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正法 佛花伴我回歸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九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我原來心臟不好,還有風濕病、胃病。我妹妹在縣醫院工作,我經常找她看病,她向我介紹她單位煉法輪功的人不少,煉的人都說效果很好,就勸我學煉法輪功。九九年元月份,妹妹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還有教功帶和老學員的煉功體會。

九九年四月五日早上五點半,我第一次走出去煉功,當跟著師父的煉功口訣煉到第二套功法,閉著眼睛頭前抱輪時,看到整個煉功場上均勻的布滿了同樣大小的花,空間的底色也不是我們平常看到的這樣,持續了大約有兩分鐘,我睜開眼,想看個仔細,一會兒就沒有了。我當時感到身上暖烘烘的,就像春天中午的太陽曬在身上一樣,其實當時太陽還沒有升起來,淮北的早晨還有寒意。

煉功結束時,妹妹問我感覺怎樣,我就把我看到的景象說給她聽,她羨慕的說:「哎呀,你看到的是法輪呀,師父鼓勵你出來煉功呀。」以後我每天都堅持到煉功點煉功。那段時間,我感到身上輕飄飄的,就像身上突然減去二十斤肉似的,十五層的樓梯一口氣爬上去又走下來,也不感覺累。身體由於疾病引起的不舒服症狀也不存在了。

有一次我在睡覺,就感覺有微風在我右眼處一旋一旋的,我睜開眼看到一個法輪在輕輕的旋轉,還有一個在右膝蓋處,也是慢慢的旋轉,我看著他轉呀轉呀,我又睡著了。還有一次在夢中,我從山坡走下來,清清的山水從山坡高處流淌下來,山腳下有一條路,路兩邊的樹上開著非常好看的粉紅色的花,整個樹冠都是由花組成的,造型很好看,花的顏色柔和的很,我在兩排花樹的上邊悠閒的飛著,那種舒服,美妙的感覺,我用語言形容不出來。

有一次我在院子裏煉動功時,我從天目中看到,師父身穿紅色袈裟的法身在我右前方上空懸空打坐,整個天上都是透明的紅色。就像師父講的:「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1]

修大法使得自己身心健康,十八年來沒吃過藥,沒打過針,家和安順。修大法真是有福啊!

發正念除惡

有一次,我渾身難受,坐在沙發上坐不住,當時就悟到是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盤腿發正念,鎖住中共惡黨邪靈、黑手、爛鬼對我肉體的迫害,徹底解體,統統銷毀。發正念時,請師父加持。發正念過程中,我看到一個大怪物在我面前,一會看到它很長很長的身體,一會看到它很多的分肢成一大團,形狀叫人有點噁心,是活動的,就像在薄霧中看東西,所以不太清楚。我持續發正念半個小時,怪物消失了,不知是被我解體了還是逃走了。我身上感覺很輕鬆,很舒服,比平時正常時都舒服。

我大姐夫是局長,以前勸他三退不同意,我想他不退出是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在操控,我坐在沙發上給他發正念,清除他另外空間阻止他三退的邪惡生命和因素,發正念時,我感覺有一根柱子在我眼前一晃,我沒在意,繼續發正念,又有一柱子立在我面前,我意念中注意一看,一條碗口粗的大蛇,我看到的是它的頭部,腹部對著我,下半身盤著,我一激靈,我趕緊請師父加持,繼續發正念約有四十分鐘,它隱去了。

連著幾天,到整點,我就發正念清除它,發正念幾天後,我感覺邪靈不存在了,我就去找大姐夫三退,我去的時候,帶上《九評》和真相資料,在路上請師父加持。到他家時,他戴著老花鏡正在看報紙,我們先聊了一會社會上的現象,我就想怎麼能引入正題呢,這時他摘下老花鏡,說是多少度的了,我說我包裏也有老花鏡,我走哪帶哪,這時他很急促的說,「你拿出來呀,你掏出來呀。」我當時悟到,是師父叫我把真相資料拿出來,我急忙拿出資料,遞給他,說:這是真相資料,你看看就明白了,他接過了,我趁機說 「你把那個邪黨退了吧。」他說:「我同意退出,共產黨太腐敗了。」

「大姐,我聽你的,就照你說的辦。」

我家房頂滲水,請到一個做防水的民工,(防水就是在平房頂面上鋪上一層阻止滲水的材料。)我知道來到我們身邊的人,都是有緣要得救的人,我一定要救了他。他在幹活時,有時得站在房頂的邊緣上幹活,我對他說:天又熱,又上這麼高處幹活,一定要注意安全呀。我送你個護身符,你按上面寫的念,神會保你平安。他接過來看看說,是法輪功的,就順手裝在上衣口袋裏,不想說啥,繼續幹活。

