中共酷刑:冷凍
中共酷刑:冷凍

一小隊隊長薛豔妮暗中教唆犯人:「必要時可上手段,政府不知道。」採用各種方式折磨法輪功學員,冬天往身上潑涼水、開窗戶凍、光腳站在瓷磚上等,致使法輪功學員王紅賓神志不清,雙腿行走不便。

(二)

三小隊隊長陳碩是五監區迫害主兇,唆使惡犯曲瑩、張玉靜等人每晚以學習的名義對法輪功學員王仁秋進行拳打腳踢長達半年之久,曾在眾目睽睽下一腳踢在她臉上,上千度的眼鏡被踢碎,導致她眼睛紅腫不能看東西。二零零八年王仁秋因拒絕晚上回去繼續幹活到深夜,被陳碩指使惡犯曲瑩毆打,揪住頭髮向牆上撞、向臉上吐痰;又被科長張蕾、隊長陳碩懲罰坐一尺長、僅三指寬的小板凳,黑夜白天不停坐,長達一個月之久。王仁秋二零一五年再度遭到綁架,她和同修葉紅梅一起,被殺人犯於小紅等全小隊犯人連續幾個小時不間斷的辱罵、長時間站立,不讓睡覺,看邪惡光盤等,原因同樣是隊長採取全小隊連坐株連,停電視、停帳、停探視的邪惡手段,使得眾惡犯面目猙獰,仇視大法。

犯人張琳曾是大連電視台主持人,面如桃花卻心如蛇蠍,滿口污言穢語,因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七、二零零八年連續兩年立功拿高分,在二零零九年查出患腦瘤,可謂現世現報。

三小隊隊長陳碩手段殘忍,以狠著稱,她迫害法輪功學員人數眾多,雙手沾滿鮮血,因為立功很快由小隊長升為幹事,後升為集訓監區管教大隊長,可謂腳踏鮮血在仕途之路上攀升。

集訓監區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監區,監區長郭小瑞、管教大隊長陳碩、主抓迫害法輪功的科長陳瑩,她們利用惡犯孟丹(願葫蘆島特警,練過擒拿格鬥,現被判無期),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幾下打下去臉上不帶傷,人卻已起不來,呼吸都困難。惡警給孟丹的回報就是幫她申訴,以立功等名目縮短刑期讓她更加賣命迫害。

整個集訓區內血雨腥風,法輪功學員二十四小時戴手銬,上廁所都不解開,罰站立、不讓睡覺,成天被污言穢語的辱罵、恐嚇。還有隊長李涵、胡楊,從早到晚的播放辱罵大法、師父的光盤,以此折磨法輪功學員。

(三)

法輪功學員董豔梅於二零零二~二零零九年在六監區被關押迫害,其妹妹為看望方便,大學畢業後留在瀋陽。董豔梅抵制迫害,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的惡警隊長劉英傑、科長陳靜對她用電棍進行毒打、戴手銬、不讓她睡覺。強迫看侮辱大法、師父的錄像等惡毒手段,使她處於精神封閉狀態,惡警假意叫她妹妹來探視,然後刺激、威脅、恐嚇她妹妹直至精神崩潰被送至醫院。家中老父親得知情況後從黑龍江趕來,見到小女兒和大女兒後,因不能承受如此大的打擊而精神失常。

二零一四年,董豔梅再次被綁架,先被送到集訓區,先後經受區長郭小瑞、管教科長陳碩、主管科長陳瑩、販毒犯李小芳、詐騙犯李晶、教育科長李雁等人的嚴酷迫害,以致精神恍惚。後被調至五監區四小隊,繼續被管教科長李哲、隊長孟亞紅、殺人犯孫亞芝等人輪番逼迫,致使其精神狀態時好時壞,沉默恍惚。家中母親和另一妹妹不堪親人遭遇如此慘劇而相繼病倒。董豔梅的兒子也因為失去母愛而性格孤僻,丈夫懷疑受到跟蹤、監聽電話、監視。更在當地國保大隊的有意而為下備受歧視,以致精神萎靡。慘烈的迫害使得本來幸福美滿的一家人痛不欲生。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後,董豔梅不配合參加贖罪勞動,每天只吃一點玉米餅或玉米粥,一個多月的時間不說話,也很少去廁所,人很瘦。後被安排至醫院就診,檢查結果是臉萎縮、抑鬱至分裂臨界點。主抓迫害法輪功的科長陳瑩和隊長李涵強迫她吃精神病藥物,被拒絕後威脅要把她送至精神病科和病人關在一起,逼她看辱罵師父和大法的光盤,為了逼她所謂的轉化,利用販毒犯李小芳和詐騙犯李晶,使用種種威逼利誘的手段使她生出怕心而妥協,被所謂的轉化,清醒後嚴正聲明,結果也招致更狠的迫害和報復,致使其精神有些混亂。

教育科長李雁前後三次對董豔梅進行所謂的心理諮詢,其實都是滿口謊言的威逼利誘和辱罵威脅,董豔梅堅定大法不為所動,立即由管教科長李哲安排進行學習,隊長孟亞紅唆使殺人犯孫亞芝(二零零二年入獄,曾迫害眾多法輪功學員,同修齊百芬近期又在被其迫害)、和惡犯張會組成行動組,所謂學習就是打罵折磨,聽他們念污衊大法的文章。

(四)

法輪功學員張桂君,清華大學畢業,在集訓區經歷了所有的迫害手段,戴手銬罰站、連續二十晝夜不讓睡覺、絕食灌食等,後又被送至五監區,隊長張雪心狠手辣,採用種種手段折磨她。

後來張桂君讓家人請了律師進行申訴,律師的每次到來都會用法律進行維權,令邪惡為之膽寒,律師更是跟隊長張雪講明真相及種種後果,張雪也就不敢再下黑手進行迫害。張桂君不參加贖罪勞動,在隊長辦公室旁邊的攝像頭下就打坐發正念,惡警不讓閉眼就睜著眼發,在獄中也不斷的寫信講真相,家人也可以正常探視。

(五)

監區內最擅長弄虛作假,好言好語時皆被錄像,在集訓區時有一次隊長李涵捧著大餐盒,裏面的飯菜都是從未見過的,錄像作假,轉過臉立刻唆使犯人威逼。更有甚者在指使惡犯毆打法輪功學員前,假意找法輪功學員談話,問:「我打你了嗎?」「沒有。」「我罵你了嗎?」「沒有。」錄像留存給自己尋找退路,轉身就讓惡犯拳打腳踢,手段極其卑劣凶殘。

法輪功學員都被嚴密監視看管,不許任何接觸,連和他人點頭微笑都被刁難,更不允許和其他犯人說話,是因為邪惡害怕被揭穿,更害怕法輪功學員互相鼓勵、聲援,形成整體。常人家人即使有所察覺,也都受到惡警威脅恐嚇,害怕得罪惡警會使得親人更加受到欺凌。再加上裏面的法輪功學員多年來無法為家裏分擔,又要家人大老遠來看望,也不忍心再讓家人為自己請律師申訴。

而監獄對絕大部份法輪功學員則根本不允許家人探視,跟外界完全失去聯繫,惡徒也就敢肆無忌憚的迫害。其中很多同修都希望能有律師來為她們申訴,跟隊長講清真相,震懾邪惡。

相關信息:

五監區長徐中華:15840098118
教育科科長李雁:15698805958
牢頭惡犯的母親:15942351861
惡犯吳小娟的女兒:1864141133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