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婦產科醫生救人奇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八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今年六十二歲。一九九八年九月十八日因病四處投醫不見效,整天生活在病痛之中,經朋友介紹走進大法修煉的,至今整整十九年了。修煉了,不僅仍然活在世上,身體還非常健康,精力充沛,精神愉快,每天就像有使不完的勁。我知道我現在的生命是師父給延長來的。師父給予我的太多了。今天我就把修煉中的部份體會向師父做個彙報。

一、為救人,投身個體醫院

我二零零五年就退休了。退休後和同學合開了兩年診所。那是個婦科診所。因為業務中有做人流、引產的事,雖然我自己不做,但覺得修煉人不能從事這種殺生的事情,就關閉了。後到民營醫院打過工。該醫院開的三起三落。

二零一三年春到二零一四年之間,我回到家中,大法弟子在哪裏都要做三件事,這時主要是外出給有緣人講真相。但是,效果並不好,一天下來救不了幾個人。

師父說:「多數大法弟子都在利用著各自的特長與所學在證實著大法,在修煉中走著自己的路。」[1]我想,如果我能夠再工作,做我的老本行,就能用工作上的便利條件救人,效果可能會更好。我這救人的念頭符合法了,師父給了我機會。

一同修給我介紹說,在離家五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個民營醫院,急需一名醫生。雖然和我的專業不完全相符,但是,我覺得這是個機會,我要用這個環境救人,我決心努力學習婦產科醫生的專業來適應這個環境。懷著救人這一念我就去了。

同修已經給用人的科室的主任講過真相。所以第一天見到他我就開誠佈公的跟他說我學法輪大法,不能做人流、引產,如果我可以不做,我就在這裏工作。因當時他急需人,就沒有反對。

現在婦產科醫生不做人流、引產怎麼能行?可是我行了。我悟到:這是師尊的安排,於是,我便在這家民營小醫院開始了婦產科醫生的工作。

二、高齡學生

看花容易,繡花難,常人也有句話:「隔行如隔山」。以前雖然在醫院工作,但我沒幹過這行,對婦產科醫生這一職業要從頭學。那一年我五十九歲,是個名副其實的「高齡學生」,接診、寫病歷、上手術台配台做手術等樣樣都從頭學。

上班第九天我就開始獨立值班了。在這每一步中,都有師父的看護和加持。新工作崗位患者量巨大,而我又完全是個新手,毫無頭緒,每天都面對源源不斷的患者,非常繁忙,遇到的問題也非常多,很多事情都得問別人。我的虛榮心不斷的受到衝擊,一輩子頭一次被別人這樣瞧不起,自己感到壓力重重,真的到了我承受的極限了。以前不論上學還是上班,別人會的我一定都會,甚至考試都是別人抄我的答案,我可從來不抄別人的。現在面對這樣的處境,我不止一次想過打退堂鼓,有時甚至連一秒鐘都不想呆了。

可回到家裏師尊安排同修跟我一起學法,通過切磋、向內找,找到我那虛榮心、不讓人說的心、怨恨心、妒嫉心、願聽好話的心、爭鬥心、自以為是的心等,最根本是執著自己的名。

師父說:「既然大家看清了這一點,那麼為甚麼就不能夠真正像一個修煉的人一樣,把自己的執著心放棄呢?堂堂正正的做一個修煉的人。我經常說一個正法修煉的人,首先你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那麼為甚麼大家在修煉當中碰到矛盾時,為甚麼就放不下那顆心呢?別人說你不好聽的,你為甚麼就不高興了呢?那你不高興的時候,心裏不就是在排斥修煉與提高的機會嗎?你不就是想要得到和常人一樣的高興嗎?那麼你不就是常人嗎?!你應該在這個時候想到:我為甚麼不高興呢?當別人說自己時心裏不高興,自己是不是在求甚麼?求得在常人中人人都對我好,舒舒服服的過。那你還怎麼提高啊?你常人甚麼東西都不去,你怎麼提高上來呢?所以就提高不上來。你得真正的放棄這些東西、人所放棄不了的執著。」[2]

