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德州市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實例(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前言:德州,寓意有德之州,在黃河和京杭運河滋養的這塊土地上,大禹、后羿、董仲舒、顏真卿、東方朔等古代先賢上演著一幕幕神傳文化,奠定了這片有德之州的道德基礎。法輪大法洪傳後,重德之風在德州重現,在法輪功學員的帶領下,人人謙遜,社會寬仁。

可九九年七二零後,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大法,至少有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騷擾或綁架,無數家庭承受著痛苦。其中有教師、醫生、老闆、幹部、企業員工、退伍轉業軍人等,也有目不識丁、質樸厚道的農民;有風華正茂的大學生,也有年過古稀的老人。這群善良的人們,僅僅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和講真相勸善,就遭受了辱罵毆打、降工資、開除工職、灌食、高壓電棍電擊、綁死人床、關鐵籠子、種種非人的折磨……

根據明慧網報導所做的不完全統計,德州至少二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陳桂彬、於振華、王少清、王順清、楊德貴、徐寶祥、姚桂敏、龐鳳英、李氏(崔軍臣之母)、馬洪衛、鄭洪昌、李殿忠、居安家、李懷慶、於蓮春、李德善、張希慧、康密巧、孫秀菊、彭才秀、胡連華、冉龍)。

善惡有報是天理,無論誰做了甚麼都要去承擔償還。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那些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的大大小小的凶手許多已經遭到惡報,他們或被判刑、或死於癌症、或車禍、或禍及家人。目前被拿下的高官從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周本順等,無一不是身背迫害法輪功的血債的人。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德州市因為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至少三十三例:其中邪黨頭目八人,直接參與迫害的惡警、村官十五人,迫害修煉員工而遭報的單位領導十人。其中惡報死亡的有十人,被判重刑的有四人,殃及家人的有八人,重病或傷殘的五人,遭免職查辦的有六人。

德州市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類型

德州邪黨頭目落馬錄(八人)

1、德州市副市長黃金忠遭惡報 貪污受審

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上午,山東省濟南市中級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德州市副市長黃金忠貪污、受賄一案。法庭上,檢察機關出示了相關證據,黃金忠當庭表示認罪。最後,法庭宣布休庭,擇期宣判。

德州市副市長黃金忠被庭審
德州市副市長黃金忠被庭審

黃金忠,男,漢族,一九五六年六月七日出生,山東省臨邑縣人,曾任山東省禹城市市長、禹城市委書記、德州市德城區委書記、德州市副市長。

二 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山東省紀委前往德州對黃金忠進行調查。當天上午,黃金忠被省紀委工作人員堵在位於德州市政府辦公樓的辦公室內。黃金忠畏罪,從辦公樓十樓跳到九樓,將雙腿摔斷。坊間稱之為「跳樓市長」。

據悉,黃金忠涉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案,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中央紀委宣布王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隨後,黃金忠行賄王敏的相關線索浮出水面。

中共官員幾乎無官不貪,其中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尤為貪婪卑劣,道德敗壞。那些落馬的官員表面是他們在中共內鬥中被整肅,實則是他們迫害法輪功招致的報應。比如王敏,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零六年十月任中共山東省委常委、副秘書長、宣傳部部長期間,利用中共喉舌大肆污衊法輪功,毒害百姓。同時,王敏還是山東省維穩工作領導小組成員,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此外,王敏任濟南市委書記期間是濟南市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

黃金忠也不例外,表面上黃金忠是「為他人謀取人事方面利益,收受禮金;利用職務便利貪污公共財物;索取、收受賄賂;與他人通姦」而落馬,也是其多行不義、迫害法輪功造下的惡果。

黃金忠在主政禹城的十年裏,對禹城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負有重要責任。其間,法輪功學員趙振水等數人被綁架、關押,禹城籍《大眾日報》社職工王厚生被綁架,後又以編造的荒唐理由,將王厚生非法勞教,致使其母親身心受到很大傷害,病重去世。同時,禹城法輪功學員冉龍慘死他鄉。

