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安全是我們正法修煉的一部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看到在我們周圍、周邊,同修中不注意安全的狀態是比較普遍,也很嚴重,比如輕易的暴露資料的來源,暴露資料點,對公開暴露的手機和座機不採取任何屏蔽措施,在這樣的電話前甚麼都說……

多少年來,明慧網在這方面的交流文章很多,但還是有不少同修對這方面不夠重視,有同修因此被迫害到,有了切身之痛後,能一段時間注意安全,但沒多久就又忘了。很多地方,有誰一提注意安全,那基本上這個人就被別人和「怕」聯繫在一起了,這也成了很多同修因此不能注意安全的一個障礙。

但我們都看得到,現在很多地方的迫害形勢表現的很嚴重的,近期,周邊不少地方的同修不斷出事,陸續得到同修反饋,大部份都直接和安全方面有關,有些十多年來一直未出事的資料點也被破壞了,讓人痛心疾首。

據悉,出事前,同修普遍處於一種被抑制和麻木的狀態,認為現在環境寬鬆了,沒甚麼邪惡了,多少年都是這樣走過來的,也沒見出甚麼事,不怕。結果迫害發生了,損失慘重,不少同修或當事同修這才一下驚醒了,清醒了。

當然同修出事,包括當事同修,大家都在向內找,找到了很多其它心,這是沒錯的,但我在這裏談談剛才認識到的一個理:我們很多人都忽略了一個問題:不注意安全的本身就是正法修煉中一個很大的漏,長期以來,我們把注意安全和我們的正法修煉割裂開了。我想,這也許就是多年來,在這方面很多同修不容易聽進相關意見,老把注意安全當成怕,覺得注意安全可有可無的主要原因吧。

一、注意安全是師父和大法對我們的要求

師父在海外講法中多次提到讓我們要注意安全,特別近期,法已講得很明。比如在手機方面。

「弟子:請師父多講講注意手機使用安全問題。
 師父:這沒啥講的。你帶著個竊聽器。不光是間諜、政府,任何人隨意的都可以監聽你,非常簡單。就這麼回事,關機和不關機是一回事。我在這講,你知道中共邪黨那也在聽呢。」[1]

師父對我們講的是法,師父已明確告訴我們手機是「竊聽器」,那麼我們怎麼來對待?是無條件的聽師父的話,還是仍要依著自己的觀念、心情來我行我素呢?有同修對手機方面的技術不懂,雖然明慧網、天地行論壇上關於手機在安全方面的討論和要求非常多、非常細,但這些文章不一定有更多同修能看到,也許那些涉及具體技術的還看不懂,有人看了也不一定當回事,覺得那不過是同修的交流,可遵照,可不遵照。

但師父在法中非常明瞭的告訴我們:「你帶著個竊聽器。不光是間諜、政府,任何人隨意的都可以監聽你,非常簡單。就這麼回事,關機和不關機是一回事。」[1]那我們遵不遵照去做呢?

在我們同修之間商量事的時候,當我們的對話不可避免要談及同修證實法的各種信息,整體配合的各種細節時,我們對我們公開暴露的手機或座機,明知這是竊聽器,我們該怎樣去對待?正確的做法不是在這種時候應該有效的屏蔽,或取下電池,讓它起不到竊聽的作用嗎?在這樣的電話中,一定不能說那些證實法、同修之間互相聯繫的事嗎?

同修啊,師父只會給我們最好的,師父告訴我們的肯定是為我們好。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不聽師父的話是不是我們修煉中的一個大漏呢?那不就給邪惡找到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充足的理由了嗎?這真的需要我們及時按法來歸正啊。

二、不注意安全後面有很多需要我們修去的心

1、不能為別人著想的心

表現出來不修口,這在很多地方都是一個很突出的安全隱患。誰在做資料,我從誰那拿的資料,誰做了甚麼,很多同修在說這些事情時,是非常隨意的。

大法弟子之間本來需保密的事,但只要有一個人知道了,那馬上是更多的人都知道了。有一個人知道了資料點,那馬上就有不少人一個跟一個直接就到資料點來拿東西了,有很多同修把做資料的同修熱情的介紹給更多人時,把資料點輕易的暴露出來時,他真的以為自己在牽線搭橋做好事呢,這時候沒有考慮到資料點同修承負著怎樣的壓力,特別是現在很多同修覺得環境寬鬆了,看著好像就要結束了,經常把「不怕」掛在嘴上,那在只從自己的角度上在考慮問題,有一種僥倖心態:哪有那麼容易就出事哦?!但這樣的同修自己真遇到問題、直接面對壓力時,不一定想得到「不怕」了。

也有這樣的同修,你不用問他任何事,他都會主動把他曾做了甚麼,他現在在做甚麼,滔滔不絕的事無巨細的「和盤托出」,到哪兒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自己不注意安全,當然更不會注意別人的安全,看似沒有任何安全概念的背後,是顯示和歡喜在作怪啊。

