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師父救度一方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我不認識幾個字,每次學《轉法輪》時,我心裏急,我想:我是個大法弟子,連個字都不認識怎麼修呢?我開始求師父,奇蹟出現了,所有的字我全都認識了。都是慈悲的師父打開了我的智慧,一步步牽著我的手往前走,生生世世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放棄我。

在修煉前,我的身體有病,還休克上大醫院看病,看不好,幾乎走到了死亡的邊緣。修大法後,無病一身輕,是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在學法時就體驗到了許多玄妙的感覺,真是無以言表。

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大法,鄉派出所惡警天天找我到派出所,威脅、恐嚇、辦洗腦班迫害,但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堅如磐石。

因我只讀過小學二年級,不太會寫字,離我家不遠有個同修,他會寫。我倆商量,同修白天寫真相標語:「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晚上我倆出去貼,把我們這個村莊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全都貼滿了真相標語。我女兒在縣裏上學,縣裏的同修就把真相資料和大法的經文叫女兒帶回家。同修我倆挨家挨戶的發真相資料,然後我倆騎車再到附近的村莊貼滿了真相標語,把真相資料發到千家萬戶。路遠的地區,我丈夫開車拉著同修和我去發真相資料和貼真相標語。幾年過去了,無論多麼的邪惡,我們都堅持著做該做的事。

二零一零年有一天,縣裏同修到我家來,要我成立資料點,我說我不會,電腦都沒摸過,一竅不通。同修說,我教你。同修耐心的把所有電腦、打印機的技術都教了我。同修來了兩次,同修走後,我就自己反覆練習。接下來,我就能獨立做真相、上網打印了。看到同修的辛苦和付出,路途又遠,我心懷感恩。感謝師父苦心救度,感謝同修熱情幫助。

直到現在,每當明慧網下來真相資料,我都耐心的把它打下來,給到有緣人手裏。還有不乾膠救人的項目,同修我倆把它貼在附近的村莊、電線桿上。我們把真相傳到家家戶戶,遍地開花,起到了鎮邪作用。

有一次在集市上,我給一個退休軍人講真相「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沒有,我就告訴他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就是因為人沒有道德的心法約束,甚麼都敢幹,不考慮後果。你看中共高官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等受江澤民指使迫害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天理不容,現在他們蹲在監獄裏了,善惡有報是天理。現在全球二十多萬人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控告狀,狀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真心希望你和你的家人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如果你入過黨、團、隊,就把它退掉,才能躲過未來的大劫難,生命才有未來。他說:請幫我退了吧!幾分鐘就退了。

我在講三退過程中陸續的走過來八個人,其中有一個人說:你看我上幾年級?我說初中文化,我看你就不是一般的人。我就把三退大潮的形勢告訴他,他說我是少先隊,給我退了吧。這八個人全都退了。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丈夫開車趕集賣菜,我背上一書包大法的台曆跟丈夫到了集市上。我面對面把大法的台曆發到了有緣人手裏,發完後回到丈夫跟前,丈夫說:「剛才氣勢洶洶的來了兩個人找你,手裏拿著一個台曆,你惹禍了。」我說:沒事,有事我擔著。於是我就上車發正念。剛發了五分鐘,保安就來了,把我的門打開,說:「這是你發的台曆?」我說是。他說:「你放著好日子不過,找倒霉。」我對他一笑,說:「你看看這台曆,對你生命有好處。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來在劫難中能夠留下來。」他本性的一面感受到了我對他的慈悲,臨走時他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我感到在大法中修煉出來的慈悲的能量場自動覆蓋著身邊所有接觸到的人。我走在集市的大街上,人海茫茫中不認識的人看到我都親親地笑。還有一個男子六十來歲,看到我,雙手合十到胸前說:「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集市上的人都看他,我說:「你是保命來的,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退黨、退團、退隊。」這男子說:「我是黨員,退了吧。」我就幫他退了。我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有救的生命領到了我身邊,我不放過一個有緣人,都做了三退。經我勸退的人數已有一萬多人。

到了二零一五年的臘月二十八,我和丈夫開車到大國路,把控告江澤民大潮真相標語貼在了兩邊的電線桿上。我倆開一段路程就貼兩張,一共貼了十五張。我丈夫知道大法的美好,他受益無窮,大法的奇蹟總給他顯現。他現在也修煉大法了,他知道大法的珍貴。

十八年的修煉路上,我從一個不識字,如今被宇宙大法熔煉成一個充滿正念的大法弟子,跟著師父在人世間救度著一方眾生。以後的日子裏,我要更加努力精進,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多多救人回報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