法輪功學員冉龍不堪禹城「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惡人的多次騷擾,而不得不流離失所到濱州陽信縣一家酒店打工。禹城「610」惡頭目曾經化裝成便衣,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 去冉龍打工的酒店處,向店老闆打聽冉龍的下落。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陽信公安打電話給冉龍家人說,在郊區路邊發現冉龍屍體。家人問人是怎麼死的?打電話的人支支吾吾,謊稱是腦血栓,自然得病死亡。家人去看到冉龍屍體的頭上有很大的窟窿,鼻腔、眼睛和耳朵裏在往外流血,脖子上還有五個手印。根據最基本的醫學常識,都知道腦溢血症狀是內部出血,不可能是七竅流血,所以一定是被重物打擊致死。一個鮮活的生命因為在禹城備受騷擾迫害而不得不流離失所,最終冤死他鄉。

2、原德州市委書記黃勝被判無期徒刑

'黃勝照片'
黃勝照片

原德州市委書記黃勝,山東威海人,一九九五年起先後任德州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市委書記等,二零零七年起任山東省副省長,分管文化教育,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落馬。黃勝外號「黃三億」,網傳其貪污九十億美元鉅款(約五百七十三億人民幣),包養情婦四十六名,擁有豪宅四十六套,家屬已全部移民海外。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南京市中級法院判處黃勝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黃勝落馬錶面是因為巨額貪腐,生活作風問題,中共內鬥而引發,實際上黃勝於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七年二月在德州任市委書記期間,對德州地區迫害法輪功負有不可推卸的重要責任,這也是他遭惡報的一個原因。

一九九九年七月,正是江澤民利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際,黃勝主政的德州忠實的執行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群體滅絕政策,德州公檢法司系統和各單位對當地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的迫害,整個德州地區有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監控、跟蹤、騷擾、抓捕、綁架、抄家、拘留、 勞教、判刑、洗腦、酷刑、罰款和開除工職等迫害,另有多人被直接迫害致死:

◆於蓮春,女,華能德州電廠退休職工。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堅持修煉法輪功並多次上北京上訪,在電廠和公安部門邪惡之徒的勾結策劃下,於二零零零年新年前夕被送往濟南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勞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於蓮春在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四大隊被迫害致死。

◆ 陳桂彬,男,德州市武城縣銀河有限公司工人,是全廠有名的好職工,是機修車間的主力。自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陳桂彬曾多次被非法拘留、罰款。 在二零零一年元月前夕,陳桂彬再一次被非法拘留。期間銀河公司保衛科科長侯金才等四惡徒給陳桂彬戴上手銬毒打,最後把陳桂彬兩節頸椎打斷,陳桂彬全身癱 瘓,四肢不能動。他的母親找來多方親屬經過和廠方交涉,最後才算把陳桂彬救出,送往醫院。但陳這時已呼吸困難,脫水。後來終因傷勢甚重,醫治無效,陳桂彬 在極度痛苦中離開了人間。

◆李德善,男,德州市夏津縣教師。李德善在山東省第二勞教所遭到毒打、吊銬、灌水、灌酒和不讓睡覺等迫害,在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摧殘下,李德善精神失常,二零零二年八月在極度痛苦中含冤死去。

◆李殿忠,男,德州市寧津縣第六油棉廠職工。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遭受迫害以後,他被廠子開除,靠收廢品謀生。二零零三年七月,李殿忠被山東省第二勞教所惡警迫害致死。

◆ 張希慧,女,德州國棉廠退休職工。七二零以後多次上北京上訪。被德州惡警劫持回當地,刑拘期間每天早晨六點就將她關進一米三高的鐵籠子,扔在外面凍著,站 不起來,蹲不下去,一直凍到晚上六點,才把她從鐵籠子放回牢房。張希慧的身體被嚴重凍傷,全身浮腫、潰爛,慘不忍睹。被放回後國棉廠的有關人員將她強行抬 到國棉廠職工醫院治療。出院後張希慧的大腦失去記憶,神志不清。知情人透露可能是被注射了破壞神經的藥物。在隨後的幾年中,張希慧一直神志不甚清楚,全身 出現大面積水腫。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張希慧在德州棉紡織廠職工醫院含冤去世。

