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次遭綁架 被灌毒藥 河北紡織女工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史玉煥,今年五十六歲,河北省張家口市崇禮縣織布女工,因修煉法輪大法,挽救了她失敗的婚姻,獲得健康的身體和全新的生命,在江氏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她七次被中共警察綁架到洗腦班、看守所,遭酷刑折磨和強灌毒藥。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史玉煥向最高檢察院和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下面是史玉煥女士在《刑事控告書》中的部份陳述。

法輪大法給了我全新的生命

我從小性格固執、牛犟,小時候,沒少遭父親的打,也沒少挨母親的罵,可我的性格絲毫沒有改變,致使婚後家庭不和,最後導致離婚。正當我第二次婚姻又面臨破散的時候,也就是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幸運的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通過學習大法,在真、善、忍法輪大法法理的指導下,我開始要求自己、改變自己,去掉自己各種不好的習性,我牛犟的性格也發生了改變,使再次走到離散邊緣的家庭得到了挽救,身心也得到了淨化。

通過學、煉,也使我十多年治不好的關節炎、膽囊炎、胃病、經常的頭痛感冒、失眠等病都好了,法輪大法在我心中就像點了一盞明燈,把我那顆惆悵、迷茫的心照亮了,使我活得輕鬆、愉快、踏實。

屢遭綁架

正當我為自己能得到這萬古不遇的法輪大法感到一生中最榮耀、最幸福、最快樂的時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告江澤民利用手中權力對教人做好人、走正道,修心向善的法輪大法開始了瘋狂的污衊和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們一樣。為了證實大法,依法去北京上訪、請願,回來後被關進崇禮縣招待所一夜,遭非法審訊。

二零零零年年底,我被崇禮縣「610辦公室」組織公檢法部門綁架到崇禮縣商業賓館辦洗腦班關押迫害三天,並被迫交所謂的罰款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五月,我正在單位車間上班時,無故被崇禮縣公安局郭曉義等人以談話為由騙上警車投入崇禮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被逼迫寫所謂「三書」(保證書、揭批書、悔過書),並向家人勒索現金三千六百元,回來後,又被關押在崇禮縣織布廠招待所,連我九歲的孩子一塊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我和孩子正在家中,崇禮縣公安局的鄭建國和崇禮縣織布廠保衛科的陳萬月、整理車間的謝芳等人闖入家中,在未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強行把我綁架到崇禮縣黨校辦邪惡的洗腦班迫害。遭綁架期間,八、九歲的孩子試圖保護母親時,被惡警鄭建國重重的打了一個耳光,孩子孤身一人被留在家裏,無人照看,後來把孩子也一塊非法關押。

打耳光、坐鐵椅子、綁老虎凳

二零零四年七月的一天,在上班期間,崇禮縣公安局政保大隊的警察張貴鎖、陳建軍在未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強行將我綁架到崇禮縣西灣子派出所。在被綁架期間,因我喊「法輪大法好」,被陳建軍打了兩個耳光。

在派出所裏,張貴鎖和任春娟(女)將我按倒在床上,強行搶走了我的家門鑰匙。隨後在無家人陪同的情況下,非法抄了我的家,並搶走我的法輪大法書籍、師父法像及用於告訴民眾真相救人的傳單,這些都是我珍貴的私人財產。

老虎椅
老虎椅

而且惡警們逼我坐在一個鐵椅子上,並將一隻手銬在椅子上,另一隻手銬在桌腿上,整整一天一夜,並由楊文亮、啜江等四個惡警兩班倒輪流監視。後來,又被投入崇禮縣看守所迫害十二天。

在崇禮縣看守所,我被關在一個屋子裏,監控器二十四小時的監控,看守所的劉建軍強迫讓我在地上站著,還在我的腿上踢了三腳。最後我堅持絕食抗議迫害,一個星期沒有吃飯,才將我釋放回家。

被灌毒藥 兒子遭陪綁

二零零四年八月三十日前後,崇禮縣公安局政保科的惡警張貴鎖和陳建軍等人又來綁架我。把我從二樓強行連拉帶拖弄到院子裏,並四個人把我抬起來硬往警車裏塞,我強力反抗,後來崇禮縣公安局副局長石進軍和另一個郭姓的惡警也來了,一直從上午僵持到下午四點鐘硬是將我塞到警車裏,連同我十一歲的兒子一同帶到了張家口市宣化縣沙嶺子鎮的「法制學校」──沙嶺子洗腦班迫害。

我被關到一間整日不見一絲陽光的屋子裏,並由單位派來的一人二十四小時晝夜監視,連上廁所都跟著。每天,都有張家口市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司法局、共青團、婦聯等部門調去的每天五到六個人輪番上陣逼迫我,要我「轉化」。強制讓我看污衊法輪功的電視,逼我說不煉,讓我寫所謂的「三書」(揭批書、悔過書、保證書)。

這些惡人們每天下午五點半左右,到洗腦班的校長那裏彙報當天情況,並設計下一步的惡行。一次,惡人們將我兩手一邊一個手銬銬到暖氣片上,一銬就是半天時間。

酷刑演示:銬在暖氣管上
酷刑演示:銬在暖氣管上

一天晚上十點,一個所謂的「幫教組」組長馬某(女)把我帶到一個大屋子裏,三個男惡人將我兩隻手銬在窗戶欄杆上吊著,並脫掉我的鞋子,在腳底倒水,拿著電棍威脅要電我。並在我的頭上、手上打,還用腳踹我,直到夜裏十二點才罷休。

中共酷刑:吊銬
中共酷刑:吊銬

那裏的校長和幾個幫教人員、還有一個醫生給我灌食。孟欣欣手中拿了一個小塑料袋,裏面有半袋白色藥片,給我灌到口中的東西都是苦的,強行給我插管灌食。灌進的不明藥物致使我明顯感到瞳孔放大、精神恍惚,大夏天在屋裏冷的圍上被子還直哆嗦,全身浮腫,四肢無力,連上台階都困難,走路老往右邊歪。我總共被關押迫害四十二天。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回家後,我全身浮腫,四肢無力,頭重腳輕,連上台階都困難。我及時煉功,幾天後,身體就恢復了正常。

連續三年被綁架迫害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後,我正在街上走,被崇禮縣西灣子派出所警察陳某等人綁架到派出所,第二天,又被警察楊某某和啜某等人強行轉到張家口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期間,又被崇禮縣西灣子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師父法像、救人的真相資料,並被崇禮縣公安局勒索家人一千五百元錢。
中共開奧運會期間,大肆綁架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四點左右,我剛進家門,正準備做飯,突然闖進五、六個崇禮縣派出所的警察,叫我收拾東西去石嘴子鄉洗腦班,我不去,派出所的郭榮說:「你不去,我們強制你也得去。」說話間,幾個人抬胳膊、抬腿,硬是把我綁架到了石嘴子洗腦班。

二零零九年,我到外地一熟人家串門,崇禮縣高家營鎮派出所的鄭建國和崇禮縣西灣子鎮治安科張某某,把我從外地朋友家綁架到石嘴子洗腦班非法關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