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規模活摘器官震驚澳洲主流社會(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七日】(明慧記者穆文清澳洲悉尼採訪報導)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二零一六年六月下旬聯合發布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後,中共大規模活摘器官引起澳洲主流社會的強烈關注,各界民眾呼籲政府切實採取行動制止這一罪惡。

超過五千張明信片寄達各選區聯邦議員

新報告發布後,悉尼法輪功學員印刷了一款明信片,幫助澳洲民眾了解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並希望他們能夠簽名寄給自己所在選區的聯邦議員,敦促政府採取行動,幫助制止這一罪惡。澳洲民眾反響強烈,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已有超過五千張明信片寄達新南威爾士州各選區的聯邦議員手中。

在選民們潮水般的呼聲下,一些選區的議員特別想了解更多細節。新南威爾士州修斯(Hughes)選區的議員克雷格•凱利(Craig Kelly)說,有一天,他的選區一位年過七旬的老人拿著明信片到他的辦公室,提出她對活摘器官問題的關切。直到議員辦公室人員告訴他,凱利議員一直關注活摘器官問題,並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之後,老人家才放心地離去。

《難以置信》公映 主流民眾反響強烈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紀錄片《難以置信》分別在位於悉尼市中心的電影院 Event Cinemas 公映,超過二百五十名悉尼人冒著傾盆大雨觀看了影片。

次日(八月四日),該片在新南威爾士州議會大廈的公映爆滿,還有沒買到票的觀眾等空位。放映結束後進行的公開討論中,觀眾們踴躍提問,向到場的關注活摘器官問題的專家小組深入了解真相,並提出有益於廣泛傳播真相、制止罪惡的建議。

新南威爾士州 Parramatta聯邦選區基督教民主黨候選人、牧師 Keith Piper八月三日觀看紀錄片後,向專家小組提出了有益的建議。他認為應該將參與活摘器官的中國醫生建立數據庫和網站,將他們參與活摘的情況,個人聯繫方式,家人聯繫方式,包括家庭住址向全世界曝光;並將這些罪犯的相關信息編輯成冊,提供給政界與主流社會,讓他們切切實實看一看這些人都做了甚麼。

一位律師觀眾提議,應該採取一些法律行動,比如將中國的衛生部長、中共領導人以群體滅絕罪告到國際刑事法庭。

悉尼大學醫學教授瑪麗亞•費托羅•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說:「我是一名醫生,其實我為我的同仁們感到羞愧,因為在這件事情上,很多人,包括記者、律師他們都有所行動,唯獨醫生沒有怎麼動。西方移植界的領導層似乎對這樣的罪行十分寬容。對於中國的移植醫生,他們應該稱其謀殺犯,而不是同仁。」「所以給您的醫生打電話,叫他/她站出來說話。因為我們在多方面是共犯,是我們悉尼大學培訓了黃潔夫,使他成為一名外科醫生,他把這些技能帶回中國,成為中國移植行業的領軍人物。」

臨床倫理學教授,澳洲麥考瑞大學代理、價值和倫理學研究中心副主任溫迪•羅傑斯(Wendy Rogers)建議說:「寫信給你的議員、衛生部長、澳洲總理、澳洲人權專員 Gillian Triggs,告訴他們你真的非常關注這件事情。」

專家:每個人都可以行動

辛格教授表示:「當你聽到這些故事的時候,是真的很難將自己與這種苦難切割的。如果對此無動於衷,不花些時間為此去做點甚麼,你自己都會被這樣的悲劇壓垮。當我第一次聽到(活摘器官)這件事情的時候,我覺得無法相信。當時是聽到大衛•麥塔斯說的,真的非常觸動我。我並非外科醫生,移植與我的研究領域無關,但我感覺不可能不做出任何回應,如果你思考一下,哪怕只是一分鐘的思考,你都不可能不做出任何回應。我們都來自不同的領域,不管記者、醫生、律師或其他,都有自己的方式去回應這件事情,都可以為此去做點甚麼。」

新南威爾士州議員 David Shoebridge 主持了議會大廈的公開討論
新南威爾士州議員 David Shoebridge 主持了議會大廈的公開討論

新南威爾士州議員 David Shoebridge 主持了議會大廈的公開討論,他對觀眾們說:「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今天還有這樣的一個社會,統治著這個星球上超過四分之一人口的國家,允許這樣的虐殺發生,我們不能對此保持沉默。」「我們知道新南威爾士州的民眾也是問題的一部份。有一位外科醫生告訴我,他的一位同事找到他,問他如何對待那些(在中國做了移植的)患者,因為那位患者為獲得器官已經在澳洲等了很長的時間。那位患者給他的醫生打電話說,『星期一我不來就診了,因為我要去中國,那裏有適合我的供體。』那是一個事實,是一個全球性的事實。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在新南威爾士州推動一個法案來制止這樣的罪行發生。」他鼓勵觀眾們向自己選區的聯邦議員提出這一問題,並敦促政府通過法案禁止器官移植旅遊。

澳洲人權律師內森•肯尼迪(Nathan Kennedy)
澳洲人權律師內森•肯尼迪(Nathan Kennedy)

澳洲人權律師內森•肯尼迪(Nathan Kennedy)認為,以色列雅各•拉維(Jacob Lavee)醫生幫助以色列制定法律阻止器官移植旅遊,在澳洲也應該很容易就能做到。他敦促觀眾們向自己選區的議員表達對此事的關注,推動事情向前發展:「我們任何人都沒有理由無視這一切,任其踐踏人類尊嚴。」

澳大利亞人權教育委員會主席、澳洲多元文化委員會主席、西悉尼大學公平與多元化系主任、悉尼大學和平與衝突研究中心客座教授西弗•奧茲朵夫斯基(Sev Ozdowski)說:「十七年前中共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這場迫害達到了群體滅絕的所有高位。法輪功學員被謀殺,他們的眼角膜、心臟、肺、肝臟、腎臟被盜賣。簡而言之,中國建立了一個謀殺產業牟取利潤。」「這樣的罪惡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令人難以置信,同樣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世界對這一罪惡了解甚少,反對這一罪惡者甚少,公開呼籲對中共說『不』的人甚少。」他呼籲觀眾們採取各種方式敦促澳洲政府採取行動制止這一罪惡。

羅傑斯教授說,作為中共移植業在西方世界的代言人,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自己對媒體說,他2012年一年就做了五百多例肝移植手術,其中只有一例是「首例自願捐獻的肝臟」。黃潔夫在接受澳洲媒體採訪時曾經表示,他只關心如何將器官移植到他的患者身上,不關心器官從何而來。

羅傑斯教授說:「對我來說,一個(移植)醫生認為器官從何而來無關緊要,那太可怕了。我無法想像一個澳洲移植醫生會將一個不知道來源的器官移植到他的病人身上,不止這樣,他們還得知道當時的情況,供體怎麼死亡的等等。像黃潔夫這樣吹噓自己做了多少器官移植手術卻迴避器官來源的問題令人震驚。」她建議兩週後即將參加在香港召開的器官移植大會的所有澳洲醫生,都應該利用這個機會詢問他們的中國同仁,他們移植用的器官從何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