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寧大英縣86歲胡延順遭九年冤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遂寧市大英縣法輪功學員胡延順老太太,今年八十六歲,家住大英縣郵電局宿舍。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及江澤民掀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胡延順老人曾多次遭當地公檢法部門的監視、騷擾、拘留、關押,在她七十六歲高齡時還被非法判刑九年,遭冤獄迫害。

以下是胡延順老人自述堅持修煉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功而遭受迫害的經歷:

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底經人介紹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當時我全身是病,患有肩周炎、坐骨神經痛、膝蓋和手指長包且變形、長期失眠,一年四季發冷,夏天還穿厚棉襖,四處求醫問藥,病情一點不見好轉。尤其是九八年六月我老伴病故後,我失去了老伴的照顧,過度的悲傷使我的精神近乎崩潰,再加上經濟上的壓力,我感到了生命已走到了盡頭,家人見此非常擔憂。於是,女兒將我接到她家。在那裏我接觸到了法輪功,學法煉功僅四天,身體就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可喜的變化,終於扔掉了多年不離的藥品。從此,身心健康,時時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一個處處為他人著想的真正的好人。

然而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我跟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也無一例外的遭到了當地中共人員的嚴重迫害。

一、四次被綁架迫害

二零零一年上半年的一天(已記不清具體時間),我去大英鄉下向村民講大法蒙冤的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後被非法抓捕到大英縣公安局,警察對我進行非法搜身,縣「六一零」人員強迫我轉化,企圖讓我放棄大法修煉,還逼我說出其他認識的法輪功學員,我沒有配合他們,然後將我非法拘留半個月並抄了家,搶走我收錄機一台、大法書籍四本及師父講法磁帶四盤等私人物品。

二零零三年,我又去大英鄉下向世人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縣公安局,遭到縣「六一零」人員對我的非法搜身和審訊,逼我出賣大法弟子,遭到我的嚴詞拒絕,後大英縣法院將我冤判一年(監外執行)。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去蓬溪縣向村民發真相資料,被蓬溪縣國保警察非法抓捕到國保大隊。在那裏,我遭到了警察的非法搜身、辱罵、還被打耳光,逼我說出與我一起去的同修,我沒有配合他們這種邪惡行為,後被非法拘留半個多月。

二零零六年二月,因同修的事牽扯,我與另兩名同修在家裏被警察綁架,我們三人被非法關押到大英看守所近半個月,期間因講真相還被駐看守所的檢察官辱罵。

回家後,每逢他們所謂的敏感日,還經常受到當地公安、國保警察、縣「六一零」人員、轄區派出所和社區居委會的跟蹤監視和騷擾,有時還無故停我家的水電氣,嚴重的影響了我和家人的正常生活,同時也給我和家人的心裏造成極大的壓力,致使全家人長期生活在緊張、恐懼中。

有一次,大英縣派出所黃某某將我的兒子帶來,想讓我開門,我也沒開,警察們在外站了好一會兒,見我實在不開門,他們就去樓下關水開關。一天我剛一開門,就闖進來五、六個警察,他們說:「(你)平時上、下樓、進、出門,我們都很清楚。」警察們將我按倒在地上搜身,瞎折騰了一陣甚麼也沒搜到,隨後抄了家,抄走師父法像(大型)五張、《轉法輪》兩本、《洪吟》兩本、收錄機與影碟機各一部、mp3兩個、師父講法帶三套、《九評》書一本。

二、枉判九年、在成都女子監獄遭迫害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晚上,有四位同修到我家串門兒,剛進屋還沒落座,就有幾個警察突然闖進屋來,將我們五人抓起來進行非法搜身,接著抄家,搶走師父法像一張、大法書籍兩本、mp3一個、收錄機與影碟機各一部等個人物品,那四位同修於當天釋放,將我劫持到遂寧市永興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大英縣邪黨法院枉判九年。 被冤判的還有李群英(三年半)及陳玉珍(八年),一個未知名的同修八年。

