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推廣神韻中放下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

一、放下人心 改變家庭修煉環境

我二零零七年來到海外,剛剛出國的頭幾年,家人為了阻止我出去參加證實大法的活動,打過我,罵過我,因此我生出了很重的怕心。心裏渴望走出去做證實法的事,但總覺的心有餘力不足,家庭的魔難使我往外邁一步都很難。那時的我,總盼望著家人出差,我好痛痛快快的做事,每次想出去參加活動,心裏都會有一番掙扎,思量著怎麼開口。有時,在活動前一兩天,還沒找到合適的機會說,心裏真的很痛苦。

第一年推廣神韻時,我只能每週日出去一次,回來,家人總是陰沉著臉。於是,每次在回家的路上,我就開始給自己鼓勁: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我不怕,沒有甚麼可怕的。一次,有位同修當著其他幾位同修的面,非常嚴厲的指責我,說我出來的次數太少,還說:你為甚麼不能關了店?自己家開的店,自己說了算,想開就開,想關就關。我氣的和她爭執起來,覺的她完全不考慮我的實際情況,不通情理。可是冷靜下來想,一定有自己要修的,雖然同修說的話很刺耳,但是我出來的次數的確少,這是事實,另外,我還有利益心的障礙,因為店裏生意不好,往外跑會被責怪,再加上車費也很貴。

我想一定要突破,把利益心放下後,我決定一週出去兩次,開始是在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等他一出門,我也馬上溜出門,然後在他回家前,我先到家,以免他發現生氣發火。開始的幾次,沒被發現。可是有一回,我和同修發傳單,天都黑了,因為還剩下幾條街沒有發完,同修說,今天把剩下的發完再回家吧,我心裏著急,可是又不好說要趕著回家,只好硬著頭皮發,我想:今天豁出去了,發完再說。等我到了家,家人問:上哪裏去了?我小聲說發傳單去了,這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從那天後,我突破了,可以每週出去兩次了。儘管他時常還是陰沉著臉不高興,我告訴自己別動心別生氣,家務事儘量安排好,晚上七點多發完傳單回到家,我顧不得休息,馬上開始做飯。那時,心裏時常生出怨氣,覺的他在家閒著,這麼晚還要等我回來做飯,但是後來,隨著心性的提高,心容量大多了,師父不是說「吃苦當成樂」[1]嘛,做頓飯也累不壞我,所以,以後做飯時我都是哼唱著大法弟子的歌曲,高高興興的。

到了後來,我一週出去三次,他也習慣了。有一天,我沒出去,他問我,今天你怎麼沒有出去呢?

這些年,在與家人的摩擦中,通過向內找,很多人心淡了很多,尤其是情,怨恨心,爭鬥心,我不再像過去,總以「大法的事第一」為藉口,掩蓋自己的人心,不考慮家人的感受,現在,儘量站在他們的角度上思考,體諒他們。家庭環境也漸漸的改變了,現在我可以自由出去參加證實大法的活動了。

二、放下自我

有幸參與推廣神韻,我覺的是件非常神聖快樂的事。這些年,通過和同修的接觸和配合,暴露了我的很多人心,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也看到了很多同修的閃光點,激勵自己精進,真的是獲益良多。

有一次,我坐同修的車去發傳單,車上的兩個同修,一直在說著常人話,車呀房呀的,我心想,好不容易湊到一起了,交流交流多好,怎麼盡扯些沒用的?我心裏產生了反感,連續兩天,就是我們三人配合,其間,有位同修還開玩笑拿我取樂,更讓我鬧心,我心裏不斷出現負面想法:這次真是倒霉,怎麼和他們搭檔呢?

這事我沒和誰說,只是心裏在翻騰。可是我的人心師父看的清清楚楚,師父借同修的嘴來點我。到了晚上,我和另外一位女同修開車去取神韻傳單。路上,同修主動告訴我一些她修煉上的事情,她說,喜歡來參與推廣神韻,和同修們在一起很快樂,看到每位同修都覺的親切可愛。聽了這話,我心裏一驚:為甚麼我覺的有的同修親切,有的同修卻讓我反感呢?這不就是差距嗎?

接下來,她還分享了幾個她自己的修煉小故事,是關於如何清除對同修的負面思維的:擴大心容量,多體諒理解對方,站在對方角度換位思考,就能看到對方的很多閃光點,漸漸的負面思維就少多了。聽了她的分享,我心裏一下豁然開朗。在後來的修煉中,我時常會想起同修的那次交流,我提醒自己要多看對方的閃光點,要有顆包容的心。

在神韻剛來那幾年,有時會對協調人的做事方法和安排產生不滿,但是隨著心性的提升,也漸漸意識到,很多情況下是自己的人心作怪,是因為同修的做事方法不符合自己的觀念和想法,其實還是執著自我。還是要在修去自我上下功夫,負面思維自然也就少多了,也不太發牢騷和抱怨了。

有一次,我見證了一位同修甲放下自我,無條件配合協調人的一幕:開車的同修甲,在送我們回基地的路途中說,今晚不在基地吃晚飯,要早點回家(兩小時的車程),家裏還有一堆的事情要做,一堆衣服要洗。記的回到基地時已經晚上六點左右了,她卸下未發完的神韻傳單,正準備回家,這時協調人打來電話,因為我就在女同修旁邊站著,所以能清楚的聽到他們的對話,協調同修讓她開車去另外一個地點取十箱神韻傳單回來,同修甲輕聲問:甚麼時候取?協調同修說,現在。只見同修甲平靜的說:好,我現在就去。聽她這麼說,我心裏一陣感動,我心裏問自己:如果換了是我,能做到嗎?能這樣無條件去配合嗎?

那一幕至今深深的印在我腦海裏,以後再遇到問題時,我就提醒自己:放下自我,要向同修甲那樣,儘量去配合,少發牢騷、少抱怨。如果真的是同修安排的不妥不周到,可以善意提出來,同時要好好的去配合和補充。

以上是一點點心得,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