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及怕心 與同修配合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自二零一四年起,我與同修配合做講真相救人的一些項目。由我騎摩托車載著同修到農村去做,但在做的過程中時常會與同修發生一些分歧。

今年春天,我載著同修到農村去掛真相條幅和展板,每次我看見顯眼和來往人流多的地方,就感到很振奮,並建議同修:就掛在這兒。然而同修卻沒掛在我看中的位置,而是掛在了不怎麼顯眼的地方。每當這時我心裏就會抱怨同修,認為同修正念不強,有怕心,逐漸的就產生了看不起同修的心。

通過加強學法,不斷的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的人心,知道自己錯了。師尊都沒有嫌棄我不爭氣的,我有甚麼資格嫌棄同修呢?在與同修交流的過程中,知道同修的思路是,不太顯眼的地方掛的時間會長久些,有緣人也同樣會看得見,同時又不易引起邪惡注意,便於我們有序的持久地做下去。

近段時間,我還是與這位同修一起做證實法的事次數較多,有時就只有我們倆人,有時三人配合,是夜間發真相期刊和貼不乾膠。當地六一零(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恐怖機構)在本地到處張貼誣蔑大法的粘貼,有些地方還有邪惡展板,因此我們也要投入精力銷毀邪惡的展板和粘貼。

在貼不乾膠的過程中,我會常常用車燈照,怕同修把不乾膠貼倒了,還用車燈尋找邪惡粘貼以便於同修撕毀,以免漏掉了。同修常提醒我說貼不乾膠時不要用車燈照。一次兩次我還不在意,時間長了我就從內心大為反感,心想你還是怕心重。就不想再與這位同修配合做事,就想還和白天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配合去講真相。

轉念又一想,這個項目也必須有人來做,再說我們學法組夜間出來的同修不多,我又是年輕力壯的,我必須無條件的和同修一起共同承擔好清除邪惡粘貼和展板,及為眾生投放真相資料的重擔,再說兩名女同修也不容易,我們出來每次來回都是一百多公里,坐摩托車還要不停的上下車,也是很辛苦的。

通過這件事,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如有不想被人說的心,愛聽好聽的,這些不都還是人心嗎?如不及時歸正就會被邪惡鑽空子,多可怕呀。我也很感謝這位同修給予我無私的幫助,我們在一起配合做事,共同在法理上交流對我的提高有幫助。在此請同修原諒。

說同修怕心重,其實是自己沒做到修口。師父說:「你比如說,人與人之間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煉的好啊,他修煉的不好啊,這些本身就是矛盾。咱就說一般的,我要幹甚麼幹甚麼,現在這件事該怎麼做怎麼做,可能無意中就傷了誰。」[1] 修煉是無條件向內找,看到同修的問題一定要找自己,看看自己有沒有做得不好的地方,這樣才能心在一處,共同把救人的事做好。

有一次我載著兩名同修去農村發真相資料,騎車來到一條鄉村支路上,是必須要回轉的。我邊騎車邊提醒坐在後面的同修說,我們轉來時再發放,可是一同修在去的時候就投放了一些。

大約只有十來分鐘我們就到了路的盡頭,就開始騎車往回轉。在回轉的路上我看見一名青年男子在使用手機,我就產生了負面思維,聯想到他是不是發現我們發送的真相,要干擾我們。但我馬上意識到這個念頭不對,就立即排斥、清理這不好的念頭,我想我們是做最正最好的事,是為世人好,誰也不許干擾我們。但考驗並沒有結束,我們往前走了大約三里路,突然聽到前方不到一里的地方有警車哇哇直叫,另一名同修也聽到了。

此時我心裏又開始緊張,還在想是那個青年男子打電話誣告了,這種緊張情緒持續不到一分鐘,我立即歸正,首先是清除怕心,然後就想:這不可能,一定是假相,即使是那個男子打了電話,這夜間裏它警車也不可能半個小時就到了。這時我的心穩了下來,繼續載著同修,一起做著該做的事。

有趣的是,我們一直往前做,連個警車的影子也沒有。事後我悟到,是師父利用這個環境暴露我這一層的怕心,讓我修掉它。

感恩師父一路慈悲保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