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看護著弟子,也保護著弟子家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我今年六十六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這麼多年,有許許多多的感悟,不知從何說起。我今天只想說兩件事,和與我有同樣經歷的同修切磋共同提高。

第一件事是二零一五年底開始交醫療保險。以前村裏也是年年號召交保險,我也沒動心,現在隨著年齡的增大,村裏年紀與我相仿的人都交了,孩子們也勸我交,由於我的根本執著沒去,怕以後有病上醫院,給孩子增加負擔,所以我也想交。

這不正的念頭招來舊勢力以病業的假相來迫害我,我開始胸部疼痛,吃飯胃也痛,小腹也痛,腿也發沉。我生出了怕心,越害怕就越像病似的,搞得我學法也走神,正念也不足了,病業假相也越來越重了,總有那麼一團不好的物質籠罩著我。

這時鎮上醫院又來村裏對六十歲以上的人群免費查體,我心又動了,我也想去查,由於那時身體狀況給我的感覺就是病,我想去查又不敢去查,因為怕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所以最終也沒去查。但是我的心並沒有徹底放下,當時醫療保險不再繼續收費了,心裏想明年再交吧。

因為怕有病的心沒有去,這種無形的物質一直存在,三件事也做不好,發正念效果也不明顯。這種狀態持續有兩個月。但在我心底最深處始終有一念:「我要跟師父走!」

有一天我去地裏幹活,村裏有個人說,我剛剛看你走路的樣子像年輕人一樣,輕飄飄的。我說,是啊,我走路快。他說,不是的,是你沒有病,你全身一點病也沒有。

當時我的眼淚差點就出來了,我知道是師父在借他的嘴點化我,我馬上說,對啊,我沒有病。我知道是師父慈悲,不想落下一個弟子。說完這句話以後,我感覺一直籠罩在身上的那一團物質一下子就沒有了,瞬間身心無比輕鬆,那種感覺真的是用語言無法表達的。

感謝師父幫弟子度過了這一關。從那至今我身心愉悅地做著三件事,沐浴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中。

轉眼到了二零一六年底,又到了交保險的時候,這次我的心一點也沒動,怕自己有病的執著心終於徹底去掉了。

再說說師父也保護著弟子家人的事。

我的女兒生二胎,產前兩週去醫院檢查,醫生說需要馬上做手術,再等怕嬰兒有生命危險。第二天就做了剖腹產手術。孩子出生後,經醫生檢查,說嬰兒患有感染性肺炎,心臟也沒癒合好,需要監護治療。醫生讓馬上送到重症監護室。

我接過孩子,貼著孩子小臉說:「寶寶,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才把孩子送到監護室。

孩子在監護室待了五天轉到了重症病房。我把孩子放在床上,就給他聽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我說,「寶寶,你聽到師父給你講法了嗎?」

我剛說完,出生五天的早產兒竟然咧開嘴笑了,笑得那麼天真。這令我太驚訝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告訴我,師父在保護著這個孩子。不一會,女婿來了,說,放這個錄音不影響寶寶睡覺嗎?我告訴他,不影響,孩子剛剛聽著講法還笑了,你要是不信,我再問他一遍。於是我就又問了寶寶一遍,這時更神奇了──寶寶居然點了兩下頭。女婿看到也笑了,直說:「大法太神奇了!」

醫生讓孩子打吊針,我就在想,既然師父都管了這個孩子,那還需要打吊針嗎?結果吊針打滾了。醫生說今天不打了吧,等明天檢查檢查看看能不能出院,要是能出院就不打了。

第二天醫生來查房,查完後一位醫生讓我們去給孩子拍個片子看看肺好沒好,另一個醫生說,不用拍了,收拾收拾出院吧。這時我真的感覺到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

出院時,需要到兒保科做保健,醫生給孩子的結論是「弱兒」。回家後我天天給孩子聽師父的講法,六週後又去兒保科檢查,醫生的結論是「完全正常」,「健康」。

現在孩子一歲半了,非常健康,不到一週歲就滿地跑。我們全家人都真心地感謝大法,感謝師父的洪大慈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