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生命回歸的法寶 實修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了,修煉的初期,無論自己還是同修身心的變化,和許許多多無法解釋的神奇現象,使我深深的感知師父的偉大、法的偉大與超常。二十年來,在學法、修煉的過程中,我真正體悟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在這佛恩浩蕩的偉大時代,我慶幸自己是法輪大法的弟子,是天地間最幸運的人。

一、我找到了生命回歸的法寶

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是我生命重獲新生的一天。我終於找到了救命的大法。從那一天開始,折磨我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瀕臨解體的家庭破鏡重圓;瘦黃、愁苦的臉綻放出幸福的笑容。這短時間內巨大的變化,有多少親人、朋友、鄰居、同事不解的問我為甚麼?我向他們重複著一句話:我找到了生命回歸的法寶──法輪大法。

法輪功是佛家的上乘修煉大法,也就是修佛的。一個人想修成佛,那可是非常嚴肅的,首先要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嚴格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修去自身一切不好的東西,做一個完全為了別人的人。法理明白,可真正要做到可是個艱苦的心性魔煉歷程。在社會、在單位,也就是說在外面能夠用大法要求自己;在家裏,在朝夕相處的親人面前,還能嚴格要求自己嗎?就此我談談自己在這方面的修煉過程。

我和丈夫都是大法弟子,可並不像同修們想像的那樣,遇事都找自己的不是。丈夫脾氣火暴,而且不管不顧,只要不順心就大聲吵吵,而且不拘小節。我是一個很講究而又要面子的人。每當看到丈夫不合自己理念的行為就生氣,就嘮叨,想方設法要改變他。時間長了,他很反感,我們的矛盾就越來越大。我只要一進家,他就躲開,甚至都不想看到我。

得法後,我知道了是自己的問題,就下狠心修自己。我想,只要我能用法要求自己的言行,就能化開我們之間的「冰山」,隨著我的改變,他也在變。正如同修說的,他的表現就是在成就我。當我站在修煉人的角度看問題時,我對他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家裏,我不再抱怨他甚麼都不幹了,有時他出去幫人安鍋(新唐人台)很忙,我就把家裏的事全包了,給他騰出時間讓他學法。有時他回家很晚又累,我就讀法、讀《明慧週刊》給他聽。當碰到麻煩時,我和他一起向內找,交流法理,在法上提高。自然家庭矛盾就少了。

二零一五年深秋的一天,丈夫答應給同修安大鍋(新唐人台),讓我給他電車充好電,可那天我們這兒偏偏停了一晚上電。第二天一大早他回到家,一看電車沒充上電,他就火冒三丈,大吵大嚷,根本不聽我解釋。一邊吵吵著,氣沖沖的出了家門。他走了,我有點好笑,心想:這人怎麼還這樣?

晚上到學法小組去學法,同修對我說:大姐,大哥那麼早從老家趕過來,電車沒充電,你可以借輛電車,你看把大哥急的,他來我們家時大聲的嚷我,把我嚇了一跳,我問怎麼啦?他要我送他去安鍋。路上他對你這個抱怨呀。說你都七點了還沒穿衣服呢?聽她這一說,我的臉一熱,覺得很丟人,本能的想要給同修解釋一下,可話到嘴邊還是嚥下去了。

回家的路上,同修的話一遍遍的在我腦子裏翻騰,越想越氣,他對同修說我沒起床還好聽一點,說我還沒穿衣服,真是對我的侮辱。何況在七點以前我就把飯做好等他了,怎麼說我還沒穿衣服呢?他為甚麼要說瞎話呢?氣恨、委屈、羞愧、埋怨、指責等等一起堵在了心口,那時真想一步到家,給他算總賬!回到家,一看沒人。我坐在床上眼淚就不停的流著。往事一幕幕的又在眼前閃現,從結婚到現在幾十年了,他總是不斷的傷害我,現在我對他這麼好,他還在同修那兒抱怨我、侮辱我。這到底為甚麼?他也是修煉人,為甚麼要說瞎話?真是本性難移。

理性使我強忍著情緒的發作,我對自己說:我是修煉人,碰到甚麼都不是偶然的,今天突然碰到這事,而且發生在丈夫身上。為甚麼?雖然一百個不願找自己的過錯,我還是強迫自己慢慢的平靜下來,流著淚向內找:虛榮心!面子心、怨恨心、怕被冤枉的心、不負責任的心。他說我沒穿衣服?這不就是色心嗎!還有對丈夫的情。以前總以為把那些心修去了,看來在深層還有這些敗物。我為甚麼傷心落淚?正如師父說的:「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這件事真的觸動了那些心,使它們暴露了出來,那就好好的清除它們。想到這後,一下子心裏敞亮了許多,心裏的糾結不知不覺的化開了。對丈夫的怨恨一下子也沒有了。

