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集團:中共摘取人體器官的現實(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中共有大量的人體腎臟、肝臟和其它器官可供人挑選。因為成千上萬的人被弄到器官移植醫院等待屠宰。器官移植業對中共而言是利潤豐厚的生意。

法輪功學員在香港抗議中共活摘暴行
法輪功學員在香港抗議中共活摘暴行

澳洲新聞集團(News.com.au)九月十九日報導,試想一下:你被綁架了,在沒有任何審訊和定罪的情況下,被關在一個小號裏長達幾個月或幾年。在那兒,中共當局用酷刑折磨你,強迫你看誣蔑錄像,讓你跟中共保持一致的觀點。

法輪功學員成為中共迫害的主要目標

時不時的,你被從污濁的、過度擁擠的牢房拖到另一個房間,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針管就扎到了你的手臂上,然後將你的血盡可能多地灌滿一個個小瓶子。然後獄卒命令吸毒犯們用暴力把你按住,獲取你的尿樣。

你大聲呼叫,但沒有人理睬你的呼救。他們不給任何解釋。這樣的事一直在重複發生著。

經過多年的酷刑,你可能僥倖能活著出去。也可能會被秘密殺害。

你更有可能死在手術台上。你還活著的時候,醫生從你的身體上摘取器官,一個接著一個的摘取。

中共當局可以說,你失蹤了。也可以說你一開始就根本不在那兒。大多數情況下,他們可能甚麼也不說。

同時,有錢的富人蜂擁到器官移植醫院進行器官移植。他們有大量的人體腎臟、肝臟和其它器官可供挑選。因為成千上萬的人被弄到那裏等待屠宰。器官移植業對中共而言是利潤豐厚的生意。

在過去的十幾年中,這就是成千上萬中國公民的現實,他們一直因器官摘取而被迫接受強制性的醫療檢查。

根據報告,中共繼續在全國的拘留所、勞教所和監獄中犯下侵犯人權的暴行。

在中共的統治下,沒有人是安全的。但是,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的法輪功學員們,成為中共迫害的主要目標。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一直在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將他們謀殺,將他們關進黑監獄。即中共建立的不經起訴或定罪等程序,直接關押公民的一種不受法律約束的勞教所和拘留中心等。

沒有禁止活摘器官的法律

反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DAFOH)對中共批准的從良心犯身上強摘器官的報告進行了系統的研究。

反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澳大利亞發言人索菲婭•布萊絲金(Sophia Bryskine)說:「該組織特別關注中國,因為中國不同於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在中國,仍然大規模地在國家批准的層面發生著系統性強摘器官行為。」

布萊絲金說,沒有正式的法律禁止這種行為。事實上,(中共)一九八四年的條款仍然允許將死刑犯作為器官捐獻者,儘管該行為違反所有國際準則。

布萊絲金呼籲國際社會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就此問題向中共施壓。

她說:「這就好像在說,我們會逐漸停止殺人──這是不能接受的。中共並沒有承認,為了器官一直在殺害良心犯,他們只是說,他們停止了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

布萊絲金說,很多在押人員甚至沒有經過法律程序。中共的法律系統太腐敗了。這種狀況必須停止。

美國知名倫理學家、紐約大學醫學倫理學部創始人及主管阿瑟•卡普蘭(Arthur Caplan)提供了他對中共器官摘取問題的觀察。

他說:「在美國或歐洲,你必須先死掉才能成為器官捐獻者,而在中國,他們把你弄死。」

數位定居澳洲的中國人對澳洲新聞集團表示,全世界都需要站出來,譴責中共對中國人的迫害以及侵犯人權的暴行。

吸毒犯:打人時不要損害他的器官

法輪功學員劉金濤理解為甚麼有些人可能很難相信,中共正在大規模地摘取器官,因為他以前也有同感。

二零零六年,劉在未經起訴或定罪的情況下,因為信仰被抓捕並被關押了兩年多。劉說,他長期被關押在北京的幾家看守所和勞教所,遭受酷刑和凌辱。

劉說,他記得當監獄對他和其他被關押者進行健康檢查時,他感到很困惑,因為他們根本就視人命如草芥。

「我被放進一個關押吸毒犯的房間,」劉說,「他們打我的時候,他們有各種各樣的手段──他們把我按倒在地,對著我的後背拳打腳踢。當時一個年老的吸毒犯走進房間,提醒他們打我的時候不要損害我的器官。」

劉很快意識到,事情遠比他想像中可能發生的更可怕。

他說:「我聽說過有關活摘器官的事情,儘管我正處於被拘禁和毆打中,但起初我還是認為這種行為太慘烈而難以相信。」

「從感情上講,我想也許那些叫喊不要弄傷我器官的人只是不想讓我死。然後,我的邏輯告訴我,為甚麼這些人會在乎我的生命呢?」

「他們為甚麼不說『不要傷害這個人』,而是『不要傷害他的器官』。我只是覺得奇怪,他們關心的是我的器官,而不是我這個人。」

但劉說,他是幸運者之一,中共很多政治犯根本不會活著出來。他說,他的一些政治犯朋友們被獄警拉出號房,再也沒有回來。

體檢是為了看器官是否適合用做移植

法輪功學員張鳳英被反復進行強制醫療測試後,以為自己會因為器官而被殺掉。

二零一三年,張因在北京一家市場外派發法輪功傳單被抓捕和監禁。她曾被關在數家看守所和勞教所裏。在被關押期間,她和其他數百名犯人一起,多次在醫療程序中被檢查身體,據稱,目的是為了評估他們的器官是否適合用做移植。

張鳳英說,她被強迫從她的胳膊和耳垂採血樣。她說,她問過醫生們,他們為甚麼採她的血,但他們從來沒回答過。

她還被迫提供尿樣,做X光檢查和心電圖。她說,她曾隨同大約一百名被拘留者一起被驅趕到一輛麵包車處,被強迫接受更多測試。張說,在二零一四年被釋放之前,她以為自己會在外科醫生的手術台上死掉。

張鳳英在接受強迫性醫療檢查之後,她以為自己會因為器官而被殺掉。

被屠殺的法輪功學員數量遠超最初的估算

在國際社會施加壓力後,二零一四年,中共正式禁止了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宣布將改為以自願捐獻為基礎的系統。

但據廣泛了解,中共繼續大規模殺戮無辜民眾,目的是將他們的器官用於移植。

發表在《美國移植雜誌》上的一篇文章,強調了官方公布的器官移植數量和中國移植基礎設施「急劇膨脹」之間的「令人難以置信的差異」 。

今年六月發布、由加拿大前政治家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以及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撰寫的另一項確鑿的報告表明,中國實施的器官移植案例超過政府透露的官方數字十倍以上。

麥塔斯在聲明中說:「(共產黨)稱,每年的合法移植總數約為一萬例,但我們只要考查二、三個最大的醫院,其移植總數就能輕鬆地超過中共官方的數字。」

該報告估算,中國的醫院每年進行六萬至十萬例器官移植。

據報導,未經政府公布的數萬例器官移植,來源於被殺害的政治犯,他們因信仰或政治理念原因被關押。

報告中說:「我們得出結論,一直以來因器官被屠殺的法輪功學員數量遠遠超過我們最初的估算。」

「最終結論是,中共為了獲得移植所需要的器官,一直在對無辜民眾,主要是對法輪功學員,以及維吾爾族、藏族及家庭教會成員進行大規模屠殺。」

作者們斷定,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接受醫療檢查,之後他們的檢查結果被放進活體器官來源數據庫,因此能夠迅速做到器官匹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