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記使命多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我是九七年下半年修煉法輪大法的。在單位上,我嚴格按照大法要求自己,工作很努力,成績很出色,被提為中層領導,加上我的雙學歷,被作為重要的後備幹部來培養。

江魔頭迫害法輪功後,我和同修們一樣,也經歷了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迫害、非法判刑、開除原來的公職作另類員工使用等。我被邪黨作為當地的「重點」,而且經常受到各方面的干擾迫害,這些迫害給家人、親朋好友等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在邪黨暴政、無神論統治下的中國做一個好人真的很難,做一個修佛修道的修煉人就更難了。但是我作為大法弟子,是帶有洪願和救度眾生的使命的,再難也得完成自己的洪誓大願。有師在、有法在,只要以法為師,沒有過不去的坎!

一、到鄉鎮發放真相資料

師父告訴弟子,在大陸這種邪惡的環境下,只要每天靜心學法就能走過來(不是原話)。我因此每天都在早晨靜心背法,主要是背《轉法輪》。

我把周圍十幾個鄉鎮逢場的時間記好,利用人們趕集的日子去送真相資料。在去鄉鎮送真相資料之前,我都要請師父加持,發好正念清除所到之處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的干擾,用背筐裝上塑封好的真相資料,繞過單位人員的監視,再趕客車到鄉鎮上去送真相。不論嚴寒酷暑,年年堅持。有一次,在發真相資料的過程中,有一個中年男子說,經常收到法輪功的傳單,不知道是誰發的,如果要被派出所抓住就不好搞了。我在心裏說,誰也不配來抓,我做的是好事,我有師父保護呢!

還有一次在一個鄉鎮發真相資料的過程中,看見我以前在一個單位的同事,正在一攤位前買東西,我站在他身後,悄悄的把一本《九評共產黨》放在他的背筐中,然後我站在他前面去看他,想給他打個招呼,我靜靜的在面前看了他一會兒,他像根本不認識我一樣,一點反應都沒有。我覺的很奇怪,我們以前十分熟悉,他不可能不認識我。我立即明白了,是師父在保護我,不讓他認出我來。我便到別處又去發真相資料時。後來不久,我又來這個鎮上發真相資料,又見到他,一下就招呼上了。他激動說,不知誰放了一本《九評共產黨》在背筐中。他看了,認識到共產黨太壞了。然後我給他講真相,他爽快的退了團、隊。師父真的安排的很好,既保護弟子又救了世人!

二、到城市電梯樓發放真相資料

去電梯小區發真相資料,有電子門,不易進去,到處都有監控錄像,保安人員經常在巡視,正念要非常強,有時還有門衛的詢問等。很多同修都不太願意去,我想我就擔起這個項目,不能落下這些特殊地點的世人。

到這些電梯小區發放真相資料,要求自己的言行舉止都要很自然,像住在小區裏的居民一樣。發放資料要坦坦蕩蕩的,正念正行。

有一次,我到一電梯樓裏,帶了一百份真相資料,剛發了三十多份,當時腦子冒出了一個不正的念頭:總覺的屋子裏的人正好要出來。當時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強加的這一不正的念頭。果然在剛好在一家門上正放好真相資料的時候,屋裏一中年男子一下開門出來,見我站在他門口,他用一種很疑惑的眼光打量著我,緊張的盯著我。我馬上鎮靜下來,心中不停的發正念,請師父保護弟子,清除這人背後的邪惡因素,不許它迫害大法弟子,我是來救人的。

我裝著打手機(電池早下了的),說找錯了樓層了,和那人對峙了一會兒,然後我不慌不忙走到電梯門口,那人也跟著到電梯門口,又對峙了一會兒,我不停的發正念,那人背後的邪惡被清理了,面目表情也由緊張變平和,他就回去了。

我馬上又到下一樓去發真相資料時,直到發完為止,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從安全通道出來,正好是大街上,平安的返回。因前幾次我在這小區發了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告訴了保安人員,保安人員不停的在樓下到處察看,進小區的門都查的很嚴。「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還有一次,我和四個同修去一電梯小區發真相資料,我去樓中發,其餘三個同修在門口發正念。電梯樓每層大約六家人,當發到一層樓時,還有裏面兩家沒有發,我去發裏面兩家時,剛放好真相資料的一家便出來兩個婦女,她們問了我一下,我沒怎麼理會,她們便拿著資料下樓去了。我把餘下真相資料發完,坐電梯和其他人一起下來,剛到電梯門口,我預感到保安和那兩個女的在電梯門口等著,好似還聽到他們在門口嚷嚷的聲音:下來了,下來了,就是他就是他!當時聽到那兩個女的在電梯那喊:抓住他,抓住他。

那時我請師父加持弟子,不許邪惡迫害我!把他們定在那裏。就在電梯門打開的那一瞬間,我大踏步向外走,根本不理會他們,很快的走出了小區大門。保安和那個女的追到門口時,我已經走遠了,只聽見後面那個保安說:走都走了,就算了嘛。他們也沒有再追來了。真是有驚無險!全靠師父的保護!