◆俞東先,家住山東德州市永慶西街一百八十二號,在德州 市物資局回收公司工作。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後,俞東先曾被多次抄家、勒索,並強行綁架到洗腦班。二零零零年先後三次進京上訪,被押回德州後,被其單位停止工作,停發工資。二零零一年初俞東先被非法劫持到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即省二所)勞教三年。勞教期間由於其絕食抗議遭到野蠻灌食折磨三個多月,身體極度虛弱,精神恍惚,勞教所怕承擔責任,被迫提前一年將其釋放,二零零三年四月回家,五月失蹤,至今未歸,生死不明。估計凶多吉少。

3、原德州市委書記吳翠雲作惡殃及親人

繼前山東德州市委書記、山東省副省長黃勝遭惡報入獄後,二零一四年,德州市委書記吳翠雲獨子出車禍身亡,其丈夫一直在北京做生意,和她離婚。人生三大不幸, 「中年喪夫」、「老年喪子」,吳翠雲至少算是攤上一個半。最令人驚奇的是她竟然絲毫不露聲色,甚至她的秘書和身邊的工作人員都是過了很久很久才知道,大家無不感到震驚,不知道是誇她還是罵她,都說「這個女人不簡單!」

其實有甚麼「不簡單」的呢?心口不一,無情無義是一個中共幹部的基本素養,這是在中共灌輸下培養的所謂「黨性」!

'吳翠雲'
吳翠雲

吳翠雲,二零零六年起,先後任德州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市委書記等職,二零一五年起任山東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吳翠雲主政德州期間,政績乏善可陳,唯獨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折騰的全城老百姓怨聲載道!

吳翠雲二零零六年擔任德州市長以來,德州地區發生多起綁架法輪功學員事件,其中最嚴重的是二零零九年德州市區發生大規模綁架案,最後法輪功學員馬紅衛被迫害 致死,陳志華、姜可欣、李俊蘭被非法勞教。二零一一年,吳翠雲擔任德州市委書記以後,德州地區對法輪功的迫害有增無減,德州市的機關、企業、學校必須人人簽字反對邪教(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據了解周邊農村和下轄縣市也是人人「被簽字」,將德州老百姓置於真、善、忍普世價值的對立面的同 時,又拉網式的搜索、排查未知的法輪功學員。德州地區各個社區等處還出現了污衊法輪功的宣傳欄。

二零一三年九月以後,僅德州市區就綁架了徐世英、劉玉秀、羅寶青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一般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常人家屬少不得上下打點關係,但據體制內的人說吳翠雲有指示:公務員一律不許為法輪功說情!一句話把體制內正義人士的最後一點良知封殺了。

自古以來善惡有報、因果循環,吳翠雲迫害好人,斷子絕孫,可悲可嘆!

4、原德州市委副書記苗仲華被判刑十二年

'苗仲華照片'
苗仲華照片

苗仲華,男,一九六三年二月生,日照市嵐山區後村鎮沙溝村人。中共邪黨黨員。一九八三年七月畢業於山東農業大學農學系。後被分配到山東省計劃委員會,從辦事員、科員工作,二十九歲就任辦公室副主任(副處級),三十四歲任農村經濟處處長(正處級)。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七歲的苗仲華經過「一推雙考」 擔任山東省德州市副市長,之後又先後擔任德州市委常委、秘書長、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山東省林業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正廳級),二零零八年六月任山東農業大學黨委書記(正廳級)。二零一零年一月,苗仲華將農大附校堅持修煉法輪功的一位女教師開除公職。

苗仲華任德州市副市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為數不少的法輪功學員在其主導下被綁架、罰款、勞教,然而他最終也沒有逃脫善惡有報的天理。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被中紀委和山東省紀委立案審查,經查其利用職權為他人牟取私利,各項受賄合計人民幣一百二十餘萬元。二零一三年五月,苗仲華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

5、原德州市夏津縣政法委書記莫軍遭免職

'莫軍照片'
莫軍照片

德州市夏津縣政法委書記莫軍近期遭免職待查。莫軍歷任夏津經濟開發區黨委書記、夏津縣政法委書記。其人毫無執政能力,他能當上縣政法委書記是因為其當山東省人大副主任的親戚莫振奎。在莫軍任職期間,與公安相互勾結,緊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勞教。

