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癱瘓的我如今快步如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青春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然而我的青春卻是痛苦不堪的。十六歲那年,我的腰突然開始疼痛,之後是好好壞壞,不斷的發作,年少的我患上了難治的病──腰椎盤突出。

幾乎癱瘓

剛結婚的那幾年,也就是九幾年的時候,丈夫所在的煤礦開不出工資,我又沒工作,生活十分艱難。後來實在無法維持生活了,我倆便帶著年幼的女兒回了老家準備種地。可是丈夫有頭痛病,根本種不了地;我倆便東拼西湊的借錢買了出租車,丈夫開了一段時間車,還是因為頭痛又幹不了了。一個好心人看我們家太困難了,就給丈夫找了一份在醫院當清潔工的工作,每月二百七十元錢。我到掛麵廠打工,包一紙掛麵九釐錢。為了多掙點錢,我強撐著有病的身體拼命幹,每天能掙二十多塊錢。

一天,在班上正幹著活的時候,我的腰突然又劇痛起來,彎成了九十度。活也幹不了了,我在家一星期沒起來炕。丈夫看我這次病犯的這麼嚴重,就主張讓我手術。手術的過程是非常痛苦和恐怖的,醫生說我手術以後,絕對不能摔著,否則我就完了。

在我靜養的期間,那真是生不如死,腰疼的比以前還嚴重,天天躺在炕上不能動,幾乎就是癱瘓的狀態。廁所自己都去不了,要等女兒放學回來架著我的胳膊一步步的挪著去方便,那時女兒才八、九歲。

我簡直就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的感覺,活的毫無希望。有人讓我去信基督教,我在那裏也沒學到啥,病也沒好,就不學了。後來我們一家又回到了礦山。

快步如飛

2005年,大姐一次次的勸我讓我好好學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說只有法輪功能救我。大姐自小患有十分嚴重的咳嗽病,打針、吃藥都治不好;有這個毛病,大姐長大後找對像都不好找,後來嫁給了一個比她大十多歲的男人。大姐自從煉了法輪功,咳嗽病神奇的好了。其實早在九七年我也接觸過法輪功,可是根本就沒好好學,沒學進去,九九年邪黨一迫害打壓,我就完全放棄了法輪功。這一回,我聽大姐的勸告,真心真意的學起了法輪功。

記得剛開始煉功的時候,我的腰像錐子扎一樣疼痛難忍,比先前還要疼,汗水順著臉往下淌。但是我堅信師父是在給我淨化身體。師父在《轉法輪》裏講:「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女兒也說媽媽你只要煉功就會好了。我艱難的煉著每一個動作,心裏不停的求師父加持我。真是神奇,每當我喊師父的時候,我的疼痛就會減輕。

隨著我不斷的煉功,疼痛越來越輕。煉功一段時間以後,有一天小姑子來我家。她說嫂子你們不是說法輪功神奇嗎,你能從屋裏走到大門口把腰直起來,腰不疼嗎?我信心十足的說我能。我真的走到了大門口腰就直起來了,一點不疼。小姑子當場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直到現在她都很支持我修煉法輪功。

曾經幾乎癱瘓的我,如今走路嗖嗖的,快步如飛,天天有使不完的勁。

不枉此生

師父不僅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還教了我怎樣做一個好人。以前我脾氣十分暴躁,跟丈夫生氣的時候摔盆子摔碗,修煉法輪功後我也知道去體貼、關心他了,他發脾氣的時候,我也能做到去忍讓了;以前與丈夫那邊的家人沒一個合的來的,把錢財看的很重,總想佔他們的便宜。修煉法輪功後,我明白了做事應該為別人考慮。丈夫那邊哥姐弟妹很多,誰家有事我都主動去,送去禮物或者錢,不再斤斤計較,漸漸的和他們相處的越來越融洽。

我丈夫從小就沒有了母親,是大姑姐照顧他長大,大姑姐這麼多年付出了很多,很不容易。近幾年煤礦不景氣,丈夫壓工資有時還放假,可今年過年,我還是拿出來五百元錢給大姑姐向她表示感恩。大姑姐說甚麼也不要,我拗不過她,就說那你留二百吧,大姑姐也不要,並且對我的舉動很是感動。

大姑姐對法輪功很相信,一次她家的鄰居有人去世了,晚上十點多了大姑姐有事要出門,以前她對死人很害怕,不敢走夜道,這回她把真相護身符裝在了兜裏出了家門。回來後大姑姐說她一點也沒害怕,並且感歎的說法輪功真是不可不信啊!

我現在真的是感到很幸福,全家人和親戚都支持我修煉法輪功。我把自己真實的故事寫出來是想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佛法,非常神奇,心誠則靈,好好學才行;還有千萬不要聽信邪黨對法輪功栽贓、陷害的謊言,認真了解一下法輪功的真相,才不枉度此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