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瀋陽東陵監獄的罪惡還在繼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東陵監獄位於瀋陽市,歸屬於瀋陽市司法局,目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約有一百二十位左右,全都是遼寧省內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沒有關押瀋陽當地的法輪功學員。

獄方對每個入監的法輪功學員無一例外的進行人身摧殘, 不分晝夜的輪番進行精神上的折磨和肉體上的摧殘。二零一二年,是當時的教導員鞠傳再主導迫害。二零一五年以後,是大隊長楊明主導迫害,利用犯人孫萌、陳飛、劉曉龍、秦昊等迫害法輪功學員,採取剝奪睡眠、電擊、毆打、拔陰毛、灌屎、尿水等手段。為了能使犯人賣力折磨法輪功學員,獄方給那幾個惡人開小灶,豬肉隨便吃,想做甚麼就做甚麼。獄警還故意讓秦昊的家屬往裏給惡犯們提供毒品,令那些打手們迫害起法輪功學員來更瘋狂。

以下是在東陵監獄被迫害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徐大為,清原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因製作真相資料被非法判刑八年。後共遭四個監獄迫害,最後在東陵監獄被折磨致全身器官衰竭,精神失常,無法進食。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徐大為結束八年冤獄回家時,頭髮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滯、不認識家人;回家不到兩週,便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唐義清,丹東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遭東陵監獄;二零零七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九年,被非法關押遭本溪監獄。他先後陷冤獄十四年,遭到殘酷折磨,其中在東陵監獄被打得遍體鱗傷,二零一六年結束冤獄回家,半年後腿上的皮膚還是黑的。

◎焦林,遼寧鳳城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東陵監獄遭到酷刑折磨,被上「死人床」數日,被犯人毒打致昏三次,耳朵被打變形,嗓子被砍啞,身體嚴重浮腫,生命垂危。

◎白玉甫,鐵嶺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十月初被綁架,後遭非法判刑五年,在東陵監獄多次遭到折磨性灌食,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白玉甫被綁在床上,手腳被銬在床上,惡徒用橡膠管從鼻子插到胃裏灌食,在玉米粥中加入安眠藥,而橡膠管不再拿出來,讓四名犯人倒班看著白玉甫不讓睡覺,獄政科科長陳名強命令犯人說:「如果你們不打他,我就處理你們。」還給犯人發牙籤,告訴犯人「幹好了給你們減刑」。白玉甫的腳趾頭被扎爛,大腳趾二腳趾蓋全部脫落;惡警陳名強還讓犯人用鐵片牙刷在白玉甫的傷口處摳,給他往嘴裏灌剛燒開的玉米粥,白玉甫被折磨昏死過去。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白玉甫因發真相資料再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鐵嶺市看守所,又遭酷刑折磨。

◎裴振波,大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六個月,二零一四年被劫持到瀋陽東陵監獄,遭八監區獄警鞠傳再折磨一個月,造成血壓高達240。

◎張玉楊,本溪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被綁架,後遭非法判刑年,二零一四年被劫持到瀋陽東陵監獄,被迫害得便血長達幾個月。

◎靳軍波,本溪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二月在貼真相傳單時被警察綁架,一審遭非法判刑十二年,二審改判九年半,在瀋陽東陵監獄被折磨致生命垂危,一度送醫搶救,現在靳軍波半個身子不會動,得不到正常治療,還被專人以「看護」的名義看管。

◎韓寶來,海城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年,現在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東陵監獄,被迫害得很嚴重。

◎林柏,撫順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八年。林柏在東陵監獄二監區被迫害得不成樣子,腎衰竭,全身嚴重浮腫,腿下部像硬殼一樣,行動艱難,親屬去探望,幾乎認不出他來。

一件件,一樁樁,觸目驚心、慘不忍睹,由於篇幅所限每個案例只是概述,這只是東陵監獄罪惡的冰山一角。

瀋陽市東陵監獄
地址:遼寧瀋陽市渾南區(原東陵區)東陵路88號,郵編110161
電話:024-62344407
總機:024-24711755
監獄長陳笑含、瞿光、姚姓獄長
七監區監區長鞠傳再13940493246警號2112111
七監區獄警楊明 警號2112346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