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和依賴帶來的沉痛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前幾天,我們這兒一位精進的老年同修甲毫無徵兆的走了。聽到這一消息,心裏很震驚,再次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

我們這兒得法較早的幾個老大法弟子,二十多年來,無論春夏秋冬,農忙季節,很少耽誤學法發正念。迫害開始後,煉功點沒被任何外來干擾帶動。有幾位老年同修為我們提供修煉場地,有文化的和沒文化的互補短缺,穩健的走到了今天。去年訴江大潮開始,老年同修甲第一個向「兩高」遞送了控告江澤民的起訴書,隨後我們這兒幾十名大法弟子都以真名實姓並按手印向「兩高」遞交了起訴書。甲、乙、丙老同修又挨村挨戶上門徵簽。她們與我們交流說:徵簽就好比雲遊,甚麼樣的事都能遇到,關心的、譏笑的、侮罵的、往外轟的,她們都沒感到羞怯,總是樂呵呵的走向下一戶,圓容師父所要的。

二零一六年師父講法發表後,同修甲悟到救人急,於是,這三位老同修又每天上午騎自行車帶上一小桶漿糊和訴江展板,一走就是幾十里路,今年天氣又熱,哪裏有人他們就往哪裏粘展板,心裏想的就是救人。

有一次,在一個人多的地方,有人告訴說,你們也不看誰在這裏,還敢發資料?甲問:誰呀?那人說是鄉里的人。同修甲說:鄉里的人也得救啊!他也有家,有父母,有孩子,像最近發生的大洪水來了,它可不管你是誰!於是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不要資料的。

又有一次,她們在某村正粘貼真相,有一個人大吵大嚷的過來了:誰叫你們在這粘哩,拿過來。說著就奪走了乙同修的包,轉身又來奪甲同修的包。甲同修把包往身後一閃,不慌不忙的說: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這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不但不要甲同修的包了,反而把乙同修的包也還回來了,說:走吧,去別處粘吧。

還有一次,丙同修的自行車前轂轤沒有一個珠子,竟然騎了十幾里路,這樣神奇的事兒就不一一說了。

老同修的正行讓我產生了「敬佩」之心。老同修也成了我們這片的「榜樣」。開法會帶著同修甲,讓她發言,自己也感覺臉上有光。同修甲正念足,沒怕心,我就騎上三輪車帶上甲和丁同修,大白天在縣城大街上粘貼真相資料。在她的帶動下,我和丁同修正念足了許多,怕心也小了。這樣一來同修甲就成了我的一個臂膀,只要一出門,就願意帶上她。因為她自己一人住,她家被大部份同修當成了家,大事小事都到她家去學法交流。

現在突然之間同修甲被舊勢力帶走了生命!這突如其來的一棒,使我失去了理智,跑到她跟前大聲痛哭,回家後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發完十二點正念,我才好像有點清醒了,開始向內找。我意識到是我的依賴心和崇拜心讓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帶走了同修,我簡直就是一罪人。師父的講法和明慧網登的同修的例子,我卻如此的麻木,當成耳旁風,以至於如此重大的事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現在我哭、自責都沒有用,只有振作起來,走好最後的路才對的起師父和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