我和家人都不服冤判,我就依法上訴至遂寧中級法院,結果中院繼續執行江氏犯罪政策,不敢秉公執法,對我維持原判。後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監獄六監區關押迫害,後又轉到二監區。

在監獄,警察指使犯人常年讓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洗冷水澡,剋扣學員飯菜,好的犯人自己吃,吃不了她們就倒掉。她們還欺負被迫害致殘的法輪功學員羅芳,警察和犯人都罵她,不准她買一點兒食品充飢。

獄警還利用那些心狠手辣的犯人做我的包夾,二十四小時監管我、欺負我、折磨我。殺人犯吳曉玲刑滿回家後,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盧巧霞(藏族、四十多歲)又指使、操縱殺人犯、搶劫犯、毒犯來迫害我。不准我提前洗澡;不准我在床上休息,只能在監室裏坐著,只要我上了床,犯人們一起上來拽著我的胳膊硬把我從床上拉下來,還用手指著我罵,向我吐口水,也不准我見警官,處處限制我的自由,平時連陽台都不准我去。

有一次包夾犯人帶我去買東西,她卻下令叫我去聽甚麼報告,分隊也沒有安排我去,我根本不願去聽那些邪悟的人的謗師謗法的邪惡言論。

剛去監獄不久,猶大和犯人就想來轉化我,她們把事先寫好的轉化書拿到監室裏,當時我正睡在床上,一個殺人犯硬把我的手掰開往上按手印,我說:「這個不算數,是我師父說了算。」

特別是殺人犯江麗(音),獄警給她特權,每個監室的人都要去管,特別是對法輪功學員更是不擇手段加以迫害,她還在裏面拉幫結派,幹了許多壞事。

我還知道五監區有一位堅定的大法弟子,據說是瀘州人,因絕食抵制無理迫害,被四個犯人抬去野蠻灌食,後來再也沒見到這位大法弟子,也不知她後來的情況。還有一位廣漢市的大法弟子楊華蓮,被判刑九年,犯人為了強行轉化她,就在背地裏寫好 轉化書,然後幾個犯人上來一齊動手將楊華蓮強行按倒在地上,硬拉她的手去按手印,楊華蓮不配合,殺人犯江麗用屁股坐在她臉上,還強迫她吃藥。

六監區有一位約三十左右的年輕大法弟子,惡人轉化不了她,被臨時轉到二監區,邪惡使盡了毒招都沒有達到轉化的目的。有一次我把江麗的情況向有關警察反映了,她才有所收斂。

由於我被迫害得雙腿腫脹,坐骨神經疼痛難忍,走路打晃,心緊,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我被提前一年零四個月從冤獄回到了久別的家鄉。

三、回家後仍遭騷擾

我從監獄回家後,大英派出所警察給我兒子多次打電話,問我現在哪兒?說要來見我。社區居委會的人也上門騷擾,我在外地女兒家時,警察也打電話騷擾,給我家人造成了很大的思想負擔,致使家人對我施加壓力,不讓我外出,不給我門鑰匙,也不讓我和同修接觸,更不準同修到我家。

社區工作人員還以我曾被冤判入獄為由,不給我辦理低保福利,剝奪一個公民應享受的合法權益,導致我近九十歲的老人失去基本生活來源。

中共迫害法輪功已十八年多了,而江澤民餘惡還在為其效命作惡,看到這些執迷不悟的人,作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我真是為他(她)們感到痛心疾首!但我還是要對這些參與者們,我的晚輩們道出自己的內心話: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法輪功學員是踐行「真、善、忍」的主佛的弟子,是任何邪惡的力量撼動不了的!也都是徒勞的!希望你們眼觀世界,耳聽善言,以史為鑑,放棄對中共的幻想,放下心中被灌輸的對法輪功的仇恨, 接受大法真相,為自己的生命真正作一次主吧!這就是我這個八十六歲的老人對你們的最大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