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無私 秉公為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杜衍,北宋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自幼酷愛讀書,注重品行修養,進士及第,任平遙縣縣令。詔令推舉品質優良的官吏,杜衍被提升為乾州知州,又調任鳳翔知府,後來在他調京時,當地百姓沿途相送,都說:「何奪我賢太守也!」

杜衍善於審判重大疑難案件。乾州曾有一宗重大殺人案件,當地官員判案犯死刑,但案犯不服,多次上告無門,正要執行死刑時,杜衍調到這裏當官,並開始重新審理此案。杜衍多次深入民間調查,訪問案件雙方當事人,傾聽他們講清案件的原由,多次明察暗訪當地群眾,終於查出案件的來龍去脈,找來人證、物證,將真正殺人凶手捉拿歸案,還案件真相,釋放無辜,贏得百姓讚譽。

杜衍出任河東刑獄。在巡視潞州時,澄清冤案,知州王曙因此寫了《辨獄記》。石州太守高繼升被人誣告,說他串通蕃族圖謀叛亂,被關押在獄中,長時間沒有定案,一拖再拖,成了一大懸案。因為案情重大,百餘人受株連而鋃鐺入獄,石州民眾怨聲載道。杜衍分辨案卷,經反覆核實,辨明這是一起冤案,搞清楚高繼升是受人誣陷,於是為之糾正,使真相大白,將受冤之人全部釋放,並將誣告者關押治罪,石州百姓人人稱快。有司上奏杜衍辨別冤獄依法當受賞賜,升職刑部。

杜衍從政謹慎細密,從不嚴厲苛責屬下,而下屬、百姓還是敬畏他的清廉整肅。他回到京師,久聞其名聲之人,都不敢私自請托。宋仁宗特地召他為御史中丞,他上奏說:「中書、樞密,是古代所說的三事大臣,也就是所謂坐而論道之人。如果只逢雙日進對前殿,又憑甚麼來全知天下之事呢?應不斷地召見他們,來敬獻可否之議。」針對當時豪商大賈賤收貴賣,囤積居奇困擾民生之況,杜衍提出了「年有豐兇,谷有貴賤,官以法平之,則農有餘利」的常平之法,改善民生狀況。

當時實行的「慶歷新政」中關於吏治的一項重要內容是抑制僥倖。而僥倖的根源,則是皇帝的「恩降」,即對官吏任命、升遷,不走正常程序,而是皇帝直接下一詔旨,由樞密院和中書門下奉旨落實。宋仁宗一方面下詔要「明黜陟,抑僥倖」,一方面又繼續「多恩賜,請求無不從」。當時杜衍授職樞密使,「每內降恩,率寢格不行。積詔旨至十數,輒納帝前。」舉凡皇帝批的這類任官詔書,一律擋住,拒不執行,等積累到十幾份,便徑直全部交還給皇帝。

宋仁宗有位姻親,想求一官,皇帝礙於情面,批條恩准。杜衍頭天見到御批,第二天一上朝,就拿著條子質問宋仁宗:「昨日何忽又降此批?」宋仁宗心內有愧,只好說:「卿止勉行此一批,蓋事有無可奈何者。」希望杜衍能破例一次,然而杜衍正色奏曰:「但道杜衍不肯!」宋仁宗只得將自己的御批收回作罷。「但道杜衍不肯」,尤令青史生輝,杜衍大義凜然,屢拒「恩降」,遂成為吏治史上的經典,被廣為傳頌和取鑑。

後來,宋仁宗凡遇私下向其討官者,都要說:「朕無不可,但這杜衍不肯!」他曾對諫官歐陽修感歎道:「外人都知道杜衍封還我的批文這事吧?其實,我在內宮,很多人托我人情,我常常以『杜某不答應』而拒絕,這種情況,比杜衍退給我的還要多呢。在抑制僥倖方面,杜衍助我多矣!」

杜衍喜歡推薦賢士,而阻止投機鑽營的小人。中書舍人曾鞏在《上杜相公書》中,稱讚杜衍為相,「能以天下之材為天下用」。每當賢士們遭受排擠誹議時,杜衍「復毅然堅金石之斷,扶持樹植,欲使其有成」;若實在無法挽回,「則引身而退,與之俱否」。如范仲淹、歐陽修、孫甫,都得到過杜衍的熱情栽培、大力提攜和竭誠維護。范仲淹因直言指出宰相呂夷簡弄權誤國,呂夷簡於是私下慫恿參知政事宋庠,在皇帝面前誣陷范仲淹,說:「范仲淹貽誤軍機,可斬!」杜衍挺身而出,義正詞嚴為范仲淹辯解,宋庠辯不過杜衍,以為呂夷簡會幫他說話,豈知呂夷簡已被杜衍的正義和正氣震懾,一直「默然,終無一語」,直到宋仁宗問他的意見,才開口說道:「杜衍之言是也。」范仲淹得免大難。歐陽修也曾感謝杜衍提攜、關愛:「公之知人推獎,未有若修之勤者;修遇知己,未有若公知之深也!」

杜衍一生清廉,從不利用手中權力購置良田、經營房產,以至於退休後連幾間像樣的房子都沒有,只好寄居在南京應天府的回車院。宋代各地都建有回車院,有的作為官員卸任後等待接任者到來的臨時住所,有的作為驛站,相當於官員招待所。杜衍在回車院一住就是10年,吃住簡陋卻從不抱怨。即便有客造訪,也不過「粟飯一盂,雜以餅餌,他品不過兩種」。有人勸他著居士服,他卻說:「老而退休,哪能以高士自居呀!」他每日讀書吟詩,安貧樂道,追求精神的豐富,不追求物質的奢華,每聞朝中有不利於人民的事,就直諫皇帝,勸說皇帝要時刻想著人民,民是國之本。

一次,一位名列前茅的新科進士被朝廷安排到邊關出任副職,路經應天府,知府王舉正得知他才華出眾、年少登科,估計前途無量,便把府裏那些「牙兵寶轡旌鉞」全部安排出來迎接,應天府街道上彩旗飄飄,鼓聲陣陣,場面盛大,引得很多百姓圍觀。杜衍正好出門歸來,與新科進士的隊伍狹路相逢,無路可避,便趕忙拉馬靠邊讓路。新科進士認為其怠慢,沒好氣地問身邊的隨從這是誰,隨從回答,這是已致仕的宰相杜太師啊。

杜衍一生為人襟懷坦蕩、剛正不阿,常到民間訪貧問苦,心中時刻裝著人民,深受百姓的愛戴。他在贈給友人的詩中寫道:「清才綽綽臻神妙,逸韻飄飄入杳冥。動與四方明得失,時教萬物被丹青。」表達出其理想與追求:堅持正道,追求高標特立的人格與境界,念為蒼生,仁愛遍及眾多的生命、天下蒼生萬物。

(源自《宋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