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爭鬥心 做到「罵不還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二零零七年七月有幸得到了這部高德大法,走進大法修煉的。

說起我的這個病,在各大醫院都檢查不出來是甚麼病,醫生也都說,沒見過這種病,這個病有點奇怪,身體發燒,每幾分鐘發作一次,發病時,衣服都要脫掉,燒的一身肉都痛,身體往上沖。

開始得病時,還以為是更年期到了,很多朋友也都這麼說,過一段時間就好了,到後來越來越嚴重。丈夫看見我這樣,就把我帶到四川的華西醫院去檢查,也沒查出是甚麼病,就給我安了個名字,叫「燒熱病」,給我開的藥吃了,一點效果都沒有。後來只要聽說有誰能治這個病的,我都去,藥吃的不少,錢也花的不少,也沒見效。家裏人看到這個樣子,就放棄給我治療了。病了四年多,把我折磨的死去活來。

後來,我以前認識的一個姐姐和我婆家的弟媳給我講大法真相,說,只有法輪功才能救得了我。其實我弟媳以前也給我講過,那時我也沒放在心上,因為我一直在外面打工,在家的時間很少,親朋好友都不知道我得病了。回家後,她們得知我病了,又來跟我講大法的美好。我聽她們說的這麼好,就說試試看吧,就這樣,我走進大法中來了。

因為我不識字,我的那位姐姐就給我送來了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剛開始聽不懂,也不知道珍惜。過幾天,她又帶了一個同修來,問我在聽沒有?我就很不高興的跟她們說:「你們又來了,我聽不懂。」她很耐心的給我講,如果聽不懂,就看書。我說,我不識字,他們說,沒關係,我們教你。我看見她們這麼為我好,我也很感動,就答應了。

第二天,她們又來叫我跟她們去,兒子也鼓勵我,叫我跟她們去學。去了以後,跟她們一起學《轉法輪》,她們一個字一個字的教我,又教我煉功。後來,她們又叫我聽師父的講法,慢慢的師父的法,就能聽懂些了。

學法煉功一個星期,我的身體就發生了變化,頭也不痛了,發燒的症狀也減少了,身體也感覺輕鬆了許多。身體的變化使我們全家人都感覺到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家裏人都很支持我,感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現在真正的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剛開始學《轉法輪》,我感覺很艱難。因為我不識字,白天跟同修在一起還好,晚上一個人在家裏想學,就難了。於是我下定決心,我一定要自己把這本書讀完。

因為我兒媳婦在家開了一個麻將館,我每天要去幫忙打掃衛生,兒媳只管招呼客人,收錢。客人走後,一切活都是我來幹。有時候,兒子幫忙做一點,被兒媳知道了,就要吵,她不准兒子幫著我做。她說我一天甚麼都不做,就這點事還要幫忙,所以我的心裏很難受,跟兒媳發生衝突。當衝突發生的時候,我也忘了自己是修煉人了,有時還不如常人了,師父的法也想不起來了。

就在寫這篇交流稿的前幾天,因兒子幫我幹了一會兒活,兒媳就跟兒子鬧,後來我把兒子叫到一邊,勸他不要跟媳婦鬧,兒媳看見我跟兒子在說甚麼,就又跟我鬧。剛開始鬧的時候,我也沒理她,可她越鬧越起勁,話說的很難聽。這一下,就勾起了我的爭鬥心,忘了自己是個修煉的人。就像師父講的:「有這麼個人,一上班聽到倆個人說他壞話,說的很難聽,氣就不打一處來。可是我們講了,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他就想:老師告訴了,我們煉功人不和人家一樣,得高姿態。他沒有和那倆人發生口角。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裏放不下,會煩心,可能會出現勾著人的心,老想回頭看看那倆個說他壞話的形像。回頭一瞅,那倆個人面目表情惡狠狠的,正說在火頭上,他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火就上來了,可能馬上跟人家幹起來了。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的時候,那個心很難守的住。」[1]

確實是這樣的,我看見她的面目表情惡狠狠的,我心裏很難受,腦子盡是邪念,當時我恨的她咬牙切齒,恨不得她馬上去死。我就像著了魔一樣,完全被魔控制了,說的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了,當時爭吵的時候,還有兩個同修在場,他們用師父的法點悟我,我也不聽,那時我的心氣的都要炸了。

同修見我這個樣子,也一時想不起來該怎麼辦,正念也不知道發了。兒媳見我這樣,就走了。她走了後,表面上看我是平靜了,可心裏還是不服氣,同修說今天這件事都是我的錯,叫我冷靜下來後去給她道歉,我表面上答應了。

第二天,我去給道歉時,心裏還是不坦然。她看我很不情願的樣子,她又說東說西,又把我的心勾起來了,我就跟她又幹起來了,當時我正在洗衣服,我就把盆子一摔,說:「我不給你做了。」她說,你要我不好過,我要你更不好過。

當天集體學法時間,我家是學法點。同修來時,她把同修都趕走了。後來我的弟媳同修來時,她就沒有阻攔了。弟媳說:「今天是學法時間,怎麼沒有人來呢?」因為我自己心性沒守住,把集體學法的時間都忘了。聽弟媳這一說,我馬上打電話叫同修過來學法。同修說,我們來過了,是你兒媳婦不讓我們進來。於是他們叫我出去,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就把剛才發生的事跟同修說了一遍。

因為前幾天,我在煉靜功時,看見一個公雞在往我身上撲,當時我嚇了一跳,我說管你是甚麼,我都不承認。第二天早上煉靜功時,又看見從山上跑下來一個兔子,從我身邊跑過去了。第三天晚上,我又夢到兔子變成了三個小孩在我家裏玩,我叫他們好好玩,我出去幹事了。早上起來,我悟到這些小孩就是魔演化的,是來干擾我的。我馬上發正念清除,但是這時候根本發不出正念來,倒掌、瞌睡、頭腦也不清醒了,所以才發生了這些事情。

其實我兒媳平時很支持我學大法,同修在我家學法,從來不說甚麼,於是我向內找,找到一顆爭鬥心,還有不服氣的心,還找到了很多不好的心在作怪。其實都是我修得不好造成的,我知道這一定有魔在干擾。於是同修們也幫我發正念,我發正念時,看見三個小孩從左邊過來,又從右邊走了。這時我頭腦一下子就清醒了,正念也強了,感覺那東西一下子就解體了,心裏一下子就平靜了,師父的法也打到我腦子裏來,看見誰都好了,仇恨也消失了,看見兒媳也不生氣了,我主動去把該做的事都做了。

兒媳見我變了,她也高興了,好像這件事沒發生過一樣。其實這些都是假相,都是因為自己平時學法不靜心,法理不清,上了邪惡的當了。在我第一次跟兒媳吵架的第二天,我上街買菜時,突然有個聲音在我耳邊說:「你知法犯法。」我當時悟到是師父點化我不要幫他們幹活了,才發生了跟兒媳第二次吵架的事情。我把這些講給同修聽了以後,同修們說我悟偏了,告訴你知法犯法的意思,就是說你是個修煉人,不要跟常人一般見識,師父告訴我們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知法犯法就是這個意思。同修說到這,我突然驚醒了,我怎麼悟性這麼差呀,我這一跤摔得好狠啊,真是太對不起師父了。

經過這件事情後,我就多學法,多發正念,認認真真的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路,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