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教我識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個不識字的老太太,一九九六年元月,我大哥送我一本《轉法輪》書,當時不知是啥書,一看這麼厚的書,給我嚇一跳,跟我哥說:「我也不認字,這可啥時候能認識呀?」我哥說:「這本書不是一般的書,你能認識字的。」

書拿回家,一直也沒看。有一天,我兒子邊念邊解釋字面的意思,還說:「我也只能理解到這種程度了。」我覺的這書挺好,沒事就捧著翻一翻,看一看,也不知是啥書,就覺的翻一翻,心裏頭就舒服、亮堂,尤其是遇到難事或心裏不痛快,翻翻書就覺的心裏敞亮,沒事就想看看。

夢中,師父教我識字

一直到九八年十二月份,外地同修來我地,知道我有書,就在我家成立了學法點,還讓我負責給大家放錄音機,在我家學法、煉功。我捧著書看,不知念啥,乾著急。

就從那時起,天天晚上睡覺,在夢中念書,有時念醒了,都是念《轉法輪》。就這樣,神奇般的把《轉法輪》這麼厚的一本書讀下來啦,而且不斷的明白大法中的內涵,其他四十幾本各地講法也能流利的讀下來。現在才明白是師父在教我識字。

有幾次,為了學法,我拿著書,和有緣人說起我學法認字的事,他們看著厚厚的書,說啥也不相信,但後來還是相信啦,說太神奇啦。碰到不識字的人說:「是書裏的佛、道、神指點你的。」

師父看護 闖過生死關

二零一三年,我和小姑子從老家回來,下車就轉向了,想接孫子,不知往哪走啦,後來也不知怎麼就走到幼兒園了,還領著孫子回到家。

到家後,才發現,褲子不知啥時候尿濕了,家裏只有我和孫子。一下午,我連拉帶吐,換了三條褲子。吐的都是紫紅色的黏糊糊像湯藥渣子一樣的東西,後幾天,吐的是綠色膽汁一樣的東西。三天沒吃沒喝,除了拉、吐,就是迷迷糊糊的昏睡了三天三夜。

好在一會兒不修煉的弟弟來電話,提醒我念法輪大法好;一會兒不修煉的女兒來電話,叫我別老躺著,起來發正念;孫子也往起拽我,不讓睡,讓我發正念。可放下電話,我全都忘了,腦袋裏空空的,只是每天早上有起來煉功的意識,至於怎麼煉的,都不知道。事後想起來,要不是師父管我,說不定睡過去了。

三天後,同修來看我,買了一個十幾斤的大西瓜,我一下子全吃了,也不知怎麼吃的,平時一年我也吃不了這麼大的西瓜。之後,又一遍一遍的去衛生間排尿。六、七天後,就能下樓啦。每天上下六樓,甚麼事也沒耽誤。

兒子信服大法神奇

七、八年前,發現我脖子後面不知甚麼時候長了一塊有雞蛋黃那麼大的神經皮炎,整天癢癢,一撓就掉皮,平時也掉皮。去年臘月二十左右,它就開始逐漸鼓起來,有鴨蛋那麼大個包,大年三十下午,開始出頭,往外流膿淌血,害得我也沒和家人出去吃年夜飯。

初一早上,兒媳婦給我清理膿血和周圍的爛肉,讓兒子拽著我的手,怕我疼,兒子一邊拽著我的手,一邊說:「媽,別害怕,你師父能管你,保證能管你。」然後,帶著哭腔高聲喊兩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連六歲的小外孫女也催促我:「姥姥快點念法輪大法好,快念法輪大法好!」兒媳婦瞞著我,給我買來藥膏,我聞到藥味了,告訴她:「我有師父管我,你不用給我上藥。」只有八天,就全好了。用我兒媳婦的話說:「你師父給你連病根都拔走了。」

兒子動不動就趴在我脖子後面看看說:「媽,啥也別說了,啥也別說了。」因為兒媳婦是信佛教的,兒子不能明說,他說這話的意思,就是大法太神奇啦。

念法輪大法好 兒子雙側腎結石消失

正月十四的晚上,兒子肚子疼的開不了車,同事給送回來的。兒媳聯繫她弟弟,送兒子去醫院,結果沒聯繫上。兒媳把兒子扶上樓,兒子疼得在床上跟頭把式的翻。我說:「你是咋想的?要信媽的,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我師父管你。」

第二天,他們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是雙側腎結石,左側結石已經下走,不知把甚麼地方劃出血,所以尿血。右側像鵪鶉蛋黃那麼大的結石,當地治不了,只能去省城腫瘤醫院去做手術,至少得三萬元」。

他們從醫院回來,就耷拉腦袋了,我知道他們手裏沒有錢。我又和兒子說:「要麼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我師父給你拿掉。那癌症都能拿掉,你那算個啥啊?要麼你就拿三萬元去做手術。」兒子還跟我說:「醫院開的藥越吃越疼。」我說:「要疼,你就別吃。」兒子只吃了一次,剩下都扔了。

至今兒子也沒再說肚子疼,也不提去醫院了。兒子心裏明白,時常說:「啥都別說了,啥都別說了,這都證明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