師父的話句句都在說我,聽師父的話,按法的要求做,在法上提高上來,心也亮堂了,常人在為我做梯子,就這樣一次次跌倒、又爬起,是師父領著我、同時安排同修幫助我走過來了。我悟到了師父安排我到這裏來是去我那最根本的執著,即怕別人說自己不好的求名的心,同時救度眾生。沒有師尊的教誨和加持,這工作我真幹不下去了。

在這個崗位上幹了一年,科室人員有點變動,我又回到了我幹了一輩子、熟悉的本行。在這個崗位上,我的工作比較單一,時間很充足,我全身心的開始了講真相救度眾生。

三、講真相救眾生 顯神跡

孩子父親和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一四年八月份,有一產婦四十二歲,是第四次懷孕,前三次是自然流產二次、懷孕七個月死胎一次。這次從懷孕四~五個月時就在我們醫院做孕檢。到懷孕三十四週左右她的狀態就不好了,妊娠期高血壓、胎心不規律,還有一個子宮肌瘤。到三十六週時,情況更加不好,去上級兩個醫院都不收,沒辦法只好又來我院。當時診斷是:胎盤早剝、胎兒窘迫、難免早產、妊娠期高血壓疾病、胎膜早破,產婦需要馬上做手術。

我是負責搶救新生兒的。孩子剖宮出生時面色成土色,心跳非常微弱,幾乎沒有任何反應。接過孩子,我伏在新生兒耳邊大聲喊了兩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接著給孩子做常規搶救,同時在心中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新生兒仍沒有反射的情況下,我們決定送往上級醫院搶救。在救護車上,有兩位司機、一名醫生和我,孩子由其父親陪同。之前我已給孩子父親講過真相,他並不是非常接受,礙於面子沒說甚麼。上救護車後,我就和他說:你也看到孩子啥樣了,現在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的孩子,要想救你孩子就和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乎絕望的他這回很聽話,馬上就隨著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告訴孩子的父親,我師父時刻都在我身邊,我的師父會救孩子的。孩子的父親看到了我是真心的為他好,在他的眼中我看到了他的感激與感動。

這時我倆同時看到原來毫無生機的新生兒的小嘴緩緩往起噘了幾下,孩子的父親見狀非常激動,更加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們就這樣一路喊著。這時太陽光透過車窗照到孩子的臉上,孩子擠了擠眼睛,說明他有對光的反射了。我們更不放鬆,繼續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一直喊到上級醫院。我們把新生兒放到床上時,新生兒「哇!」的一聲發出了出世以來第一聲啼哭。我心裏那個激動啊,師父救了這個新生兒,也救了孩子的父親!

孩子非常順利的住進了醫院。這個中年男士當時就激動的哭了。我對他說:你知道孩子是誰救活的嗎?他非常感動、非常認真的說:「我知道,我知道。」我說:你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嗎?他堅定的說:「能!能!」我囑咐他要和家裏人講真相,並且在孩子住院期間要一直念這救命的九個字。他非常誠懇的答應我。

我回到手術室裏和我們科裏的同事講了這段經歷。主任說:「這孩子能從手術室活著抱出去都是個奇蹟!」同事們都見證了大法創造的神跡。

現在這個孩子已三週歲多了,非常健康。

產婦大喊:「我要退黨!我要退黨!」

我同事的女兒,八年前我給她接生了第一胎,那時我已經給她講過真相,她退出了少先隊和共青團。這次她要生第二胎,特地找到我,不遠千里來到了我打工的醫院。最近的一次產檢,結果並不好,產婦甲減,胎兒臍帶繞頸二週,胎頭位置高。同事非常希望能夠正常產,不想剖宮產,她的心情我完全理解。我跟同事及其他家屬講真相,囑咐她們一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突然年輕的產婦大喊:我要退黨,我要退黨。我吃了一驚,問她:我原來不是給你退過嗎?她說那時退的是隊和團,之後在這八年中又入了黨。可見邪黨用利益誘惑著年輕的孩子們上鉤。不管怎麼樣,她現在主動要求退出,說明她知道做錯了,急於退出邪黨。