後來我向內找,查到自己在當著三個同修的面進電梯去發真相資料時,有一種顯示心理,認為自己了不起,有證實自己的私心在裏面,才招來這場舊勢力所謂的考驗與迫害。同修也說她們先前在門口也看到那兩個女的和保安在悄悄的說話,她們也預感到了,不斷幫我加強發正念。我馬上歸正了自己的思想,去掉顯示心。

三、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是最有效的,表面上是我們弟子在講真相救人,實際上真正的能感受到是師父早在你準備去講真相之前,就給你安排好了有緣人來聽真相,真的是一切都由師父給鋪墊好了,只是我們弟子動動嘴而已。

當然要講好真相,首先要學好法,我就靜心的背法。同時為了收到更好的救人效果,我還要大量積累各方面的真相素材,包括歷史上的預言、大法基本真相、天安門自焚假案、藏字石、江鬼的各種醜聞、《九評共產黨》、一些時事、自己對藝術的領悟(因我在書法上有一定的功底)等等。我在這方面非常注意收集這些內容,以便在講真相中給世人講的更明白,更透徹。

有一年的暑假,我見一大學生模樣的男生正在前面走,我和他主動打招呼後,得知他是音樂學院的大三學生。怎麼樣才能和他有共同話題呢?我說我是搞書法藝術的,藝術是相通的。他說是,他也有這方面的愛好,而且他們大學還要考一些書法基本功。於是我用師父有關書法藝術和關於音樂藝術的講法,就傳統、正統的藝術和現代派藝術進行了探討比較,指出現代藝術是人沒有心法和道德的約束下,在魔性的狀態下、在沒有正念的狀態下搞出來,它是負面的、魔性的、變異和墮落的,是和我們當今整個人類道德墮落有關係的。他很贊同,拉近了距離。我見時機成熟了,便把話題引到當今統治者中共貪污、腐敗上,然後講「藏字石」展現的天機,天要滅中共,為甚麼要「三退」才能保平安;再講這個石頭根本就不是法輪功搞的,藉此引出法輪功真相,重點分析了天安門自焚假案、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國家和地區,廣受世界人民的歡迎。最後分手時給他取了一個化名退黨團隊,他非常愉快的接受了。

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同時會修去了我許多的人心,如怕心、面子心、急躁心、爭鬥心、求數量的心、分別心、失落之心和歡喜心等,講真相也是自己心性昇華和提高的過程。

有一次我在街上講真相,前面講退了幾個人,天氣非常熱也有些晚了,我想回家了休息了。突然前面一個高大的男子喊我幫他把地上的一大袋河沙幫他抬在肩上,我心中立即明白這是師父安排來的一個有緣人。馬上我在心中發正念清理干擾他聽真相的邪惡因素。於是我說好,大爺我幫你!我幫他抬在肩上。但這袋河沙非常重,我說大爺幫你一起抬著走,你好輕鬆點!他連說謝謝。於是我一邊幫他抬著走,一邊馬上講我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是大法弟子,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我抓緊時間給他大法真相、天安門自焚假案、大法現在洪傳世界一百多國家。剛到一個石梯前,他的妻子也來幫忙了。我馬上說:大娘這河沙很重,你老人家可能抬不動,我幫你抬上去!她連說謝謝!我又馬上給大娘講真相。到他們所住樓下,三人都很累,汗流滿面,便坐在椅子上休息。我不停的給他們講著真相,講「藏字石」所展現的天機:天要滅中共!他們也贊成,然後給他們倆取化名三退了。當我送真相資料給大爺時,大娘很高興的叫他快收下。

雖然當時我的衣服被汗水濕透了,身上還沾滿沙泥,但自己心中非常高興,我知道師父在幫弟子,叫弟子多救人呢!師父說:「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2]

世人都是為法而來的,明白那面都在期盼大法的救度。我還做的很不夠,有時鬆懈,有時被家中的一些事情纏著等,還有許多的人心沒有修去;而正法已經接近尾聲了,在此只有精進,再精進!完成史前誓約多救世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