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每個人都可寫部神話小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我於一九九六年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慈悲偉大師父的呵護下,已是修煉二十年的老弟子了。

記得一九九六年五月在上大學的我放五一小長假,我從學校回家,發現曾被多種疾病折磨的幾乎沒有生活能力且久病未起的母親,在我過年後離開她的短短幾個月內,竟然有了明顯的好轉。問其原因,母親告訴我她修法輪功了,法輪功是屬佛家修煉,按真、善、忍修煉,幾個月的時間身體神奇般的有了明顯的好轉。這時我看到了一個小徽章,便問母親:「這是甚麼?」母親說:「這就是法輪章啊。」我一向非常聽母親的,母親修我也修。就這樣,我抱著這一念,把法輪章往身上一戴,從那天起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六年四月七日,是我臨產前的最後一次例行檢查,檢查時醫生經多次診斷,確定我屬妊娠期間的高血壓,高壓220,非常危險,必須立即住院降壓。

其實當時師父的法瞬間打到我的頭腦中:「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他才想起來不打針了。所以我們在遇到魔難的時候,千萬要注意這個問題。」[1]可是母親安慰我說:「住下吧,或許明天就生了。」丈夫(也是同修)在情的帶動下也幫腔道:「既來之則安之。」

作為一個修煉人,出現任何問題都不是偶然的,關鍵時刻那一念聽不聽師父的至關重要。而我卻在根本執著和情的帶動下,完全失去了正念,把自己當作一個常人住下了,從而給自己帶來巨大魔難。

凌晨四點多,我異常噁心,對丈夫說:「叫醫生給我把針拔了,我不打了。」話後不久我便昏迷了。據母親、丈夫所述,我昏迷後產院很快安排了剖腹產,認為終止妊娠後高血壓昏迷狀態會自動消失,剖腹產期間我出現大出血,醫院裏的空氣都好像凝固了,異常緊張。孩子生出來了,可我卻遲遲不醒,頭在變的腫大,產科醫院緊張了,安排立即轉院。

上午八點多,我被轉往市裏最好的醫院,進入急診室頭已腫大變形,經拍片確診為左右腦室出血、腦顱內廣泛性瘀血,醫院基本已放棄治療,把我推在急診室的一個角落裏。這時急診室有圍觀我的常人,竊竊私語道:「這麼年輕……」,母親拍了拍我腫大變形的頭說:「青青,你可是大法弟子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話音剛落,只聽一位圍觀的常人大叫「大夫,睜開眼了!睜開眼了……」急診室大夫見狀迅速將我推到急診室可以做手術的區域,將腦科主任請下來於十一點多就在急診室給我做了腦穿孔手術引血,那時我已昏迷七個多小時。術後醫生讓做好後事準備,說這種情況在世界上沒有治癒的先例(和以色列前總理沙龍屬同樣情況),安排我住進重症監護室。

在昏迷期間,我知道自己意念中總是一遍一遍的在背師父的《論語》,然後就是強烈反映出要出院的念頭。在那期間母親、丈夫和師父安排來的同修們一起學法、切磋、向內找、發正念,不斷的用正念去抑制和排除腦中出現的不好的念頭,在師父的加持下,有了闖出舊勢力邪惡安排的正念。就這樣我昏迷了十八天,醫院的檢查就奇蹟般的顯示:瘀血基本排出,可以拔管了。這時同修們悟到,應該馬上出院。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從重症監護室直接被接回了家,沒開任何藥帶回去,整個過程一共二十天。

剛出院時,我意識還是不清,有點傻、忘事、害怕、眼睛出現嚴重異常,正前方發黑看不清,兩側餘光隱約可見。我們悟到這是舊勢力繼續迫害、阻礙學法的假相。我意念中出現師父的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母親就和我一起加大學法力度,堅決不承認這些表現出來的假相,奇蹟出現了,正前方逐漸由黑變灰繼而變為白霧狀直至散盡,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視力恢復、意識清醒了。

我給醫院腦科主任打電話問他洗頭需注意甚麼,他不敢相信這是我打的電話,連說不可能,等回過神來感慨的說:「你們家積了大德了,神奇啊!奇蹟!」就這樣我出院後再未做任何治療,未服用任何藥物,五個半月產假結束後,我神奇般的上班了。

救度眾生 兌現誓願

在社會中,我也抓住機緣證實法,救度有緣人。一次我在路上開車有點走神,突然發現到了拐彎路口,急忙一腳急剎車、拐彎,只聽車後面「銧」的一聲撞車了,我在後視鏡中看到後面兩輛豪華轎車由於我的急剎車追尾了。我一邊繼續開車,一邊對自己講:「這次車禍因你而起,回去承擔責任?那要賠償多少損失啊……」我的思想在鬥爭。

「那麼我們修煉人就更不應該這樣去做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師父的法打入我的大腦中,對!該我承擔的我就承擔,都是有緣人,我還要藉機給他們講真相辦三退呢。就這樣我返回去了。我後面那輛進口大眾的司機認出了我的車,見我返回驚詫的問我:「你回來幹啥?」「是我剎車急造成的,是我的責任,與你後面那輛車沒關係。這事你說怎麼辦吧!我賠。」我回答道。他驚詫的看著我說:「混社會這麼多年沒見過你這麼仗義的!你是幹甚麼的這麼仗義!你有信仰吧?!」「對!我信法輪功!」我回答道。他連連豎起大拇指晃動著說道「法輪功厲害!真厲害!不過這事與你無關,他追尾就該他承擔,交通法規也是這樣講的,你走吧。」我又對追尾的司機講:「沒事,他要多少錢我出。」司機的太太講:「別,今天我們就是賠,這是今天第二起車禍了,前面那個司機沒讓我們賠,這個錢我們自己出好了,不然後面不知還有啥事呢。」就這樣我順利給他們三人講了真相辦了三退。

還有一次坐出租車,我給出租車司機講天安門自焚偽案、法輪功屬佛家修煉,中國是神州大地自古信神,共產邪黨不讓信真善忍、宣揚假惡鬥,貪污腐敗,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天要滅中共,人有劫難三退保命,他聽的入神,把車一下開到路邊說:「不開車了,今天我要認真聽聽。」他聽明白後辦了三退,連聲道謝,還說:「來劫難的時候我去找你們。」我真心祝他一路平安,有個美好的未來。

一路沐浴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中,我深深的感受到師父的法身無時無刻不在慈悲的看護著、點悟著弟子。我們家修煉人多,親戚朋友知道的多了,有的開玩笑說:「你們修法輪功的,每個人都可以寫一部神話小說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