有同修一聽別人叫他把公開暴露的手機處理好,他就非常不高興,勉強放到另外房間,那基本上和沒拿開沒甚麼區別,有人總愛這樣說:「我又沒說甚麼。」可是仔細聽一聽這些同修所說的,就會發現甚麼都在說,誰在做甚麼?誰做了甚麼?誰在協調,誰在做甚麼資料,我做了甚麼……家常話中都不由自主的總會帶進很多同修之間、整體配合的很多信息。同修覺得沒說甚麼,那是自己的錯覺,那是把那些事錯當成了小事(邪惡把大法弟子所有的事都當情報的)。而此時,這樣的電話就在那兒清清楚楚的「竊聽」著。

以為國安監聽大法弟子電話是偶爾為之嗎?那可不是,所有大法弟子公開暴露的手機座機,國安都是一直監聽的,有人工監聽,也有通過設備監聽(技術並不複雜),那都是國安等等的「日常工作」,在大陸很多地方,迫害大法弟子的中共江氏流氓集團根本不需要費力的安排甚麼特務來打探情報,監聽不注意安全的大法弟子的電話,能輕鬆得到他們想知道的各種信息,那是最方便和省力的。

同修之間不修口,加上不注意電話安全,國安長期監聽,甚麼都知道了,就這樣,在中國大陸很多地方的資料點幾乎都是「公開」的,以前,本地國安人員就曾給同修打過「招呼」:你們誰在幹甚麼,你們做了甚麼,我們非常清楚,只是不想動而已……

我想,為甚麼邪惡能夠如此囂張的把手機弄成了竊聽器呢?世間的一件事發生和存在一定有其後面的原因,就像當年邪惡敢毀大法書籍,就是以大法弟子和世人不尊重大法書為藉口的。那麼現在邪惡敢把手機弄成了竊聽器,是不是鑽了大法弟子不修口,至今在這方面不能夠為別人著想的空子呢?

2、怕麻煩,怕吃苦的心

注意安全就要採取一定措施,那確實要比不考慮這方面的問題多一些事,多付出一些。那確實讓人不「舒服」,讓人不「痛快」。嫌麻煩,這其實是很多同修不願注意安全的一個真實原因。

但我們想一想,我們注意安全是在遵照師父和大法的要求,是在為別人和整體著想,能在這方面多吃那麼一點點苦,能給別的同修消除安全隱患,不讓邪惡從我這裏得到所謂「情報」,去迫害同修,去破壞資料點和整體,這那不正好體現出了一個修煉者為他的境界嗎,正法修煉中真的沒有小事,那不是一個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過程嗎?

但反過來說,我們怕麻煩,不願在這方面吃一點苦,在不知不覺中不斷的給邪惡當「義務信息員」,不斷給邪惡提供免費「情報」,給同修造成安全隱患,或真的造成損失,那是不是在做壞事呢?會不會造下業力?給自己的修煉增加魔難和障礙呢?

我們清醒明白時誰也不願這樣,是吧?

那麼看來,這方面注意和做好是不是在為自己負責啊。如果我們想明白了這方面的問題,相信很多同修一定能重視和做好安全方面的事。

3、不理智和虛榮的心

除了以上的心促使有同修不注意安全,我們看到這方面還有邪惡的安排和干擾。

這麼多年,我們知道有個別人(各地都有),非常不注意安全,那是怎麼說都聽不進的,後來都給整體造成了嚴重的損失,這樣的人後來基本上都邪悟了,有人至今都沒走回來。而這樣的人當初表現出來,是膽子大的出奇,還被很多人崇拜,他們明顯違反明慧網一再強調的安全原則時,還被學人不學法的人當著「正念強」,很迷惑人。

現在看來,這樣的人的理智被邪惡蒙住了,他一直沒有擺脫舊勢力破壞性的安排,而他能被操控和利用著幹成那些破壞的事,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他周圍的學員有一個虛榮的場,就是追求表現和顯示自己「不怕」。從而排斥和否定注意安全。

舊勢力給我們每個修煉者一思一念都做了非常細微的安排,沒有紮紮實實在法上的實修,和在法上的主見,我們真的很難分清那些反映在我們思想中的念頭符不符合法,有很多時候那些念頭到底是不理智還是真的不怕,很容易讓人混淆。

那麼當我們在以「怕」從而排斥同修注意安全的提醒時,我們是否應該警惕了。

其實,我們不怕也要注意安全啊!因為那是法對我們的要求。

在中國大陸,多年的迫害是那樣的嚴酷,現在還在持續,因此在我們現在的正法修煉中,就有了注意安全這個部份,這其中包含著我們能否修出為別人著想的心,能不能聽進別人的意見,能否修口,能否去掉惰性,去掉歡喜心和顯示心等等……最後修出正念、理智、無私等我們應有的狀態。

注意安全是我們正法修煉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有了這個認識,我們一定能做好這方面的事。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