中間休息時,我給他切西瓜吃,邊吃西瓜邊嘮著,我說:兄弟,大姐問你個事,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你加入過啥組織嗎?他趕緊說,沒有,都沒有。我笑了說:兄弟你沒說實話,三退保平安的事,你不可能不知道,你沒入過黨、團,你能沒有戴過紅領巾嗎?他也笑了說:政治上的事我不想參與。我說,大姐也不是參與政治,咱老百姓就想有個健康的身體,全家人平平安安就知足了,我原來心臟不好,又有風濕性關節炎,還有胃病,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十幾年來,我沒吃過藥,沒打過一支針,你看我現在身體好得很。

這時他提到師父去了外國,我說師父是被外國人請去教功傳法的,現在世界上已有一百多個國家在煉法輪功,只是在中國被迫害。他又問到發資料的錢是誰給的,我說都是花的我們自己的工資,他說你可以煉一下功給我看嗎?我說,可以,我就演示功法動作給他看,我邊演示功法邊給他講北京「天安門自焚」是共產黨導演的,是騙人的,外國人都知道,又講了貴州的藏字石,現在已有一億多人退出共產黨組織,你也退出吧,只有好處沒壞處。他一直在聽,我問他家有DVD機嗎?他說沒有,我給他《祝你平安》的小冊子和幾份《明慧畫報》,他接過說我看看,從口袋裏掏出我剛才給他的護身符,很小心的和資料裝在一起,又接著去幹活了。

等他幹完活算工錢時,他叫我算,我說你自己算吧,來我們家幹活的都是他們自己算,算多少,我們就給多少。結過帳後,我說,你到家看看資料,叫你全家人都看,常念「法輪大法好」,神佛保你們全家平安,以後你遇到煉法輪功的勸你辦三退,你一定要退出來,這時他急切的說:大姐,我聽你的,就按你說的辦,我退,並說出他的名字,辦了三退。騎上三輪車後,車已啟動,他又大聲的說:「大姐,我聽你的,就照你說的辦!」

小小真相幣 救人作用大

真相幣隨著同修們的努力越來越多,小小真相幣真起到了救人的大作用,不少世人是從真相幣上得到啟示從而選擇了光明。

有一次坐出租車,一個男士開車,該下車時,我給他一張五元真相幣,他接過看看後,從身上口袋裏取出一張五元幣,放在車上的錢盒裏,把那張五元真相幣裝入口袋裏,我不解的問他:「你為甚麼把那張真相幣裝口袋裏?」他說:「我收藏,到將來這種錢會很值錢的。」

有一天,我買蘋果,賣蘋果的老頭說腰疼,我說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我記不住。」我拿著真相幣帶著他念,真相幣寫的是「願善良的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上天的保祐,全家幸福平安。」 他拿著真相幣說:「我回家戴上老花鏡慢慢的念。」

一次,在菜市場買菜,一個婦女拿著真相幣說:「這是咋念的,誰敢念呀?」我看真相短句是「誠念法輪大法好 災難來時命能保」,就說:「他能保咱命,怕啥,為甚麼不念呢?」我就大聲念了三遍「法輪大法好」。那婦女高興的把真相幣收起來了。

這時鄰攤位一個買菜的女士就過來給她講真相,勸三退。這位同修我雖不認識,我們大法修煉是個整體,同修之間認識不認識的都在的默默的補充,無聲的配合。

佛花伴我回歸路

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我在摘菜時,發現菜葉上面有一束白色小花,很像網上說的優曇婆羅花。外甥女拿相機放大拍攝,花的圖片背景用的是一葉蘭的葉子,潔白的佛花,綠色的背景,高雅、聖潔。仔細觀察:花形如鐘,莖如銀絲,數數三十多朵 ,我把佛花放在一個方盒裏,還放一個放大鏡,來我家的親朋好友都有幸觀看了此佛花。這是師父鼓勵弟子修煉,把幾千年不遇的神花展示給世人,證明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佛經中傳說的三千年才盛開優曇婆羅花在我家已開了七年,我把她設為電腦桌面背景,我上網、做資料每次打開電腦首先映入我眼簾的就是這神聖的花。七年來,她伴隨著我回歸正法路。

現在菜葉早已乾了但很完整。優曇婆羅花仍在盛開。這神奇吉祥的優曇婆羅花,像亭亭玉立的白衣天使,美極了。乾枯菜葉無水份無營養,唯此天花聖花才能長達幾年盛開綻放,實實在在的展現於面前、親眼所見,不可思議,無法不信,真是太絕妙、太神奇了!我家常開不敗的優曇婆羅花,向世人證實轉輪聖王下世度人的神跡,同時也更激勵大法弟子們勇猛精進,在最後的時刻抓緊分秒時間搶人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