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慶幸自己能夠成為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三日】我曾經患有嚴重的胃病,胃三分之二糜爛,吃不下飯,有時吐很多血,身體無力,上樓都困難,中藥西藥偏方都試過,醫治無效。

一九九七年冬季的一天,我去一位朋友家,他拿出一本《轉法輪》給我說:「這本書很好,你回去看一看。」當天晚上,我捧著《轉法輪》一直看到凌晨四點,休息一會兒接著看完,感覺身體很輕鬆,神清氣爽。

第二天,我興奮的跑到同修家告訴他我要煉功,當時那裏有幾位同修,他們讓我坐在地上的沙發墊上煉打坐,把師父打坐的法像放在我面前,我按照師父的打坐的姿勢雙盤了二十八分鐘,同修說:「你能煉、你能煉。」從此我走入了大法修煉。

得法第二年,我在家建房,旁邊搭個小棚子。我白天建房,晚上學法。一天,外面下大雨,我做了個夢:有幾個人在給我身體做手術。自那以後,我所有的胃痛症狀都不見了,全好了。我明白了是師父為弟子淨化了身體。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我給世人講清真相,遭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監獄遭到各種酷刑折磨、強制洗腦。二零零三年九月底,監獄開揭批會,幾十名大法弟子被強制押到會場,邪悟者在台上攻擊大法和師父。一位大法弟子站出來說:「你們說得不對,法輪大法好!」我和同修們都熱烈鼓掌。獄警和犯人衝了過來把我們押進監室,那位站起來的大法弟子被關進小號,遭受酷刑。

我想起了師父在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於是我拿起筆在衣服後面寫著:「法輪功不是×教」,此舉轟動了監獄,值班的獄警哀求我說:「快把衣服脫下,就當甚麼事情也沒發生過。」我給他講大法真相,還告訴他:「我穿上了,就不會脫下來。」他叫來武警,對我進行毒打後,抬到小號,戴上了刑具,我遭受了一個多月的酷刑折磨。

過後,我給獄警講真相,明真相的獄警都理解同情,有的還說:「如果有冤屈可以用法律武器來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我想起師父在經文《理性》中的話:「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於是我向人大控告江澤民的罪行。我將控告書當眾交給一獄警,他看後呆在那裏半天才緩過神,現場電視裏誹謗大法的圖象也瞬間沒有了。這件事轟動整個監獄,隨後揭批會和對大法弟子的強制洗腦都取消了。

二零零八年,我結束長達七年的冤獄迫害回到家中。我加強學法、煉功,增強正念,跟上正法進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有了一份工作,在工作中我按照大法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慢慢的家人及親友能冷靜的思考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理解我了,許多親友都做了三退,修煉環境得到改善。

過年了,我提前準備了一千多份各類真相資料,大年三十給全村每家每戶送到家門,希望眾生都明真相、來年幸福平安。

二零零九年冬,我經常晚上到一同修家學法,同修家只有他和岳母二人,老人八十多了,我們每次學法煉功,老人坐在對面不遠的地方看著,給她講大法的美好、善惡有報的道理她都樂呵呵的接受。老太太年輕的時候,一隻眼球上長了一黑點,後來越長越大,現在這隻眼睛整個被蓋住,幾乎失明,看不見東西,生活很不方便。過年了,同修的妻子從外地打工回來,要送母親去醫院治療眼睛,一看她媽眼睛裏長的幾十年的東西不見了,就問老太太咋回事。老人告訴女兒說我們經常在他們家學法煉功,她看著很舒服。同修對妻子講:法輪功是正法,一人煉功,全家會受益的。同修的妻子明白了,事實使她震撼,隨後他們全家人都走入了修煉。大年初一早上,老太太領著全家人,給師父上香、磕頭,感恩師父的救度。

後來很多親戚知道這件事後,向我借《轉法輪》等大法書籍,也要看書和煉功,他們還說:「法輪功這麼好,不怕共產黨,你煉法輪功我支持。」我很慶幸自己能夠成為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