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給自己找鬆懈的「理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修煉近二十年,期間,也見過或聽過不少同修去世的事,從最早的有點害怕到知道部份原因是考驗別的同修,漸漸的對這事有點麻木了,甚至不願多想,只努力保持自己不受干擾。而其實最早對同修離世的印象來自一篇交流文章,說的是一位同修的老伴放不下喝酒還是抽煙的心,師父一再給機會,最後一次他自己說:如果再犯,就死而無怨甚麼的。後來,他真的還是犯了,也真的離世了,在靈堂上,他的照片流了後悔的淚。這篇交流一直記在我心底。

這兩年來我母親(同修)一直處於消病業狀態,上週五,她走了,我再次想起這篇文章,也記得師父說這種情況多次給機會的法理。母親兩年來的經歷,雖然不在身邊,我也了解整個過程,師父慈悲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給機會。師父對每一位同修,哪怕是看似修煉不很精進的同修也從沒放棄過。

我母親一九九七年開始因為我而修煉,雖然不很精進,也一直在修煉之中。迫害發生後,被綁架六次,非法抄家十幾次,還被迫上了電視。跟頭把式的也一直做著一些講真相的事。因為公安局不給辦護照,所以也沒法來美國。

一直到兩年前,我母親身體都是好好的。冬天去看我大哥,我大哥公司可以提供身體檢查或者他們有關係可給我媽做免費檢查,拗不過大哥的勸,或者母親自己也想著檢查一下沒甚麼關係,反正身體好,沒想到檢查出有「腎癌」。母親修煉前就有腎結石、胃病、婦科病,修煉後三個月就都好了。這一下把全家都動員起來了,醫生建議把一個腎切除。我家另兩個哥哥也要求母親趕快做手術,免得癌擴散。我心裏非常清楚怎麼回事,抓緊機會跟母親交流,這是假相,並且是甚麼痛都沒有,平白無故的去開刀,從常人這一層講都不符合呀,回去多煉煉功吧。母親倒也接受,說得也挺好。哥哥們都說我不應該勸媽不開刀,我告訴他們,一切都遵照她自己的意見,她也不是小孩了。不幸的是,母親最後選擇了動手術。這是第一波,走偏修煉人的第一步。動手術後恢復得非常快,讓我的醫院同學非常驚訝,告訴我說叫我母親回去多煉功。

母親回家後,我通過電話告訴她,師父給你機會了,你一定要珍惜修煉機緣,並且告訴她要多學法,多煉功。也才知道原來她以前都不是五套功每天都煉,學法也以聽法為主。現在她開始多學法煉功了,身體恢復得非常快,像沒事的人一樣了。春天我小哥回去看她,要帶她去當地醫院檢查,我再次告訴她不要去,她也去了,還好一切正常了。但我心裏清楚,媽再次走偏了一步。

期間,我每週都會打電話回去問候和交流。去年的秋天,她說大哥邀請她去過中秋,我三哥在另一個省城還邀請她同時去另一個省城。母親說她不願意去,我說別去了,你就安心在家好好修煉,做講真相的事,一出去甚麼事都做不了。她也說就不去了。不幸的是,放不下的情牽著她,她竟然去了,並且還同時去了在另一省城的三哥那兒。回來她就覺得有點不舒服,她沒有好好向內找,多煉功,而是自己去了當地醫院檢查。走著進去,在醫院就趟著不能走路了。期間有同修來看她,勸她回去好好修煉,她選擇了我小哥的安排,去醫院治療。這是第三波了。

這次去醫院,馬上就診無治,癌擴散,只能活幾個星期了。我希望母親能回去,但我小哥說就在醫院好了。同修也再次來跟她交流。因為一路走來,我已經看到師父給的一次又一次機會,我非常平靜,也看得非常清楚,只有回去還有一線希望,也許是師父要我母親放下常人心的最後一次機會了。關鍵時刻,我三哥說要把媽接回家,我馬上支持他。

我媽因為醫院無治而回家了,不但幾個星期過去了,一天比一天好了。我再三告訴她,這次我們一定要堅定的修煉,如果再進醫院,就不可能再出來了,我媽也說是。但是這過程中,我媽始終沒有悟過來。因為不能行走時間長了,她開始產生怨恨,甚至抱怨大法,雖然明白過來又後悔。我不斷的跟她交流,她也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法理其實都「知道」,但是忍受不住痛苦的煎熬,覺得對自己不公。我知道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包括作為聽到的我,很多法理就更清晰了,也跟我媽進一步交流。修煉前她流產十次,雖然那時並不知道那是殺生,但不會因為我們不知道而不算殺生,這麼大的罪,幾生都還不完,如果不偏離法,也許師父會安排一步一步消業。但已經走偏這麼遠了,這些業是不可能不還的。她說她也有想到,但時間已經很長了。我又跟她講那些在監獄裏呆了好幾年的同修他們是怎麼堅定過來的。這時我媽說她寧願在監獄裏呆著,只要不像現在這樣。修煉機緣是沒有選擇的,當初我媽被抓時,我就勸她不要寫悔過書甚麼的,當時她跟我說,如果不寫就會繼續被迫害,現在她卻說寧願在監獄裏呆著。期間也有同修來看她,跟她交流。我一方面感謝同修來幫她,一方面心裏明白,她現在連基本的修煉標準都達不到了。後來就越來越痛苦,她甚至想自殺,我勸她千萬不要,自殺也是罪,現在雖然痛苦,但是為了幫她消業,以後會好一些,如果自殺,罪過更大,到時的痛苦就更不知道了。她接受了。大約兩個月前,她因為大小便失禁,再次要去醫院,我再三勸她,不要去,她還是去了,上午去下午回來,一樣說沒治了。回來後她死心了,但我明白她已經離大法更遠了。情況越來越惡化。