第二天做產檢複查,臍帶繞頸消失了。進分娩室了,同事也被允許進入,我囑咐大家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胎兒胎頭位置一直較高、胎方位不正,宮口開全後出現胎心不好(胎心律八十~九十次/分鐘,正常應該一百二十~一百六十次/分鐘),這種情況屬於難產,要請上級醫生的。我接產,我要把胎頭搬正,科室主任是很有經驗的,但是此時,對於這個胎頭位置較高、胎方位不正、胎心又不好的產婦,他小聲問我:能行嗎?我沒有說話,心裏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示意他加加腹壓。於是,我將胎頭搬正,結果孩子順利生出來了。

事後,同事、產婦、家屬們都跟我說她們一直都在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事說:看到主任心裏都沒底,她心裏的焦急別提了,就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順利生出來的時候,她簡直都要哭了。

「這回我是真信了」

我院有一護士,我跟她講過真相,當時她說別的大法修煉人已經幫她退了,並說她不反對法輪功。我心想退了就好,就沒有繼續給她講真相。

就在前幾天她生小孩,正好趕上我值班。上產床後,由於臍帶繞頸一週、右枕橫、胎心慢、同時出現宮縮乏力,情況非常緊急。這時我大聲告訴她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爽快的答應了。過了幾分鐘後,醫生聽胎心正常了。我知道是咋回事,繼續鼓勵她即使疼,腦子也別閒著,就是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非常聽話。本來是要側切的,當把胎頭搬過來時很順利的就生了,一個3800克的男孩。產婦及家屬都非常高興。

產婦說:「我原來只是不反對法輪功,這回我是真信了!」她的家屬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七人一起得救。

科室裏的同事都認同法輪大法了

我跟科室裏的同事多次講過真相,但有的並不認同,他們相信的是科學。當多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後他們由不認同變為認同,再到幫助我。發正念時間到了,小護士會叫我:「姨,到你煉功的時間了。」有時她們還給我創造環境,看我和人講真相,她們就借故離開,包括保潔員都幫助我,會指著某人對我說:「你跟這個人聊聊天吧,你給他講講……」

我非常珍惜醫院的這個環境,人員來去很頻繁,凡是來我科的同事,大多數我都給她們講真相、做了三退,當她們離開時只要我在就囑咐她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我也儘量給我遇到的一切患者及家屬都講真相勸「三退」,大多數效果很好。

我來這裏就是為救人,基點對了,師尊保護我,把有緣人送到我面前,三年多來在我班上幾乎每天都有得救的眾生。

也有考驗我的時候。在我剛來這兒工作幾個月的時候,一個患者來我們醫院治療宮頸糜爛,是我的患者。因我來的時間短,手術是上級醫生做的,但我給患者及家屬若干人都講了真相,後來患者不滿意我們醫院的診治,將我們醫院上告到衛生局,並告訴衛生局的有關人員說我煉法輪功。衛生局長和院長說了這事,院長沒直接找我而是找科主任談,大意是:要麼在這裏好好幹,要麼就離開這裏。

我身為大法弟子,自然知道我在做甚麼,這個環境是我師父給我安排的,不能輕易放棄,每個生命也都在擺放自己的位置。於是我問主任:你要是有壓力,我可以立即就走。主任說:我沒壓力,怕對你有影響。我說我沒受影響。我繼續在這個醫院裏工作並講真相救眾生。

不久醫院裏發生了一件事:一個新生兒經剖腹產出生後死了。那天我休班。第二天我上班聽說家屬不依不饒,不做屍檢,開口就要醫院賠償鉅款,我覺得這事挺奇怪,據說此產婦羊水過多。我想胎盤能否有問題?正好手術室來人問胎盤還要不要,若不要就處理了。我一聽很高興,出於好奇,馬上說:不要處理,要胎盤。我馬上就去取回。其實我只是想看看這孩子的胎盤的狀態。待我查看胎盤時發現在臍帶上有一個死結,由於這個死結,該段臍帶血管非常纖細,可能導致胎兒供血不足,先天發育不良。科裏主任、護士長等馬上找到醫院反映情況,把胎盤拿給家屬及所有人看。當時衛生局人員都在院裏,於是事態反轉了,家屬默不作聲了,醫院自然不需賠償鉅款了。

