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車司機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讀者朋友好!

修煉法輪大法十餘年,時時能感受到師父的佛恩浩蕩,大法的殊勝超常。在此,我講一下我和我的家人在大法修煉中的一些小故事。

母親常年嚴重腰腿疼,因是裹小腳的,每次走二、三十米就得坐下休息。大概在一九九七年,當看了兩次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後,第三天母親就能自己走到一里多路遠的鄰村去看師父講法錄像了。看完後還能自己走回來。

大法如此快速祛病的神奇效果,使我們都對師父、對大法深感敬佩和感恩,其他家人也開始修煉大法。

二零零三年年底,常年開車在外的我回家過年。我發現大法的神奇在妻子身上顯示出來了:她長期患嚴重便秘,四至八天才大便一次,每次都痛苦異常。在嘗試修煉大法後,便秘症狀立即消失,從此恢復正常。折磨她多年的頑疾,不需打針吃藥,僅僅有修煉大法的一念,就立即好了。親人的親身經歷,讓我立即明白了中共邪黨這幾年對大法的宣傳全是造謠誹謗、污衊攻擊。法輪功太好了,隨即我也開始修煉大法。

我修煉後有更多的神奇經歷。

腐爛的肉又變好了

二零零五年我開車到廣州送貨,車上的貨卸完後,又到一個工廠去裝做門窗用的鋁合金型材。裝滿貨我從裝到一米多高的貨物堆上往車下跳,不小心仰面摔倒,我本能的兩隻手往後一撐,正好按在碼起的鋁合金貨物的一端,鋒利的鋁合金斷面把我的兩隻手和小臂划得血肉模糊,右手手心處撕開的大口子上還粘著玉米粒大小的一塊肉。我想把它拽下來扔掉,又怕把傷口撕得更大,就把這塊肉又按回原處,並趕緊到外面買了一副手套戴上(當然我是用自己的錢買的,這是工傷,應由老闆出錢治療)又在手套內塞滿衛生紙,使流出的血滲在紙上。

回到旅館我摘下手套清洗血污,旅館老闆看到後說:「傷的這麼重,還敢用水洗,還不快去醫院!廣州這麼熱,不去醫院處理你的手會腐臭的。」我笑笑說沒事。

不幾天我發現按回去的那壞肉沒有按到底,比周圍皮膚高一點,而且完全變黑了。旅館老闆的話不自覺的出現在我腦中,以後的幾天,我總是不時的把手湊到鼻子下面聞一聞那塊烏黑的肉臭了沒有?

大約十幾天後的一天中午,我又舉起右手想再聞一聞時,看到那塊烏黑的肉的顏色已經變成正常了,且光滑平整,完全恢復,中間還有清晰的掌紋,周圍連接處是一道一道不規則的、半透明的疤痕,像一朵小花印在我的掌心。這朵「小花」展現的是大法的超常:變黑了十幾天的爛肉自己按回去就又起死回生了!這是最真實的,因為這「小花」至今還開在我的掌心上,一抬手就看見。

汽車退檔

大概二零零七年,有一段時間我經常開同一輛車從外地往本地運化肥。有一天我們裝完貨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搭檔──另一位司機老伊說:「今天下午回家可能不卸貨了,明天你和貨主開車到下面鄉鎮去卸貨,我在家休息。」我一聽,心想: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講理呀,上一次拉貨回來就是我去卸車,他在家休息的,這一次應該輪到我休息了呀。雖然我修煉大法,不應該和他爭搶,可是我天天在外跑車,好不容易回家一次,明天應該和家人在一起學學法、煉煉功呀。

我剛想開口和他爭辯,忽然又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應該和別人爭搶好處,為甚麼每當利益受到損失時,總有這麼多理由要去爭呢?這樣不對,我應該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的放下這個利益之心,不和別人爭搶。想到這裏,我心中已沒有一絲不平和怨恨,很坦然的對他說:「行呀,明天我去開車,你在家休息。」他很高興。

可是過了一會老闆來電話了,大意是:老闆的另一輛車昨天回到家了,現在已卸完貨要出發。可是有一個司機有事回家了,缺一個司機,現在只有一個司機開車從家中往我們這個方向來。讓老伊這一次別回家了,等一會你們兩輛車會面時,讓老伊先到那輛車去幹幾天,讓我自己開車回家卸貨。那一次老伊在那輛車上又幹了六、七天才回家歇了一天,而我因為等另一位司機卻在家休息了三天。