二零一二年,在其參與下河北滄州法輪功學員張靜華(男,時年三十八歲)被夏津縣「610」惡警綁架、酷刑折磨後,張靜華被以八百元賣到山東第二勞教所。山東第二勞教所是山東關押被邪黨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重要地點,也是山東唯一關押法輪功男學員的勞教所,裏面的環境非常殘酷,每天奴役勞教人員十一個小時,常年讓被勞教人員喝水煮菜湯;勞教所警察經常打罵甚至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並且經常剋扣勞教人員應得的每月十五元的補助。張靜華在勞教所中被迫害致幾乎不能走路,腿部在夏津看守所時因被強迫戴腳鐐受嚴重傷害,需有人攙扶著才能緩慢行走。

6、原德州市夏津縣公安局副局長王書岩遭惡報車禍死亡

'王書岩照片'
王書岩照片

山東省夏津縣公安局副局長王書岩,二零一四年大年初四遭車禍身亡,死狀極慘。

王書岩品質低下,好勇鬥狠,曾帶領幾十名警察、十輛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暴力強拆11戶民宅,拘禁毆打戶主,在當地造成很惡劣的影響。

在其任職期間跟隨江氏集團按指令,積極迫害法輪功,致使多人被非法勞教,送洗腦班,並以此作為升遷的資本。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夏津縣法輪功學員徐玉珍被綁架,後遭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二零一零年十月,夏津縣楊鳳蘭遭綁架,並將她非法勞教。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夏津縣李樓村法輪功學員劉慶洪、賀玉明(霍玉明)遭綁架,後將賀玉明非法勞教。

最終他難逃惡報,於二零一四年正月初四晚十時許,城東七公里處車翻人亡,死狀極慘,年僅四十八歲。

7、原德州夏津縣公安局副局長崔建國遭惡報車禍死亡

崔建國二零零零年開始任夏津縣城區分局局長,後升任為夏津縣公安局副局長。在其任職期間,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勒索錢財、綁架、勞教甚至迫害致死。

夏津縣教師李德善在其參與下被公安綁架後非法送入在山東省第二勞教所,在勞教所遭到毒打、吊銬、灌水、灌酒和不讓睡覺等迫害,在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摧殘下,李德善精神失常,二零零二年八月在極度痛苦中含冤死去。

崔建國道德品質低下,他與賢惠的前妻離婚,給前妻造成了極大的痛苦,又與有權有勢的霍玉萍(霍與癱瘓在床的丈夫離婚)結婚。婚後不久,崔建國遭惡報,車禍死亡。

8、原德州樂陵公安局副局長范景石遭報 小腦萎縮

范景石,原德州樂陵市公安局副局長,分管「610」非法機構,專職迫害法輪功,是現任國保隊長范曉衡的三叔。在任職期間,死心塌地追隨江澤民集團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其人陰險毒辣,樂陵市所有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經其直接參與、批准。其人利用邪黨賦予之邪惡權力,任意綁架法輪功學員,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數十萬元,不開收據,將黑心得來的錢據為己有,中飽私囊,任意揮霍。

二零零零年四月,范景石帶領刑警隊李紹曾、興隆街派出所李勝元,未辦理任何法律手續,強行將十多名大法學員抓到興隆街派出所非法關禁閉,在無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強行將一名學員送入看守所關押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范景石又主使將一名大法學員綁架進看守所關押一個多月,勒索家屬2000元錢才放人,收錢不開任何收據,中飽私囊。

范景石現已遭惡報,得小腦萎縮病。

二、直接參與迫害者遭報案例(十五人)

自九九年七月以來,部份警察淪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工具,從村書記,到國保隊長,到普通警察,他們為了自己的一官半職,在中共多年的謊言欺騙和洗腦中,善惡不明,喪失人性良知,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折磨甚至迫害致死。常言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那些曾給法輪功學員製造各種巨大痛苦的警察,也在償還他們欠下的血債。

1、德州夏津縣雷集鎮北龐莊村書記龐祖青遭惡報 淋巴癌死亡

龐祖青是夏津縣雷集鎮北龐莊村書記,並兼任雷集鎮派出所警察。因緊跟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二零一三年正月陰曆二十五遭惡報死亡,時年43歲。