上週五,我通過視頻最後一次見她,要她記住她是修煉人,她流淚了,一小時後她就走了。這是我媽從出現病業到離世的整個過程,期間我不止一次感慨萬分師父對我媽的慈悲。同時也讓愚鈍的我見證了師父的慈悲體現,一次又一次的給機會。

母親走了,雖然非常清楚一切因由,但常人情還是讓我大哭,甚至還想了很多通過朋友怎麼參與送別儀式,我家在一個小鎮,喪事也會辦的很隆重,從小哪家有喪事我都會去湊熱鬧。所以也清楚其中的每一道程序。甚麼時候子女該哭,誰哭的怎麼樣,都是街上人談論的話題。這時女兒就是最重要哭的人。我媽四個兒子,就我一個女兒,按常理,就是看我哭戲的時候了,而我不在,心裏多少有點遺憾,小時還一直想著如果自己當孝子時會哭得怎麼樣。我於是想勸我媽的乾女兒回去,至少有個女兒能哭喪,在我們街上是件很重要的事。一直就在想著這些常人的事。還好那天已經跟同修同事約好出去見廣告客戶。見客戶時還好,我能忍著。見客戶之間我就一直在想著母親的事,真的是心神第一次這麼控制不住。下午六點多見完最後一個客戶,往家走,還想著回家怎麼跟家裏的親人們商量喪事。


我的車已經在路邊的草叢上,轉了一百八十度

在高速上離家還有兩個出口處,我突然感覺飛沙走石,被黃色的東西圍著,我才意識到自己出車禍了,馬上喊:法輪大法好,師父幫我。一兩秒之間,回到現實中,我的車已經在路邊的草叢上,轉了一百八十度,被路邊的灌木擋住了,我馬上剎車。這時我看到路邊圍滿了人,有人向我叫:沒事吧,我想想,我自己甚麼事都沒有,連一點擦傷都沒有。馬上也明白,是師父在保護我。也清醒了,是常人情終於被魔鑽了空子,我馬上從一天的情中解脫出來了。同時又讓我見證了被師父保護的神奇是怎麼體現的。以前只是看同修的交流,相信,但不像自己親身經歷的這麼透徹。我的車門被擋住,有人來幫我,我才能來到路邊。我根本不知道是哪輛車撞我的,怎麼撞的一點不知道。到了路邊才知道撞我的是一位才十七歲的男孩,而停下來的四輛車是為我擔心停下的,大家都叫我一定要去醫院,儘管我一再說沒事,但他們不相信,還是把救護車叫來了。

他們給我描述剛才有多麼可怕,一切發生的那麼快,肇事男孩開得太快,撞我後又開了五十米才停下來,誰都認為我一定出事了。警車拖車都被叫來了。等了一個小時見我還沒事,大家都為我高興,並且相信今天一定有天使在保護我。我告訴他們我沒事,只是太后怕了。他們都理解,定下來一點,我趕快到車裏拿法輪功傳單出來,先給肇事的男孩加他的三個年輕朋友,告訴他們是我的師父保護,如果我不煉功,今天我怎麼都去醫院了。他們表示非常感謝,然後又給作證的幾個人介紹法輪功與神韻。有人還在旅遊區見過法輪功學員。在路上呆了兩個多小時才離開現場。警察說這是大事故,他也很慶幸我沒事。

回去後我知道我必須靜心的想想今天發生的兩件事。對母親我已經盡我最大努力,也知道她不會真的像常人那樣真的走。但是常人情沒放下,並且也內心認為這是特殊情況,可以放縱一下自己的常人情。我突然想起百米衝刺,我經常跟別人提起我自己曾是學校跑一百米的冠軍,那是甚麼勁頭,從頭到尾不能有任何鬆懈,而師父最近已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們得快沖,而我其實還沉湎在常人情中,給自己小放一個假。此時退下的結果會是甚麼樣,母親的例子已經書寫的非常清楚,退一寸就是退一尺的開始,然後越退越多,退到師父想幫都沒法再幫的地步。

悟到此處,我內心驀然驚醒,第一次這麼承認自己的悟性差,離正法的要求差得太遠,但我也非常清楚,在修煉的路上除了嚴格要求自己,沒有任何理由鬆懈。師父已經慈悲的幫我顯示了一切,我必須正視自己的修煉,在修煉的路上精進再精進。

也希望同修們以我母親和我的經歷為戒,真正相信師父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在修煉的路上不要給自己找鬆懈的理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