作為大法弟子,當我們真正放下利益之心的時候,不會因為我們提高了心性而真正失去該有的利益。

第二天貨主跟車帶我到下面甲、乙兩地去卸貨,貨主是一位五、六十歲很魁梧的老闆。上車後我想,就我們兩個人在車上,也沒干擾,在路上給他講講真相倒很合適。可我就是開不了口,從縣城到甲地一路閒聊沒有講真相。就想等到甲地卸完貨再說吧,可是從甲地到乙地的路上還是沒講出來。就想到乙地卸完貨,回縣城的路上再講吧。可是到乙地卸完貨後,回縣城的路上還是開不了口。走了約一半路程時我想:「唉!我的心性不到位,再有半小時就到家了,這麼短的時間也講不明白了,乾脆不講了,以後再說吧。」剛想完,就聽『喀』的一聲異響,車藉著慣性向前滑行,我豎起耳朵仔細聽,以為是汽車的變速箱或甚麼地方出了毛病,聽了一會兒,沒發現異常就掛上檔繼續往前走,剛走了幾秒鐘,又聽到『喀』的一聲,和剛才一樣,這回我看明白了,原來是變速桿(檔把子)從最高速(八檔位置)自動退回到空檔位置,退檔了,不願往前走了。

這輛車我已經開了幾個月,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毛病。我一驚,立即悟到是師父看到我不爭氣,想講又開不了口,於是就利用汽車連續兩次退檔來鼓勵我開口講真相。師父甚麼都知道啊,我的心理活動師父看得一清二楚。

既然師父這麼點化我,那麼這個人一定是個可救之人。我信心大增,立刻跟他講起了真相。原來他退休前是我們縣生產資料公司的主要領導,是個黨員,經過半小時左右的講真相,終於在到家前幾分鐘他退出了邪黨及其附屬的團、隊組織,得救了。

還要一提的是,我一開口講真相,那輛車的檔又完全恢復正常,再沒出現退檔的現象。

「這麼多年平安行車 一定有保著你的」

「這麼多年平安行車,一定有保著你的」平時很少見面的堂姐這樣說。是的,其實從母親開始修煉大法後,我還沒有得法師父就保護著我了,因為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那一次是另一位司機開車,我躺在駕駛室右側睡覺。我們的車追尾了。瞬間司機把自己那一側躲過去,使我躺的那一側撞在了停在前面的大貨車上。我躺在上面睡覺用的墊子都撞變形了,我卻毫髮未損。事後我向母親敘說事情的經過,有一個聲音對母親說:「一個大法輪護住了他。」

自己得法後,我更是明顯感受到師父一次次的保護。二零一零年,有一次車上裝的貨有點多,車貨總重一百三十多噸。快天亮時,我停靠在路邊打了個盹,做了個夢,夢境和現實情況有關聯:這車貨裝得太多,不好控制,在一個下坡轉彎處,車翻到了路左側的溝中。醒來後我想,我是修大法的有師父保護,不會出問題。但是裝的這麼多,我也要格外小心。中午快到卸貨地點時,當地接貨的人給我打電話,說有查車的,讓我快點跑,當時車子時速有六十公里左右 ,忽然前方十幾米處一輛靠右行駛的大型三輪車,在沒有發出任何信號的情況下,駕駛員也沒有回頭查看,突然左轉彎奔向左邊的一個小路口,把我前方的道路全部封了起來。我大驚失色,這麼重的車在一、二十米的距離絕對停不下來。眼看要發生大事故,我兩手緊握方向盤,緊踩剎車,眼睜睜向三輪車衝去。我趕緊向師父求救,嘴裏連聲大喊:「師父啊,師父啊,師父啊!」一邊哭喊,心裏卻想,這回毀了,喊師父也喊晚了,距離太近了……。在我的車即將撞到三輪車一瞬間,慢吞吞行駛的三輪車卻一下就把車完全轉過去了,駛離了直行的路面。我的車緊貼三輪車也慢慢停了下來,沒有發生任何危險。我驚嚇的停在那裏好一會沒有動。

「佛法無邊啊!師父太慈悲了,眼看無法避免的大事故,師父悄無聲息的幫我化解了,又一次幫我度過一個大劫難。想想當時的情形,真是後怕啊!感激的淚水不停的流:謝謝您,師父!