作為一個修煉人,沒有無緣無故的事,都是要我們找出執著和人心,儘快的提高上來。如果我們能做到:在家和在外一樣;人前人後一樣;親人和路人一樣。那樣就沒有了親情的攪擾,那才真的是慈悲看世界了。

二、實修自己堂堂正正去救人

甚麼是修煉?我自己理解,就是把自己從裏到外,從心到身,所有不好的東西,也就是說把那些為私為我的思想和行為全都去掉,用真、善、忍要求自己,逐漸的同化他,最後修成一個純淨的大法粒子。在這末劫亂世中,人們能聽到大法洪傳,這是多麼難得的呀,誰能得到法,那是無比幸運的,所以我萬分的珍惜這得之不易的佛緣。

從得法的那天開始,我就嚴格要求自己。我堅持每天煉五套功法,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晚上學法。利用做飯、吃飯、收拾家務的時間聽同修的交流文章和《明慧週刊》。一般每天上午和同修出去講真相救人。一年四季、天寒酷暑在我們的心裏已沒有了區別。

一般情況,我們兩人搭伴,走街串巷,碰到人就講真相、勸三退,街上沒人時,我們就挨家講真相、勸三退,同時把真相期刊送給他們。

一次在講真相時,我們仨人正在一個胡同挨家送真相台曆,一個好心人對我們說:你們趕緊走吧,派出所的人在那兒呢。我一看,一輛警車堵在胡同口,兩個警察正在向我們走來,我對同修說:發正念,解體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我面帶微笑迎著警察走過去,有個警察問:你們幹甚麼呢?我非常平靜的說:我們給大家送台曆呢。隨手拿出一本台曆給他們看,其中一個警察接過台曆,看了又看。我說:這上面是傳統文化中的一些小故事,都是叫人如何做好人的。那個問話的警察嚴厲的說:別在這兒發了,你們趕緊離開這兒。說著,他們把我們剩的幾本台曆奪過去,上車走了。後來才知道,是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到派出所了。是師父給我們化解了這場迫害。

通過此事,我們萌生了給公檢法司的人員講真相的念頭,怎麼講?我們就利用二零一七年元旦這個節日,以送賀年卡的方式,讓這個特殊的人群了解我們,去除他們對法輪功的誤解。我們準備了精美的賀卡,裏面寫上我們的祝福,加上一份真相期刊。一切準備好了,可怎麼送呢?最後我們五個同修分成兩組,先對各鄉鎮的派出所所長送。

我們只有一個想法:警察也是該救度的生命。我和一司機同修送四個派出所。開始心裏有點不穩,就求師父加持自己的正念,一路上不停的發正念:清除派出所另外空間的一切黑手爛鬼,解體干擾大法弟子救人的一切邪惡。來到第一派出所,找到所長門,敲了敲沒人,我們就把賀年卡端正的放在了窗台上(門旁邊),當我們走出派出所時回頭一看,賀年卡是那樣的光亮、醒目。

到第二派出所時,發現門口有幾個警察在閒聊,我們發正念,讓他們馬上離開,不一會,他們上車走了。我們來到派出所的院子,剛好出來一個年輕的女士,我問道:請問所長在嗎?那人說:在,有事嗎?我說:有朋友給他捎賀年卡了,請你交給他好嗎?那人說,行,給我吧。第二張也很順利,但是我們一點都不能放鬆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

來到第三派出所時就快十二點了,警察進進出出,我們覺得這時送不太合適,到院外有一個小門,一看是派出所的戶籍室,但門是關的,我試著敲了兩下,門開了,出來一個姑娘問:有事嗎?我們說:給你們所長捎來一張賀年卡,麻煩你送給他好嗎?她爽快的說:好吧,接著她又說:我剛要下班走了,你們就來了,還真巧。

到第四派出所時,快下午兩點了,人們還沒上班呢,只看到一人端著水走過來,我上前問:所長在嗎?那人說還沒來呢。我說朋友捎來一張賀年卡,你能送給他嗎?那人接過賀卡看了又看說,行吧。拿著賀卡進樓裏了。

賀卡送完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對同修說,你感到這一切是師父巧妙的安排嗎?同修眼裏含著淚點點頭說:一切都是師父鋪墊好了,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我們誠摯的祝願所有的警察早日明白真相;願世上所有人都知大法好;願眾生都能珍惜生命回歸的機緣。

叩拜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