龐祖青體重170多斤,身患淋巴癌,瘤子長滿,疼痛難忍,衣服都抓爛了,瘦得皮包骨,體重只剩100來斤,頭髮全脫落了,非常慘。

從得病到死亡一年多的時間,撇下一家老小,年輕的妻子也改嫁了。可是這又能怨誰呢?自食其果,毀己害人。

龐祖青迫害法輪功幾乎都參與。二零零五年八月份,讓一法輪功學員去查體,勒索70元錢。二零零六年七月,法輪功學員的孩子考上大學,他告某某是煉法輪功的,叫派出所把其抓起來。二零一零年,某法輪功學員在外地,他叫其回來,如不回來就扒該學員家裏的地。

不但對法輪功學員如此,對村民也一樣。誰家超生了,誰家蓋房子了等等,如不給他點好處,他就告發,扒地、罰款、收地等。一提起龐祖青無人不曉。

2、德州德城區東地派出所協警李國被吊死在廁所

李國,德州市東地派出所協警,原是某單位一個小混混,不務正業,人長得非常猥瑣。中共專門招這種二流子、下三濫當打手作惡,李國被東地派出所吸收為協警後,也確實成了名副其實的「邪警」。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李國多次追隨東地派出所惡警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抄家、綁架迫害,抄家中,李國盡顯流氓扒手的本色,經常順手牽羊,將法輪功學員家裏值錢的東西揣自己兜裏。

多行不義必自斃。去年臘月二十五,李國被發現在東地派出所的廁所上吊自殺,臘月二十七出的殯。按說一個小廁所裏,哪有可能吊死人呢?估計是被人弄死後,偽造成自殺的假相。問其家人,其家人也不願說。為邪黨賣命迫害好人,落個死得不明不白的下場。

3、德州德城區東地派出所警長徐海山被分屍後焚燒

德州市東地派出所原有一個警長徐海山,三十多歲,也是緊隨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辱罵、抓捕、抄家,非常賣力,結果某天被人灌醉綁架,兇嫌駕駛他的車,把他拉到外地,他打回電話來,要家裏拿錢救他。

德州警察定位,電話是河南打回來的,急忙驅車趕到河南,又接到他從河北打來電話,趕到河北事發現場,徐海山已經被人大卸八塊,屍體和車都被焚燒滅跡,死狀非常淒慘。

4、德州齊河縣公安局某副科長趙淑敏遭惡報 車禍中被壓扁身亡

齊河縣公安局某科副科長趙淑敏,一直積極充當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打手,齊河縣七、八名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的材料都是出自趙淑敏之手,並且親自往勞教所送 人。法輪功學員多次找到趙,慈悲的告訴她法輪功真相,趙不聽,仍然繼續她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

二零零三年四月,齊河縣又一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在送勞教所時,趙淑敏還帶上該法輪功學員單位領導和會計。在勞教所本來不打算接收的情況下,趙則迫使該法輪功學員的單位給勞教所送了好幾千塊錢,勞教所才將人收下。法輪功學員慈悲的勸告他們:現在很多職工都發不出工資,你們卻拿錢迫害法輪功學員,這會遭報的。可是他們仍一意孤行。在這十多天後,趙淑敏等人乘坐的車子在濟王公路上鑽到一輛大貨車的底盤下面,整部車子被挫平。一人奇蹟般被甩出,但是趙淑敏當場死亡,死狀極慘,死時四十八歲。

5、德州經濟開發區惡警馬廷照遭惡報 腦瘤折磨三年死亡

馬廷照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四年任德州市經濟開發區派出所副所長(那時還沒有經濟 開發區公安分局)。自從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以來,馬廷照利用職權以迫害法輪功學員來立功、上爬及保住他的烏紗帽。在任期間,他把德州市新河東經濟開發區很多法輪功學員送到山東省濟南勞教所、淄博王村勞教所和德州市看守所等處進行迫害;並親自逼迫法輪功學員毀師父法像、交書、罰款、恐嚇;對堅修大法、 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送至勞教所迫害。

正在馬廷照自以為財源旺盛、官運亨通之時,厄運卻降到了他的頭上。二零零四年底診斷為腦瘤,二零零五年診斷為腦癌,二零零五年下半年去北京做手術,花費數萬元,不但病沒有好轉而且還成了植物人;二零零六年又花費數萬元到濟南做第二次手術,其結果比植物人還慘,癱在床上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成。

馬廷照遭受三年的病痛折磨,於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氣絕身亡。馬廷照作惡多端導致的惡果又一次驗證了「善惡若不報,乾坤必有私」的真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