這事能讓我無意中發現,想必也是師尊的苦心安排,讓人們知道院長能留大法弟子在這裏工作,也是給他自己積了德了。一樁出生兒死亡案如此了結,科裏同事頗覺欣慰。我就勢給大家進一步講真相: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咱科人都有福了,請記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個同事當場就喊起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院是婦科、產科聯合病房,婦科患者也不少,多數是子宮肌瘤、卵巢腫瘤、功血(異常性子宮出血)等患者,普遍年齡較大,也有和我同齡的。我就現身說法給她們講真相。我先和她們嘮家常,取得她們信任後再告訴她們,我年輕時病多著哪,有神經性頭疼,非常嚴重,最多一天吃了十三片索密痛;慢性氣管炎每到冬天就犯;患淋巴結核;三十八歲就得了冠心病;子宮肌瘤大到有人說我懷孕了,都快要生了;還得了腰椎盤突出、間盤疝、靜脈曲張等等,可你們現在看到的我精力多充沛。患者也都說:「你這老太太走道嗖嗖的!」說著都問我是咋好的?我再給她們講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法輪功要求修煉者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就這樣,修煉不久病全都好了,然後再講「三退」保平安的真相。絕大多數患者都相信。

有一個婦科患者,術後當天下午就發燒。第二天我上班,下午她又發燒了。我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她講為何要「三退」,她說她記性不好,讓我給她寫下來。我就給她在紙上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認真的念起來。我問她,能看書麼?她說:「有聽的麼?」我說,有。我送給她一個下載了師父廣州講法錄音的小廣播。剛拿到她就開始聽。除了讓她聽了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我還給她播放了學員寫的祛病健身的神奇故事,她聽後很高興,也很認同,認真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沒有用藥體溫就正常了。出院時我囑咐她回去要好好聽師父講法,以後需要啥來找我。

還有一患者很接受我講的大法真相並說在她家不遠有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已給她做了「三退」。我給她聽同修祛病健身的故事,講我學法後身體的變化,並勸她修煉大法,她很認同,說回去一定去找當地的法輪功學員。

我還利用各種方式接觸患者,比如:對非待產的,我沒有具體工作要做,這時就幫助護士去給患者換點滴、巡視病房,以此接觸她們。我科的大夫、護士明真相後也給我開綠燈,給我講真相創造條件。

一個婦科患者,是我不在班時來的,我上班時她就要出院了,沒機會接觸。那幾天患者多,很忙,沒機會說話,一走一過說句話也顯得不熱情,我有點想放棄她。轉念想既然在這裏相遇,一定是師父的安排。

我心中求師父加持我去救她。我就去了她的病房。病房裏的另一患者是聽過我講真相的,正好去換藥去了,病房裏只剩她和她的丈夫。我很順利的和他們講了真相,倆人都很接受。患者的丈夫喜歡看書,問了一些關於另外空間的問題。我建議他看看《轉法輪》就甚麼都知道了,他表示同意,並說他認識並能找到大法弟子,能找到《轉法輪》,我告訴他如找不到就來找我,他倆都很高興。事後我想,多玄,差點錯過有緣人。

在這裏三年多了,我真正的體悟到了師父的慈悲,如果不是這樣的環境,我那些執著,最怕別人瞧不起的心、虛榮心、不讓人說的心、怨恨心、妒嫉心、願聽好話的心、爭鬥心等等真的不能這樣明顯暴露,師父安排我到這裏就是讓我去這些執著心的,同時利用這個環境救眾生。

感謝師父的精心看護!當眾生有難時,師父法力回天,使眾生見證大法的神奇,明真相得救;在我彷徨無助時,師父讓有緣人來到我身邊,欣然接受真相得救,增加我的信心;在我過心性關時,師父讓同修們陪伴我,幫我悟明法理,我時時刻刻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

在以後的修煉中,我會更加珍惜師父給我的環境,講真相救眾生,弟子叩謝師父!

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音樂創作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