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石嘴山市電視台造謠 退休女教師澄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八日】我是寧夏石嘴山市法輪功學員穆志宏。二零一六年八月份,寧夏石嘴山市電視台播放了一條新聞:污衊法輪功如何如何不好,並說當地的法輪功學員穆志宏已經不煉了!我是當事人,聽到這個捏造的消息,我很吃驚。

一、澄清謠言並嚴正聲明

我今年七十四歲,一九六六年當的教師,一九八二年調動到石嘴山市繼續從事教育工作。我在石嘴山市工作生活了三十五年,從沒和石嘴山市電視台的任何人接觸過,更沒有打過交道。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我歷經迫害也從未對任何部門、任何人說過我不煉法輪功之類的話。

憲法提倡信仰自由,我是合法公民,我的信仰受法律保護,石嘴山電視台發布捏造的消息是對我的侮辱!這和天安門「自焚偽案」如出一轍。

媒體發布新聞必須真實、準確、公正,報導個人的消息最起碼要告知本人。我和石嘴山電視台的人都沒見過面,他們從哪裏知道我不煉法輪功呢?一個市政府主辦的電視台隨便編造謠言,散播假消息,這不僅違背職業道德,也是違法犯罪行為。

我在此公開澄清:寧夏石嘴山市電視台發布消息稱我不煉法輪功了,這是捏造的,是在造謠惑眾。我在此嚴正聲明:我不但要煉法輪功,而且一煉到底,誰也動搖不了,誰也擋不住,這就是事實!

二、電視台發布消息前我遭受的一次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寧夏青銅峽市法輪功學員陳晨(教師)被非法開庭,大武口區的法輪功學員何秀蘭去參加旁聽,回家後被跟蹤,不久即被抄家綁架,當地公安國保人員還大規模騷擾當地法輪功學員。

七月二十一日我打電話給表弟,說第二天到他家串門。第二天一大早我剛到表弟居住的小區,就被石嘴山市公安局蹲坑的便衣劫持到朝陽派出所。他們搜身後又搜包,把兩個手機搶走,又把我劫持到青山路派出所。到青山路派出所後,幾個警察劫持著我坐上警車到我家抄家,同時去了三輛警車。大武口區榮景社區居委會主任(女)也在現場。

警察打電話叫來開鎖的把我家院門撬開,進到院子裏又撬屋子的防盜門。長時間撬不開,警察指使開鎖人員拿來電鑽,強行把鎖芯鑽開,又將其它房門撬開。一大幫人蜂擁而入,見甚麼拿甚麼:兩台電腦、三個打印機、兩個小收錄機、兩個MP5,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籍等等,就連牆上貼的神仙彩畫、擺的塑封的蓮花都被拿走了。我丈夫(已去世)的房間也被搜查了一遍。我丈夫生前收藏了很多書法、字畫、金幣、文物之類的,他自己保存的,我從來沒有清點過,具體甚麼東西被劫掠了我也不清楚。但我發現我丈夫書桌上的剪刀、工藝品之類的都不見了。他們從我家出來的時候搬了三個大箱子、兩個大袋子。

非法抄家後,他們又把我拉回派出所,兩個警察審問我。他們問:你表弟煉不煉法輪功?我說:不煉。又問:你存這麼多資料幹啥用?我說:為了中華民族的復興,為了大法的永世流傳,讓世人記住江澤民如何迫害法輪功的。又問:上次你在銀川做資料被西夏區法院判刑三年,出來後你為甚麼還要做?我說:西夏區法院判我三年是冤枉的,我沒有罪,哪一條法律也沒有規定煉法輪功有罪。他們說:你認為沒有罪可以提出覆議,你認為法輪功好就在家煉,為甚麼還讓人退黨?我說:江澤民利用貪污黨、腐敗黨、流氓黨迫害法輪功,不退出就是支持它,與它同流合污;我家的東西都是我的個人財產,是自己的錢買的,是受憲法保護的,你們損壞一件都得賠償;你們搜家時我家裏人不在場,我也不在場,你們到底都拿走了甚麼東西,誰也不知道。他們說:給你保存著。

在派出所裏,他們審問我時要用電腦做筆錄,但換了幾個房間電腦都用不了。 他們帶著我一會到樓道裏,一會又到平房裏,換了五、六個地方。當天天氣很熱,我從早到晚沒吃一點東西、沒喝一口水,昏昏沉沉的,加上轉來轉去換地方我都糊塗了。到晚上十一點多辦了取保候審手續後才放我回家。

從派出所出來時,他們沒有給我扣押財物清單,也沒有給我取保候審的手續。我回到家快半夜十二點了,公安的人將防盜門鎖子換了,我打不開。我打出租車找人開鎖,鎖店關門了,只好返回,我在廚房的沙發上呆到天亮。

我被綁架時,表弟一大早出去買早點,回家時在小區也被綁架到朝陽派出所(我在派出所看見他了)非法拘禁到傍晚六、七點鐘才放回家。表弟家也被國安人員搜查,還錄了像,連地下室也被搜查。幾個國安的恐嚇逼迫他家人,致使我表弟媳婦當場高血壓發作頭疼頭暈,吃降壓藥一星期後才恢復;我表弟三、四歲的孩子當時被嚇的哭叫不止,隨後發高燒送到醫院打針吃藥;我八十多歲的姨媽也在這個小區居住,聽說我和我表弟被綁架了,心臟病犯了吃了速效救心丸才緩過來。我被綁架期間,警察給我的三個兒子打電話,到單位「調查」,上門騷擾。