我的老闆和同行們

作為一名修煉中的大法弟子,還有很多沒有做好的地方,離師父、離大法的高標準要求差得很遠。但是我們在工作、生活中符合真、善、忍的行為表現,足以讓與我們接觸的人敬佩、認同,因此大法弟子在哪裏工作都很受歡迎。得法後遇到幾任老闆都非常信任、欣賞我,甚至以大法弟子給他們工作為榮,經常在別人面前稱讚我。

二零一四年我被邪黨的打手綁架並非法關押一個月,現任老闆全力營救。到處托關係,跑公安、法院、看守所,自己掏錢請客送禮,到處打點,至少花了四、五千元。我回家後拿出一萬元,讓他把營救我花的錢算一下,由我出。他甚麼也沒要,還直埋怨自己營救措施不當,本該一兩天就可以回家,讓我白白受了這麼長時間的罪。

我們經常去修車的地方住著一位大姐,她是同修。修車時我經常過去找大姐坐一會兒。二零一五年控告江澤民後,有一段時間因為沒活我開的車停了一個月。再開工時,我又去看那位大姐。大姐說:因為邪黨對訴江的大法弟子騷擾、綁架,你這麼長時間沒來,我很擔心你。有一天我見了你的老闆就問他,某某(我的名字)沒有事吧?這麼長時間也沒見他。你的老闆說:「沒事,你放心,這麼好的員工,能有甚麼事?他要有事,我還不去跟他們拼命!」

和我在一起工作的同行們大多明白真相後都做了「三退」(退出黨、團、隊),幾個小伙子給我講了他們遇到麻煩念「法輪大法好」後得福報的故事。

甲:有一天半夜,我停下車做例行檢查,發現有一條很舊的輪胎已磨斷好幾層鋼絲,即將爆胎。我趕緊念「法輪大法好」,一邊開車一邊念,果然輪胎沒爆炸,順利的幹完那趟活回家後趕緊把舊輪胎換了下來。

乙:去年冬天最冷的那幾天,我開車離加油站還有五、六公裏的時候,忽然覺的發動機『呼嚕呼嚕』的走不動了,一看油量表顯示完全沒油了,即將熄火。我趕緊念「法輪大法好」,哎!正個的(方言,果然的意思)車又跑起來了,順利開到了加油站。那麼冷的天,要熄了火,又得去買油、加油、排氣疏通油路,可得遭點罪!

丙:哎,我昨天晚上念「法輪大法好」真管用。我開的那輛車是燒氣的,動力沒那麼大,每次到大坑裏去裝礦粉,裝九十五噸就上不來,爬坡時走著走著就憋死了(熄火),然後再啟動車,讓挖掘機在後面推才能上來。昨天晚上裝了一百零五噸,爬坡時我想我念念試試,於是一遍遍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老師好!」沒用挖掘機推,發動機轉速都沒低於一千六百轉,很輕鬆,嗚嗚的就上來了。現在每次到那邊裝貨我都念,不念我都不敢上那個坡了。

丁:昨天晚上我們幾輛車去鋼廠送鐵粉,凌晨一、兩點鐘快到鋼廠時,我們都困壞了。於是我給他們幾個打電話:今晚太睏了,咱們念『法輪大法好』求老師讓鋼廠今晚別卸貨了,讓咱們今晚睡覺吧(開車都是兩個人倒班,按規定,在班上的那個人有活就得幹,一般不許睡覺,除非收貨單位晚上不收貨就可以睡覺,但是鋼廠從來都是二十四小時收貨,隨到隨卸)。於是我們幾個一邊開車一邊念『法輪大法好』求李老師。到了鋼廠過完磅,進了貨場,收料員見面就說:『今晚不卸貨,你們先睡覺吧,天亮了再說。』念『法輪大法好』真靈!」

現在很多世人都看清了中共的邪惡,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很多人經常念誦「法輪大法好」,消災解難得福報。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