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樹上的花塑料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我家是農村的。二零零五年,我家的桃園結果了,卻又晚又酸又裂口,不能賣。

那年十月,樹上掛了一個花塑料袋,好長時間沒人取走。下雨後還在,我趕緊取下,裏邊是法輪功真相自封袋。裏邊寫的真好,又全面,從此,我知道了真、善、忍。

當時家裏正鬧矛盾,我每遇到矛盾,都不吵,儘量不說話,儘量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同時也把真、善、忍告訴孩子。對兄弟姐妹們,真誠、善良咱能做到,忍能做到多好,咱的運氣就有多好,家裏平息了好久。

以前我了解一些法輪功,現在我開始找書(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看了,漸漸的周圍環境也祥和了。

在二零零六年夏天,我找人再嫁接一次桃樹,以改善桃子的品相。當時心裏知道樹是有生命的,這對樹來說是動手術,只好對樹說,我很無奈,告訴它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後嫁接失敗。可桃子提前熟了,鄰居的小孩摘我家桃吃,我說,桃不好吃,酸,小孩說比他家的桃好吃。

我一看只有幾個裂桃,放在筐的上面,賣時用小刀削給人嘗,賣的可快了。賣完還能及時乾地裏其它的活,路上還不誤發正念。在地裏幹活,遇到整點,就發正念,代替休息,也不那麼累,有時還煉一套功法,十分鐘。

有一次,剛過了年,半夜澆地,地裏水滑又冷,剛好別人給我一雙幾年沒穿的真皮鞋,正好可以穿。那夜幹活,腳特別暖和。第二天,人家來我家,聽我說完,她說,給的鞋底是斷底的,我倆看鞋底,幾乎是碎的。我知道是我穿時認定它是最好的真皮這一念的結果。

我家桃園很少打藥,可周圍人家的桃園都打藥,蟲都往我園裏飛,但我家桃樹上蟲很少。有一次,在地裏,邊幹活邊發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因素。從那起,我的修煉狀態一下提高了一個層次,干擾少了,生活也變好了。

有一次學法時,自己不好的念頭一個接一個,有時心裏還怨恨同修,我嘴上不說,就是一直讀法,這狀態幾天就過去了。

我家玉米地臨道邊,每年都丟不少玉米。大概是零九年收玉米時,玉米棒上掛了個法輪大法真相袋,拔玉米棵時,真相袋已被人取走了。第二年,玉米晚熟了十天,玉米棒被撥了近十棵,都不能吃,而裏邊的玉米棒都能吃,這時候,桃子已賣完,就開始掰玉米棒了,賣嫩玉米,賣完時,道邊的三行玉米正好也熟了,也一同賣了,賣的錢比往年還多。

這期間還有個奇事。由於地在道邊,草也長的快,整天忙除草。一天,我與同修說此事,她說,她種完就再沒去地裏,收玉米時,地裏幾乎沒啥草,學法照常。她告訴我太執著草了,草才長的旺。當時我家地裏的草四寸高,密密麻麻,我想天正熱,不去也罷,還可以享一下小福了,不如收完玉米再除草,法照學不誤。結果收玉米時,只有很少的二寸高的梗。那時每天不閒,但不覺的忙,也不那麼累,我很慶幸遇到了大法。生活才變的如此簡單。

大概是零九年的九月,孩子的大伯病重,我們去探望他。只見他一直流淚,不會說話,也不會動。家人說他心裏清楚,沒知覺,不會喝水,家裏把後事都準備好了。我等眾人離開,我對大哥說:「現在給錢,大夫也不給治了,我教你一個方法,治病不花錢。就心裏念『真善忍好』,大哥你能做到,這叫法輪大法,是佛家的。」我連續教他念了三遍。

第二天,姪兒打來電話說,他父親吃早飯了,又活了。我們立即去大哥那兒,看到他正一手拿著包子在吃呢。姪兒說,他腿還不會動呢。我說:「昨天給他說的那法兒還真靈驗。」姪兒催我快說。我把能救命的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在紙上。姪兒說:「我天天給他念。」大約過了兩個月,姪兒打來電話說,他在外地打工,他父親已經自己會走了。這件事以後成了我講真相的現成故事,有一段時間,我把他寫成了一句話在真相幣。

我有一外甥女,活潑好動不好帶。到了年跟前,我把她接到我家,早上起來,就打開電視,吃完飯,要她寫字,她不肯,也不許關電視。我問她會不會寫字,她說會,我寫了真善忍,讓她照著寫,她一筆一劃的,很認真。寫完了「真」,我說把電視關了,她說好。真善忍三個字寫了三行,我誇獎了她,帶她上街買了好吃的。送她回家時,對她父母說了這事,告訴他們讓孩子多念真善忍,孩子就乖。

不久,明慧網上登了類似的故事。一次在買完菜的路上,遇到一個小孩不停的哭,一個大媽怎麼也哄不住,我在後邊對著小孩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孩突然間不哭了。大媽急問:你咋讓孩子不哭了?我告訴她就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行。大媽一路走著,嘴裏不停的念著那九個字,生怕忘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