此次我被綁架抄家、非法審問的整個過程中,沒有人問我:你還煉不煉法輪功?自始至終我沒也見過石嘴山電視台的任何人。

三、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 不會放棄信仰

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前,我有多種頑疾:風濕性關節炎、心臟病、腸胃炎、腰椎間盤突出、過敏性鼻炎、婦科病、膽絞痛等等,且經過各種治療方法也沒有效果。飯量很小,體重不到80斤。各種病折磨的我活得都沒有信心了。嚴重的腸胃炎和各種疾病導致我經常不舒服,時常拉肚子、拉血拉膿,到醫院求醫,醫生說有可能是結腸癌,但最終也無法確定是哪種病,也就沒有治療的辦法;膽絞痛每月犯一次疼的死去活來;神經性頭痛,經常疼的站不住、坐不下、睡不倒,鼻涕、眼淚、口水一齊流。

因為心臟病很嚴重,我上不了班,拿著心電圖檢查結果提前五、六年辦理了退休手續。那種百病纏身的感覺真是生不如死,常年四季到處求醫問藥,專家也找了、大醫院也看了,偏方、祖傳秘方都用過也不見好轉,好多年當中每年都得花上萬元的醫藥費。萬般無奈之下皈依了佛教,希望能找到治病的良方和心靈的慰藉,但還是無濟於事。

一九九六年十月聽認識的人說:法輪功是佛家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我當時就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開始煉功的。修煉法輪大法後,僅僅不到半年時間,我身體的病症全消失了,而且飯量大增,體重由原來的80斤增加到120斤,皮膚也白了細嫩了。二十一年來我沒吃過一粒藥,打過一次針,進過一次醫院。就連每年的體檢我都沒有參加過,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療費。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我的身體好了、心情好了、性格開朗了。我真正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和做人的意義。

修煉法輪功後,我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個好人。積極為敬老院捐錢、為殘疾兒童捐錢物、為災區捐款。因我不放棄信仰,九九年後,有六年左右的時間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監獄、看守所、拘留所。即使在監獄、勞教所這些地方我還竭盡所能幫助遇到困難的犯人,這些裏面的警察都知道。

有個法輪功學員給師父的生日賀卡中說 :假如一位醫生治好了我的絕症,我會感激他一輩子;假如一位老師教給了我人生的真諦,我會永遠尊敬他;假如一個人把我從毀滅的邊緣救回來,我會永生永世不忘他的恩德,而您就是這樣的恩人!這幾句話也是我想對師父說的。我不會背棄恩人,我不會說我不煉了。

四、屢遭迫害 不放棄信仰

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我因不放棄信仰多次遭綁架、非法抄家,非法判刑、勞教,有六年左右的時間關押在勞教所、監獄、看守所、拘留所,工資被扣發一年多,至今未補發。

二零一零年,石嘴山市大武口區及轄區派出所的警察多人多次找我,問我煉不煉了?我回答:煉,一煉到底,誰也攔不住!社區居委會的人,十幾年來經常打電話或來家騷擾,我從來沒有給他們簽過「不煉功」的保證,我的家人也沒有替我簽過「不煉功」的保證書。

以前我遭受的迫害已在明慧網《寧夏退休女教師自述遭受的種種迫害》一文中揭露過,此處不再贅述。

二零一四年前後,黎建國升任石嘴山市公安局大武口分局副局長以後專事迫害法輪功,當地的公安、便衣經常在我住的小區門口蹲坑盯梢跟蹤。其後,當地不斷發生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迫害案例,甚至發生了嚴重迫害、群體迫害案例。每次發生迫害案例後公安便衣也加大對我的監控迫害力度。他們不惜代價在小區大門口的圍牆邊上蓋了簡易房,經常有人住在裏面專門監視我,有時這些人還到我家門口溜達、往院子裏窺視。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份,石嘴山市公安局的人到我家敲門,我不在家。此後公安便衣開始一刻不停的監控著我家。

公安局國保人員還操控社區居委會利用退休人員認證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六月底,我帶著戶口本、身份證複印件榮景社區辦認證手續。社區辦公室一個女的給我登記後追問我兒子的住址和電話號碼,我不告訴。她威脅說:不提供就不給你開工資。我問:為甚麼還要我孩子的情況?你們是認證我本人呢還是認證我全家人?我拿回戶口本的時候,發現裏面夾的身份證複印件不見了。我讓她找,她邊翻抽屜邊說:沒有啊,沒有。我說:你把你的名字和電話號碼寫下來,有事我找你們。她支支吾吾不告訴。我問居委會主任的名字,她只說姓賀,叫小賀就行了。離開時,我告訴她們:以後我還要來找你們要身份證複印件的。榮景社區居委會人員還三天兩頭給我和家人打電話騷擾。

我屢次遭受迫害,管教、獄警、看守、610、國保的都曾逼迫我放棄修煉我都沒有說過不煉法輪功了;我在銀川女子監獄曾被關小號「坐小凳子」、「熬鷹」迫害了三個多月,經歷了生不如死的折磨,我都沒有說過不煉法輪功了。

五、電視台造謠後我和家人仍遭騷擾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我遭綁架抄家後,警察一直在跟蹤騷擾我,還到我兒子居住的小區尋找我。二零一七年過大年期間,榮景社區居委會人員還給我兒子打電話騷擾恐嚇,打聽我的去向。

現在吃喝嫖賭、坑矇拐騙沒人管,不煉法輪功的人也沒人管。既然石嘴山市電視台去年八月造謠說我不煉法輪功了,為甚麼警察、居委會人員還一直伺機迫害呢?這從另一方面驗證了電視台是在造謠。

六、結束語

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法輪大法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大法的美好,千言萬語也道不盡師恩的浩蕩。我要對包括石嘴山市電視台在內所有人的說:我修煉法輪功修煉到底,誰也動搖不了,誰也擋不住,這就是事實!

我所遭受的迫害詳見《寧夏退休女教師自述遭受的種種迫害》一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